奇书网 > 玄幻小说 > 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 > 第1949章:青梅竹马篇,恩爱只是假象
    “先去一趟墓地吧,我想跟妈妈说说话。”池央央轻声说了一句,便别开头看向车窗外往后飞逝的风景。

    她出生在江北,生长在江北,她所有的亲朋好友都在江北,她一直认为自己对这座城市再熟悉不过了,如今却觉得自己好像从来不认识这座城市。街道上车水马龙,街道两旁是一座座高楼大厦,这些都是她天天上下班都能见着的景象,可是此时此刻她却觉得那么的不真实,就像在梦里,而这场梦耗费掉了她所有的

    精力。

    她努力支撑着,但是好像力量快要用尽了,她撑不住了。

    就在这时,一只温暖的大掌伸来握住了她的手,用力握在掌心之中:“池央央,我在呢。”

    是的,杭靳在!

    他一直都在。

    从她出生开始,他一直就在她的身边陪着她。

    但是她没有忘记,他也消失过一段时间,在她最惶恐无助的那段时间里,在她整日整日做恶梦的那段时间里,他却不知道在世界的那个角落。

    他消失了将近两年时间,直到今年才回来,回到她的身边,他用他的法子让她跟他去民政局领了结婚证,让她成为了他的妻子。

    是啊,如今她已经是他的妻子,他是她的丈夫,他给了她其它人不能给她的力量,给了其它人无法给她的温暖,给了她其它人无法给她的安心。从小不对到大,不知不觉间,她已经习惯性地依赖他,不管遇到什么事情,只要知道他在,只要听到他的声音,只要嗅到他的气息,哪怕置身在冰冷的寒流中,她也会觉

    得很温暖很安心。

    杭靳能给她的温暖和安心,让她很贪恋,但是她又害怕,害怕他再度从她的生活中消失,害怕她需要他的时候无论如何都找寻不到他,害怕自己再也不能独立。

    但是她又非常清楚,这个世界除了自己,谁也靠不住,哪怕是最亲的血脉至亲。

    思及此,池央央慌张地抽回手,看也不看他地道:“好好开车,安全第一。”

    杭靳没再说话,只是看她的眼神全是担心。

    ……

    大概半个小时左右,他们到达墓地。

    杭靳将车停好,本能就要跟池央央一起上山。

    池央央却冷冷淡淡地看着他:“我想一个人跟妈妈说说话,你就在这里等我吧。”

    换作是往日,杭靳肯定要说:“你让本少爷在这里等你本少爷就要在这里等你?老子偏要跟你一起上山,你能把我怎么样?”

    可是今日杭靳只是点头:“好。”

    池央央努力朝他挤出一抹笑:“谢谢!”

    “别冲本少爷这样笑,这笑比哭还难看,丑死了。”杭靳嫌弃地蹙了蹙眉头,但是揉她头的动作却很温柔,“你去吧,我在这儿等你,不管多久都等。”

    “嗯。”池央央转身就走,脑海里却一直反复响着杭靳刚刚说过的那句话,他在等着她,不管多久都等。

    ……

    父母双亲的墓地是池央央花重金买的,是风水师嘴里说的风水宝地,这个位置风景特别好,远了能看到江北的海景,近了还能看到江北的城市风貌。

    可是因为长时间没有人打理,墓碑前已经长满了杂草,挡住了看风景的绝佳视线。从案发到现在,已经过去两年多将近三年时间,期间池央央仅仅来过四次,春节和双亲的忌日。不是她不愿意来,而是害怕来,每来一次她就像亲历了两年前的惨案一般

    ,要好几天才能缓过气。她动手清理墓前的杂草,清理好了在双亲的墓碑前跪下:“爸,妈……不孝孩儿央央来看你们了。央央曾经说过,等找到凶手才有脸来看你们,如今已经找到当年的凶手了

    ……”

    她叫的是爸妈,因为她内心不愿意承认还活着的那个池亦深是她的父亲,她的父亲早在两年多前就已经遇害了,躺在这里的骨灰才是她的父亲,牢里的那个不是。

    池央央不愿意承认残酷的现实,但是她又无比清楚,牢里的那个人就是她的父亲,而墓碑下骨灰盒里装的说不定是谁的骨灰。池央央甚至不敢去想当年母亲知道池亦深的所作所为该是多么的痛苦和绝望,那是她最爱的人啊,两个人同床共枕那么多年,她为他生儿育女,和他一起为他的父母养老

    送终,她一直以为他深爱着她,万万没有想到最后却是他让她没有了性命。

    母亲被害时,那个她深爱着的她以为也深爱着的男人就在边上看着……

    “妈妈……”池央央艰难地唤出两个字,眼泪也终究是不受控制地滚出眼眶。

    为什么?

    为什么会是这样?

    从小到大,父母给她的感觉是一直都非常恩爱,有两件事情池央央记得特别清楚。

    当年母亲炒菜,把手烫了,当时父亲紧张得不得了,先帮母亲简单处理了烫伤,后来抱着母亲去了小区的诊所,再三确认母亲的伤没有大碍,他才放了心。

    从那之后,父亲就承担了厨房所有的工作,再也不让母亲进厨房。

    有人开玩笑说他一个大男人不爱江山爱厨房,他总是笑着回怼,如果一个男人连自己的老婆和孩子都照顾不好,哪有脸面去谈江山。

    听到他的话,母亲总是偷偷地笑。

    从母亲的笑容就能看得出来,她是幸福的,是被一个男人宠爱的幸福。

    还有一次,江北临市发生一起离奇命案,母亲和另一名同事奉命前去支援,忙完工作回来的途中偶遇山体滑坡,他们的车都被埋。

    父亲接到消息后,开着车用最快的时间赶去,明明是在临市,可是他的速度比救援人员还要快,就是因为他及时赶到,救了母亲和同事的性命。

    那天回家之后,父亲非常生气,气得把母亲骂了一通,那是池央央印象中父亲第一次发那么大的火,也是第一次骂母亲。他怒气腾腾地吼母亲:“我跟你说过暴雨过后路上不安全,让你晚一天回来,你还急着赶回来,你是不是觉得你命大,阎王爷都不敢收?”( 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 https://www.qishuwx.com/1_1857/ 移动版阅读m.qishu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