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玄幻小说 > 我要做阎罗 > 第526章:万仙来朝
    “于鬼节当日,点燃它的灵魂放于纸花船上,送入忘川河中,忘川河水对于阴灵如同钢刀刮骨,腐蚀入髓。再有河中亿万阴灵吞噬撕扯。纸花船极小,有无数厉鬼能扑上来,透过烛火啃食囚犯灵魂。身上更沾有忘川河水。那种痛苦……比点天灯更可怕十倍。”

    黑夜叉张了张嘴,只感觉眼前一黑,恨不得昏过去。

    “我正好有一些忘川河水。”第二任阎罗恰巧接上了腔:“说起来,这种私刑还是来俊臣发明的,不愧是酷吏啊……”

    很好……

    秦夜微笑着继续道:“他不会死吧?他的灵魂,以后我还有用。”

    “不会。”谛听也微笑:“妙就妙在这里,纸花船的烛火,恰巧能保护到他灵魂不散。肉体却灰飞烟灭。”

    “刑罚的时间呢?”

    谛听舒了口气:“这就要看点灯人的实力了。”

    秦夜满意地收回目光,看向地下已经瑟瑟发抖的黑夜叉。忽然道:“那……不如请第二任阎王,亲手为这位日本名鬼点一盏灯?”

    黑夜叉双眼一翻,彻底晕死了过去。

    过度的恐惧如同潮水,让他尖叫都发不出来,轰断了理智的线。

    第二任阎王点灯……他会痛苦到天荒地老!一刻不得安宁!

    “这件小事,我就代劳了。”第二任阎王一挥手,黑夜叉昏厥的身体顿时消失。但已经不会有人去追问,落在对方手里,比落在秦夜手里更可怕。

    秦夜舒了口气,正要站起来,第二任阎罗却摇了摇头:“稍等。”

    “还有事?”秦夜微微皱眉,他现在很想睡一觉,整理一下自己的思绪,调节一下心情,然后才开始接受阎王传承。

    对方深深点了点头:“按照流程,新任阎王登记,百官必须朝拜。”

    秦夜看了看下方激动无比的阿尔萨斯和谛听,这不全都在这里了吗?

    “不是他们。”第二任阎王转过身,看向外面广阔的天地:“是能来到这里的,所有百官。”

    “也就是……你刚才看到的一千四百名土地!”

    他放缓了声音:“他们虽无神威,却是天界唯一能来到地府的所有眼线。此刻……不知道多少人在等待着他们的回复。他们……恐怕也等急了吧?”

    话音刚落,他深吸一口气,沉声道:“第三任阎王秦,即刻招所有土地觐见!”

    声音不大,然而肉眼可见,这道声音诡异地形成道道涟漪,直达三界。回音萦绕整个大厅。

    这就可以了?

    他可以不动用阎王令直接传达三界?秦夜再一次对第二任阎王的实力有了个认知,默默看着外面天穹。十分钟后,忽然之间!天穹同时落下上千光华!

    璀璨的金光,如同云层之后一轮太阳闪耀。紧接着,一道道模糊的人影出现光华之中,整个蓬丘都因为这番天地异象而侧目。

    彼岸岛上,一位阴灵正尖叫着坐着云霄飞车,忽然眨了眨眼睛,指着中心区的方向高喊道:“看!!看那里!!”

    “那是什么?”一位恐高的阴灵没有坐游乐设施,而是呆呆看着天空:“今夜……到底发生了什么?这、这是第二次天地异象了吧?”

    “地府要出现太阳了?”“不……是哪位高官成佛了?”“难道是秦阎王又要推行什么新东西?”

    此起彼伏的惊呼猜疑响彻彼岸岛,一个阴灵看过去了,紧接着,是十个,一百个,一千个一万个!

    就在一双双眼睛瞩目之中,忽然,一道道清晰响亮的声音回荡地府“木茵县土地元朗,谨听地府召唤。”“镇山县土地周朝芳,谨听地府召唤。”“黑凉县土地安一泰,谨听地府召唤。”

    上千道声音同时响起,说不尽的恢弘肃穆。

    彼岸岛中,唐安大张着嘴,目瞪口呆地看着蓬丘,这一瞬间,他忽然觉得地府无比高大。足足过了五秒,才倒抽一口凉气。

    刚才议论纷纷的鬼民全都安静了下来,谁都没想到,这幅异象,竟然是上千土地前来参拜。

    “那可是土地啊……神话传说中的土地啊……”许久,他才无比感慨地喃喃开口,只感觉一股兴奋感从脊椎冲到头顶。而周围的鬼民,没有一个不失态。顿时,沸反盈天。

    这才是神话传说中的阴曹地府该有的样子!以前的孔末那算什么?

    没有看过真正的地府,还觉得孔末算的上神异,或许这就是地府真正的样子。一直到看到真的地府,这才知道……什么叫做万仙来朝!

    和之前的妖艳贱货根本不能同日而语!

    城楼上,数不尽的阴兵看着金光翻腾的天空,在看向离镜宫前,一位位鞠躬九十度,穿着白色长袍,头戴玉冠,双手持着玉板的人影,只感觉心潮彭拜,几欲扬天长啸。

    这可不止单独的蓬丘阴兵。

    还有杨家军,母衣众,收编以前山海关的阴兵,地府只在打下蓬丘的一刻说过,自己是正统。从未像以前那样,每一天都在重申,他们才是真正的地府。然而,蓬丘,秦阎王政府却用行动告诉他们,谁真谁假。

    放眼望去,离镜宫笼罩在金色光幕中,神威如狱。

    那种威严肃穆,让不知道哪一位阴兵率先半跪下去,用尽全力大喊道:“阎王大人千秋无期!”

    这一声,如同将将士的热血打开了一个出口,紧接着,四面八方城墙,所有阴兵,齐齐半跪于地,道贺声震天动地:“阎王大人千秋无期!!!”

    离镜宫前,整整一千四百名土地安安静静。就这么弯腰站着,在座有老有少,有男有女,说出去……阳间还有他们的庙宇,然而此刻,却无一位土地敢放肆。

    阎王即位,岂容撮尔小仙放肆?

    针落可闻,足足数分钟后,一片阴气如同海潮一样炸开。

    若天之高,若地之阔。刹那间,所有土地齐齐一躬,高声道:“下仙土地,谨为秦阎王贺。祝秦阎王千秋万载,青史留名!”

    声音落下,谛听的身影这才出现了第六层之上,屈指一弹,一条阴气阶梯,足足有三百米宽,直接从六层蔓延到地面。声音巍峨高远:“诸公觐见。”

    所有土地,这才敢直起身来,如履薄冰,整整齐齐地走上阶梯。进入离镜宫六层。

    脚下是鲜红的地毯,四周金碧辉煌,然而无一人敢抬头。进入之后,同时跪地。最前方一位看起来老的都快死的老者出列,跪伏于地,重重磕了个头,高声道:“恭贺秦阎王荣登御座,下仙燕京朝阳区土地孙立法,仅代表天界各位上仙,金仙,及驻守人间的所有土地,为秦大人贺。”

    第二任阎王不知何时站在了秦夜身旁,秦夜看着下方乌泱泱一大片人,低声道:“阎王在天界品级很高?”

    “和玉帝平级。都是一界之主。”对方压低声音回答:“这算什么?老地府当日,每五十年的大朝贺,光是听贺表,就足足得听一天。若以后阎罗印完整,可以和天界沟通。有大事你必须上天界的时候,你会发现,除了屈指可数的几个金仙,没人敢和你对视。”

    原来如此,秦夜收回身子,目光从下方头也不敢抬的土地身上划过。这可是土地啊……神话传说中和人间接触最平凡的仙人之一啊……如今,整整一千四百位,无论是燕京还是东海,无论珠州还是宝岛,此刻全都跪在自己面前。

    这就是所谓阎王威严?

    这就是一言可为天下法?

    他自认不是喜欢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的人,但现在,也情不自禁地感觉……这种滋味,如同罂粟,美味得让人沉醉。

    “我该怎么做?”

    “什么都不用做。第一次朝拜,看着我怎么做就好。土地每五年都要找你述职,下次,就得你自己坐镇了。”

    秦夜点了点头,正襟危坐。淡淡道:“免礼。”

    所有土地这才站了起来,但仍然低着头,无人敢和他对视。

    “诸公。”第二任阎王同时开口了:“即日起,本王传位于秦夜,称第三代阎罗王。从今日后,诸公当以第三任阎王马首是瞻,同心戮力,你等可清楚?”

    “谨遵上谕!!”

    “很好。”第二任阎王走了下去,幽幽踱着步:“从今以后,但凡任何问题,必须第一时间报警阎王。以尔等人间身份,为地府铸造神话打下铺垫。同时,以尔等之信徒,为地府之信徒。你们可明白?”

    “是!!”

    铸造神话?

    秦夜眉头一挑,没有说什么,继续听了下去。

    “即刻起,开始述职报告。由谛听评判可有不实之处。随后,放下贺礼,自行退去。”

    “遵旨!”这一次,是孙立法代表所有土地回答。紧接着,每一位土地都将手伸进袖袍,拿出一份卷轴,双手捧着退到大殿两侧。

    秦夜眨了眨眼:“这就可以了?”

    “当然。”第二任阎王淡淡道:“记住,你在他们眼中是玉帝如来一样的角色,别掉了自己的逼格。”

    秦夜点了点头,随后,身形渐渐虚幻,消失在了金銮宝殿。

    第二任阎王没有留他,他知道,这一夜,对方有太多要消化的东西。

    不是什么固有的知识,而是一种心态。一种以真正的上位者,去看待整个三界的心态。

    一种阎王到底要做什么,应该怎么做的想法。

    “等他出关的时候,我会看到一个真正的阎王。我相信……他能做到。”

    “每一个吃过太岁的人,本身就有了足够的履历经验,他们……哪怕想咸鱼,也绝对会在这片大潮中不由自主地风生水起。”

    “我期待着。”( 我要做阎罗 https://www.qishuwx.com/1_1756/ 移动版阅读m.qishu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