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都市小说 > 救世主都是美少女 > 第一五三章 刚刚打的都不算数!
    如果说,鬼牌会参与到狂下级别的考试中,单纯地只是对自己超凡能力和“存在感”的自信,那么,如今的海皇与龙傲娇两名少女,则是真正意义上地有着与之相匹配的实力。

    而且,还只在战斗刚刚开始的同时,两人就已经用堪称压倒性的进攻,证明了这一点。

    “秘法术——寒冰之墙!”

    从进入中庭开始就在低声吟唱咒语的少女,在对手出现的第一时间所释放出的,并不是通常意义上的高伤害攻击类术式或是针对己身脆弱防御的强化,而是在自己与考核官之间竖起了这样一道看上去似乎毫无用处的冰墙。

    以魔力自大气中凝聚而成的纯水,在凝聚成冰后,哪怕是在阳光的照耀下,却连肉眼也无法轻易辨识其存在,而本身仅仅作为考核数据而存在的黑团子考核官,这时候却意外地陷入了矛盾的僵立之中。

    “这一道冰墙,一下子就让考核官的思维回路陷入两难的状况当中了啊。”

    哪怕本身对于运营推崇备至而极其轻视战术与操作,这一刻,f2a还是敏锐地判断出了海皇这一举动的深意。

    “现在那东西的选择有两个,一是凭借攻击直接打破冰墙并强行穿越,二则是绕过冰墙并从侧翼重新发起攻击,不过,在没有确定冰墙的长度和坚固程度前,事先植入的ai无法确定哪一个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最优选择,所以……”

    “所以……那东西死机了?”

    伊诚眨巴眨巴眼睛,得出了这样一个连他自己都觉得荒诞的结论。

    “作为专门用于考核的虚拟数据,如果这样就死机的话当然不可能,不过……”

    斩月微笑着给伊诚做出了最精确的分析。

    “至少在这一瞬间,那个海皇,已经取得了先手的优势了。”

    “为什么这么说呢?”

    “真是个笨蛋呀……”

    妹妹射日对于伊诚的无知很是不齿地发出了一声轻哼。

    “你觉得,对于一名施术者来说,自己施法所缔造的产物,怎么可能会对自己的术式造成阻碍和影响呢?”

    “啊!”

    就在射日说出这句话的同时,伊诚这边也立即因为光幕中出现的映像而发出了惊呼。

    因为,正如她所说的那样,在那东西踌躇不前的同时,海皇业已完成了第二个术式的吟唱。

    “四周的水元素啊……倾听我的声音,请化作最凛冽的寒冰,禁锢敌之身躯——急速冷却!”

    海皇的声音婉转动听,在吟唱咒语时,抑扬顿挫的语调听上去更像是在歌唱,而且,伴随着咒语轻轻挥洒拨动的手指,也如同是在原地起舞一般曼妙而又让人赏心悦目。

    只是,伴随着这样动听的声音和养眼的动作,所带来的,却是隔着光幕也能够清晰感受到的,自空气中迅速凝结而成的渗人寒冷。

    刚刚从逻辑悖论当中脱离,并作出“攻击并摧毁冰墙以发起进攻”这一决定的黑团子,才刚刚举起锋锐的利爪,周身上下忽然就凝聚出了一身洁白而又晶莹的“铠甲”。

    那是由空气之中的水分下降到冰点以后,由于外力的搅动而迅速凝结的现象,而现在,披挂上这一身“铠甲”的考核官,其原本迅捷的行动也一下子变得迟缓起来,甚至于有那么一瞬间,飞速凝结的冰壳几乎就要将它彻底冰封在内。

    “咔嚓!”

    水汽不断凝结加厚又不断因为黑团子的奋力挣扎而碎裂脱落,而在这一过程当中,伊诚也能够感觉得到,持续的低温与冰封正在飞速消耗着那东西的体力,更何况,就算挣脱了这一道术式的限制,在他面前的冰墙,也仍旧是他不可逾越的障碍。

    “冰锥术!”

    “冰枪术!”

    “寒冰箭!”

    “冰咆哮!”

    “水龙弹!”

    在完成了两个冗长的术式后,接下来,海皇所使用的法术都只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快——仅仅需要极短的吟唱、默发甚至瞬发使用,在短短的十数秒内,铺天盖地的冰晶与水柱,几乎彻底将在冰壁面前苦苦挣扎的考核官吞没其中。

    “这就干掉了?”

    望着这般声势浩大而又让人无力应对的攻击,再想象自己当初所面对的“小场面”,伊诚心里对于海皇的不爽忽然都减轻了不少。

    只不过,作为超凡能力方面真正意义上的初心者,他的判断,显然还是做不得数。

    “没那么简单,狂下级别的超凡能力生物,哪是那么容易就被干掉的。”

    “轰!”

    伴随着身后罗刹近乎预言般懒洋洋的话音,空气中近乎虚无的冰墙忽然爆碎开来,与此同时,一道瞬间加速到了极限的黑影,已经冲到了海皇的面前。

    不过,似乎对此早有预料的少女,也在这一瞬间,释放出了一直捏在手心里的另一个大型术式——

    “秘奥义——海龙卷!”

    自少女的手指尖凭空凝聚而出,接天蔽日的巨大水龙卷,顷刻之间就将突进的黑鬼囚禁其中,巨大的威力,就算是具备着狂下级别力量的它,一时间也无法挣扎脱身。

    “霜之新星!”

    下一刻,自少女的身体迸发出的霜寒气息,瞬间将整道龙卷风彻底冰封,透过仍旧保持旋转状态的冰龙卷,可以清楚地看到其中那东西脸上狰狞而又嗜血的表情。

    “喀嚓……”

    冰龙卷的禁锢仍旧未能持续太久,很快,当冰柱表面开始出现细密的裂痕时,海皇的手指尖,也已经亮起了刺目的白光。

    “绝对零度射线——曙光女神之宽恕!”

    “……”

    望着由始自终都以惊人的从容和自如掌控占据的少女,再一次以一记大威力的单体术式击中对手,伊诚也终于意识到,他或许还是把所谓的超凡能力想象的太简单了。

    仅仅因为亲自面对过一名强级反派,就对自己的实力充满了无谓的自信,然而现在呈现在眼前的这一幕却充分证明,他之前的自信是何等的苍白和禁不起考验。

    因为,设身处地地去想,如果是他面对海皇的这一系列攻击,那么,说不定在战斗开始的第三秒,他就已经被冻成冰块或者因为射穿身体的冰锥而成了一地碎渣了。

    “能做到这个程度,也算是不错了啊,倒是让老娘我也不得不刮目相看了。”

    就在伊诚因为这突如其来的打击而有些怅然若失时,身后的罗刹好死不死地又给他补了一刀。

    “这么看来,这个叫海皇的小丫头,基本上已经触碰到了凶级与狂级之间那一层界限,如果真的通过了考核,列入狂下位倒也勉强足够……”

    “等一等……你的意思是说……”

    伊诚惊愕地回过头来。

    “……海皇她,现在还并不是狂级的超凡能力者?”

    “你以为,为什么她会被叫成是最有希望成为准神的天才少女啊。”

    罗刹看他的眼神明显就是在看一个笨蛋。

    “对于天才而言,越级战斗,不是如同吃饭喝水一样简单的嘛。”

    “……”

    被打击了,而且……真的是让人体无完肤而且无地自容的沉重打击。

    事实上,如果只有海皇表现出这等越级战斗的压倒性战力,伊诚或许还会觉得心情好一些——毕竟人家是被称为天才少女的存在,换个说法就是百年难得一遇的救世主奇才,这样的人表现得比自己出色,坦白说就算是成为被当成垫脚石和装13打脸的道具,日后想想说不定也是自己的光荣。

    可问题是……除了海皇之外,当伊诚将视线投向另外一侧的光幕时,看到的,却几乎也是一般无二的景象。

    那个此前屡次三番在他手上吃瘪的龙傲娇大小姐,眼下所表现出的,是比海皇更加简单、粗暴和直观的战斗态势。

    从一开始,她面对这名狂下位考核官的方式就只有一个——对攻!

    “无駄无駄无駄无駄……这种程度的攻击对本大小姐完全没用!”

    漆黑的鬼爪与少女娇嫩的拳头在空气之间屡次交错碰撞,空气中发出的接二连三全是拳头与利爪撕开音障的音爆,然而就是在这样的对攻当中,占据了上风的那一个,就算是伊诚这种外行人也能看得出,绝对是连发型都没有凌乱一分的大小姐龙傲娇!

    “傲龙雷震掌!”

    忽然间,化拳为掌的大小姐以凌厉的掌刀斩出撕裂一切的劲气,作为考核官的黑团子完全没有预测到这样一次强烈而又迅猛的攻击,黑雾状的身体几乎在一瞬间就被掌风掌劲撕扯得不成轮廓。

    “傲龙有情断迅拳!”

    仅仅是一瞬间的破绽,甚至于光幕都未能生成完整的映像,仅仅是弹指一瞬过后,伊诚的眼中,原本的龙大小姐已经化为淡淡的残影消散在空气之中,而真实的大小姐本体,则以强横的姿态,瞬间穿越了四散崩碎的黑雾,高傲地背对对手而立。

    “这么一点点实力,怎么当本大小姐的宠物啊。”

    用手指捻了一下发鬓的钻头状卷发,龙大小姐从鼻孔里发出了不屑的轻哼声。

    而且,这句话完全不是说话的同时,光幕的映像也十分顺贴地给了她一个面部特写——那目空一切的眼神摆明是要对整个教室的救世主学员传达“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这一讯息。

    “两个人都好厉害呀……”

    刚刚还兴致满满对付零食的食星者,这时候已经有气无力地趴在了桌子上。

    “我真的和她们两个是同期培训生么……总感觉好受打击……”

    “是啊……有了这样的实力,什么操作也好运营也好,统统都是无用,只要平推过去就能赢了吧……”

    f2a也是一脸沮丧地把下巴杵在桌子的表面,发出了凄惨的悲鸣。

    “……我说,你当初是怎么把我和姐姐从那个大小姐手下救下来的啊?”

    射日这会儿同样是一脸怀疑地盯着伊诚看。

    “我怀疑……这里面一定有肮脏的哔哔交易。”

    ……所以你到底是说了怎样过分的内容以至于直接被消音了啊!

    可问题是,不要说射日怀疑,就连伊诚现在也无法相信,那个凭借纯粹的体术从正面压制狂下位变异超凡能力生物的女孩子,居然会被自己一记勾腿绊倒,还被自己轻易打了屁.股?

    就在这时,罗刹懒洋洋的声音,偏偏又从后面传来。

    “你们几个小家伙,该不会以为战斗已经结束了吧。”

    “哎?”

    伊诚诧异地试图扭头时,面颊却被一只脚丫子生生蹬了回去。

    “给我认真看,狂级的战斗,从现在才刚要开始呢!”

    “呜……”

    似乎正是为了验证罗刹的这一句话一般,伴随着突兀的鬼鸣,天黑了。

    不……确切地说,黑的那一片天,是处于光幕之中,作为考场的那一片中庭上空原本蔚蓝色的天幕——在短暂的数秒内,原本明媚的天空就被深沉的黑暗所笼罩和吞没。

    与此同时,伊诚更惊讶地看到,一轮赤色的圆月,不知何时悄然挂在了天空的正中,血色的光芒笼罩在已经被战斗破坏得面目全非的中庭,让整个场地都镀上了一层凄厉的惨红。

    “妈个鸡的……不枉老娘等了这么久,总算是能看正戏了。”

    怼在伊诚脸上,罗刹的脚丫子悄无声息地收回,又过了一会儿,顶着火红乱发的少女,直接把下巴尖压在了伊诚的百汇穴上。

    “喂!你……”

    “闭嘴!看戏!”

    说话的同时用尖下巴扎得伊诚生疼的舍管强行把双手用来摆正伊诚的头颅朝向,让他不得不将自己的视线,放在各自为战的两块光幕当中。

    首先发生变化的,是此前已经被龙傲娇大小姐以奔放猛烈的攻击撕扯得粉碎的那一只——就在大小姐摆造型的这段时间,四散的黑雾已经重新凝聚,化作了“鬼”的最初形态,不过这一次,伊诚明显感觉到,那雾气的凝实程度比起最初时要强了许多,而且,重新凝聚以后的黑团子,看上去居然完全没有因为此前的攻击而元气大伤的模样。

    “所谓的鬼,只有在晚上才是战斗力最强也是最凶恶的时候。”

    同样放下手机,开始关注起战斗的玛丽苏,用最简单明了的话语,解释了眼前发生的这一切。

    “也就是说……刚刚打的都不算?”

    “嗯,真正意义上的决战,从现在这一刻,才刚刚开始。”

    听了这个解释,伊诚突然没来由地感觉到一阵胃疼。

    所以就说啊……就算斗地主不能一上来就丢炸,可是……这种先被人打个半死再爆种的行为,明显也特么是在欺骗围观群众的感情啊!

    (p.s:二合一)( 救世主都是美少女 https://www.qishuwx.com/1_1366/ 移动版阅读m.qishu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