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玄幻小说 > 八种距离 > 604、对或者错,不应该由我们来判定
    两份材料摆在刘劲和童年的面前,一份是童年通过办法弄来的12月12日当天举办婚礼的酒店当天的住房登记纪录,可以清楚的看到闵柔当天也在酒店的住户名单之中。

    而另一份材料则是一份影音资料。

    住户资料是童年通过自己的关系偷偷从酒店前台的登记纪录中拿到的,但是当她去调取监控资料的时候出了点小意外。

    童年的关系无法直接去调查监控,她就直接去安全管理部门要求调婚礼当天的来宾纪录,但是酒店解释说因为机器故障,所以酒店当天的监控并没有录像,也就无法调取婚礼时的人员进出情况,而这更是让童年更是心头起疑。

    刘劲忽然想起来,酒店后门的对面是一个咖啡店,咖啡店门口的监控正对着酒店的后门,店里面的老板是刘劲的同学,于是刘劲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去咖啡店调查。

    结果那个时间段里,两个人看到了闵柔急匆匆地离开了酒店的后门,然后消失不见......

    一切的答案昭然若揭。

    童年看着这些,心头一阵烦恶,忍不住有了呕吐反应,刘劲连忙给她端来脸盆,童年干呕了几声,却什么也没有吐出来,刘劲只好给她按摩背部,才让她舒服了一些。

    她转过头来,茫然地看着自己的丈夫:“阿劲,现在,怎么办?”

    刘劲也是手足无措:“我也不知道,按理说,应该告诉老大或者李总,然后选择报警吧?”

    童年一听,头一晕,几乎就要软倒,刘劲连忙抱住她,把她放在沙发上,童年闭上眼睛做了好几分钟的深呼吸,才算慢慢舒缓过来。

    她盯着刘劲:“劲哥,也许情况没有那么复杂呢,也许我爸爸和闵姨只是在探讨一些事情,然后一不小心被单飞雪给发现了,然后她才走的呢?

    也许单飞雪当时只是跟他们吵了一架而已呢,如果真的有什么事情的话,单飞雪为什么不直接打电话给李董呢,至少也应该把一切告诉张慕吧。

    就算两个人真有什么事情,那也应该在房间里面吧,至少也应该关着门吧?单飞雪又没有透视眼,怎么可能发现两个人有什么事情呢?”

    刘劲看着她:“小年,你不用替他们解释,这件事,应该由他们自己来解释,前提是他们自己能够解释得通。”

    童年浑身无力,只能把头靠在刘劲的怀里:“劲哥,可是爸爸从小就很疼我,什么事情都容着我,什么都依着我,也许他确实犯错了,可是我们不能原谅他一次吗?

    你看我们的孩子马上要出生了,我不希望他的外公外婆反目成仇,也不希望他从小就有一个罪犯外公,孩子他是无辜的。”

    刘劲黯然道:“老大、李董,还有我的丈母娘你的亲妈,他们又犯了什么错,凭什么要承受这一切?

    特别是单飞雪,那么善良的一个人,为什么要这么命苦,为什么只能不明不白的死去?”

    童年抬起头来:“这一切都不过是我们的推断,如果我们的推断错了呢?”

    刘劲叹了口气:“对或者错,不应该由我们来判定,我们把一切的情况交给警察机关,他们会调查整件事的来笼去脉,然后告诉我们,究竟我们是对的或是错的。”

    童年哀声道:

    “可是,只要我们把这两份资料公开出来,不管单飞雪的死与我爸还有闵姨有没有关系,我家和李董家都完蛋了,彻底的完蛋了,我爸和闵姨也毁了,这辈子都毁了!

    万一我爸确实参与了对单飞雪的谋杀,那就是涛天大罪,绝对没有逃脱的可能性,我们自己忍心把自己的爸爸送进监狱里?”

    刘劲也垂下了头!

    童年流着泪:“从小看到别的有权利的爸爸在外面搞七搞八的时候,我就很自豪,因为我爸虽然手上有足够的权力,也有无数的机会,可是从来都不会对不起我妈,那些女色,他连看都不会多看一眼。

    可是,我完全没有想到,真的没有想到,他居然会跟闵姨有不清不楚的关系!

    他可是李董一手提拔上去的啊,他这样的做法,怎么对得起我妈,怎么对得起李董,简直是,简直是,简直是狼心狗肺啊!他究竟在想什么啊?

    就算闵姨是他小时候的梦中情人,可是他都跟我妈结婚这么多年了,我都有宝宝了,他还想怎么样?还想跟我妈离婚,然后和闵姨在一起吗?

    那我妈这些年来跟我爸在一起究竟算什么啊?

    难道他们两个人不怕被整个杨木的人戳断脊梁骨吗?

    还有闵姨,平时跟李董好的如胶似漆,事事都百依百顺似的,这次李董出事,听说她各方奔走,化钱化力,连腿都快跑断了。

    可现在看来,全都是假的,全都是演戏,做人为什么可以做到这么假?实在是,实在是,实在是太让人恶心了。

    你说,你说他们究竟是为什么?”

    刘劲摇摇头,小声道:“我听小道消息说,李董当年在战场上受伤很重,底子不行了,也许他在那个方面不能满足闵姨。”

    童年大叫道:“恶心!恶心!真让人恶心!”

    刘劲拿餐巾纸替她擦掉眼角的泪水:“你不要太激动,小心伤了胎气,现在你一切行动都需要以宝宝为重。”

    童年又流泪:“可最重要的是,我们现在怎么办?

    劲哥,我求求你,暂时先不要说这件事,如果说出去,一切都完了,真的完了,我的家,甚至我们的家都彻底完了,余生都不会开心了。

    我们想想其他办法,我来提醒我爸,让他和闵姨分开,然后我们好好弥补,我们来替我爸赎罪,我们来还我爸他欠下的......”

    刘劲慢慢道:“我觉得你现在不能去劝你爸,在他心目中,你未必有闵柔重要,你去提醒他,也许他会来对付你,那样你会有危险的!”

    童年大惊失色:“怎么可能,我可是她亲生女儿,从小他对我都比对自己的性命还重要!”

    刘劲微微摇摇头:“可是,你婚礼那么重要的时间里,他为什么要跑去跟闵柔偷情?甚至还派人撞死了单飞雪。

    如果他真的那么在乎你,怎么忍心为了自己的那点点欲望,毁了女儿一生最重要的时刻,让我们的婚礼染上了浓浓的血腥味!

    他为了隐藏与闵柔的关系,不惜对单飞雪杀人灭口,那对你呢,你怎么保证他不会对你动手?”

    童年一边哭一边摇头:“我不信,我绝对不信,我不信我爸他会是这样一个人,我绝对不相信!”

    刘劲慢慢地道:“在这之前,你会相信你爸与闵姨之间真的有关系吗?”

    童年哑口无言,只好小声道:“劲哥,我们那个时候已经说好了,我们只是要查清楚事情的真相,做到心里有数,并没有要把我爸告发出来的。”

    刘劲也黯然不语:“我知道,我也没有说一定要告发你爸,可是这样做了以后,我们的良知呢?我们的正义呢?我们这一生又如何心安理得?

    更何况,现在的问题的,你爸和闵姨两个人根本就没有收手的意思。

    我们现在完全可以肯定,是他们两个人联手出卖了李董,李董这才被靠边站,不过李董这些年做事一向清廉,所以他们才没有办法真的搞倒他。

    他们搞不到李董,就不顾一切的想要搞老大,还不是生怕单飞雪在死前跟老大说了些什么吗?

    我绝对相信,单飞雪在死之前根本没有跟老大说什么,否则以老大嫉恶如仇的个性,肯定当面就会斥责老大,替单飞雪报仇。

    不过也未必没有可能,当时那辆车本来是想要撞老大的,是单飞雪舍命救了老大,老大才没有事,也许老大就是察觉到危险,所以才躲了起来呢?

    所以你爸和闵姨想尽一切办法要在背后暗算老大,目的就不给老大开口说话的机会。

    我们拿到了eng,架空了闵靖元,可是他们却来了个声东击西,现在把我从杨达调回来,其目的肯定是想通过杨达给老大搞些莫须有的罪名。”

    童年急切的问道:“那老大在杨达会有问题吗?”

    刘劲在鼻孔里哼了一声:“他们想得美。

    早在赵红卫和孙兵想通过杨达的事情搞老大的时候,我们就已经把杨达的所有隐患都处理的干干净净了。

    后来成了业务审批委员后,鲁末末又专门把杨达所有的档案从头到尾仔仔细细清理的一遍,现在由我挡在老大前面,除非他们先找到我的碴,然后才有机会动老大,这简直是痴心妄想。”

    童年点点头:“那样的话,倒是可以放心不少了,从理论上来说,杨达的业务也需要eng的业务委员会审批,他闵靖元想搞花样,没那么简单。”

    刘劲叹了一口气:“话虽这么说,但是杨达毕竟脱离我们的掌控了,闵靖元是董事长,长期耗下去,对我们很不利。”

    童年叹了口气:“是啊,就是不知道老大在什么地方,只要他回来,我们很多事情才可以操作下去。”( 八种距离 https://www.qishuwx.com/1_1339/ 移动版阅读m.qishu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