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时空旅舍 > 第332章 烟花
    “我估计他不会同意。”程云说。

    “就是不会同意所以才需要你去帮姐姐说说情嘛~~”程秋雅可怜兮兮的看着他,还伸出手拉住了他的衣服,似乎不想让他跑。

    小萝莉愣了,看了看她拉着程云衣服的手,一双漂亮的大眼睛中有微光闪烁。

    片刻后,它跳上了程秋雅的床。

    程秋雅的余光瞄见了小萝莉的动作,但她没有理会,而是继续拉着程云的衣服摇晃恳求着:“能不能行嘛~你就给我一句准话!姐姐在娱乐圈半死不活的混了这么久,能不能实现当大明星的梦就看你了!”

    忽然——

    啪!

    程秋雅感觉一个什么东西打在了她的手背上,还温温热热的,接着好像有几个尖锐物抵在了她的皮肤上,像是随时可能刺进去似的。

    她呆呆的低下头,只见一只毛绒绒的雪白猫掌正按在她的手背上,猫掌张开,尖锐的爪子已经伸了出来触碰到她的手背。而猫爪的主人——那只极为漂亮的猫正抬起头,眼睛半眯,满脸冷漠的对她对视。

    “嘶!”

    程秋雅立马松开了手!

    程云没注意到这一幕,他只是扯了扯嘴角。

    什么‘你就给我一句准话’这种话从程秋出来他是肯定不会信的,或者说这所谓的‘一句准话’只能是他答应她。一旦他拒绝,这句‘准话’就会被她自动忽略,直到他答应为止。

    堂姐大人赖皮得很!

    犹豫了下,他说道:“你不是演员吗,应该把侧重放在接片上才对啊。”

    “演员圈可没有歌手圈那么好混,也远远没有那么纯洁。”程秋雅瞄了眼边上虎视眈眈的小萝莉,没敢再去抓程云的衣服,但依然可怜巴巴的看着他,“姐姐也不需要你帮多大的忙,就是说说情而已,至于他答不答应那是他的事情,与你无关。”

    说完,她又补充了句:“不过我当然还是希望他能答应,如果他答应了,姐姐一定会记你天大的恩情然后报答你的!”

    程云蛋疼道:“怎么报答,帮我吃糖?”

    “额……”

    程秋雅有些尴尬了,很快又说:“你可不能只记得姐姐抢你糖吃的时候,而不记得姐姐分你零食吃、把零花钱拿给你上街吃面,还有把我的饭分给你吃的时候……”

    程云一想也是,便有些为难了。

    看着程秋雅满脸的期待,他叹了口气,说道:“好吧,我去帮你说说,不过你可不要报太大期望啊!”

    “嗯嗯!耶!”程秋雅十分开心,好像事情已经成了似的。

    正在这时,程云手机响了。

    他摸出手机一看,是一条来自‘未来贤者’的微信消息,内容只有三个字——

    “快成了!”

    程云不动声色的收起手机,又看向兴高采烈的程秋雅,说:“不过按照规矩,你也得答应我一件事。”

    “哪来的规矩?”程秋雅立马一懵。

    “……你不是应该问‘什么事’吗?”

    “你说说试试看……”

    “……”程云对这个眨眼就忘记了他之前的恩情的女人感到十分无奈,顿了一会儿才说,“我晚上出去有事,如果家里人发现我不在,尤其是程烟,你要给我打掩护!”

    “你不看春节联欢晚会了?”

    “……很奇怪吗?你不是很早就不看这玩意儿了吗?”程云说道,“去年的春晚就已经够让人失望的了,压根没有几个能入眼的节目。按照这个趋势来算,今年肯定更难看,干脆就不看了。如果办得好,我在网上看到网友们的评论再去看重播。”

    “你懂什么,我以前看春晚是找乐子,现在春晚是我的终极目标。”程秋雅一边说着一边瞟向天花板,她已经在开始幻想自己登上春晚舞台的画面了,甚至连在舞台上祝观众们新年快乐的台词都想好了。

    “你答应吗?”

    “答应啊!怎么不答应?”程秋雅愣愣道,“这么简单的事!”

    “落实!”

    “成交!”

    “什么成交!!你那事要是成了,你欠我的可大了去了,别以为这点小事就能扯平!”程云说。

    “行行行,依你依你!”程秋雅心情愉悦。

    没一会儿,程云看了看时间,说道:“我该去接大堂哥和程连心他们了。”

    “还有嫂子呢。”

    “啊?那三轮车怎么坐得下?”

    “开我的车呗!”

    “我怎么能开你的车……”程云嘟囔道。

    “怎么不能了?”程秋雅眉头一挑,程云见外的话让她有点不高兴。

    “好吧好吧。”

    “喏!”程秋雅从掉皮的床头柜上摸出钥匙扔给他,犹豫了下,她又说,“我和你一起去吧,不过我不想开车,你当司机。我也好久没见过程祖安他们一家子了。”

    “一点礼貌都不懂!”程云经常被程秋雅这样说,这次终于逮着机会说回去了。

    当然,随后少不得被程秋雅一番教导。

    片刻后,程云便开着车出门了。

    程秋雅懒洋洋的坐在副驾驶上玩着手机,小萝莉则趴在程云大腿上直起身试图看清前面的路。

    虽然已经是下午了,但街上的人还是要比平常多很多,而且停着很多车。

    到处都是茶馆,到处都是打麻将的吆喝和搓麻将发出的声音,整个村子里面馆都只有一家,诊所都只有两家,然而茶馆却是从街道头到街道尾,起码有十几家。过年这段时间是最放松的一段时间,益州人对麻将的痴迷实在是其他省份的人难以比拟的,从冬到夏,麻将是最不能少的。

    尤其是过年这段时间,打麻将的人太多了。公安局屡禁不止,程云听说这些开茶馆的人甚至专门派了人在进村必经之路上守着,一旦警车下来,马上电话报信。

    不知多少人辛苦了一年攒的钱就在这几天交代到了麻将桌上。

    幸好,程云一家人就算会打麻将,也不会去茶馆赌钱。最多也只是大年初几时一家人坐一桌,拿一副麻将出来打着玩。

    这条短短的街道,程云走了十分钟,在这农村里居然都堵车了,由此可见过年开车回来的人有多多。

    程秋雅忽然问道:“对对了,程云你怎么不再买辆车呢?”

    “买来干嘛?”

    “开啊!你不是会开车吗?”

    “又不常用,不对,应该是几乎用不上。”程云说,“我倒是挺想买辆三轮车来开着玩的,可锦官管得严。”

    “额……好吧。”

    大约半个多小时后,程云便将车开到了镇上。

    他们下去买了一些烟花,既有桶装的大烟花也有各种各样的小烟花,接着将车停在车站门口等了大概二十分钟,便看见了从锦官过来的大巴。

    很快,程祖安出来了。

    程秋雅有些激动,把车窗全部按下,伸出手朝程祖安那边招手。招了两下她又觉得不够,干脆打开车门钻了出去,站在车门口一边朝程祖安招手一边大喊。

    “嘿!这边!”

    “嘿!!哥!!程祖安!”

    过年期间车站人很多,大家看到这么个身材曼妙又长得极漂亮……还有点面熟的女子在这喊着,都不断的朝她投去目光。

    程祖安也立马发现了显眼的程秋雅。

    他背着一个鼓鼓囊囊的大包,还拉着一个行李箱,另一只手则拉着程连心。

    程云的嫂子打扮得漂漂亮亮,挎着一个小挎包和他走在一起。

    “姑姑!”程连心高兴的大喊一声,立马将小手从程祖安手里抽出来,张开双臂便朝程秋雅跑去。

    “欸!”

    程秋雅答应了一声,蹲下来张开双臂,和程连心来了个亲密的拥抱。

    接着她又对程连心说:“可不止姑姑来接你哦,看看还有谁!”

    这时程云也打开车门走了下来。

    程连心眼睛立马又一亮:“堂叔!”

    喊完,她又马上问道:“小猫咪呢,还有殷阿姨,堂叔你有没有把小猫咪和殷阿姨带回来过年?”

    “殷阿姨……”程秋雅有些愕然。

    程云则微笑着看向程连心:“我把小萝莉带回来了哦,在车里。”

    程连心踮起脚翘首一看:“哇!”

    程云则拉开后备箱,方便程祖安将东西装进去,笑道:“今天中午大家还在念叨你们呢。”

    程祖安也笑了笑,伸出手来捏了捏他的胳膊,说道:“行啊,今年身体比去年好多了,比你前几年都强壮!”

    程云嘿嘿一笑。

    随后他又看向程祖安的妻子,这也是个漂亮的女子,喊道:“嫂子好。”

    上车之后,程云很快掉头往回开去。

    程祖安看着坐在副驾驶的程秋雅,说:“你还安逸呢!自己的车自己不开,让别人程云给你当司机!”

    程秋雅傲娇道:“是啊!”

    程连心则坐在她爸爸妈妈中间,扒着中间的空隙盯着小萝莉目不转睛,眼睛都亮晶晶的,嘿嘿笑道:“小~猫~咪~嘿嘿~嘿嘿嘿~”

    当然,她是不可能摸得到小萝莉的。

    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吃过年夜饭,等到天黑,远方传来第一声炸响,有如雷鸣。

    有人放烟花了!

    程烟坐在堂屋巍然不动,对此不感兴趣。

    而冯玉嘉则立马拉着程云的衣袖,很兴奋的喊道:“放我们快出去看!”

    程云被她拉出了门。

    小萝莉连忙跟上。

    程烟眼光微光一闪而逝,也跟着走了出去。

    看方向烟花似乎是街上的人放的,冲得很高,在夜幕上炸开成一个绚丽光球,照亮了半边天空。随后才传来雷鸣般的声响。

    众人都仰着头,远远的看着。

    小萝莉站在门口的台阶上,也高高仰着小脑袋。它呆呆的微张着嘴,一双冰蓝通透的大眼睛中倒映着烟花的光。

    它有些怔了。

    第一发烟花就像是投入平静湖面的石子,打破了夜的沉寂,随后就再也沉寂不下来了。

    乡村的夜晚很快变得热闹起来。

    一家家的烟花弹冲天而起,在蓬的一声轻响中刺破天际,然后轰然炸开。

    七彩光芒照亮天空,照亮地面,打在众人脸上,钻进大家眼中。

    这幅场景美得让人惊叹,又让人觉得落寞。

    烟花很美,但却一闪即逝。可它美也就美在无法长久。

    如那些年少纯洁时遇见过的人,懵懂青春时抒发过的轻狂,如那些一时脑热的豪情壮志,那些不切实际不敢追求的梦想……美好得如同泡沫般的东西。

    始于无又归于无。

    下一朵烟花依然绽放得美丽炫目,却终究不是之前那一朵了。

    小萝莉怔怔的盯着这幅它平生从未见过的绚丽景象,偶尔转头瞄一眼程云。

    程云则想着……

    在这个时候,那些人都在干什么呢?

    是不是也在抬头仰望天空呢?( 我的时空旅舍 https://www.qishuwx.com/0_622/ 移动版阅读m.qishu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