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时空旅舍 > 第692章 那是个怪物
    镜头从场馆观众席上晃过,可以看到在现场的观众还是很多的。季后赛的赛程六天就能打完,并且直接决定参加世界赛的一二号种子,尽管最近受外星人影响,很多人都不再关心游戏,但对于真正的游戏迷来说季后赛仍然是不可错过的一场盛宴。

    唐清焰还看见了‘飞鱼女侠’的灯牌,想来是殷女侠的个人粉丝了。

    解说也是她比较熟悉的。

    “我们看看双方禁选。”

    “p的节奏。反手禁掉了无双剑姬,呵呵,这个是飞鱼女侠的成名英雄之一,也是她最拿手的英雄。但其实最近在职业赛场上已经很少看见有人禁剑姬了。”

    “p禁掉了锐雯,又是对p上单做出的一个限制,锐雯也是飞鱼女侠非常擅长并且非常爱用的一个英雄,但说实话在职业赛场上真的很不容易见到这个英雄。”

    “不过我倒是很喜欢在赛场上看到这类英雄,能直接增强比赛的观赏度,比两个肉盾英雄好看多了。”

    “第三手,p禁掉了青钢影,版本热门的上野摇摆位。”

    “要禁什么?看双方教练都在思考,我觉得前面g下路的节奏,毕竟p的下路也是很稳的一个点。”

    “噢!!禁掉了阿卡丽!”

    “重做的阿卡丽可中可上,确实也是版本op。我觉得这还是对女侠的一个限制吧。虽然我们没怎么见过女侠用阿卡丽这个英雄,但众所周知女侠非常擅长用那些能秀的英雄,操作难度越高她越喜欢,而在目前能在线上抗住女侠压力的选手……十分少见,确实,要是女侠拿到了新版阿卡丽,再起来了,那对方上中野节奏可以说直接崩了。”

    “嗯,这个英雄要是起来了,你是真的在塔下都站不住。”

    “好,前三手禁位完毕,可以看到作为罕见的女选手,女侠的牌面是非常大的。”

    “看双方选择……”

    唐清焰看见双方教练都拿着笔记本和笔,戴着耳机,一脸严肃,随后镜头开始给坐在电脑前的各位选手特写。

    镜头在殷女侠身上停留了很长时间,大致是因为刚刚给她的尊重实在太大,而女选手对于联盟大型赛事而言仍然是……比大熊猫还稀少得多、是巨龙一样此前从未出现过的存在。

    殷女侠脸型很好看,瓜子脸,只看脸型和五官的话,她的眉眼间带着媚意,如果没有那道刀疤的话应该能让很多男人喜欢。可就算没有那道刀疤增添凶厉,殷女侠的个人气质也是十分豪爽的,一颦一笑、举手投足都和娇媚的小姑娘毫不沾边,十分大气和洒脱。

    她的皮肤极好,白里透着红,看不到妆粉的痕迹,但在高清镜头下毫不露怯。

    现场响起了一阵欢呼声,不知道这些人是殷女侠的粉丝还是单纯因为一个独特好看的女选手而流口水的牲口。

    p前三手选下了辅助、打野和中路,没有把殷女侠的上路选出来,看镜头下的殷女侠也是一脸淡定,甚至像是在对着屏幕发呆。

    分别是牛头、酒桶、和加里奥。

    选下了慎、妖姬和女枪。

    其中慎可以上单也可以辅助,但这把多半是走上路了。

    如解说猜测的那样,根本不敢把那些操作性强、顺风无解的上单英雄放出来,也没人敢在殷女侠面前使用操作性的英雄,拿了一个很抗压、机动性、支援都非常强的慎。而在中路上,随后拿出了正义巨像加里奥,想来也是很有信心。

    殷女侠和p至今仍不知道殷女侠要用什么,但禁位只剩两个,他们也不敢再全用到殷女侠身上。

    这玩意儿根本禁不完。

    最后p则禁了一个同样是刚重做不久,处于版本op地位、顺风很无解的新版刀妹,另外禁了一个射手英雄。选下了射手卡莎。

    上单留到了最后。

    解说猜测道:“这边还有一个剑魔,也是刚重做,在这个版本属于很强的,看p会不会拿下来。众所周知女侠非常喜欢那种用刀剑的英雄,她觉得帅。”

    另一个解说调侃道:“你也经常看女侠直播吧?”

    这时,让他们意想不到的发生了——

    女侠直接敲定了诺克萨斯之手,德莱厄斯。

    两个解说都十分惊讶,说:“诺手,这个英雄我已经好久都没在赛场上看到过了。不过打慎的话,这个英雄确实是很好打的。很容易发育起来,缺点就是也很容易被针对,在赛场上容错率不高,功能性也不强。我也很少见到女侠在直播中玩这个英雄,因为不够帅,但很少的几次,不管输赢,她大概率都是拿到了五杀的。”

    “这个英雄团战很好抢五杀,我也爱用。”

    “你是小学生之手……”

    “进入比赛了。”

    这个时候,场馆瞬间变得热闹起来,双方支持者的加油声此起彼伏。

    先是一个人喊p的声音,然后响起雄浑的加油声,作为老牌俱乐部,并且曾经一度辉煌,pg的加油声重复几遍,的支持者不甘示弱,也有人站出来喊俱乐部的名字,其余人则喊加油。

    到后头,不知谁特么喊了句老干爹。

    一群人下意识跟着喊了加油。

    解说都笑了。

    进入游戏,双方占了视野,都是红开。

    殷女侠帮着打野打了几下,走到线上,迎接她的是一个如同在老师面前的小学生一样的慎,看那样子是根本不打算上来拼,并且早已做好了放弃部分补刀的准备了。

    殷女侠十分淡定,勤勤恳恳的控线,补刀,并且逼着对家漏兵。很直接,既然你不想给我人头,你也就不要想吃钱了。

    唐清焰是开了弹幕的,她看见弹幕上飘过一串调侃和嘲讽。

    调侃的人大多是殷女侠的粉丝,对此早已见惯不怪,他们知道在这种赛场上肯定没有人愿意把殷女侠送起来,这种在其他人面前各种浪在殷女侠面前乖如小学生的牛逼上单他们也见多了。嘲讽的就是黑子了,他们根本不管形势上来就是阴阳怪气的语调,比如‘一波兵漏三分之二,黄铜段位的补刀’、‘这傻逼上单,我上我也行’。

    殷女侠依然很稳,按照对方打野的刷野路线算着时间,她还去插了个眼。

    回来后,一把把走上来想补跑车慎拉到面前,也不交技能,就是平a。

    果然,慎直接交位移离开。

    这个时候,殷女侠的血量大概是百分之八十,大都是被小兵打的,慎的血量在百分之六十左右,而且补刀落后了太多太多。

    殷女侠依然不追击,继续补刀、控线。

    对方打野露了一下头,但殷女侠控线实在控得太好,他根本找不到机会。

    这让上野的心都一沉。

    根据他们的经验,前期不能把殷女侠抓爆,就意味着中期就将出个爸爸,这场比赛将打得极为艰难。本身p综合实力就比他们强,这么算下来赢率就很低了。

    再是消耗了两波,血量已经很低的慎看见殷女侠即将到6级,他不得不回家了。

    殷女侠也随之回城。

    直到现在为止,殷女侠只漏了一个兵,补兵稳得让人感到恐怖,而慎的补刀还不到她的三分之一。即使没有人头,双方经验差距也已经很大了。

    这个慎尽管已经很努力了,但在此时还是相当于没有发育。

    如己方辅助提醒的那样,慎根本不敢用传送上线,而是和殷女侠一样走路。而上线的殷女侠打法激进了很多,她现在完全可以碾压慎,消耗一波之后,她直接站到了对方小兵后边补兵,几乎把慎挤出经验区。平常排位局都不容易见到这么夸张的差距。

    己方打野提醒对方打野的位置后,殷女侠胆子更大了,开始推线,并且在塔下频繁把慎拉出来打,或者用q消耗。

    慎连塔兵都补得小心翼翼,必须借助技能,否则一上来就要被消耗。

    而一后退,殷女侠就磨塔皮。

    饶是如此,慎的血量也越来越低,他不得不后退,准备回城。

    然而殷女侠的走位忽然让他感到了一丝不想的预感,她原地放了一个q,周边虽然有几个兵,但这也是再常见不过的招式了。

    慎连忙交位移,继续后退。

    正在此时,一个桶子从天而降,慎发现对家酒桶从己方野区饶了过来,而自己已经被酒桶炸到了殷女侠的面前。

    慎有闪现,但也没必要交了。

    一血爆发!

    的打野赵信也在附近,但压根不敢上来。当慎死后,酒桶便旁若无人的入侵野区,反正有殷女侠给他做保证,对家的上半野区肯定是要沦陷的。

    见此,对家打野和中单都很无奈。

    一个强势到极点的上单,直接就能保证整个上中野的优势,对前期节奏影响实在太大。

    慎交传送回城,吃了一波塔兵,感动得想哭。

    第三次上线的殷女侠已经不是他可以狗得住的了,无奈之下,他只能站得远远的吃经验,等待着找机会中野一起来抓一波,或者自己大招飞下支援混个助攻。

    可一直找不到机会。

    p也是打得非常稳,殷女侠是唯一激进的点,可也比平常稳得多。

    上路一塔告破,完全掌控,打野相当于丢失了这部分经济,且直接对中路造成了极大影响。

    殷女侠带的是闪现和疾走,很难支援其他路,她也并不打算这样,只勤勤恳恳的带线,抽空找机会去把对家野区刷了。

    这时候她的发育比起排位中依然很缓,但依然是全场第一,全场等级最高,漏兵个位数加上塔皮和单吃一座塔,还有一血,完全可以做到一打二,俨然有大魔王的趋势。

    峡谷先锋自然拿到手,标志着对家上路二塔也没有了,高地塔也被撞了一头。

    二十分钟时,酒桶在野区蹲了一波。

    对家中野同时上来抓殷女侠,面对三个人殷女侠丝毫不慌,开着疾走走位,躲掉妖姬的链子,和赵信保持着距离,走到酒桶身边时果断选择反打。

    地面光环亮起。

    加里奥从天而降。

    赵信和慎双双送命,人头全在殷女侠身上,只有妖姬交了闪现和位移逃走。

    双杀!

    殷女侠回家后,还按照打野的指点做了一件魔抗斗篷来抵御妖姬的爆发伤害,这个时候的她其实已经是大魔王了。

    殷女侠不再满足于线上,而是和酒桶一起游走,把撵得满地乱跑。

    双方经济差进一步扩大。

    到30分钟时,p已经无力反抗,但还是不得不象征意义上的打一波。

    双方爆发团战,的妖姬发育还算正常,配合着赵信秒掉了卡莎。但女枪大招打了一发就哑火,反倒被酒桶大招炸了回来,加里奥大招撞下击飞三人。殷女侠则默默的在后边补伤害,并瞅着对家的血条,她操控的这位提着斧头的残暴将军此时身上透着阴冷的味道。

    开着疾走的殷女侠仿佛一尊魔神,已经什么操作都不用了,她在人群中穿梭,现场局势在她眼中仿佛慢镜头,一旦有人血线降到了她的斩杀线之下,她就毫不犹豫的劈下去。

    先斩女枪,再斩开团的锤石!

    闪现追上交完位移的妖姬,斧头再次劈下!

    一回头,又斩首赵信。

    殷女侠喊道:“孽畜休走!”

    酒桶追上了想跑的慎,先撞上去,深寒惩戒减速,给慎留了一丝血。

    殷女侠疾步如风追了上来。

    在全场的欢呼声中——

    -kill!

    唐清焰都不由捏紧了手机,她知道在比赛中五杀的难度和意义,也能体会到此刻有多令人兴奋和激动,甚至她这个老阿姨都有了去现场和那些年轻人一同欢呼的冲动!

    在沸腾的噪音中,解说也扯着脖子激动的面红耳赤:“五杀!五杀!在这么大的一个赛事上,第一个走上大型赛事的女选手以碾压般的姿态拿下了五杀!谁说女生上不了职业赛!谁说这个行业女子不如男!女侠以实际行动颠覆了全世界以往的认知!”

    另一个解说也很激动,但他声音稍微平稳些:“季后赛第一场,p是放弃了大龙,直接上高地了。”

    p拿下比赛,比分2比0,拿到赛点!

    第二把,并没有禁诺手,而是之前差不多。直觉告诉的教练,如果给殷女侠拿到了诸如剑姬、锐雯、阿卡丽这之类的英雄,恐怕会崩得更快。至少诺手起来了还有解,这几个起来了是真无解。而当看到殷女侠再一次选择了诺手了,教练沉默了。

    他觉得自己的决定是正确的,很正确,但很显然这局再输,他将被网友们和俱乐部粉丝们往死里喷。

    他已经做好被喷的准备了。

    其实殷女侠是不喜欢玩诺手的,她玩只是为了让之后的人禁诺手,然后给自己空出一个想玩的英雄来。她的计划是成功的——

    这一局,殷女侠拿了两次五杀。

    第一次五杀破高地,第二次则在主水晶面前。

    两名解说吼得十分兴奋,的教练却在后台沉默着。

    说实话,在正规职业赛场上,就算双方实力相差比较大,一方碾压另一方,也几乎不可能出现这种连续拿五杀的情况,他们简直像是在被暴打。可以想见的是最多今晚,p女上单两场三次五杀就将登上热搜,甚至热度可能比s赛上的情况还会高很多,随之而来的,就是他这个教练会被人喷成狗。

    ‘人家用诺手拿了五杀,下局还不禁,好了吧,给你两次五杀!’

    ‘头有多铁?疼吗?’

    ‘这教练收了钱吧?’

    ‘……’

    等等之类的。

    不过对于飞鱼女侠的实力,他也早有耳闻,听说就是那几支强队或者隔壁韩国的几支队伍在和p拿得优势,也是经常被飞鱼女侠拿五杀的。想来等季后赛多打几场,这位要是多拿个几次五杀的话,或者证明让她拿到锐雯、剑姬之类的英雄更可怕,他就能解脱了吧?

    “唉……”

    教练长叹了一口气,看着p的队员握手,更严重的来了——

    连输两把,以0-3输掉第一场,这其实都很正常,但两场比赛被拿了三个五杀,还都是同一人,这在赛史上还是前无古人。的队员们都很低落,他们是尽了全力的,因此显得格外沮丧。尤其是上单选手,当飞鱼女侠挂着傻笑和他握手时,他头都不敢抬,脸更是已憋得通红。

    心态崩了。

    轻则产生恐鱼症,没法再和p打,重则影响到接下来所有比赛的状态。

    教练走到了自家上单选手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语重心长的说:“放轻松,全世界的上单在那个女的面前都是一样的,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不要被这种挂逼影响了心态。”

    随后是赛后采访。

    至此时,场馆还在呼喊女侠的名字。

    但p教练还是没敢把上两场比赛中表现最为出色的殷女侠派出去接受采访,生怕她说出什么不太和谐,轻则影响双方战队友谊、重则嘲讽全球职业选手的话来,而是派出了业务较熟的辅助琪琪。在队中一般是琪琪和打野小鸟一起做指挥,两个人都把殷女侠看得很紧,从进退到出装他们都会给殷女侠很大的建议。

    面对主持人的问题,琪琪也回答得很客气,只是说今天战队选手们状态都比较好。

    他没敢去肯定找什么诸如状态不佳之类的理由,因为三个五杀足以为他的所有客气话都添上嘲讽的味道。

    主持人还问了些很没营养的问题,比如这两场赢在哪里。这特么不是白痴问题吗,瞎子都看得出赢在哪里。但琪琪还是很客气的说是因为队友实力太强……

    此时弹幕中已经被殷女侠的粉丝占据,吹嘘她的人很多,不知是黑粉还是真粉。

    唐清焰也觉得在殷女侠面前,职业选手和自己估计没多大差别,她也是和殷女侠打过,结局差不多。

    这时,店门被推开了,门口的感应器传出叮咚一声:“欢迎光临。”

    一个老太太张望了几眼,喊道:“小唐啊,在做啥子?”

    “看直……电视呢。”

    “没生意啊,来,搓两把!”

    “算了,我该吃晚饭了。”

    “喔,还没吃晚饭啊!早晓得去我屋头吃嘛,今天我孙儿回来了。”老太太一脸遗憾。

    “额……”

    “那算了算了,我去找张老师。”

    “要得。”

    如是说着,唐清焰又见程云从对面走了过来。

    与此同时,刚转身要走的老太太也停下了脚步,她就站在门口打量着程云,什么也不做,也不觉得尴尬,像是在等什么。

    程云走进门奇怪的看了眼这老太太,然后直接开口道:“唐老板,你这有面包糠吧?”

    “废话!”

    “我化点面包糠。”

    “什么?化?”

    “快点,等着炸东西呢!”

    “……你这人用词还讲究呢!”唐清焰翻了个白眼,“你要多少?”

    “这么多。”程云比划了一个大小。

    “……”

    放下手机,给他拿了一袋用来卖的面包糠,唐清焰回头发现程云在看她的手机,他还抬起头对她说:“你在看直播呢?”

    “啊,你没看?”

    “我刚看完。”

    “你家养的女侠夺冠了,三个五杀,给女玩家争这么大的光,你什么心情?”

    “有啥心情……”

    程云扯了扯嘴角。

    听见解说对殷女侠的吹嘘,还喊出了‘谁说女子不如男’之类的话,他只觉得尴尬——殷女侠压根不是地球人,在她眼中所有地球人都是鶸。既然她是开了挂的,所以也不存在什么为地球女性正名。正确的做法是完全别把她当一个正常女性来看待,应该把她看作一头怪物。

    接过面包糠,程云点头:“谢了啊!”

    “要谢就给钱。”

    “扯……你吃饭了没?”

    “没,要请我吃饭?”

    “当是给你的钱。”程云拿着面包糠就走了,“做好叫你。”

    “好。”

    唐老板翘起了二郎腿,余光一瞥,发现那老太太还站在门口呢,正盯着程云的背影看,她便觉得一阵好笑,调侃的问道:“刘老太太,怎么了,身体不舒服?”

    刘老太太喔了一声,反应很慢的说了声没事,才慢悠悠的走出了店门。

    看起来……她的孙儿怕是没戏了。

    可惜了,小唐长这么漂亮、知书达礼、温柔能干,又讨她喜欢,一想到要变成别人的孙媳妇她就感到发自内心的难受!( 我的时空旅舍 https://www.qishuwx.com/0_622/ 移动版阅读m.qishu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