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玄幻小说 > 后宫风流 > 第十三章 师徒花开 ①
    帝羽带着忐忑与激动,向池塘走去!

    如果,池塘下,没有那如同莲花一般的须经,这株仿佛“龙淫莲花”的怪物,也只是帝羽没有见过的存在!如果,真的有记忆真哪如同莲花一般的须经,这是“龙淫莲花”将没有一点疑问了!

    帝羽一步步走近池塘,心中两种矛盾的情绪,一种想法告诉帝羽,快点去看看是否是“龙淫莲花”,一种情绪,又告诉帝羽,不要去看它,它是个的假的,不要为了莫名须有的存在,而让自己的心境出现空隙!

    就这样,原本几步就可以走到池塘边上,在两种不同的情绪下!帝羽感觉与池塘的距离,越来越远,仿佛咫尺天涯一般!

    天空中哪不知是否是“龙淫莲花”的存在,仿佛感受到帝羽的心情一般!一丝丝喜悦的情感,急促的传了过来!

    那种喜悦急促的感觉,让帝羽心中的斗争,终于在一方的胜利下而结束!帝羽一咬牙,心中暗道:有什么大不了,如果不是,不过是虚惊一场而已!自己的天资,就算没有“龙淫莲花”,也可成为无双的强者!

    其实,帝羽根本没有发现,这株“龙淫莲花”与记忆中的有所不同!“龙淫莲花”没有感情,只有本能!而这株,竟然能够传递给帝羽喜悦的情绪!如果,帝羽发现的话,想必就不会去观看是否真的是“龙淫莲花”了,而是毫不犹豫的离开吧!

    只怪帝羽大意,进入大厅只顾得“龙淫莲花”的存在!根本,没有注意到墙上哪如同鬼画符一般的清秀字体!

    感受到帝羽越来越近,“龙淫莲花”快速的翻转起来,一丝丝难以言表的情绪,不断的刺激着帝羽的心!

    “我靠!机缘,天大的机缘啊!”

    帝羽终于看清了池塘,哪孤零零的须经,仿佛迎风摇摆一般,随着上方的“神龙”,不停的晃动!帝羽心中那股喜悦仿佛要冲破云霄一般。

    这真的,是“龙淫莲花”!

    看着仿佛最普通的莲花须经,帝羽仿佛在翻滚着滔天的巨浪!

    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下来,却怎么也无法控制!帝羽一遍遍的告诫自己,克制,一定要克制住!不然,在慌乱的情况下,吞噬“龙淫莲花”,根本抵挡不住哪无数淫乱·的情绪!

    一盏茶过去了,在帝羽不断的安慰下,心情有所平复,而“龙淫莲花”,努力的吞吐,仿佛在呼唤着帝羽快点吞噬自己一般。哪种焦急的情绪,使得帝羽心思也焦急起来!

    “呼……”

    一口浊气从帝羽的口中喷出,帝羽在心情还没有彻底平复下来的情况下,终于,抵挡不住这天大的诱·惑了!帝羽盘膝坐了下来,体内的帝皇之气喷发出来!瞬间,从帝羽体内流出的金黄色帝皇之气包围住整个“龙淫莲花”!

    “吼!”

    而,帝羽体内的虚龙,仿佛感受到“神龙”的召唤一般,二条半的虚龙缠腰着“神龙”!三天神龙,在天空中盘旋,仿佛双方无比熟悉一般,丝丝的真气,从“神龙”的身体剥离出来,在经过虚龙的身体,传入帝羽的体内。

    而帝羽,仿佛经历开天灭地一般!在莲花须经,与“神龙”不断剥离出来的精气下,墙壁上鬼画符一般的字体,宛如活过来一般!在帝羽根本无法注意的情况下,哪怪异的字体,发出耀眼的光芒,仿佛来自域外的星辰一般!字体仿佛被帝羽激活了一般,闪耀了片刻,如果帝羽此刻清醒,一定会被眼前怪异的景象吓的瘫痪!

    弯弯曲曲鬼画符一般的字体,竟然从墙上脱离出来,快速的涌入帝羽的体内!每一个字体一进入帝羽体内,帝羽的身躯就会发出一阵光芒与晃动!而帝羽,虽然不知道字体进入体内。但是,能够感受到,什么东西在传入记忆中一般!

    一位雍容华贵的男子,在强者云集下,攻破了一个又一个的世界。雍容华贵的男子,仿佛天地一般,九条神龙,在身躯外游动,云雷闪烁,率领着各地的强者,男子迎战一位模糊的影子!

    战斗无比激烈,无数的人影,在天空中滑落,男子雍容的面孔,也带着无比的焦急,仿佛在嘶喊着什么一般!而那道影子如同鬼魅,在战场中四处飘荡,人群越来越少!直到,整个战场,只剩下哪位男子,而尊贵的男子,此刻仿佛乞丐一般,曾经华贵的衣物,此刻如同布条一般在身体上悬挂着。

    两人仿佛在争执着什么,仅仅说了几句话后,二人开始交起手来,天地崩陷,无数的天灾涌现!帝羽曾经无比熟悉的画面,再次出现。雄伟的身姿,一举一动下,都带着灭尽天地的气势,大地在沉浮,天空在撕裂。

    无数的记忆传入帝羽的脑中,帝羽的心神被牵动,熟悉与不熟悉的画面不停的播放,一股滔天的恨意,从帝羽的心中喷发!那些忠心耿耿的臣子,纷纷倒在自己的脚下,那些为自己开疆扩土的功臣,连死都没有一个全尸!

    受到画面的影响,帝羽重生前的一幕,再次出现在帝羽的脑中。那段让帝羽生不如死的记忆,那段总是想着摒弃的记忆,再也无法压制,帝羽的身躯出现丝丝诡异的黑色。

    就在帝羽快要控制不住自己愤怒的内心时,一股哀伤与怀念的气息抚平了帝羽的心神,哪是来自上古传承的记忆!被这股气息一激,帝羽马上稳定心神,丝丝的黑气也从帝羽的身上散去!

    帝羽心中暗惊:没想到,这“龙淫莲花”竟然能够牵动自己心中最难忘的记忆!差一点,幸好啊!如果不是哪传承的记忆,只怕自己这次真的要死在走火入魔下了吧?

    帝羽哪里知道,这“龙淫莲花”根本没有牵动帝羽的心神,而是墙上哪诡异的字体导致帝羽心神不稳!

    帝羽不敢再胡思乱想,把自己当成了一个看客,看着脑海中的一幕幕,哪熟悉的,陌生的画面。努力的让自己置身事外,就当在敢看一场震撼的刺激的演出。或者,就当两位绝世强者,在给自己打开一道明亮的天空!

    帝羽不在让心神注意其中,哪一幕幕记忆,又变成了另一种感觉。激烈的战斗,无双的威能,天地的威严,不停在帝羽脑中闪现。哪傲视无敌的男子,终于在不甘与无奈之下倒下了!

    男子的死去,记忆也开始变的模糊起来,就在画面快要消失的刹那,一道怪异的景象,让帝羽差点再次陷入走火入魔中!虽然男子死去了,但是那道模糊的虚影也在帝羽的眼中那么一闪现!

    哪竟然是一道女子娇躯中的一部分,挺拔丰腴的玉女峰出现在帝羽的眼中!粉红色带着的神采,在空气中那么一晃动!帝羽的心神也被这波糖汹涌的画面吸引住,滑腻挺拔的玉女峰深深的刺激着帝羽的心神!

    随着画面的消失,帝羽不舍的努力让自己回忆着哪无话言语出来的玉女峰!可是,不论帝羽怎么回忆,那道的画面,怎么也回忆不起来!

    就在帝羽还在不舍哪道的风景时,已经快要被帝羽全部吸收的“龙淫莲花”竟然变得光彩夺目起来!

    仿佛,在“龙淫莲花”下,掩藏着什么。因为帝羽的吸收,即将破土而出一般!

    帝羽无法注意到身体外的景象,此刻心神全部集中在吸收“龙淫莲花”上。淫·乱。火热的情绪刺激着帝羽的感觉。帝羽从来没有如此想要与一个女人交·媾,神态各异的女人出现在帝羽的脑海中,对着帝羽做出各种诱·惑的神情,滑腻挺拔的玉女峰,汨汨流水的沟壑幽谷,不停的出现。

    这让,原本怪异为什么“龙淫莲花”没有脑海中所记忆那般,直到这股淫邪的想法出现,帝羽放下心来!

    欲·望在不停的涌动,帝羽变得炽热起来,俊俏的粉面上,也出现欲·望上升的潮红。努力让自己清醒,帝羽分出部分心神控制着将要燃烧的欲·望。

    轰……

    “龙淫莲花”被彻底吸收,喷发的欲·望如潮涌向帝羽袭来,如同烈火焚身般的难耐!帝羽渴望,渴望能有个女人让自己亵玩,自己心中的欲·火。

    浑身在颤抖,哪股淫·乱的气息在身体内不停的流动,身体变成诡异的赤红色,下体坚硬火热的巨·龙鼓胀的难受,钻心的疼痛从下体传来,帝羽忍住不让自己嚎叫的欲·望!

    “武皇!你又回来了……邀月终于等到你再次归来了……”

    悠悠的话语,如同天籁般在帝羽耳中响起!

    帝羽不受控制的睁开双眼,眼中带着挣扎的神色,痛苦的表情使得帝羽俊俏的面容有些峥嵘!帝羽一看之下,只觉得心中“轰”的一声巨震,原本挣扎的神色,瞬间被欲·望侵袭。

    (重复,章节请看合集……)

    脑海中回忆起关于神智不清时的景象,哪诡异的记忆,邀月的突然出现,都让帝羽心中产生疑惑!为什么会有人在“龙淫莲花”下?刚刚在不断时,帝羽没有去思考。可是,此刻帝羽有些清醒,这一幕幕的怪异,由不得帝羽不去思考!

    扫视着空旷的大厅,帝羽无比认真的看着!

    突然,帝羽看到墙壁上那如同鬼画符一般的字体!帝羽心中一颤,这个字体帝羽很熟悉!镇天塔上的字体,也墙壁上有些神似!

    有些观察镇天塔的经历,帝羽放出神识,扫视着有些凌乱,但是能够明确看出来是女子写出来的诡异字体!

    “武皇统帅三千界,斗天失败!天塌地陷,道乱!武皇身死,道沉睡,文明毁灭!本宫使用“龙淫莲花”种子,遮挡天机,等待武皇归来,再次斗天!!!圣朝余者……皇后邀月!”

    寥寥的几句话,带给帝羽无限的深思!武皇斗天?道乱?文明毁灭?帝羽深深的震撼起来!而且,这个邀月竟然是来自上古的人!

    帝羽的心乱了!哪雄伟的身姿,九龙的盘旋,让帝羽深深胆寒起来!这一幕幕多么神似,传承记忆中的哪个人就是邀月口中的“武皇”吧?

    哪自己呢,究竟是谁?是“武皇”的重生么?还是,欧得“武皇”传承的幸运小子?不会有这么巧的,如果是传承,为什么要等这么就才会有传承出现?

    “究竟,我是谁?”

    帝羽茫然了,重生的喜悦,传承的兴奋,此刻,都让帝羽觉得无比的胆寒!

    “你,就是你!”就在帝羽沉思时,邀月哪婉转有些疲倦的声音响起!

    帝羽仿佛不知道邀月醒来一般,双眼中透露着欲·望与迷茫,充满苦涩的说道:“我,还是我么?呵呵……我应该就是哪个“武皇”的转世吧?”

    “你为什么不是你?武皇已经死了!你,就是你!”

    邀月的话语充满着肯定不疑。

    “是么?如果我不是武皇,你为什么会躺在我的身下呢?”

    帝羽一惊,她怎么知道自己重生了?不过一想到她是来自上古,就没有什么不可能了!但是,帝羽还是有些不确定!要说的话,重生应该比转世难吧?

    “好了,小子!为了满足你的好奇心,我就告诉你一点秘密!转世,没有重生困难!但是,哪要看什么人!你重生时,不过是一个已经耗尽机缘的人,有镇天塔,与武皇的残留的给你的法宝,让你重生,根本就不是很困难!不然,你觉得,曾经可以比拟道存在的人,为什么他遗留下来的法宝,会只有那么点威能么?咯咯,那可是比拟至尊境存在的变异生命,重生你一个超凡境的小子,有什么困难?小子,你的未来还长着呢,咯咯!”

    明白传承神器的帝羽知道,邀月说的,有可能是对的!帝羽脑海中对这些只是一沉思,只要有强大的实力,一切都是虚幻!船到桥头,自然直!

    想明白这个道理的帝羽不在纠结了,可是,邀月哪一口一个“小子”叫的帝羽无比的厌恶!虽然,以邀月哪从上古活到如今的寿元,叫帝羽一声“小子”根本没什么为题!可是,邀月的语气让帝羽想起了那可恨的狐狸精,九翎!

    帝羽一惊,她怎么知道自己重生了?不过一想到她是来自上古,就没有什么不可能了!但是,帝羽还是有些不确定!要说的话,重生应该比转世难吧?

    “好了,小子!为了满足你的好奇心,我就告诉你一点秘密!转世,没有重生困难!但是,哪要看什么人!你重生时,不过是一个已经耗尽机缘的人,有镇天塔,与武皇的残留的给你的法宝,让你重生,根本就不是很困难!不然,你觉得,曾经可以比拟道存在的人,为什么他遗留下来的法宝,会只有那么点威能么?咯咯,那可是比拟至尊境存在的变异生命,重生你一个超凡境的小子,有什么困难?小子,你的未来还长着呢,咯咯!”

    明白传承神器的帝羽知道,邀月说的,有可能是对的!帝羽脑海中对这些只是一沉思,只要有强大的实力,一切都是虚幻!船到桥头,自然直!

    想明白这个道理的帝羽不在纠结了,可是,邀月哪一口一个“小子”叫的帝羽无比的厌恶!虽然,以邀月哪从上古活到如今的寿元,叫帝羽一声“小子”根本没什么为题!可是,邀月的语气让帝羽想起了那可恨的狐狸精,九翎!

    帝羽一惊,她怎么知道自己重生了?不过一想到她是来自上古,就没有什么不可能了!但是,帝羽还是有些不确定!要说的话,重生应该比转世难吧?

    “好了,小子!为了满足你的好奇心,我就告诉你一点秘密!转世,没有重生困难!但是,哪要看什么人!你重生时,不过是一个已经耗尽机缘的人,有镇天塔,与武皇的残留的给你的法宝,让你重生,根本就不是很困难!不然,你觉得,曾经可以比拟道存在的人,为什么他遗留下来的法宝,会只有那么点威能么?咯咯,那可是比拟至尊境存在的变异生命,重生你一个超凡境的小子,有什么困难?小子,你的未来还长着呢,咯咯!”

    明白传承神器的帝羽知道,邀月说的,有可能是对的!帝羽脑海中对这些只是一沉思,只要有强大的实力,一切都是虚幻!船到桥头,自然直!

    想明白这个道理的帝羽不在纠结了,可是,邀月哪一口一个“小子”叫的帝羽无比的厌恶!虽然,以邀月哪从上古活到如今的寿元,叫帝羽一声“小子”根本没什么为题!可是,邀月的语气让帝羽想起了那可恨的狐狸精,九翎!( 后宫风流 http://www.qishuwx.com/6_6321/ 移动版阅读m.qishu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