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其他小说 > 绝对秘密:行长日记 > 11.内讧
    王子同被刘幼霜问的一怔,好半天才吞吞吐吐道:“都在……在临海市啊……”

    刘幼霜点点头,走回自己的位置上坐下来,然后盯着王子同低声道:“最近风声很紧,别让他们乱跑……这样吧,我准备在这里住一段时间,人手不够,你马上让他们赶到这里,我用得着他们……”

    王子同一听傻眼了,按照时间来算,自己的几个保镖这个时候差不多已经到桃山县了,无论如何也不可能马上赶到这里来,可话已经说出去了,哪里收得回来呢?

    刘幼霜冷笑一声道:“子同,我没想到你居然敢趁火打劫啊,怎么?是不是觉得我刘幼霜大势已去,准备另投明主了?你投奔谁我都没有意见,人各有志嘛……

    不过,谁的主意你都能打,吴世兵不能动,我希望你马上让你的保镖把他带到这里来,否则,别怪我翻脸无情?”

    王子同呆呆地盯着刘幼霜,心里直骂祁红误事,他甚至怀疑祁红这是在使用离间计,借刀杀人,甚至杀人不见血,利用吴世兵的事情让刘幼霜除掉自己,眼前的事情已经很明白了,自己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眼看着就要内讧了。

    丁朝晖把烟头在烟灰缸里掐灭,盯着王子同说道:“王总,虽然你是美国人,可我们只认朋友,不管国籍……你想发财可以通过其他的办法,这种趁人之危,虎口夺食的伎俩恐怕在美国也不受欢迎吧……告诉我,吴世兵在哪里?我马上派人协助你把他送到这里……”

    王子同心想,既然都闹到这个份上了,如果不把事情说清楚,后果不堪设想,当初刘原就是在一次内讧之后,直接被人拉到江边要了性命,丁朝晖可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只要刘幼霜一个眼神,楼下的那些保镖还能饶过自己?

    王子同慢慢从口袋摸出一支烟,在三双眼睛虎视眈眈下点上了,深深地吸了一口,这才缓缓说道:“吴世兵不在我手里……四个小时之前,我接到你派去的那个女警察的电话,她是用我保镖的手机打来的,她说……

    他们受到了不明身份的人的袭击,我那个保镖已经死了,她带着吴世兵躲在桃山县的一处民房里,没有告诉我具体地址,我当时来不及告诉你们,已经把我剩下的几个保镖都派到桃山县了,目前还没有任何消息……”

    说着,扭头盯着刘幼霜继续说道:“刘总,我说的是实话,如果我有心背叛你,这会儿也就不会一个人跑来了。

    我奇怪的是,为什么丁局长的人给我打电话而没有向他汇报情况呢?我现在想想,那个女警察给我打那个电话分明就是一个陷阱,说不定还是丁局长授意的呢……”

    “你什么意思?”丁朝晖一听王子同把火引到了他身上,忍不住愤怒地说道:“简直是满嘴胡言,刚才为什么不说?你怎么确定那个打电话的人是我的人?”

    “因为她拿着我保镖的手机……”王子同软弱无力地说道,实际上,现在想想,也许那个女人根本就是秦笑愚授意的什么人,并不能确定就是那个女警察,不过,王子同是个聪明人,他没有说出秦笑愚,以便到时候在祁红面前还有回旋的余地。

    “现在就打那个电话,让高处长接电话……”刘幼霜好像也有点摸不清东南西北了,王子同的话不能不让她怀疑丁朝辉,毕竟,在她大势将去的时候,没有人可以绝对信任。

    王子同现在是死马当活马医,心想,只要打通这个电话,刘幼霜对自己的怀疑也就不存在了,于是马上就拨了保镖的手机,并且递给了高斌。

    高斌举着手机听了好一阵,那边忽然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哪位?”

    “我是高斌……慕容……玉……出了什么事?为什么没有向丁局长汇报?”高斌紧张地看了刘幼霜一眼,朝她点点头。

    “丁局长的手机打不通……”慕容玉说道。

    “究竟出了什么事?马上汇报情况,吴世兵怎么样?”高斌问道。

    “我只向丁局长汇报……”慕容玉说道。

    高斌看看丁朝晖,稍稍犹豫了一下,还是把手机递给了他。

    “慕容,我是丁朝晖……嗯……嗯……”丁朝晖听得脸上一会儿惊讶不止,一会儿又紧皱眉头,也不知道慕容玉在电话里说了些什么。

    大约过了足足四五分钟,才听他最后指示道:“好,我同意你的方案,我派人在临海县柳家洼等候……你不要再和任何人联系,所有细节问题只能向我一个人汇报,无论如何要保证吴世兵的安全……”

    “怎么样?”刘幼霜早就忍不住了,丁朝晖刚刚放下手机,迫不及待问道。

    丁朝辉没有回答刘幼霜的问话,而是急忙拿出自己的手机翻看了一阵,随即气愤地冲高斌说道:“妈的,怎么回事?我的手机竟然让人给屏蔽了……不知道和这事有没有关系,肯定是岳建东这个老鬼干的好事……王总,你该不会和岳建东合起来的捣鬼吧……”

    王子同冤枉的差点哭了,伸手指着丁朝晖骂道:“姓丁的,我王子同又没扒过你的祖坟,你干嘛这么冤枉我……”

    刘幼霜一拍桌子喝道:“都给我闭嘴……究竟怎么回事?”

    丁朝晖看看王子同,说道:“刘总,我想请王总先回避一下……”

    王子同胀红了脸,气愤地质问道:“你什么意思?她说了些什么?”

    丁朝晖盯着他,一字一句地说道:“她没有给你打过电话,袭击吴世兵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你自己的人,你那个协助看守吴世兵的保镖想来个里应外合,结果被慕容给击毙了,桃山县的警察已经在追捕你那些保镖了,我信不过你……”

    王子同一听,脸色变得惨白,慢慢站起身来,心里面只有一个念头:这是一个阴谋,这个阴谋不是出于祁红,就是出于丁朝晖,也许是那个秦笑愚,可秦笑愚跟自己又没杀父之仇,为什么要如此处心积虑地要自己的命呢?

    “不……你胡说,吴世兵根本不在你的人手里,他已经被秦笑愚控制了,这是一个陷阱……刘总,你不要相信他的话,他这是……这是血口喷人,我的人昨天晚上半夜才从临海市出发,怎么会袭击他们呢……她明明给我打过电话……”

    “秦笑愚?”刘幼霜咯咯娇笑了几声,好像听见了一个十分滑稽的名字,然后说道:“王总,你先不用多解释,一切都会水落石出……”

    王子同很想把祁红这个证人说出来,可他明白,这个时候把自己和祁红半夜相会的事情说出来,只能让刘幼霜更加怀疑,不会有一点好处,于是张张嘴硬是忍住了。( 绝对秘密:行长日记 http://www.qishuwx.com/6_6159/ 移动版阅读m.qishu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