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其他小说 > 绝对秘密:行长日记 > 87.打家劫舍
    刘蔓冬原本已经喝过两杯红酒之后睡下了,刚刚迷糊过去,没想到就被祁红的电话惊醒了。挂上祁红的电话之后,她再没有一丝睡意,掀开窗户上窗帘的一角朝院子里看看,雨依旧下个不停,

    自从和孟桐达成协议之后,她又过上了正常人的生活,只不过是停止了一切表面上的活动,生意都交给了手下去打理,她自己则整天待在家里闭门谢克、足不出户。

    一方面是出于安全上的考虑,另一方面也是想让自己慢慢淡出人们的视野,毕竟,在这种多事之秋,低调点对她有好处。

    不过,这也只是表面现象,她的耳朵却时刻保持灵敏,大脑时刻保持清醒,通过报纸,网络以及分布在各个角落的耳目,无时无刻不在静静地窥视着临海政坛细微变动。

    然而,刘蔓冬在经历过那场劫难之后,毕竟不再是临海叱咤风云的女强人了,自从吴世兵出事之后,紧接着跟王子同反目,最后连刘原也不明不白的死去,过去的团伙一旦瓦解,她在临海市的名声也就渐渐消沉了。

    何况,还被自己的养女刘幼霜排挤,一些过去的朋友也见风使舵,即便算不上背叛她,起码也跟她保持一定的距离,这样一来,她差不多已经变成一个有钱的孤家寡人。

    不过,刘蔓冬可是个沉得住气的人,她一双老眼早就看透了人世的冷暖,并深谙黄老无为的术数,明白在人生低谷的时候要忍受得了寂寞,并且深信,早晚有一天自己还有东山再起的时候,到时候那些敷衍趋势的小人们照样跑来舔她的屁股。

    不过,祁红半夜来的这个电话在她近来平静的心湖扔进了一块大石头,溅起的水花好半天都没能平复。

    她已经从祁红口气里听出了一丝不祥的预兆,她也明白祁红为什么要把调查小组进驻临海这么机密的事情偷偷告诉自己。

    很显然,她是利用自己害怕孟桐倒台的心理,指望自己给调查小组在临海的行动设置点障碍,因为,虽然调查小组是冲着孟桐来的,但是,拔出萝卜带出泥。

    如果听任调查小组的人在临海折腾下去,谁知道最终会不会把她扯进去,就算她祁红表面上无懈可击,就凭她女儿贪污的那一大笔钱,就足以让她们母女去坐牢了。

    不过,让刘蔓冬最担心的是祁红那种机会主义者的口气,如果孟桐一旦不保,她很有可能会放弃自己的老搭档而挺孙正刚,反正她和孟桐的关系不过只是一个传说,又没有证据。

    官场上的关系说白了就是一种临时的政治同盟,随时都可能发生变化,凭着祁红的影响力,孙正刚自然会接纳对手的女人,说不定还会把她纳入自己的囊中呢。

    但是,正如祁红说的那样,她刘蔓冬可就不同了,她不是官场上的人物,即便跟上层有点交往,可一旦有个风吹草动,第一个被抛弃的就是她。

    何况,这么多年,她一直跟着孟桐跑,即便现在跑去投靠孙正刚,人家也不会相信她呀,对她来说,只能跟着孟桐一条道走到黑,所以,无论如何要想办法保住孟桐,即便没有这么大的能量,也要像祁红说的那样,必须做点什么。

    祁红说的不错,孟桐一旦倒台,她和刘幼霜肯定首当其冲,成为第一批被送进监狱的对象,即便侥幸逃脱,后半辈子也只能过那种颠沛流离的生活,就别指望东山再起了。

    目前来看,虽然她和刘幼霜、王子同的那笔帐还没有来得及算,彼此基本上算是仇人,但在保住孟桐这件事情上,大家的利益应该是一致的,刘幼霜再愚蠢,占有欲再强,一旦离开了孟桐这把遮阳伞恐怕马上就会暴露在狼群,她还不至于置孟桐死活于不顾。

    所以,虽然明知道祁红是在借刀杀人,刘蔓冬也承认有必要把调查小组进驻临海的事情透露给刘幼霜,并且希望她能有所行动。

    只是,刘蔓冬深知刘幼霜的为人,如果由她跑去劝自己的养女,她不但不会相信,可能反而误以为自己在搞什么阴谋诡计,不但不会相信,说不定还会适得其反,现在的问题是找个合适的人,悄悄把消息传递过去,然后再给她一点必要的暗示。

    想来想去,刘曼冬最后想到了孟欣,继而想到了韵冰,因为,那天在北山别墅,孟桐无意间告诉她,孟欣现在正在准备和韵冰合作做生意呢,并且从言语间,她察觉到孟桐有染指韵冰的意图,并且,韵冰自己好像也有投靠孟桐的意思。

    主意已定,刘蔓冬也不打算睡觉了,准备天亮的时候把干女儿刘幼龄悄悄约到什么地方见个面,做为刘幼霜的保镖,刘幼龄已经深得刘幼霜的信任,这件事有她在后面推波助澜,不怕刘幼霜不乖乖按照自己的意愿行动。

    就算她等死,自己也要有所行动,即便最后救不了孟桐,反正也不能让孙正刚得势,否则,他肯定会把自己当成孟桐的同伙严加清算。

    刘蔓冬沿着楼梯慢慢往下走,准备叫醒保姆给自己弄点吃的,刚走到一半,忽然听见楼下传来轻微的响动,仔细听听,竟像是轻微的脚步声。

    她抬起手腕看看表,已经是凌晨四点钟了,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这个时候,不管是保镖还是保姆都不可能起床,难道有外人闯入?

    刘蔓冬心中一阵恐惧,手扶着楼梯站在那里呆呆地听了一会儿,可什么声音都没有了,心想,也许是自己年纪大了,耳朵出了毛病,于是沿着楼梯慢慢下来,走进了一楼的客厅。

    客厅右手有一道走廊,那里有几个卧室,住着保镖和两个干儿子,左手则通往厨房,那里住着保姆。

    刘蔓冬在客厅里站了一会儿,然后走过去打开了灯,正当她准备去厨房那边叫保姆的时候,忽然听见身后的某个房间传来一阵手机铃声,在寂静中听起来格外惊心动魄,不过,她以为是某个保镖或者干儿子的手机在响,所以她只是朝身后看了一眼,并没有太在意。

    然而,就在她刚刚转过身,嘴里嘀咕着“这些兔崽子”的时候,眼睛的余光看见后面走道人影一闪,随即就听见开门的声音。

    她正想转过身看个究竟,忽然觉得一条手臂紧紧箍住了她的脖子,一只大手死死捂住了她的嘴,只听一个男人的声音在耳边低声道:“别出声,要不就宰了你……”

    接着,屋子里一片漆黑,来人已经关掉了刘蔓冬刚刚打开的灯,一瞬间,她还以为是家里来了小偷,因为如果是有人想杀她的话,也就不会出声警告了,此外,她知道起码有两个人闯进来,只是搞不清楚另一个人为什么进了一个干儿子的卧室。

    来人正是秦笑愚和卢飞扬。

    其实,韵真对本市的地图并不是太熟悉,当秦笑愚看见手机的信号来自天禧永泰高档住宅区的时候,心里面还一阵疑惑,可是,当那个地图被放到最大的时候,他发现,手机信号的准确地址并不在天禧永泰高档住宅区,而是在稍稍偏北的地方。

    如果是在平时,那个地方对他来说可能不会有一点概念,因为那里只是一些富人的别墅区,他并不是太熟悉。

    但是,由于晚上在跟韵真交谈的时候,她一再提起过刘蔓冬,这让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所有,当刘曼冬的那栋别墅跟手机信号结合在一起的时候,他一颗心就沉下来,马上意识到,吴媛媛和韵真都比自己了解刘蔓冬的为人。

    很显然,韵真凭着她的敏感,鬼使神差地说中了周文平的身份,现在基本上已经不用怀疑了,那个周文平肯定是刘蔓冬众多的干儿子中的一个。

    当然,不一定真的叫周文平,只是叫什么名字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刘蔓冬煞费苦心在徐萍身边安排一个帅哥的真正用意是什么。

    不过,秦笑愚也不想去费那个脑筋猜测了,他知道这个周文平可能不是冲着自己来的,多半是冲着韵真,而真正的目的可能是出于刘蔓冬和祁红之间的勾心斗角。

    但是,不管怎么样,不管刘蔓冬是出于什么用意,就凭着这个周文平对徐萍干的事情,以及他和刘斌把徐萍害的这么惨,他的心里面早就杀机腾腾了,根本就没有犹豫,马上带着卢飞扬直奔刘蔓冬的别墅而来,决心要除掉这个人渣替徐萍报仇。

    秦笑愚对刘蔓冬的家熟门熟路,想悄悄进入屋子应该不是难事,不过,他知道屋子里肯定有保镖,说不定还会碰到柴进何亮这样的高手,并且他们都持有武器,一旦被发现,双方交火的话,胜算并不大。

    何况,他现在也不想公开和刘蔓冬翻脸,且不说刘幼龄还算自己的同盟,即便从安全的角度考虑,目前也不应该多一个像刘蔓冬这样的对手,只要不被刘蔓冬当场认出自己,就算事后她猜到是自己干的,那她也只能吃个哑巴亏,也算是顺便给她一个警告。

    所以,秦笑愚不敢大意,一路上和卢飞扬商量好了分工,并且找了两个头套戴在脸上,不到万不得已,他不想让人认出来。

    好在眼下是一个人睡的正香的黎明前时刻,屋子里的人应该都在沉睡,只要找到了周文平,动作麻利点应该能把他弄出来。

    可谁会想到刘蔓冬竟然会被祁红叫醒,当她下楼的时候,秦笑愚刚好闪进了右边的过道,而卢飞扬则负责断后,刘蔓冬听见的轻微的脚步声正是他发出来的。

    不过,刘蔓冬一个老太太,秦笑愚也不太担心,只要不惊醒保镖,卢飞扬应该能制得住她,所以,他还是紧贴在墙角拨打了徐萍的手机号码。

    当旁边的一间屋子里响起手机铃声的时候,他在感到万幸的同时,一颗心一阵狂跳,他只让手机响了一下,然后就迅速掐断了,一瞥眼见卢飞扬已经制服了刘蔓冬,马上端着手枪毫不犹豫地闯进了那个房间。

    屋子里黑乎乎的,不过可以明显分辨出躺在床上的那个人,手机铃声并没有惊醒他,还躺在那里呼呼酣睡呢。

    秦笑愚也不开灯,把床头柜上的一把手机揣进兜里,然后凑过去看了一眼男人的脸,他也没有见过周文平,只知道他是帅哥,不过黑乎乎的也看不出男人是是俊是丑,只能看出是一个年轻男人,不过,只要徐萍的手机在这里,这个人应该就是周文平无疑了。

    秦笑愚知道时间紧迫,不能再犹豫,反正要先把这个男人弄出去,如果真的抓错了大不了放他回来了事,这样想着,他抬起手枪就在那个男人的头上给了一枪托,男人连哼地没有哼一声就晕过去了。

    接着,秦笑愚抓住男人一条胳膊,歪歪弓下腰,把他的胳膊搭在自己的肩膀上,然后一挺腰就把男人驼在了背上,拉开门就往外走。

    卢飞扬卡着刘蔓冬的脖子,一只手掌死死捂着她的嘴,见秦笑愚驮着一个人出来,就拖着刘蔓冬的身子慢慢往外走,那意图很明显是要用她当人质,以防不测。

    刘蔓冬嘴里发不出声音,实际上她也不敢叫,只能惊恐地看着一个头戴着面具的男人扛着一个人从房间里出来,并且一眼就认出了被扛在身上的是自己的一个干儿子,只是见他一个脑袋耷拉在前面,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秦笑愚走过刘蔓冬身边的时候,眼睛跟他对视了一下,不过迅速移开了,他知道刘蔓冬何曾精明,说不定从眼睛就能把自己认出来呢。

    就在秦笑愚扛着周文平走到院子里,眼看着就要出门的时候,忽然听见屋子里传来一阵脚步声,他往后瞥了一眼,只见卢飞扬用刘蔓冬的身体作掩护,正慢慢的退出屋子,显然也已经发现了危险。

    秦笑愚先不管卢飞扬,只管扛着周文平往外走,一直来到了汽车旁,打开车门就把周文平塞进了后座,然后一边往驾驶室跑过去,一边用余光看看院子里的情况。

    只见卢飞扬已经抱着刘蔓冬退到了院子里,而前面一个光着上半身的男人正一步步逼近,手里拿着显然是一把手枪,由于距离远,天太黑,看不清楚那个男人究竟是谁。不过,碍于刘蔓冬挡在卢飞扬的身前,所以并不敢采取太激烈的动作。

    “别动……再往前走小心我宰了她……”卢飞扬一边胁迫着刘蔓冬往后退,一边警告那个男人,同时松开了人质的嘴巴,低声喝道:“让他别过来,只要我们安全离开就放了你……否则,第一个吃子弹的人就是你……”

    刘蔓冬明白自己的处境,她可不想吃这种眼前亏,即便卢飞扬不交代,嘴巴一获得自由,她自己也会制止自己的保镖采取危险行为。

    “把枪收起来,让他们走……”刘蔓冬虽然又震惊又恐惧,可说出来的话却显得很镇定。果然,那个男人犹犹豫豫地站在了门口,随即,屋子里的灯忽然亮起来,显然,更多的人被惊醒了。

    不过,这个时候,秦笑愚已经开着车冲到了别墅的大门口,他担心刘蔓冬听出自己的声音,所以不敢招呼卢飞扬,只是把一只手伸出窗外朝他招招手,示意他赶快上车。

    卢飞扬嘴里嘿嘿怪笑着,嘴里还不停地嘀咕道:“很好……就这样乖乖的……保证你没事……”

    说着话,就退到了车门前,一只手拉开车门,身子坐进去之后,把刘蔓冬猛地朝前面一推,只听刘蔓冬惊呼一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汽车呼啸着从身边飞驰而过,马路上的水溅了她一头一脸。

    这时屋子里的三个保镖全部冲出来了,其中那个端着枪的保镖跑到马路中间举枪瞄准,似乎还想开枪射击。

    刘蔓冬一看,马上喝道:“别开枪……追不上了……”

    刚刚从屋子里跑出来的柴进走过去搀扶起刘蔓冬,一脸惊异地问道:“老板,出了什么事?”

    刘蔓冬恼羞成怒,一甩手就给了柴进一个耳光,嘴里骂道:“你还有脸问我怎么回事……你们这些兔崽子,整天就知道花钱玩女人,被人闯进家里来居然还一个个睡的跟死猪一样……也不知道养你们这帮废物有什么用?”

    柴进跟随刘蔓冬多年,深得老板的信任,虽然也经常挨骂,可挨耳光还是第一次,并且还是当着其他保镖的面,一时胀红了脸,觉得很没面子,只是不敢发作。

    等刘蔓冬走进了屋子,他才把身边的一个保镖踢了一脚。骂道:“你们这帮蠢货,谁是负责看家护院的?从今天开始,每天晚上必须有一个人不许睡觉……”

    正骂着,听见屋子里有人叫他,顾不上多说,马上跑进了客厅,只见刘蔓冬脸色惨白地坐在沙发上,显然受惊不浅,于是走过去低声道:“老板,对不起,都是我的疏忽……从明天起……”

    刘蔓冬摆摆手,阻止了柴进的话,坐在那里喘息了一阵,端起保姆端来的一杯红酒喝了一大口,这才说道:“你说……谁会抓我的干儿子呢?”

    柴进虽然给刘蔓冬当了多年的保镖,可对她那些干儿子并不了解,也很少打交道,并且也不知道刘蔓冬整天都给他们安排些什么事情。

    并且他刚刚从屋子里出来

    ,还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呢,听她这么一说,才知道一个干儿子被人绑走了,怪不得老板会发这么大的火。不过,临海市有这么胆大妄为的绑匪,竟然直接上门绑架,他还没有听说过。

    柴进还没有说话,站在一边的何亮急忙说道:“老板,多半是知道你底细的人干的,既然是绑架无非是要钱,等他们来电话,我们再想办法……”

    柴进犹豫了一下说道:“我看未必是要钱……会不会是老六得罪了什么人?比如黑帮……”

    刘蔓冬不耐烦地摆摆手,因为她这些保镖并不清楚她这个干儿子做过什么,所以,问他们也等于白问,只能毫无边际的瞎扯。

    “有好一阵没听见秦笑愚的消息了,你明天跟他联系一下,就说我有要紧的事情跟他谈谈,然后安排一个合适的地方我们见个面……”刘蔓冬冲柴进说道。

    柴进心思机敏,见刘蔓冬忽然把话题扯到了秦笑愚身上,并且急着想跟他见面,心里不禁一阵疑惑,心想,难道今晚的绑架和秦笑愚有关系?不可能啊,秦笑愚现在不也是她的干儿子吗?不会是干儿子们内讧吧。

    “老板,这个时候见他是不是太危险了,现在外面到处贴着他的通缉令呢……万一被人……”

    柴进还没有说完,刘蔓冬就一摆手打断他道:“你懂什么?哼,通缉令?现在看来,这些通缉令什么时候说不定就变成了他的宣传海报呢……

    风向要变了,最近给我都精神点……我甚至相信什么时候警察会突然冲进来呢,我们也要做点准备工作,不要到时候被人家打个措手不及……”

    说着,刘蔓冬挥挥手,让其他的人都出去,只留下柴进跟何亮,闭着眼睛沉思了半天,才睁开眼睛看看两个人低声道:“我有件事情交给你们两个人去办,这件事绝对机密,不许告诉任何人……”

    柴进赶忙上前一步,低声道:“有什么事情老板尽管吩咐……”

    刘蔓冬从口袋里摸出一张小纸条,问道:“临海市避灾中心你们熟悉吗?”

    柴进何亮互相看了一眼,都缓缓摇摇头,柴进说道:“那地方知道,靠近西郊,没什么人家……难道老板想去那里找个地方?”

    刘蔓冬摇摇头,把纸条递给柴进说道“这里有个地址,里面住着一些大人物,你们两个人去那里盯两天,看看这些人每天都在干什么,都有什么人去那里找他们,尤其是看看临海官场上有什么大人物去那里,不认识的话就拍几张照片回来……

    顺便把周围的地形道路搞清楚,过几天我想在那里搞点新闻出来……不过,你们可要小心点,那些人可不是好惹的,万一被他们发现可就麻烦了……”

    “老板,那里住着什么人?”何亮问道。

    刘蔓冬瞪了他一眼,站起身来斥道:“不该问的别问……”说完,就一个人上楼继续睡觉去了。( 绝对秘密:行长日记 http://www.qishuwx.com/6_6159/ 移动版阅读m.qishu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