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其他小说 > 绝对秘密:行长日记 > 81.精神交流
    祁红和孟桐在临海市有两个私会地点,一个北山别墅,另一个就是位于南部领事馆区的外籍人员住宅区,那栋小型别墅刚好和南琴买下来的那栋别墅相邻。

    北山的那栋别墅并不是孟桐名下的财产,最早属于临海市一个来自外省的土豪,由于做生意得罪了什么人,结果被被人抓住了把柄,被法院判了个无期徒刑,名下的财产被瓜分的一干二净,这栋别墅也就辗转落到了孟桐的手里,成了他在临海市的一个行宫。

    不过,北山别墅并不是什么秘密,官场上有点级别的人都知道孟桐是这里的主人,有些小范围的会议都在这里召开,所以一般人都以为北山别墅是孟桐的一个临时办公场所,这给孟桐和祁红的私会提供了掩护,因为,他们可以借助谈工作的名义一连几天待在别墅里而不为外人所知。

    然而,北山别墅毕竟不在市里面,孟桐也不可能经常待在那里,有时候喝点酒或者受到了什么刺激,兴致突然上来的时候,居然找不到一张合适的床。

    毕竟,孟桐也是社会公众人物,走到哪里都会引起人们的关注,他总不能带着祁红去开宾馆吧。

    当然,孟桐要是仅仅为了解决生理问题,即便在政府办公大楼也能找到机会,可问题是,祁红可不是他的女秘书,随时可以让她们撅着屁股趴在办公桌上就能解决问题。

    祁红在这方面极其讲究,时间不对不答应,地点不对更不会答应,同时她还对见面的环境有着特殊的要求,起码卧室里的一切都要有利于她酝酿情绪。

    只有这样,她才会像个羞羞答答的少女,从精神上到肉体上都处于一种放松的状态。

    使馆区的这栋别墅就是孟桐在市里面为祁红准备的秘密见面地点,他之所以选在这里,一是因为这里的住户基本上都是外国人,没有几个人认识他和祁红。

    即便有谁在电视上见过他们一两次,可在外国人的眼里,亚洲人的长相基本上差不多,就算走个对面也不一定认得出来。

    同时,这里的住宅之间都有着一段相当的距离,起伏不平的丘陵地貌以及浓密的低矮灌木遮挡了外界的视线,能够很好地保护人们的隐私,应该说,这是一个绝佳的见面地点。

    祁红虽然嘴上没说,可孟桐可以看出来,女人对自己选择的炮楼很满意,因为,她在这栋别墅的往往放得很开。

    今天晚上,祁红在办公室一咬牙一跺脚做出的一个不同寻常的决定就是把调查小组的李佑生接到了这栋只有她和孟桐涉足过的别墅里。

    此刻,整个别墅区一片漆黑,只能听见外面沙沙的雨声,只有孟桐这栋别墅的卧室里透出淡淡的灯光,不过大床上的男主人换成了李佑生。

    其实,做为久经沙场的一批老马,李佑生什么女人没见过,按道理他不应该受到祁红的迷惑,因为,他心里很明白,祁红这么晚给他打电话要求见面,根本不可能仅仅想谈工作,谈工作只不过是她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真正的目的应该是借机试探虚实。

    不过,对于祁红这么直白的邀请,他有种被羞辱的感觉,他不明白祁红凭什么就认为自己一定会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她的这种近似狂妄的自负不仅说明她对自己的魅力很有信心,同时对被自己迷惑的对象也缺乏尊重,即使不说藐视,起码是没怎么把他放在眼里。

    当然,李佑生可不是那种容易冲动的人,他最后之所以答应了祁红要求,原因很复杂,既有生理上的因素,也有不服气的想法。

    最重要的是,他想来个将计就计,看看祁红到底有什么企图,当然,他也考虑到了祁红和上层某些首长的关系,不过,他相信,祁红不管能不能自己身上达到目的,都不至于把今晚的事情抖露出去。

    也就是说,今晚这事不管对谁来说只是一个秘密,过了今晚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既然这样,为什么不欣然赴约呢,即便一无所获,起码也可以品尝一下这个风韵犹存的半老徐娘的滋味呢。

    事情的结果是,不管是李佑生还是祁红都错误地估计了对方,两个人的表现都大大出乎彼此的预料。

    不过,李佑生不得不承认,当他看见祁红身穿一件束腰的纯亚麻睡衣,一头长发高高地盘在头顶,一双眼睛似笑非笑盯着他的时候,他有过一瞬间的迷失感。

    因为祁红浑身透露出来的气质让他既熟悉又陌生,熟悉的是那种被权力熏陶过的女人的高贵和冷艳,陌生的是一个半老徐娘身上撒发出的那种带有压迫感的致命的诱惑力,这让他有种无所适从的感觉,以至于无法维持自己尊严。

    “这样的雨夜总是让人难以入眠……你能来我感到很高兴……”祁红嘴里说着暧昧的外交辞令,手上却像个家庭主妇一般殷勤地帮男人脱下了外衣,并挂在了衣架上。

    李佑生搓搓手,他闻到了祁红身上撒发出的法国高档香水味道,这种味道既让他警惕,又令他着迷。

    尤其是祁红在往衣架上挂外套的时候,睡衣里包裹着的大的屁股正好冲着他,在这样的夜晚尤其显得神秘而动人心魄。

    “是啊,事实上今天晚上根本就没打算睡……临海的情况一切都显得复杂而又扑朔迷离,我甚至觉得会不会和这里的气候有关……”李佑生盯着祁红的屁股想说句正经的幽默话,没想到却透露了自己一颗略显躁动的心。

    祁红转过身里微微一笑,盯着李佑生意味深长地注视了几秒钟,随即伸手亲切地抚了一下李佑生的肩膀,善解人意地点点头,低声道:“这么说你有点水土不服……来吧……我估计你喜欢茶,喝一点本地的水泡的本地的茶对你有好处……”

    李佑生没想到祁红并没有去客厅,而是直接带着他走进了一间灯光柔和的卧室,卧室里有一张红木圆几,两把藤椅,圆几上有一把紫砂茶壶和一只小茶盅。

    既然祁红穿着睡衣,并且直接把客人带进了卧室,丝毫都没有遮遮掩掩,李佑生就觉得自己也没有什么好矜持的,彼此心照不宣也是官场的一种境界,也许,在肉体接触之前,不会展开精神上的对话。

    “看来你一切都准备好了……”李佑生四下环顾着卧室,最后把目光停在那张西式大床上,低声说到。

    祁红脸上泛起淡淡的红晕,转过身来,两个人之间的距离不超过三十公分,能够感觉到彼此的气息,一双眼睛紧盯着男人低声道:

    “请坐吧……喝杯茶暖暖身……做为上面来的领导干部,本应在这里受到良好的款待,可谁让你是偷偷来的呢……

    不过,我亲手泡的茶,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品尝的,单从这一点来说,今天晚上,我们两个可以……坦诚相见……”

    李佑生觉得自己冲动起来,很想伸手把近在咫尺的女人狠狠地搂进怀里,甚至直接把她按倒,然后掀开她的睡衣,抱着她的屁股直奔正题。

    可不知道什么原因,就是不敢出手,当他明白自己的顾虑是出于对这个女人的忌惮的时候,心里不免有点沮丧,撇了一眼圆几上的紫砂茶壶,忽然问道:“怎么只有一只杯子?”

    祁红一双眼睛似乎把男人看了透,一转身就走到床头,从床头柜上端起一杯早就斟好的葡萄酒,浅浅地抿了一口,这才带着点娇嗔地说道:“怎么?难道还怕人家给你下蒙汗药……我晚上不习惯喝茶,不然,今晚就别想睡觉了……”

    李佑生见女人突然表现出娇嗔的神情,就再也顾不了这么多了,心想,既然人家都这么大气,自己要是再瞻前顾后的话,没准真让她小看了。

    想到这里,他朝着祁红走过去,把双手放在她的肩膀上,盯着她低声道:“我也不喜欢茶,给我也来一杯红酒……”

    祁红一点都没有回避李佑生的目光,好像男人放在肩膀上的手有千钧重负一般,身子软的慢慢坐在了床上,仰头看着他低声道:“你怎么不早说……我还以为你想保持一个清醒的头脑呢……你要是想喝的话,只有这一杯……”

    说着话,身子慢慢靠在床头,两条腿缩了上去,继续说道:“并且,我的习惯是躺在床上慢慢品尝……”

    李佑生知道这个时候已经不用再有任何疑虑了,女人充满暗示的语言等于已经是在投怀送抱了,尽管明白她之所以这样做,背后肯定有什么图谋,可他也很自信,他不相信自己会被一个半老徐娘的身体迷失的失去了底线。

    “好吧,看来我们的爱好基本一致……我也喜欢慢慢品尝美酒……”李佑生边说边解开自己的衬衫,他发现祁红的脸红了,并且转过脸去不敢看他。

    心里一阵得意,笑道:“既然是诚心相邀,那就拿出点诚意来吧……”

    祁红晕着脸慢慢转过头来,眼睛的余光瞥了一下男人,脸上似乎有一丝鄙夷之色,嘴里却娇呼一声,嗔道:“你……怎么就都脱掉了……这里的夜晚凉呢,小心感冒……”( 绝对秘密:行长日记 http://www.qishuwx.com/6_6159/ 移动版阅读m.qishu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