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其他小说 > 绝对秘密:行长日记 > 80.不得安宁
    还好时间已经很晚了,一路上并没有被人看见,不过,秦笑愚担心楼道里装有监控,所以出门之后,他一直用被子的一角当着自己的脸。

    直到把徐萍放在汽车的后座上,自己也钻进了车里面,这才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连忙拿出手机给韵真拨了一个电话,没想到对方却在通话中,只好急急忙忙发动了车,拐进了旁边的一条小巷,刚刚把车停在路边,手机就急促地响起来。

    “笑愚……你在哪里?哎呀,怎么回事……我刚才给萍萍打电话……怎么……怎么……”韵真就像见了鬼一般,吞吞吐吐连话都说不清楚。

    秦笑愚马上明白发生了什么事,马上打断了韵真,沉声说道:“别说话,听我说,马上去你的公寓……这个手机号不用了……”

    秦笑愚说完就挂断了,刚刚发动汽车,忽然从后视镜里看见路口那边闪过一道亮光,紧接着就看见雨夜中红光闪闪,起码有三辆警车停在了徐萍公寓的门前。

    妈的,还好跑得快,不然这会儿只能做瓮中之鳖了,就算警察在徐萍的公寓什么都找不到,她明天也将面临公安局的盘问,她目前这个样子怎么能见公安局的人呢?另外,还不知道电话里那个男人还有什么卑鄙手段呢。

    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他完全可以借这个机会毁掉自己和徐萍,为什么在向公安局报警之后,又提醒自己逃跑呢,如果他是柳中原的人,巴不得置自己于死地呢,怎么会放弃这么好的机会,难道他和柳中原没有关系?

    秦笑愚一时有点糊涂,只觉得迷雾重重,所有的一切就像是一个毫无逻辑的梦,好在徐萍在自己手里,只有等她清醒之后再慢慢寻找答案了,现在还是先离开这里为好,要是被警察截住,那可就麻烦大了。

    这样想着,秦笑愚松开了汽车的手刹,让车沿着街道的坡度缓缓滑行了一段距离,直到后面警车的灯光看不见了,这才发动了汽车,连车灯也不敢开,借助自己对地形的熟悉,在狭窄的小巷中钻来钻去,最后才开上了一条主干道,向着韵真的公寓驶去。

    其实,韵真给徐萍打电话完全是出于一种微妙的心理。

    秦笑愚走后,她躺在床上迷糊了一阵,尽管浑身酸软,可却无法入睡,脑子里老是想象着徐萍公寓里的情景。

    在她的想象中,徐萍和秦笑愚一见面,自然是一头扑进男人的怀里哭哭啼啼,然后免不了添油加醋、可怜兮兮的一番哭诉,凭着她的本事,肯定会把男人的一颗心搅得泛起阵阵涟漪。

    接下里的事情谁知道呢,反正是孤男寡女,两人早就有过肌肤相亲,何况徐萍也不是什么贞烈女子,就算她现在已经有了男人,只要秦笑愚稍微主动一点,还不羞羞答答任他所为?不然也不会总是在危急关头想起他了。

    这样想着,韵真心里就酸溜溜的,虽然她曾经表面上同意和徐萍共享这个男人,可那时她和秦笑愚还没有实质性的关系,一旦两个人有了肉体接触,她的占有欲马上就变得强烈了,不要说徐萍,即便对已经怀孕的吴媛媛也心怀芥蒂,好在现在和秦笑愚没有谈婚论嫁的条件,不然,她非要让他在自己和别的女人之间做出选择不可。

    韵真左等右等,既不见秦笑愚回来,也没有一个电话,渐渐的就失去了耐心,确信两个人这会儿没干什么好好事,忍不住妒火中烧,咬着嘴唇隐忍了半天,终于拿起手机给徐萍拨了一个电话。

    可接连拨通了两次,都没有人接听,这一下,韵真彻底坐不住了,这倒不仅仅因为怀疑两个人可能正在干好事,同时也有点担心发生什么意外事情。

    毕竟秦笑愚现在可是公安局关心的重点人物,就算徐萍没有出卖他的意思,可也不能排除她被人利用,一个被帅哥迷惑的女人往往就跟傻瓜差不多,要不然自己怎么会和柳中原发生一段孽缘呢。

    这样想着,韵真就又给徐萍打电话,没想到这一次有人接了,不过,电话里传来的却是一个男人的声音,并且一听就知道不是秦笑愚。

    “你找谁啊……”男人的声音听起来带着一种调侃的语气,好像知道韵真会打电话过来似的。

    韵真一愣,怀疑自己打错了号码,忍不住又看了一遍,可明明是徐萍的手机,心中顿时有种不祥的感觉,忍不住一阵轻颤,很想马上挂断电话,可又有点不甘心,试探性地问道:“这个……不是徐萍的手机号吗?”

    男人轻笑一声,说道:“没错,是徐萍的手机……哦,我知道了,你是刘韵真吧……”

    韵真差点把手机扔掉,不过随即一想,对方知道自己也不奇怪,徐萍的手机显示的肯定是自己的名字。一瞬间她怀疑对方是刘斌,可听着声音又不像,于是硬着头皮说道:“啊……我找徐萍有点事,你是……”

    男人毫不隐瞒地说道:“我叫周文平,是徐萍的男朋友……对了,她没有跟你提起过我吗?”

    周文平?怎么回事?徐萍既然把他当成了恶魔,为什么手机会在他的手上?天哪,她该不会已经出事了吧。

    “你……我没有听说过……徐萍在哪里,让她来接电话……”韵真一听是周文平,有点后悔打这个电话。

    周文平又是呵呵一笑,然后轻佻地说道:“你这电话打的不是时候,徐萍正在和姓秦的干好事呢,没时间接你的电话……

    不过,深更半夜的,看来你也睡不着啊,要不然这样,咱们找个地方见一面?我听徐萍说了,你也是个大美人呢……

    你看,那个姓秦的背着你和徐萍胡搞,而徐萍给我戴绿帽子,我们两个同病相怜啊,要不出来吧,反正我知道今晚你睡不着,不如我们找个地方好好聊聊……”

    韵真胀红了脸,就像是受到了羞辱,气愤地喘息道:“你究竟是谁?你这个混蛋……你到底把徐萍怎么了?”

    周文平忽然恶狠狠地说道:“你这表子,这么凶干什么……我能把徐萍怎么样?只是她把什么话都跟我说了……

    对了,我这里还有录音呢,你要不要听一听啊……算了,现在老子没时间,过两天再约你,我保证到时候你会变得乖乖的,就像徐萍一样……”

    韵真没等周文平说完,一下就挂断了手机,脸上白一阵红一阵,脑子里一片空白,坐在那里浑身颤抖,好一会儿才意识到了什么,也不管秦笑愚的告诫,直接拨打了他的手机号码,没想到男人只说了一句话就把手机挂断了。

    韵真已经顾不上多想,心里面刚刚酝酿起来的一点欲念荡然无存,仍下手机就手忙脚乱地穿上衣服,然后就不顾一切地冲出了卧室,刚刚跑到客厅,忽然听见外面开门关门的声音,惊得她呆在那里惊恐地盯着门口。

    不一会儿却看见妹妹韵冰从外面走料进来,嘴里发出一声娇呼,冲着韵冰没头没脑地骂道:“你这个神经病……到底是人是鬼啊……”

    韵冰的惊讶程度并不亚于韵真,呆呆地盯着姐姐看了半天,扔下手里的包,摇摇晃晃走过去,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端起一杯凉茶咕嘟咕嘟狂喝了几口,这才抬起头来嗔道:“你才神经病呢……深更半夜这是要干什么去?”

    韵真一看就知道妹妹今晚喝了不少,要不然借她个胆子也不敢对自己大呼小叫,只是不清楚这么晚了怎么会突然跑回来,还好秦笑愚不在,否则岂不是又被她堵个正着?

    &

    nbsp; “我看你现在都变成醉鬼了……哎呀,没时间跟你嗦,我有点事情……”韵真哪里还顾得上和妹妹斗嘴,一边说一边就朝外面走。

    韵冰一歪身子倒在沙发上,嘴里呼呼吐着气,娇声道:“深更半夜能有什么事啊……我看……多半是那个见不得阳光的幽灵有召唤你了吧……”

    韵真一听,停下脚步,冲韵冰骂道:“你在胡说八道小心我撕你的嘴……滚回卧室睡觉去……”

    韵冰爬起身来盯着韵真神秘地说道:“姐,妈晚上给我打电话了……让我回来跟你商量明天给爸爸上坟的事情……”

    韵真一听,好像这才明白为什么妹妹深更半夜跑回来,很显然,肯定是母亲骂她了。不过,她现在可没时间考虑什么上坟的事情,于是冲韵冰说道:“有什么可商量的……明天不许出去,在家里等着……”

    韵冰撅着小嘴哼了一声道:“我劝你别在去找他了……妈都已经答应……”说到一般好像忽然想起了母亲的警告,于是马上不出声了。

    韵真也没听仔细,瞪了妹妹一眼,只管转身出门去了,韵冰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一边往卧室走,一边嘴里哼哼道:“简直疯了……深更半夜的还……难道就急成这样……”

    韵真走出大门,就看见停在不远处的一辆轿车的车灯闪烁了几下,然后就看见一个黑影从车里面钻出来冲她招手,顿时被吓得差点尖叫出来,身子忍不住就往后退。

    “刘行长,别怕……我们带你去公寓……秦笑愚……”男人压低声音说了一句话。

    韵真可不认识秦笑愚的那些马仔,不过知道他有几个帮手,既然这个男人说出了公寓和秦笑愚这两个关键词,就不由地松了一口气,也顾不上多想了,走过去就钻进了汽车,这才发现车上还有一个男人顿时心里又七上八下的,忍不住问道:“他在哪里?”

    那个男人转过身来,黑暗中冲着韵真一笑,低声道:“我们只是接到他的电话……刘行长,你别怕,虽然你不认识我们,可我们且一直在暗中保护你呢……”

    韵真一听算是彻底放心了,嘴里轻哼了一声道:“保护我?别说的那么好听……你以为我不知道,他是不是让你们两个整天都监视我的一举一动?”

    那个男人嘿嘿一笑,转过身去不再出声,汽车迅速驶上了主干道,熟门熟路地朝着韵真的公寓飞驰而去。

    韵真一看,心想,好嘛,自己不用说出公寓的地址,这两个混蛋就知道方向了,不用说,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秦笑愚的眼皮子底下。

    还好自己没有干什么出格的事情,不然那个魔王非把自己吃了不可,忽然想到自己曾经带着李毅去过公寓,脸上忍不住一红,琢磨着什么时候找机会主动跟他解释一下,不然,还不知道他拿小心眼里想着什么龌龊的事情呢,可随即想起自己跟李毅干的那些荒唐事,一颗心还是忍不住一阵怦怦乱跳,这才对自己冒险除掉李毅感到一丝庆幸。

    韵真不知道的是,在她坐车离开的时候,屋子里的韵冰趴在窗口,通过掀起窗帘的一角把一切看得清清楚楚等到那辆车刚消失,她就爬到床上,然后拿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号码。

    “哥,她又出去了……居然有一辆车等在家门口呢……”那边刚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韵冰就气愤地说道。

    “知不知道去哪里?”男人不慌不忙地问道。

    “废话……还用问吗?这么晚了,还能去哪里,肯定是跟秦笑愚那个混蛋幽会去了……”韵冰一边脱着身上的衣服,一边说道。

    男人沉默了一阵,然后阴测测地说道:“让他们再快活一次吧……”

    韵冰没等男人说完,就忍不住骂道:“你就会说好听的……每次都这么说,怎么就看不见一点行动……哼,你还是不是个男人,自己的女人被别的男人乱搞……亏你还睡得着?”

    “你给我闭嘴,怎么跟你哥说话呢……”男人忽然厉声喝道。

    韵冰马上就软下来了,委屈地嘟囔道:“人家还不是为了你?对了……哥,明天你早点去给爸爸上坟,然后在那里等着我妈……

    我已经听出她的意思了……她好像暗示要把姐姐嫁给你呢……我姐谁的话都不会听,只听我妈一个人的,要是我妈拿定了主意,她多半只有乖乖就范……”

    男人哼哼了几声,没好气地说道:“小东西,你又喝多了吧……哼,那个老表子会有这种好心?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

    韵冰一听,顿时横眉倒竖,厉声道:“你混蛋……你要是再敢这么说我妈,今后就别想让我帮你……”

    男人好像也有点怕韵冰,赶忙笑道:“对不起啊,我总是忘记她是你亲妈……好了,明天我就去一趟,听听她究竟想说些什么……”

    韵冰这才缓和了语气,娇声道:“不管我妈说什么,你都乖乖听着……反正,她是不会看着我姐跟那个混蛋纠缠下去……哎呀,哥,我怎么总觉得你对我姐三心二意的,好像一点都不爱她,你心里究竟怎么想啊……”

    男人犹豫了一下说道:“你怎么今晚这么兴奋……我要是不爱你姐,早就把她毁掉了,还能容忍她这么侮辱我?”

    韵冰笑道:“只要你爱她就好,至于她现在给你羞辱,到时候你好好惩罚她就行了,我姐就是需要一个强有力的男人狠狠地征服她……”

    男人笑道:“你这小东西,懂得还不少……乖乖睡觉吧,记住啊,下次要是再敢出去喝的醉醺醺的,小心我收拾你啊……”

    韵冰一听,倒在床上翻滚着,撒娇似地嗔道:“人家睡不着……哼,一想起秦笑愚那个混蛋正在欺负我姐姐……人家就好恨……”

    男人低声道谄笑道:“宝贝儿,我看,你心里不是恨,而是妒忌吧……你老实说,心里面是不是把那个姓秦的爱的发狂……”( 绝对秘密:行长日记 http://www.qishuwx.com/6_6159/ 移动版阅读m.qishu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