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其他小说 > 绝对秘密:行长日记 > 76.打岔
    虽然被徐萍一搅和身子里酝酿起来的火苗稍稍消退了不少,可当门铃声响起来的时候,一颗心还是忍不住一阵狂跳,身心敏感的就像是一个怀春的少女,一股潮水马上就把徐萍淹没了。

    秦笑愚站在门口盯着面前的韵真,两颗眼珠子差点掉出来,他简直不敢相信,韵真竟然穿着一身薄如蝉翼的睡衣接见自己,并且,根据他的经验,那薄薄的睡衣里面好像是真空的。

    一想到韵真可能刚刚洗过澡,并且可能是特意为自己的到来沐浴更衣,秦笑愚的一颗心顿时就狂荡起来,一瞬间一张脸就胀红了。

    “韵真……好像是你的电话……”秦笑愚有气无力地在韵真的耳边低声说道。

    韵真娇弱无力地爬起来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原来是徐萍打来的,不过,她犹豫了一下并没有接,顿时回到了现实,低声道:“笑愚,萍萍出事了……”

    秦笑愚正闭着眼睛回味着刚才的激情,听了韵真的话,他马上就抬起头来,一脸疑惑地盯着女人,警惕地问道:“萍萍?她出什么事了?”

    韵真犹豫了一下,忽然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因为秦笑愚对这件事一无所知,一时半会儿根本就说不清楚,咬着嘴唇沉思了好一阵,才低声道:“最好你亲自跟她谈谈,我刚才问过她,她说的含糊其辞的,显然没有说实话,不过,她说是要找你,也许她只想对你说呢……”

    秦笑愚皱皱眉头,疑惑道:“不就是上次有人说她洗钱的事情吗?难道这件事还没有了结?”

    韵真轻轻在秦笑愚的头上轻轻打了一下,嗔道:“那件事人家早就替她摆平了,再说,这种事人家难道还会麻烦你……有件事我忘记告诉你了,萍萍上次参加相亲节目不是认识了一个男朋友吗?我怀疑那家伙是个公安局的卧底……”

    秦笑愚一听,脑子里马上就想起了李明熙,忍不住坐起了身子,盯着韵真问道:“公安局卧底?你是怎么知道的?”

    韵真见秦笑愚着急,马上搂着他靠在床头,娇嗔道:“你别急啊,听人家慢慢说嘛……这也不是我说的,是萍萍自己这么说,她觉得那个男朋友总是鬼鬼祟祟的,有一次还看见他开着车进了公安局……”

    秦笑愚见韵真盯着自己,好像是等着他做出判断似的,忍不住问道:“就这些?每天开着车进公安局的人多了,她还有什么根据?”

    韵真娇嗔道:“哎呀,你就别审问人家了……其实,我也没有见过她那个男朋友,只知道是个帅哥,不过,我觉得萍萍的猜测是对的……

    因为,那个叫周文平的男人表面上装的像个富家公子,可据萍萍说,她从来都没有见过他的父母,每次谈到这些事情的时候,他总是推三阻四的……

    你说,哪里就有这么巧,萍萍上节目几天时间,就来了个帅哥跟她牵手了,并且还在同一个城市,条件还这么好……这不能不让人怀疑是有人故意安排了这一切,并且,萍萍上那个相亲节目也不是什么秘密,临海市的老百姓都知道……”

    秦笑愚没有说话,拿过自己扔在地上的衣服,摸出一只烟点上,坐在那里默默抽着,韵真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男人,好像根本就没有注意到男人是躺在自己的床上抽烟,要是在以前,她可绝对不会允许哪个男人躺在自己的床上吞云吐雾。

    秦笑愚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似的,问道:“对了,你说了半天,她究竟出什么事了?”

    韵真娇嗔道:“还用问吗?事情自然跟那个周文平有关,他敲诈她五千万呢……我简直有点不可思议,萍萍竟然说,是她自己把杀陈默的事情告诉了周文平……”

    “你说什么?”秦笑愚一听,差点从床上蹦起来,瞪着韵真大声问道。

    韵真见秦笑愚吃惊的模样,知道他始终还是在关心着徐萍,不过,她倒不认为他们之间有什么私情,反倒觉得男人言而有信,始终没有忘记过对徐召的承诺,也难过徐萍会这么依赖他,每当遇到危机的时候就会想起他。

    不过,毕竟秦笑愚和徐萍之间曾经有过一段恋情,何况她现在整个身心都维系在秦笑愚的身上,见他一听徐萍有危险,一双眼睛就瞪得跟铜铃似的,心里面多少有点酸溜溜的感觉,忍不住娇嗔道:

    “你这么瞪着人家干什么?难道敲诈她的是我吗?”

    秦笑愚确实从来没有忘记过对徐召许下的承诺,乍一听徐萍杀人的事情败露,心里怎么能不着急?顿时就有点内疚,觉得自己近一段时间来几乎都没有过问她的事情,明知道她在相亲节目上带回一个男朋友,可从来都没有想着调查一下那个男人的底细,如果徐萍栽在他的手里,将来自己还有何面目见徐召呢?

    “到底怎么回事?我不信徐萍会对一个男人痴迷到那种程度,不惜告诉他自己杀人的事情……这里面多半有什么隐情,难道你就没有跟她好好谈谈?”

    韵真掐了秦笑愚一把,娇嗔道:“谈什么?人家也是刚刚知道……你不知道,这死丫头现在脾气大着呢,我说了她几句,居然不接我的电话……”

    说着,把小嘴凑近秦笑愚的耳朵,低声道:“这丫头现在胆子太大了,跟一个男人认识才几天,居然就跟他发生了关系,要不是被周文平敲诈,她还打算瞒着我呢……”

    “跟哪个男人发生了关系?”秦笑愚惊讶地盯着韵真问道。

    虽然他知道徐萍是个敢想敢做的女人,有时候冲动起来甚至会失去理智,可他相信徐萍在男女关系上不会乱来。

    何况,据他所知,再被陈默强暴之后,有那么一段时间,她根本就接受不了男人,难道她心灵的创伤已经愈合了?

    韵真忧虑地说道:“这事说起来巧合的有点令人生疑……你知道,明熙去世的时候,有个战友来家里吊唁,名叫刘斌,是博源投资公司的董事长……

    我以前也没有见过他,不过,我妹妹好像跟他很熟,当时,我就想起了我们的那笔钱,如果这个人靠得住的话,就想通过他做一点投资……

    可后来通过韵冰和他接触了一下,总感觉这人不太地道,所以迟迟拿不定主意,但谁能想到,萍萍竟然鬼使神差地跟他认识了,并且还和他发生了关系,你说这仅仅是巧合吗?”

    秦笑愚听了韵真的话,脸上露出惊异的神情,脑子里忍不住就想起了卢飞扬拍的那几张照片,基本上断定韵真嘴里的这个刘斌肯定是那个帅哥。

    并且,他也知道,徐萍和韵真都有一个通病,见了帅哥就走不动路,要不韵真就不会上了柳中原的贼船,而徐萍也不至于会被公安局的卧底所利用。

    如果徐萍和刘斌的相识不是巧合的话,那这里面肯定有什么阴谋,该不会是公安局的另一个卧底吧,当初李明熙可是说过,丁朝辉手下并不是只有他一个卧底,不管怎么说,这个刘斌应该和韵冰有什么关系。

    “既然你想通过刘斌搞投资,难道就不知道他的底细?”秦笑愚沉思了一会儿问道。

    韵真白了秦笑愚一眼,嗔道:“如果不调查,我怎么会轻易跟他见面,实际上博源投资公司确实存在,法人代表也叫刘斌,只不过是一家新成立的公司,要是刘斌这个人可靠的话,还真是一个不错的代理人,只是,我总觉得这个男人的眼神有点邪门

    ……”

    “韵冰跟他是什么关系?”秦笑愚问道。

    韵真犹豫了一下,低声道:“开始的时候,我也怀疑她和刘斌有什么不正当关系,不过,后来有觉得不像……”

    说到这里,韵真顿了一下,犹豫着是不是要告诉秦笑愚刘斌对自己的意思,扭头见男人正一脸疑问地盯着自己,只好红着脸说道:“如果韵冰跟他有什么不正当关系,她也就不会把他介绍给我了……你知道,那丫头恨上了你,一直想着给我找男人呢……可谁能想到,他竟然把萍萍……”

    秦笑愚一听,心里面就把韵冰恨得牙痒痒,心想,早晚要找个机会好好教训一下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婆娘,自己刚刚死了男人,居然就开始给自己的姐姐拉皮条了。

    不过,既然韵冰有意把刘斌介绍给韵真,徐萍那边的事情应该跟她没什么关系,这么看来,倒像是这个刘斌利用了韵冰,目的就不用猜了,肯定是为了接近韵真,而徐萍和韵真的关系也不难打听,他把徐萍弄上手的目的很可能也是为了韵真,最终目的应该还是韵真手里的那笔钱。

    “刘斌的事情先不说了,那个周文平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敲诈多少钱?”秦笑愚点上一支烟问道。

    这一次韵真夺下了秦笑愚的烟,嗔道:“呛死了,就不能少抽点……哼,那混蛋胃口大着呢,居然要五千万?”

    秦笑愚瞪着眼睛吃惊地说道:“五千万?他没疯吧,虽然徐萍是银行行长,可银行也不是她家里开的,打死她也拿不出五千万啊……不对,这敲诈有点离谱……”

    韵真见秦笑愚一脸凝重的神情,急忙问道:“哪里不对?哼,他还以为银行的行长就很有钱呢,不过,这可能只是他的一种手段,故意把钱数字说的大一点,到时候也好讨价还价……”

    秦笑愚缓缓摇摇头,盯着韵真低声说道:“会不会这个周文平嗅到了什么味道?比如,他知道了你放在萍萍那里的钱……或者,他掌握了萍萍洗钱的证据……要不然,怎么能一开口就是五千万……”

    韵真狐疑地盯着秦笑愚看了一阵,有点害怕似地偎进他的怀里,娇声道:“哥,我们别瞎猜了,你还是先打个电话问问情况吧,刚才她打来过电话我们没接,这会儿说不定正胡思乱想呢,不管怎么样,先稳住这死丫头,省的她再干出什么蠢事来呢……”

    秦笑愚微微眯起眼睛沉默了一阵,忽然问道:“她刚才在哪里给你打电话?”

    “在她自己的公寓里,怎么?你……”韵真仰起脸盯着秦笑愚,似乎猜到他想干什么了。

    “电话里一句话两句话也说不清楚,我看,干脆走一趟,跟她当面谈谈……”秦笑愚说道。

    韵真不由地抱紧了秦笑愚,恋恋不舍地说道:“可是……我们好不容易在一起……今晚家里就我们两个……再说,人家还有其他的事情要跟你商量呢……”

    秦笑愚低头看看怀里的韵真,见她晕着脸,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一时心中也有几分不舍,并且,当他把注意力集中在韵真身上的时候,心中的欲望马上就蠢蠢欲动,忍不住捧起她的脸,给了她一个长长的吻。

    韵真马上就哼哼唧唧的缠上来,嘴里喃喃自语道:“哥……先打个电话吧……要不明天我先去跟她谈谈……人家不让你走……”

    秦笑愚眯着眼睛沉思了一会儿,狠心把韵真的身子推开一点,低声道:“我也不想走……可你也知道萍萍的性格,刚才我们不接电话,她说不定会胡思乱想……再说,我总觉得这件事并不是冲着她一个人来的……你不是说今晚家里只有你一个人吗,等一会儿我再回来……”

    韵真哼哼唧唧的缠着秦笑愚不放,好半天才娇声道:“那……你快点……如果事情不急的话,马上回来……”

    秦笑愚见怀里的女行长此刻看起来就像是个撒娇的少女,忍不住笑道:“怎么?这么一会儿就忍不住了?”

    韵真羞臊的把脸埋进秦笑愚的怀里,撒娇似的扭动着身子,嗔道:“谁忍不住了?谁忍不住了?得了便宜还卖乖……不喜欢就算了……少找借口……”

    秦笑愚强忍了一阵,毅然爬起身来说道:“我恨不得再永远这样呢……不过,在此之前我要先解决所有麻烦事情……”

    韵真一双水汪汪的美目盯着秦笑愚,幽幽说道:“你去吧……人家等你就是了……”说着,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娇嗔道:“不行,人家要跟你一起去……”

    秦笑愚惊讶道:“深更半夜的,你去干什么?”( 绝对秘密:行长日记 http://www.qishuwx.com/6_6159/ 移动版阅读m.qishu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