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其他小说 > 绝对秘密:行长日记 > 75.警觉
    韵真吃了一惊,隐隐似乎意识到了什么,顿时坐直了身子,一把掀开被子跨下床来,沉声问道:“谁敲诈你?为什么……敲诈你……”

    徐萍抽抽搭搭地说道:“就是……那个混蛋……谁知道他……哎呀,姐,一句话两句话根本说不清楚……如果你真的没时间的话,你能不能……把笑愚的联系方式告诉我,这件事也只有他能帮我……”

    韵真在卧室里来回走动着,她基本上猜到徐萍的事情肯定和那个周文平有关系,既然她说受到了敲诈,不用说是掌握了徐萍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不过,应该跟自己的那笔钱没有关系,否则,周文平就不会敲诈她,而是直接来找自己了。

    “萍萍,你先把事情说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一时半会儿我也联系不到笑愚……”韵真想先了解一下事情的严重性,再说,秦笑愚马上就要来了,正好可以先和他商量一下。

    “哎呀,姐……真的说不清楚,我自己都蒙在鼓里面……反正周文平那个混蛋……他要五千万……他逼着我写了条子……我杀陈默的事情也被他知道了……”徐萍好像有点思维混乱,说出来的话有点前言不搭后语。

    韵真却已经听得明明白白,尽管这件事跟她关系不大,可还是被吓了一跳,惊呼道:“陈默的事情?他……他怎么知道的?”

    “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反正是我自己说的……姐,你快把这事告诉笑愚,不然,我这次死定了……你们要是不帮我,我就打算跑路了……”

    韵真听得一头雾水,不明白徐萍这个时候脑子是不是还正常,心想,即便徐萍对周文平再迷恋,也不至于把自己杀人的事情说出来吧,何况,她早就怀疑周文平有可能是公安局的卧底,告诉他这些事岂不是自己找死吗?

    不对,徐萍还不至于糊涂到这个份上,这里面肯定有什么蹊跷。

    韵真忽然想起下午给徐萍打电话的时候听见的那些不寻常的声音,以及她和博远投资公司的那笔储蓄款,心中顿时就机警起来,沉声说道:“萍萍,你别含糊其辞的,把话说清楚,要是你想让我和笑愚帮你,就老老实实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说清楚,我问你……今天下午你和谁在一起?你宾馆房间的男人是谁?”

    徐萍好半天没有出声,似乎没有料到韵真会有此一问,好一阵,她才犹犹豫豫地说道:“姐,这事……跟他没关系……他只想帮我……他也同样受到了敲诈,损失了一大笔钱呢……哎呀,姐,求求你……电话里真的说不清楚,我想见笑愚……到时候我什么都告诉你……”

    韵真不理会徐萍的请求,只顾问道:“他?哪个他?那个跟你在宾馆的男人是谁?”

    徐萍可能知道自己也瞒不住,犹豫了好一阵才有点不情愿地说道:“就是博远的老板……刘总……”

    “刘斌?”韵真吃惊地问道。

    “嗯。”

    “你……你跟他睡了?”

    “嗯……我是真的喜欢他……他也喜欢我……”

    韵真不说话了,不经意间已经从卧室走到了客厅,只觉得心中一阵恼怒,虽然她和刘斌之间并没有什么,甚至对他这个人也没有什么好感,但说实话,在第一次见面的一瞬间,确实曾经被他的外貌打动过,并且韵冰也曾开玩笑要把他介绍给自己代替秦笑愚。

    谁能想到,世上竟然有这么巧的事情,凡是跟自己有点关系的男人怎么都要跟徐萍扯上点关系,秦笑愚是这样,现在刚刚认识一个帅哥,还没来得及交往,竟然已经被她弄到床上去了,难道自己这辈子命中注定要跟徐萍纠缠不清?

    “姐,你就别管刘斌了,我都快三十岁了,难道就不应该有个自己的男人吗……现在是周文平在敲诈我啊……他说,两天之内,我要是不给他钱的话,他就把我杀陈默的事情说出去,另外,他好像也知道你手里那笔钱的事情,不过,绝对不是我告诉他的……”徐萍见韵真迟迟不说话,还以为她对自己和刘斌的关系不满呢。

    韵真听徐萍这么一说,反而慢慢冷静下来,她忽然意识到徐萍很有可能成了被别人利用的工具,因为,一切来的太凑巧了,不得不勾起她的联想,当然,她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自己的妹妹韵冰,现在回过头来想想,只觉得她和刘斌的关系以及先前的一切举动都令人生疑。

    “你现在跟他在一起吗?”韵真低声问道。

    “谁?哦,没有……现在就我一个人……”徐萍不明白韵真的意思。

    “萍萍,那个刘斌……可能也不是什么好人,我问你,你是怎么认识他的?”韵真尽量心平静气地说道。

    “哎呀,姐,你就别提他了,要不是他……人家那天就……”徐萍对韵真一再纠缠刘斌忽然反感起来。

    不过,韵真马上就打断了她,呵斥道:“你给我闭嘴,你知道什么?刘斌这个人我也认识,他明知道你是我的手下,为什么没有告诉你?并且他也没有在我面前提起过你,他为什么要两边隐瞒?

    我不知道他给了你什么小恩小惠,不过,我有种预感,他绝对没有对你按什么好心……你说,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徐萍虽然心里面不服气,可毕竟不敢和韵真唱对台戏,何况她正有求于上司呢。

    “姐,我们认识……很正常,他是我们一个业务经理的客户,为了搞定这个客户,她请我出面安排了一个饭局,就这么认识了……”徐萍耐着性子说道。

    “认识多久了?”韵真问道。

    徐萍一愣,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犹豫了一阵才有点羞愧似的低声道:“没几天……”

    韵真一听,美目一瞪,斥道:“没几天?没几天你就跟他胡搞了?”

    徐萍好像也对自己的草率颇有遗憾,听了韵真的呵斥,忍不住一阵委屈,抽泣道:“姐,你……你不知道当时的情况……其实……人家也不想……可有什么办法……好在他人不错……”

    韵真一听,不知道为什么,竟然生出一股怒气,忍不住大声道:“没办法?难道是他用刀子逼着你了你?

    你也不想想,为什么这种事情总会被你碰上?当初陈默为什么会强暴你?难道跟你就没有一点关系?哼,苍蝇不叮无缝的蛋……”说到这里,忽然意识到自己的话对徐萍的刺激性太大了,马上打住了,忍不住心里有点后悔。

    果然,徐萍一听韵真的话,好像再也忍受不住了,竟然哇的一声大哭起来,边哭边抱怨道:“算了……我也不求你了……算我倒霉……就当我没对你说过……周文平这个混蛋……大不了我再杀一次人……”话没说完,手机就挂断了。

    韵真呆呆地愣了一会儿,忽然意识到徐萍刚才的话有破罐子破摔的意思,并且她了解徐萍的个性,发起狠来什么事情都做得出,加上刚才自己说的话有点过分,很可能让她一瞬间失去理智。

    这死丫头非害死人呢。

    韵真嘴里念叨着,一边不停地给徐萍拨电话,没想到徐萍就像是故意让她着急似的,不管她怎么打,就是不接电话。

    &n

    sp;韵真气的心里直骂,有心马上赶到徐萍的公寓去,可抬起手腕看看表,已经是八点多了,秦笑愚马上就要到了,心想,这事还是先跟男人商量一下,对付周文平那种无赖,也只有秦笑愚有办法,自己可是束手无策。

    不过,她还是担心徐萍会在冲动之下做出什么傻事,只好先给她发了一条长长的短信。

    萍萍,对不起啊,姐刚才随口胡说,并没有什么恶意,你可不要做傻事啊,我马上就和笑愚联系,我们怎么会丢下你不管呢。不过,在我和笑愚见面之前,你先不要跟任何人联系,最好把手机关了,待在屋子里等着,一有消息我马上跟你联系。

    另外,那个刘斌我也不是很了解,不管他是什么人,暂时先不要跟他联系,也不要告诉他我们的事情,等事情搞清楚之后,如果他真的是个正经生意人,你就是嫁给他也来得及啊。

    对了,我已经决定把你调回分行担任办公室主任了,你那手头的事情好好理一理,千万别留下什么后遗症。

    韵真这里刚刚把短信发出去,外面就传来了一阵清脆的门铃声。

    虽然被徐萍一搅和身子里酝酿起来的火苗稍稍消退了不少,可当门铃声响起来的时候,一颗心还是忍不住一阵狂跳,身心敏感的就像是一个怀春的少女,一股潮水马上就把徐萍淹没了。

    秦笑愚站在门口盯着面前的韵真,两颗眼珠子差点掉出来,他简直不敢相信,韵真竟然穿着一身薄如蝉翼的睡衣接见自己,并且,根据他的经验,那薄薄的睡衣里面好像是真空的。

    一想到韵真可能刚刚洗过澡,并且可能是特意为自己的到来沐浴更衣,秦笑愚的一颗心顿时就狂荡起来,一瞬间一张脸就胀红了。( 绝对秘密:行长日记 http://www.qishuwx.com/6_6159/ 移动版阅读m.qishu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