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其他小说 > 绝对秘密:行长日记 > 69.骗得一点不剩
    徐萍好像这个时候才知道害羞,赶紧一伸手拉过被子盖在两个人身上,可脸却不敢抬起来,一个身子就像是粘在男人身上似的,不是还微微抽搐几下。

    刘斌一只手不停地在徐萍的脊背上轻轻拍着,一边低声说道:“我也不知道你后面怎么突然昏过去了……可能是酒喝得太多,又受到惊吓的缘故吧……

    那个混蛋本来是不会放过你的,还好你昏过去了……不过,我答应给他一大笔钱,然后又让他在我身上发泄了一顿,这才答应放过你……”

    徐萍似乎隐隐想起昨天晚上确实有这个情节,急忙问道:“一大笔钱?多少……你答应了?”

    刘斌惊讶地盯着徐萍说道:“难道你一点都想不起来?他还逼着我写了一张欠条,还让你按了手印……五千万啊……”

    “啊……五千万?”徐萍傻眼了,抬起头吃惊地盯着刘斌,脸害臊都顾不上了。

    刘斌一脸沉重地说道:“萍萍,别管钱的事情,不管多少钱都买不来你的清白,只要你安全无恙就好……那些钱都算我的,你就不要再提这笔钱的事情了……”

    徐萍呆呆地说不出话来,好半天才愤愤说道:“不能这么便宜他……钱不是还没有给他吗?我们去公安局告他……他们……啊,对了,小静呢……她怎么样,她昨天晚上……”

    刘斌低声道:“小声点,她刚刚睡着,她可没有你幸运,被他们折磨了一晚上呢,还好那些混蛋在她身上折腾够了,不然,可能五千万都解决不留问题…………”

    “那……你打算给他们钱?这太不公平了……”徐萍说了一半忽然不出声了,直愣愣地盯着刘斌,脸上流露出恐惧的神情。

    刘斌看透了她的心思,小声道:“除了给他钱之外还能有什么办法?难道你把自己昨天晚上说的话都忘掉了?我正想问你呢,你说你杀了你以前的男朋友……

    究竟是不是真的?如果是你胡编出来应付他的,那这笔钱就不用给了,如果是真的,只怕给了这笔钱,他还不一定会放过你呢……”

    徐萍一听,呆了片刻,一头扑进刘斌的怀里,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痛哭起来,一边哭一边后悔道:“天呐,我怎么……怎么会跟他说这些……还不如被他……算了……这下……这下非死在他手里不可……”

    刘斌忽然伸手抬起徐萍的下巴,让她看着自己,有点愤愤不平地说道:“萍萍,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都被你们弄糊涂了……

    原本只是跟你吃顿饭,谈谈业务,可怎么突然就出了这种事,你怎么会被公安局的人给盯上呢,你老实告诉我……既然把我卷了进来,我起码有权利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徐萍这个时候已经把刘斌当成了自己患难与共的知己,心里不仅对他充满了感激,而且还有一种负疚质感,总觉得是自己连累了他。

    且不说的别的,这个世界上有哪个男人为了自己肯拿出伍仟万元的巨款呢,更何况这个男人和自己认识还不到一天时间,尽管他毫不掩饰对自己的欲望,但她相信,这种绝对不仅仅是一种生理上的需求,而是出于内心对自己的爱慕之情。

    这样想着,徐萍就不想对这个男人有任何隐瞒,反正昨天晚上都已经交代了,也再没有隐瞒的价值,何况,把一切都告诉他,说不定他还能帮自己想想办法呢。

    “哥……对不起……都是我连累了你……其实,这件事已经过去好久了……”徐萍娇娇怯怯地趴在刘斌的怀里,把她杀陈默的过程详细说了一遍。

    不过其中省去了那台笔记本电脑的情节,也没有提到秦笑愚的名字,只是着重渲染了陈默对自己施暴的兽行,以及自己忍无可忍、奋起反抗的前因后果,最后抽抽嗒嗒地说道:“哥……我真的没有想杀他……我这完全是自卫……”

    “你不是说拿了一大笔钱吗?这是怎么回事?”刘斌虽然吃惊,可似乎对徐萍杀人的事情兴趣不大,而是对那笔钱感兴趣。忍不住打断她问道。

    徐萍真不明白昨天晚上自己是不是鬼迷心窍了,居然把钱的事情都说出来了,不过,一想到刘斌为自己破财五千万了,自己那点钱也就没必要瞒他,她基本上可以肯定,即便刘斌知道她手里有一大笔钱,也不会让她还钱。

    “哥,那笔钱是意外发现的……反正我不拿,别人也会拿走……也就一千万……不过,陈默一直是个穷光蛋,那笔钱是怎么来的,现在还是个迷呢……”

    “那些钱呢?”刘斌问道。

    徐萍瞥了男人一眼,咬咬牙说道:“都让人家拿走了……”

    刘斌一愣,失望道:“拿走了?怎么回事?谁拿了你的钱?”

    徐萍脑子一转,心想,把这笔钱赖在秦笑愚头上最合适,反正他是个通缉犯,谁也不可能找他去对质,何况这笔钱本身就被他骗走了一半,赖在他身上也不算冤枉他。

    “你不知道……我杀陈默的事情还有一个人知道呢……”徐萍似有点不情愿地说道。

    “谁?”刘斌吃惊道。

    徐萍开始编故事了,虽然已经把刘斌当成了知己,但编故事是她的天性,就算是对自己的父母,她都控制不住要编点故事,更何况,她对刘斌多少还存在一点私心呢。

    “你不认识……也许听说过,就是前一阵子公安局通缉的秦笑愚……谁能想到,事情就有这么凑巧,没想到陈默的哥哥竟然跟他是战友,他为了安慰自己的战友,就逼着我把钱都给了陈默的哥哥,要是我不给的话,他哥哥不但要去公安局报案,还要找我报仇呢……

    没办法,我只好把钱都给他了,我只是背了一个杀人的罪名,可钱一分钱都没有落到我的口袋里,你说我冤枉不冤枉……”

    “秦笑愚?你们有来往?”刘斌故作不知地问道。

    徐萍幽幽道:“那还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那时候他还不是通缉犯……他以前是我爸派出所的警察,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被开除了……

    反正,他这人神秘兮兮的,也不知道怎么就一口咬定是我杀了陈默,就像亲眼看见似的,你说我敢得罪他吗?

    不过,他在我爸面前发过誓,绝不会伤害我,所以,我倒不担心他会去公安局报案,只是那笔钱被他拿走了……”

    “他那个战友叫什么名字?不会是骗你的吧,也许他自己独吞了那笔钱呢。”刘斌故意引导着徐萍说话。

    “那谁知道……不过,我确实见过陈默的哥哥,看见我就像是要吃人似的,直到我答应把所有的钱都给他,他才答应不再给我找事……”

    “陈默的哥哥……就是秦笑愚的战友……他叫什么名字?他们家是哪里的?不会是秦笑愚胡乱找了个人冒充的吧?再说,他怎么知道陈默手里有一大笔钱?”刘斌一副关切的口气问道。

    徐萍想也没想,随口说道:“这倒不会……他叫陈刚,家好像是岭南的……一看长相就知道是兄弟俩……我以为这件事就这么结束了,没想到公安局竟然会派人盯上我……”

    >

    说到这里,徐萍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支撑起身子,有点紧张地说道:“哥,我怎么越想越不对劲……”

    刘斌也一阵紧张,急忙问道:“哪里不对劲?”

    徐萍忧郁地说道:“我也只是一种奇怪的感觉,我总觉得那个……周文平昨天晚上怎么看都不像公安局的卧底……你说,哪有警察还侮辱妇女的,如果他真的是警察,说不定昨天晚上就把我抓走了……”

    刘斌一阵担心,连忙说道:“可……昨天晚上你自己说她是公安局的卧底……我就不明白,既然明知道他是卧底,为什么还要跟他来往呢?”

    徐萍见刘斌说着话,一只眼睛紧盯着自己的胸口,低头一看,脸上一热,马上就缩进了他的怀里,娇声道:“人家当时也不敢肯定,只是猜测嘛……谁知道竟然是真的,可公安局怎么会有这种人呢?”

    刘斌解释道:“他昨天晚上不是自己也说了吗?他们这种做卧底的,为达到目的根本就不择手段,连人都敢杀呢,他昨天晚上之所以让两个同伙折磨小静,我看,真正的目的还是为了给你施加压力,要不然,你也不会承认自己杀陈默的事情了……”

    徐萍沉默了一会儿,继续疑问道:“难道他逼着我承认杀陈默的事情,就是为了敲诈一笔钱?你说,他拿了那笔钱之后还会不会找我的麻烦?”

    刘斌点点头说道:“按道理应该不会,毕竟,五千万呐……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啊,他应该能遵守自己的诺言,不过……”

    徐萍紧张地盯着刘斌问道:“不过什么?”

    刘斌若有所思地说道:“我怎么总觉得周文平真正感兴趣的好像并不是你杀陈默这件事,而是他嘴里说的你们行长刘韵真的事情,他真正想从你这里知道的是刘韵真手里掌握的一大笔钱的事情,这才是他想知道的……

    至于你杀陈默的事情,只不过是他的一个副产品,一个意外的收获,或者说根本就不是他卧底的任务。

    所以,既然有那这么一大笔钱,他何必要再去关心自己任务之外的事情呢,但是,我觉得他对你们行长的事情恐怕不会罢休……

    我担心的是,你们行长的事情到时候有可能会把你杀陈默的事情牵扯出来,那时候,就不能怪周文平说话不算话了。

    我的钱打了水漂也倒罢了,就怕你到时候还是无法逃脱杀人嫌疑犯的角色,萍萍,我奇怪的是,你们行长的事情怎么会牵扯到你身上,难道你跟刘韵真之间有什么厉害关系?你真的在替她洗钱?

    徐萍好像最好怕刘斌提这些问题,因为她不想诚心骗这个为自己付出了重大牺牲的男人,但也不打算把不该让他知道的事情告诉他,毕竟,有关韵真的事情连自己的亲娘面前都不能说,怎么能告诉一个只认识了十几个小时的男人呢。

    “哥……谁知道那个混蛋那根神经不对劲,我们行长的事情我怎么知道,有本事去卧她的底啊……我看他就是想骗点钱,根本就不是什么公安局的卧底,倒像是黑帮分子。

    对了,你不知道,我拿了陈默的钱之后,就有黑帮分子威胁我,想从我这里敲诈,没想到最后被秦笑愚杀的干干净净……哼,周文平如果知足也就算了,如果得寸进尺的话,也不会有好下场……”

    刘斌好半天没说话,眼睛盯着天花板,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哥,我会想办法还你钱的……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还清呢……”徐萍试探道,一边就像是绝望似的抽泣起来。

    刘斌本想继续审问徐萍,可担心引起她的怀疑,于是就打算先把两个人的距离再拉近一点,低头在徐萍的小嘴上亲了一下,盯着她的眼睛说道:“我根本就没想过要你还钱……我只希望你能相信我,我之所以这样做,完全是……因为我爱上你了……我愿意替你做任何事情……”

    徐萍激动的热泪盈眶,叫了一声哥,忍不住就双手搂紧了男人的腰,仰起脸送上自己热乎乎的小嘴,哼哼道:“人家相信你……其实……昨天见到你的时候,心里……心里就有一种不一样的感觉……”

    刘斌在她的嘴上狠狠地亲了几口,喘道:“告诉哥……什么不一样的感觉……”

    徐萍被刘斌强壮的身子紧紧压住,嘴里忍不住一身娇哼,双臂搂住了他的腰,一颗心砰砰乱跳,扭扭捏捏地小声道:“就是……觉得……觉得……被你……俘虏了……再也逃不掉了……”

    可不就被老子俘虏了吗?刘斌心中一阵得意,凑到她的耳边低声道:“那就别逃了……哥昨天晚上为了你没有少受罪,你说……你怎么感谢我?”( 绝对秘密:行长日记 http://www.qishuwx.com/6_6159/ 移动版阅读m.qishu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