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其他小说 > 绝对秘密:行长日记 > 68.迟钝
    刘斌瞥了徐萍一眼,见她并没有醒来的迹象,于是一伸手就把陈静抱在怀里,嘴里哼哼道:

    “我的天哪,怎么会出这种事……都是我害了你啊……这帮畜生,我饶你不过他们……小静,其实我也很喜欢你,看着你被他们糟蹋,我心里就像是被刀子扎似的……

    别难过了,反正这事也没人知道,我和徐行长肯定不会说出去,你就当被狗咬了一口……对了,我回去再给你五十万,就当是对你补偿……”

    陈静本来还挺伤心,一听说刘斌竟然一下要给她五十万,并且还说喜欢她,顿时就不哭了,抬起脸来幽幽道:“这怎么能怪你呢……哎呀,你的伤怎么样?严重吗?”

    刘斌摇摇手,有气无力地说道:“还好……我答应给他们一大笔钱,才把这件事情摆平,要不然,徐行长也难以幸免……”

    “啊……”陈静听说徐萍没有被强暴,似乎有点失落,幽幽道:“就我最倒霉了……被他们两个……都快折磨死了……”

    “所以,我才额外地补偿你啊……记住,这件事今后不要跟任何人提起,知道吗?”

    陈静偎在刘斌的怀里嗔道:“你傻啊,又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情……别说提起了。人家想都不愿意再想起来……”

    刘斌瞥了一眼昏迷不醒的徐萍,忽然抱着陈静来到了隔壁的房间,小声问道:“公安局的人为什么总是问徐萍……刘韵真手里有一大笔赃款的事情?”

    “啊……不知道啊……刘韵真是我们……分行的行长……怎么……你是说……那些人是公安局的?”陈静吃惊地说道。

    “那个混蛋自己是这么说的……不过,我总觉得这件事跟刘韵真有关系……那个人好像是个卧底,专门接近徐萍,目的就是想查清楚刘韵真的事情,难道你就一点都没有听说过……”

    “没有啊……哎呀……我跟刘韵真……连话都说不上,怎么会知道她的事情,不过……”陈静此刻只想用全部身心来讨好身上的男人。

    “不过什么?”刘斌紧盯着她问道。

    陈静犹豫了一下说道:“我也是听说的……说是……徐行长跟刘……行长关系……关系很好……”

    “妈的,这不是废话吗?”刘斌骂道:“说清楚……徐行长跟刘韵真好到什么程度……你听说了什么?”

    陈静这时脑子里一片空白,完全是凭着下意识在说话,闭着眼睛喃喃道:“就是说她们……两个关系不正常……”

    “啊……真有这事?”刘斌吃惊地抬头问道。

    “反正有这个传闻……不过,我自己也觉得徐行长和刘行长的关系不一般……要不然,她的资格还没有我老呢,怎么就能当上支行长呢……都是命啊……”陈静有气无力地说道。

    刘斌翻身躺到一边,点上一支烟慢慢吸着,也不是道他在想些什么,好一阵才听他说道:“小静,只要你好好听我的话,早晚有一天我会让你当上支行长,你看看张淼……她就是我们的人,她以前不是都当上分行的副行长了吗?

    今后,只要徐萍有什么事,你都要及时告诉我……我是不会亏待你的……不过,我并不是想监视她,而是有点不放心,我担心那些人还会来找她……记住了吗?”

    刘斌竖着耳朵等待着陈静的回答,好半天没有听见她出声,扭头一看,没想到女人已经疲倦的睡着了。她也真累了,哪个女人受得了啊,还是让她好好睡一会儿吧。

    妈的,没想到韵真还有这个嗜好,这倒是个意外收获,既然她们有这种关系,徐萍这小美人岂不是成了自己的月老了?

    要是手里有点证据就好了,这种见不得人的事情可比偷汉子还要丢人,就不相信韵真不在乎,只要把徐萍这个小美人牢牢的捏在手里,那个大美人迟早是自己的嘴边肉,至于秦笑愚嘛,就先让他快活几天,到时候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呢。

    刘斌喜滋滋地离开了陈静,悄悄来到了徐萍的卧室,见她根本就没有醒来的样子,于是看看手表,没想到天就快亮了,忍不住打了一个呵欠,关掉了卧室的灯,钻进了被窝,把徐萍抱在怀里,没有一会而功夫,就响起了轻微的鼾声。

    徐萍因药物作用尽管筋疲力尽地睡着了,可睡得并不踏实,一直做着各种奇怪的梦,她仿佛又看见了陈默的幽灵来找她。

    不过,这一次陈默的脸上不再是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脖子上的伤口居然不见了,只见他毫不畏惧地把一张狰狞的脸凑到她的面前,扬言要再一次强暴她。

    徐萍吓得浑身颤抖,试图像过去一样吓唬他,可不管怎么咒骂、威胁都无法把他赶走,最后她只好哭着央求他,说自己已经后悔了,不应该杀他,并答应继续给他烧纸钱,只求他能够放过自己。

    好不容易连哄带骗地把陈默的幽灵打发走,却看见一个面色威严的女警官和一个男警察又来到了面前,她仔细一看,原来是久未谋面的邹琳和她那个助手。

    我以谋杀的罪名逮捕你。邹琳从口袋里拿出一副铮亮的手铐严厉地说道。

    徐萍想跑可一双腿无法动弹,整个身子好像都被什么东西缠住了,只好质问道:你有什么证据……你可别冤枉好人。

    邹琳冷笑一声,斥道:人证物证俱在,你还敢抵赖,你看看这是谁?说完把身边的那位助手往她面前一推。

    徐萍睁大眼睛仔细一看,顿时就大哭起来,没想到那个男警察竟然是秦笑愚,顿时脑子就糊涂了,忍不住央求道:秦大哥,你怎么能跟她一起来抓我,难道你忘记在我爸面前的承诺了吗?

    只见秦笑愚不慌不忙地点上一支烟,也不说话,只是朝着身后招招手,徐萍吃惊地发现,几个警察竟然押着韵真走了进来,并且手上戴着一副手铐,韵真一脸无奈地盯着她哭泣道:萍萍,都招了吧,他什么都知道,他才是真正的卧底啊。

    徐萍忍不住一阵绝望,顿时万年俱灭,只好乖乖地伸出自己的双手,只见秦笑愚笑眯眯地拿着手铐走过来,正准备给她戴上,就在这时,只见一个英俊的男人突然从天而降,一下把她抱在怀里,大声道:宝贝,别怕,哥哥救你来了。

    说完,徐萍只觉得一阵腾云驾雾般的跟着男人飞起来,下面的人影越来越小,最后就看不清了,这才想仔细看看抱着自己的男人,却见他正不怀好意地盯着自己,狞笑道:小乖乖,这下你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了。

    徐萍这才看清楚,救自己的竟然是周文平,不过,她马上就明白他为什么要救自己了,显然是对自己的身体念念不忘,不过,她这个时候已经顾不上他的玩弄了,只好双手搂住他的脖子,哭泣道:抱紧我……抱紧我……要掉下去了……会摔死的……

    可周文平根本就不管她的死活,只管用各种卑鄙的手段玩弄她的身子,直到她浑身颤抖、身子发软,搂着他脖子的双手再也没有一点力气,最后手一松,在一声恐惧的尖叫声中朝着下面的万丈深渊摔了下去。

    “萍萍……萍萍……”

    徐萍听见头顶有人在叫着自己的名字,忍不住泪流满面地张开眼睛,

    看见一张模模糊糊的脸,不过,只有这张脸没有在梦中见到过,所以她还没有来得及认出是谁,首先一把搂紧了他的脖子,泣道:“救我……救救我……摔死人家了……”

    男人抱紧了她的身体,安慰道:“别怕……你是在做梦……你看……这不是好好的吗……”

    徐萍哼哼唧唧的眯着眼睛盯着男人看了好一阵,意识才渐渐恢复过来,并且认出了眼前的刘斌,这才明白自己确实是做了一个可怕的梦。

    可随即,她就意识到自己和男人竟然光着身子抱在一起,嘴里娇呼一声,以为自己昨晚最终还是没能控制住自己、跟刘斌上了床,一张脸顿时就滚烫起来,心里面竟有点后悔。

    不管怎么说,长这么大除了被陈默强暴过之外,还没有哪个男人发生过关系,就是秦笑愚也不过只是把看过自己的身子,并没有发生实质性的行为。

    而陈默已经被自己杀死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自己的身体还是纯洁的,怎么就轻易给了一个第一次见面的男人呢。

    只是,昨天晚上发生过的事情都朦朦胧胧的,一切仿佛都是梦境的组成部分,搞不清楚是自己主动,还是刘斌见自己喝多了酒,趁机跟自己发生了关系,可是,不对啊,陈静呢?她不是跟自己睡一起的吗?

    一想起陈静,徐萍的记忆就像是突然找到了一个突破口,脑子里就像电影倒放一般闪过昨天晚上的几个画面,浑身忍不住一阵颤抖。

    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一股力量,她一下推开搂抱着她的刘斌,猛地坐起身来,只顾盯着男人,嘴里喃喃道:“周……我是不是被他……啊,你……你受伤了……天呐……”

    徐萍嘴里惊呼着,一双眼睛惊异地从被子和床单上的血,慢慢移到了刘斌的身上,最后一头扑进了他的怀里,失声痛哭起来。

    刘斌见徐萍终于回忆起了昨天晚上的事情,心里一阵紧张,也不说话,只是把她搂在怀里,一只手就像哄孩子似的在她的脊背上轻轻拍着,任由她趴在自己怀里幽幽哭泣。直到女人的哭泣声渐渐停止,他这才低声说道:“你哭什么……你没有被他欺负……”

    “啊……”徐萍一听自己没有被被羞辱,好像有点不相信似地抬起头来,盯着男人哽咽道:“可……我记得他们……”说着,好像忽然又想起了昨天晚上的某个细节,一张脸胀得通红,一头扎进了刘斌的怀里,呜咽道:“我记得……记得而他们强迫我给你……给你……”未说完,又幽幽地哭起来。

    刘斌见徐萍羞得说不下去,于是就凑近她的耳朵低声道:“看你哭的这么伤心,难道你情愿被他欺负……也不愿意替我那样吗?”

    徐萍趴在刘斌怀里哭着摇摇头,抽泣道:“可……后面的事情我都想不起来了……他怎么会放过我……他都对你做了什么……你脸上身上都受伤了……他们是不是打你了……”

    刘斌一听,稍稍松了一口气,低声道:“来……我们躺下慢慢说……”( 绝对秘密:行长日记 http://www.qishuwx.com/6_6159/ 移动版阅读m.qishu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