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其他小说 > 绝对秘密:行长日记 > 4.乡巴佬
    尽管女警心里已经有了警觉,可这一瞬间还是来的太突然,嘴里只来得及惊呼了一声,然后就被冶铁民强有力地拖着上了三楼,接着被使劲一推,人就跌跌撞撞地冲到了前面,好不容易稳住身子,惊恐地回头看着身后的男人,这才大声喝道:“你……你这个……”

    只说了半句话,女警就张着小嘴,一双眼睛死死盯着男人那条缠着绷带挂在胸口的手臂,这个时候,那条手臂的前段正对着她,只见男人已经伸手撕掉了顶端的一块胶布,后面居然有一个洞。

    女警虽然还没有看清楚那个洞里面有什么东西,可这条假臂一样的玩意已经够让她恐惧了,何况,做为一名警察,即便再没有经验,也能够想到那个黑洞中隐藏着什么危险。

    “前面带路……我对警察从来都不会仁慈,所以,别抱什么幻想……”冶铁民的声音听上去既冷静又残酷。

    女警一只手捂着嘴巴,身子慢慢往后退着,一双眼睛死死盯着冶铁民的脸,她这个时候的恐惧已经不是面前的枪口了,而是这张终于让她恢复了记忆的脸。

    “你……你是……”

    冶铁民一步步紧逼着往前走,一双眼睛扫视着两边办公室的门,也许是冬天的缘故,所有办公室的门几乎都关着,走道里没有任何人。

    “这么说你认出我了……”冶铁民紧走两步,趁女警还没有彻底从震惊中缓过神来的,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一边低声道:“主意,别走错门……”

    女警的身子已经变得软绵绵的,要不是冶铁民抓着胳膊,很可能早就瘫在地上了。两个人走过一间唯一敞开着门的办公室,只见里面有个男警察背对着门,正坐在桌子上正打电话,手里拿着一支点燃的烟,像是神经质一般不停地在身边的烟灰缸里弹着烟灰。

    走了几步,女警忽然就停下身来,颤巍巍地瞥了一眼冶铁民,然后又看看一扇关着的门,那意思很明确,自己已经完成任务了。

    “去敲门……”冶铁民推了她一把命令道。

    女警乖乖地走到门边,颤抖着手在门上轻轻敲了几下,这一刻,冶铁民的一颗心既紧张又兴奋,一双眼睛死死盯着那扇门,嘴唇翕动着,就像是在念经似的,绷带中的手把枪把子都攥出汗来了。

    可是,那扇门却没有一点动静,那个女警正好朝着冶铁民转过头来,怯生生地看着他,张张嘴,还没有说话,只见冶铁民动动下巴示意她继续敲门。

    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冶铁民知道自己最担心的情况出现了,为了这百分之一的机会而采取的冒险行动可能以失败而告终,可他没有办法,没有选择的余地,对于他来说,高斌的是个神秘的人物,凭他一个小人物根本就无法掌握他的行踪。

    当然,他也曾想过去高斌的家里找他,不过,那样干的话达不到预期的效果,既然付出了生命的代价,那就必须要产生轰动效应,起码要让刘蔓冬觉得自己的钱花的值,让世人觉得他冶铁民是条汉子。

    也许,高斌就在这栋大楼里,可这栋楼有几十层,几百个房间,自己去哪里找啊,忽然,一个念头闪过脑际,会不会是李微已经报警了,说不定自己在上楼的时候她就给高斌打过电话了呢,难道这个胆小鬼听说自己来找他,马上做了缩头乌龟?

    “他不在……我……可以走了吧……”女警见男人脸上阴晴不定,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颤巍巍地提醒道。

    “是呀……他不在……”冶铁民喃喃自语道:“所以,你要帮我找到他,否则,你就要倒霉了……对了,有个叫燕子的女警察在哪里……”

    “啊……可我……也不知道他在哪里……他是领导……我不知道他……燕子……我不认识……没听说这个名字……”女警一看,自己就要沦落为这个杀人魔王的人质,顿时吓得魂不附体,语无伦次地说着,要不是出于最后的尊严,几乎就要开口求饶了。

    “既然是你的领导,那你自然知道他的手机号码吧……”冶铁民说道。

    女警赶忙点点头,说道:“知道……知道……”

    冶铁民回头看看那过道,还是没有人出来,于是一拉女警的胳膊就往楼梯口走,边走边说道:“你们局长办公室在几楼?”

    女警一听,吓了一跳,嘴里哼哼唧唧地说不出话,尽管心中害怕,可突然要让她出卖局长,心里面还是有点顾忌。

    就在这时,一间办公室的门突然打开了,一个年轻的男警察像是有急事一般从里面冲出来,随即就怔怔地呆在那里,盯着走道里的一男一女,脸上露出惊恐的神情,嘴里喃喃嘀咕道:“冶铁民……”

    被一个警察叫出名字对冶铁民来说无疑是一场噩梦,况且,紧接着又有人从办公室里跑出来,一扇扇原本紧闭的门好像同时接到了什么信号,一瞬间全部打开了,间或还传来几声惊呼。

    冶铁民的第一反应是自己中了埋伏,随即就对李微一阵失望,说白了,他不可能和自己是一路人,一个公安局长的相好,怎么能跟自己是一路人呢?

    碰的一声巨响,冶铁民的绷带里面喷出一团火舌,那个叫他名字的男警察身子往后一仰就跌倒在地,身子蠕动了几下,双腿一蹬就不动了。

    女警发出一声尖叫,使出浑身的劲推了冶铁民一把,挣脱了她抓着胳膊的手,撒腿就朝着最近的一扇门跑去,可随着第二声枪响,身子朝前面一扑,刚好倒在了门口,制服的裙子被掀起来,露出里面的丝袜,隐隐能够分辨出一条黑色的内库。

    “你还没有告诉我局长在几楼呢……”

    冶铁民嘴里似自言自语地嘀咕着,缠着绷带的手对着那些办公室的门晃悠着,不过没有再开枪,因为,那些门又像他上来的时候那样关的严严实实了,刚刚钻出来的人又都缩了回去,走道里安静的出奇,只有一个男警察躺在地上,一个女警察趴在地上,只是他们都不会动了。

    冶铁民一转身就跑到了楼梯间,然后飞快地往楼上跑,耳朵里似乎隐隐约约听见大楼里传来了一阵喧哗。

    也不知道爬了多少层楼,他气喘吁吁地站在防火通道里,忽然搞不清楚自己究竟是要去哪里?甚至不是太明白自己要干什么,好像失去了高斌的同时也让他失去了目标。

    不过,没一会儿他就给自己找到了新目标,既然不能滥杀无辜,那只有找这些警察的代表人物了。

    正好,李微出卖自己,干脆就把这笔账算在她情夫头上。何况,高斌只是一个处长,如果没有局长指使,他怎么敢对自己严刑逼供?这么说来,他算得上是幕后的黑手,找他算账也一样,如果成功的话,效果岂不是更好?

    可问题是局长的办公室在哪里呢?

    显然,已经没有时间让冶铁民多想了,就在他喘息的功夫,楼下忽然传来一阵噪杂的脚步声,还伴随着无线电的呼叫,他知道,这些警察和刚才办公室出来的那些可不一样,他们应该是刑警队或者特警队的人,手里应该都拿着微型冲锋枪,只是怎么来的这么快?李微这个小表子难道就不能稍微多给自己一点时间吗?早知道这样,刚才把她绑在车里面就好了。

    冶铁民推开楼梯间的门进入了走廊,这里的情况和刚才三楼的差不多,楼道里看不见人,办公室的门都管的严严实实。

    很显然,他们可能已经得到了警告,让他们待在房间里别出来。

    妈的,警察也这么怕死吗?怎么就没有一个人出来看看呢,连一点起码的好奇心都没有……也许刚才在楼下不应该杀人,就像李微在地下超市说的那样,开枪吓唬他们一下就行了……那婆娘倒还有点怜悯之心,只是怎么就对自己这么狠呢……

    起码不应该杀那个女警……看她那样子好像连枪都不一定摸过呢,听说公安局有些女警察只摸过领导裤裆里的那杆枪呢。

    冶铁民被自己下流的念头逗笑了,脸上肌肉一阵抽搐,那笑容显得既诡异又恐怖。他沿着过道毫无目的地往前走,每路过一扇门就伸手在上门敲几下,当一想到门里面人被自己的敲门声吓得屁滚尿流的时候,兴奋的浑身直颤抖。

    “打开监控……打开所有的监控……关闭电梯……应该还在三楼……”

    忽然,冶铁民在一间办公室门口清楚地听见里面有人在大声说话,仔细一看,办公室的门居然敞开着一道缝,再抬头往上一看,顿时激动得嘴里念念有词,因为门上的一块牌子写的很清楚:局长办公室。

    看来这一趟没白来。

    冶铁民怀着激动的心情用缠着绷带的手慢慢推开了房门,一眼看见里面一个中年男人正站在一张宽大的办公桌前打电话,那张办公桌让他想起了老板刘蔓冬,因为,在他的印象中,只有老板才能用这么大的办公桌。

    房间里的人正是丁朝辉,几分钟前他才接到常宁的电话,顿时又惊又怒,在下达了一连串的命令之后,马上给高斌打了一个电话,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臭骂,没想到高斌也一肚子气,怪他给李微的电话破坏了他的计划。

    不过,当他听说冶铁民劫持着李微已经混进了公安局寻找自己的时候,顿时就不出声了,好半天才说了句“想办法稳住他,我马上就赶回来……”

    丁朝辉愤愤地挂上电话,随即就想起了自己的马子,连忙打电话让人去找她,不一会儿手下打来电话报告说李微已经开车离开了公安局,气得他又把电话摔了一通,这才想起前几天因为线路检查关闭了一部分楼层的监控设备,于是又火急火燎地给技术部打电话。

    可是,冶铁民的速度好像超出了他的预料,当他刚刚下达完指示,考虑着自己的办公室是不是有危险的时候,一抬头就看见一个男人用一只缠满绷带的手推开了他的房门。

    那一瞬间,丁朝辉觉得自己虽然干了一辈子警察,可实际上还是一个政治家,他打天下的武器只有两样,一是脑子,二是嘴,基本上没有使用过传统意义上的武器,要不然,此刻他完全可以拉开抽屉,从里面摸出一支手枪和罪犯来一场真正的较量,遗憾的是,他办公室的抽屉里除了香烟就是一些在罪犯面前毫无用处的文件。

    “你是局长?”冶铁民轻手轻脚地关上门,就像是一个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一样战战兢兢地问道。( 绝对秘密:行长日记 http://www.qishuwx.com/6_6159/ 移动版阅读m.qishu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