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其他小说 > 绝对秘密:行长日记 > 104.最精彩的部分
    冶铁民见李微突然之间变得花容失色,基本上能猜到她目前的心理,这也正是他想要的效果,如果不给她制造点紧张气氛,不给她施加一点压力,接下来她怎么会乖乖听从自己的吩咐呢?

    “现在可不是我想干什么的问题,而是我们两个人能不能活着离开这里的问题……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是不是已经把警察引到这里来了?”冶铁民点上一支烟,装作轻松地说道。

    “这怎么可能?你可不要冤枉人……我把警察引来有什么好处,别忘了我现在可是单独跟你在一起,难道我想让自己陷入危险的境地?”

    李微就知道刚才丁朝辉的那个电话肯定引起了冶铁民的疑心,只是没想到他倒挺沉得住气,直到现在才说起这件事,很显然,他可能早就做好了必死的准备,所以才会表现的这么从容,可问题是,一旦他认定警察是自己带来的,非拉自己做垫背不可。

    李微其实也一直琢磨不透,丁朝辉怎么就这么及时知道了自己和冶铁民在一起的消息,按道理来说,他不可能监视她,因为她没有哪方面能够让他联想到和冶铁民的联系,现在看来,可能有两种情况,一种是他那个马子被警察监控了,另一种情况是,冶铁民的行踪早就被公安局掌握了,之所以没有下手,可能是还没有找到最好的时机。

    “不是你引来的?那么……刚才那个电话是谁打给你的?”冶铁民慢慢逼近李微问道。

    “是……我的助手……”

    “你还撒谎?”冶铁民一把抓住李微的手臂把她拉到跟前,一张脸凑到她的鼻子地下厉声说道:“你的助手是个女的……我明明听见一个男人的声音……该死的,告诉我,下面是不是有警察?”

    李微的身子被冶铁民摇得差点散架,嘴里呜咽两声,哪里还敢撒谎,一边挣扎着,一边带着哭腔说道:“我也不清楚……究竟出了什么事……电话是丁朝辉打来的,我也搞不清楚他怎么知道我跟你在一起……他让我赶快离开这里……你怎么不想想,也许是……你自己早就被警察监视了……要不怎么会这么巧?”

    冶铁民慢慢松开了李微,怔怔地说道:“这么说,我猜对了……我的预感从来就不会错……外面真的有警察……这里已经被他们包围了……”

    李微颤巍巍地说道:“我也不能确定……不过,肯定有人在监视着我们的一举一动……”

    冶铁民没有说话,跑到窗户跟前,掀起一角窗帘朝外面看了半天,然后转过身来,取下架子上的摄像机,对准外面那辆面包车慢慢拉近,最后就看清了驾驶室里的两个男人,其中一个刚刚点上一支烟,另一个居然拿着一个小型望远镜正朝着这边看过来。

    冶铁民就像是被电打了一下,马上缩到了窗户一侧,对李微说道:“没错……是他们,正在观察我们的动静呢……不过,不可能只有这两个人……”

    李微惊讶地盯着冶铁民手里的摄像机,心想,还以为他不懂操作呢,没想到用的挺熟练,还好自己担心的事情没有发生,否则怎么能瞒得过他?

    可她奇怪的是自己刚才也看过院子里,结果什么也没有看出来,怎么他拿着摄像机看了一会儿,就发现了警察,难道摄像机能够识别人的身份?

    “|你……你打算怎么办?”这才是李微现在最关心的事情。

    冶铁民勉强露出一丝微笑,说道:“既然你的情夫知道咱们在一起,暂时还不会有什么危险,他总不会不考虑你的安全吧……不过,必须抓紧时间离开这里,也许他们现在正在调兵遣将呢……”

    “你……你是不是想……把我当……当人质……”李微感觉气都喘不上来,问了一个自认为最白痴的问题。

    “人质?太难听了,从现在开始,你是我的护身符……在摆脱警察之前,我们两个必须寸步不离,如果运气好的话,你还来得及赶回去吃晚饭……”冶铁民嘴里说着话,就开始拉开一个个抽屉,收拾自己的私人物品。

    “如果运气不好呢……”李微就像是一个不知所措的孩子,跟在冶铁民的屁股后面担心地问道。

    冶铁民直起身来,盯着李微低声道:“千万别这么说,我相信警察会考虑你的感受的,你不但是丁朝辉的情人,最重要的是你还是一个社会名人……他们可不想因为你的关系把这个案子闹得沸沸扬扬的……所以,我们应该还有机会……”

    “他们呢……都走了吗?”

    “你是说我的女朋友嘛……她要晚点走……警察不会太注意她,你的磁带就暂时由她来保管……”冶铁民说道。

    李微一听,就明白刚才冶铁民已经安排自己的女朋友溜掉了,也许就藏在这栋楼的某个房间里,等到自己这边把警察引开之后,她就可以从容不迫地离开了。只是,他这么做难道真的是为了保护那两盘磁带?准确点说应该是保护他自己要的那盘磁带,很明显,他要用那盘磁带敲诈刘蔓冬。

    冶铁民已经把一个旅行包背在了身上,包里面鼓鼓囊囊的也不知道装了些什么,他把李微带来的一堆东西踢到墙角,说道:“你这些东西带着挺碍事的,干脆就先放在这里,反正这个屋子的租期还没有到,什么时候你可以再来一趟……

    你只要把这个摄像机拿着就行了,我一边和警察捉迷藏,你一边拍摄,我敢向你保证,接下来的发生的一切将比你看的任何电影都要精彩……也许,今天将成为你一生中最难忘的一天……”

    李微颤抖着手把摄像机拿在手里,尽管心里面还是感到恐惧,可职业毛病也渐渐显露出来,一想到自己将真实地记录一个杀人魔王和警察的对抗过程,一颗心就隐隐充满了期待。

    同时,冶铁民说的话也让她渐渐安心下来,因为,她觉得冶铁民既然对自己委以重任,看来并没有杀自己的打算,接下来反倒是要小心点警察的子弹了,这个魔鬼可不是那种一看见警察就举起双手的人,一场枪战肯定在所难免。

    这样想着,李微原本颤巍巍的心变得火急火燎起来,心想,反正迟早要来的,既然躲不过就让它快点发生,不管自己是死是活,反正明天就家喻户晓了,在临海市家喻户晓倒也不稀罕,关键是自己的事迹肯定会引起国内媒体的关注,从而把一个省级记者的知名度推向全国,这样一来,自己的最初目的就算达到了。

    “走啊,怎么又坐下了……”李微一看冶铁民收拾好东西之后好像并没有动身的意思,而是坐在那里点上了一支烟慢悠悠地吸着,不清楚他这副摸样是代表胸有成竹还是已经把生死置之度外了。

    “急什么?再等等……现在街上还不够热闹,再等二十分钟……就是下午上班的高峰期了,那时候警察开枪的时候就要考虑一下影响,咱们就相对安全一点……”冶铁民说道。

    李微听冶铁民说咱们两个字,心中一动,听他的口气,自己好像是他的同伙似的,忍不住又想起了一个一直没有来得及问的问题。

    “你既然知道我……和丁朝辉的关系,为什么还要冒这个险?如果,我想出卖你的话,根本不用跟你来这里,在半路上你就已经落网了……”

    冶铁民冲李微喷出一口浓烟,轻佻地笑道:“我当然不会无谓的冒险……那次送给你那只录音笔就是一次对你的试探,结果,你没有把我的手机号码交给警察,否则他们早就找上我的女朋友了……

    我就知道你对我感兴趣,不过,这并不足以让我下决心跟你见面,

    真正让我最终下决心的是因为……”冶铁民说到这里故意停了下来。

    “因为什么?”李微好奇地催促道。

    “因为我发现了一个秘密……这个秘密让我相信,你和丁朝辉根本就不是一路人,反倒是我们之间还算有点渊源……”

    李微听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可好奇心却彻底被冶铁民吊起来了,干脆一屁股坐在了一把椅子上,焦急地问道:“什么秘密……我怎么听糊涂了,你就不能说清楚点……”

    冶铁民得意地冲李微一笑,低声道:“我看过很多你的现场报道,包括扬清桥那次……当我看见一个女人在镜头中偶然一闪而过的时候,差不多被惊呆了……后来,我才知道那个女人竟然是你的助手,我这才知道,如果我没有出卖过刘蔓冬的话,你跟我基本算得上是自己人……”

    李微虽然还不是特别清楚冶铁民的意思,可已经基本上明白这件事应该和自己的助手李芳有关。

    其实,上一次李芳在街上展露了自己的功夫之后,李微也有过诧异,不过,一方面她压根看不出李芳的身手怎么样,另一方面当时她一直待在汽车里,没有看见李芳和那个女人的性命相搏,所以,她并没有特别觉得李芳有什么与众不同,只不过是个懂点武术、热衷于摄影且训练有素的新闻记者而已。

    但是,现在经过冶铁民一说,脑子里竟马上就想起了李芳的诸多可疑之处,首先,她的突然离去就显得很不正常,其次,自己跟她关系这么好,可分手之后竟然连个电话都没有,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

    难道李芳的身后竟有什么背景?如果她有什么企图的话,自己显然不会是她的目标,无疑,她之所以接近自己肯定是因为和丁朝辉的关系,并且这件事多半和刘蔓冬有关。

    “你云里雾里的……我也不明白你在说些什么,既然你不愿意说就算了……”李微见冶铁民有点故意吊胃口的意思,故意装作不耐烦地说道。

    “难道你就没有发现自己的助手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冶铁民好像还想吊李微的胃口。

    “什么时候了?我懒得跟你打哑谜……我们是不是该走了……”李微欲擒故纵地说道。

    冶铁民看看手表,真起身来说道:“确实该走了……我警告你,从现在开始,我的话就是命令,只要你稍微有一点违背我的意思,那就别怪我不客气……我原本没有想过要伤害你,不过现在可是非常时期,你要是敢自作聪明跟我耍花招,那你保证要后悔……”

    李微也跟着站起身来,一边往门口走,一边说道:“我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不过,这一出去就不知道还能不能活着见到你……所以,你把刚才的话说清楚……李芳究竟是什么人?”

    冶铁民转过身来盯着李微说道:“你说得对……也许这就是我的遗言……本来,我还以为你知道李芳的真实身份,我以为你们是一伙的,现在看来我猜错了,你根本就不清楚她是什么人……

    那么,我现在告诉你她是谁的话,那就等于再一次出卖了刘蔓冬……这样吧,我们做个交换,你告诉我,高斌在市公安局的几楼办公?你觉得他现在应该在办公室吗?”

    李微一愣,随即撇撇嘴道:“你就别异想天开了……好吧,我就告诉你,他的办公室就在三楼的右手的最里面一间……据我所知,这个时候他应该在办公室,怎么,你不会现在就想去找他报仇吧……”

    冶铁民嘿嘿冷笑了几声,盯着李微说道:“那个李芳是刘蔓冬的干女儿……以前一直待在国外,她的名字叫刘幼龄,是一个心狠手辣的女人……我就知道这么多……”

    李微嘴里惊呼一声,尽管她已经预感到李芳和刘蔓冬有关,可没想到她们还有这么一层母女关系,据外界的说法,省委一把手孟桐的老婆刘幼霜也是刘蔓冬的干女儿,这么说来,李芳和刘幼霜之间应该是姐妹关系了?这就有点搞不懂了。

    “你知不知道她……待在我身边有什么目的……”李微在男人出门前抓紧时间问道。

    “谁知道……我只是她干妈的一个保镖,知道的事情很有限……也许她想做丁朝辉的相好,然后控制他,或者给他来上一枪……什么可能性都有……不过这事好像和我们老板关系不大,而是和那个秦笑愚有着密切的关系,我看见他们总是待在一起密谋……”

    李微一听说秦笑愚的名字,一颗心就砰砰乱跳,似乎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可奇怪的是,李芳怎么会半途而废,突然失踪呢,难道他们放弃了这个计划?

    已经没有时间让李微多想了,因为冶铁民已经抓住了她的一只手,拉着她出了门,手上的力道大的差点让她叫出声来,毫无疑问,在没有一个结果之前,自己休想挣脱开他的控制。

    “你这样抓着人家,怎么拍东西?”李微不满地抗议道。

    “怎么,你的意思现在就开始吗?”冶铁民问道,随即就松开了手。

    “我希望片子能够完整一点,你刚出门的时候也应该取两个镜头……”李微说着,就先往楼梯下面走了几步,然后举起摄像机对准了从上面下来的男人。

    冶铁民走过李微身边的时候,把脸凑到镜头前面做了一个怪摸样,然后说道:“马上就要到最精彩的部分了……”

    楼梯上没有碰见任何人,走到一楼就看见那辆出租车几乎把门洞堵死了,看见冶铁民和李微下来,石建军赶紧伸手打开了前后门。

    他都已经等的有点不耐烦了,在他想来,冶铁民肯定是和女记者在楼上干着销魂的事情呢,要不然也不会把自己和何冰打发走了,可他不明白,看李微的神情怎么就没有一点被强暴的迹象呢?难道他们竟然是通 奸?

    可是,冶铁民并没有马上钻进车里面,在走出门洞之前忽然站住了,若有所思地盯着那辆出租车看了一阵,一回头看见李微举着摄像机正拍着自己的光辉形象呢,于是就冲她挥挥手说道:“先拍到这里……我改变主意了……建军,你在这里等一会儿……”

    说完,也不等石建军答应,马上抓住李微的手腕,拖着她走进了黑乎乎的楼道,每走过一扇门,他都要像做贼一样把耳朵凑上去听听里面的动静,最后在靠近里面右手的一扇门上轻轻敲了几下。

    不一会儿,房门就打开了,里面传来电视机的声音,一个六七十岁的女人看着面前的俊男靓女问道:“你们找谁啊……”

    “不找谁……借你窗户用一下……”冶铁民说完,拉着李微就闯了进去,然后也不管老太太大呼小叫,强行推掉窗台上的杂物,把两扇窗户都打开了。

    “你先出去……记住我说过的话……”冶铁民伸手就把李微托上了窗台,一边还没忘记警告她一下。

    “你放心……我还想完成我的影片呢……”李微现在不害怕了,并且已经兴奋起来了,她压根就没有打算跑,他觉得自己的身子被男人托起来的一瞬间轻飘飘的,那感觉非常奇妙,还真有点同伙的味道。

    冶铁民从窗台跳下去的一瞬间,眼睛就把四周扫视了一眼,他很清楚,自己心血来潮的举动很可能在警察的预料之中,他们不会仅仅盯着大门口,所以,自己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之内,给他们来个突然袭击。

    “快跑……”( 绝对秘密:行长日记 http://www.qishuwx.com/6_6159/ 移动版阅读m.qishu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