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其他小说 > 绝对秘密:行长日记 > 96.豁出去了
    韵真听说全城的警察都出动了,忍不住一声娇呼,可随即见秦笑愚坐在那里无动于衷的样子,伸手在他的腰上掐了一把,嗔道:“你这是在吓唬我呢,还是在吓唬你自己……全城的警察出动抓你?你是不是有点自作多情了……”

    说完,一个身子就腻在男人的怀里,韵真脸娇声道:“今晚人家都快吓死了,你还忍心……咱们去……睡觉吧……天都快亮了……”

    秦笑愚心中一荡,忍不住伸手抱紧了怀里的身子,同时眼睛扫了一眼卧室的门,稍稍犹豫了一下低声道:“我这心里不踏实……刚才岳建东接到电话,今晚公安局还有武警全城大搜捕,我就是他们的目标之一……现在他们还在市区,谁知道会不会找到这里来,丁朝辉可能知道你以前是这栋别墅的主人……”

    韵真直起身来盯着秦笑愚看了一阵,这才相信了他的话,只好先放下刚刚荡漾起来的一颗心,摇晃着男人的手臂担心道:“那你还坐在这里干什么?”说着瞥了一眼茶几上的那支手枪,忽然颤声道:“你不会是想破罐子破摔吧……”

    秦笑愚偷偷观察着韵真的表情,见她倒是真的一副焦急的模样,只是不知道她是在替自己担心,还是害怕连累了她,不过,他马上就为自己的这个念头而感到内疚,如果不是岳建东来的不是时候,她现在已经成了自己的女人了,今后不应该在对她疑神疑鬼了,今天差点为了自己的那点小心眼付出代价,不管怎么说,就算她在感情上对自己三心二意,可出于共同的利益考虑,她也不会希望自己出事。

    想到这里,秦笑愚抱着韵真的身子就给了一个长长的吻,还不停地把她的小舌头吸进自己的大嘴里品尝,不一会儿韵真就哼哼唧唧的,一双柔臂风情万种地圈上来。

    秦笑愚可不想在这个时候再燃起战火,说实在的,尽管他心中忐忑不安,但还没有不安到美女坐怀而心无旁骛的地步,何况他对韵真的身子可不是觊觎了一两天了。

    可不知为什么,他总觉就这么上了她心里有种莫名的遗憾,如果他现在想要,只要把她按在沙发上马上就可以占 有她。

    可这不是他一直幻想的方式,他渴望在一个私人的空间,在一个无人打扰的二人世界里跟她来一段难忘而又浪漫的夜晚,不仅要让她把身子交给自己,还要毫无保留地献上一颗心。

    只有这样,他才觉得自己和韵真的关系不同于南琴,不同于吴媛媛,不同于邹琳和刘幼龄,和韵真的关系不应该仅仅是生理的发泄,而是两颗心在一起的交融,这样才能让双方达到最大的愉悦,不然,韵真的身体永远也抹不去柳中原给她留下的记忆。

    秦笑愚果断地推开了哼哼唧唧、一双手开始在他身上乱抓的韵真,低头盯着微微闭着眼睛,已经泛起朝红的俏脸,低声道:“我这不是舍不得离开你吗?有你这么个美女行长吸引着我的心,怎么舍得自暴自弃呢,我还想和你白头到老呢……”

    韵真眯起眼睛,气喘吁吁地盯着男人,哼哼道:“你说的可是真心话?”

    一瞥眼见男人正盯着自己,这才发现在纠缠中外套敞开来,里面轻薄的睡衣掉下来,尽管刚才已经被他差点直捣黄龙,可情境不同了,还是让她忍不住一阵脸红心跳,下意识地拉拉了衣襟,嗔道:

    “想要就给你……何必要做贼一样偷偷……”说着就扑进他的怀里,带着哭腔说道:“笑愚……这什么时候是个头啊……人家都有点坚持不下去了……”

    秦笑愚知道韵真是个很执着的人,之所以在自己面前表现出软弱,多半是因为被情火折腾的神经脆弱,一想到女人的身子对自己充满了需求,顿时就有点冲动。

    忽然想起那天两个人也像现在一样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抱在一起偶偶私语的情形,忍不住邪笑道:“坚持不住了就先给你消消火……反正今晚我舍不得和你……”

    韵真的一张脸涨的通红,一头拱进秦笑愚的怀里,娇嗔道:“讨厌……人家又没说这个……是……是你自己忍不住了吧……”说完,把一张滚烫的脸藏在男人的怀里摩挲着。

    秦笑愚仰起头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再一次体验到韵真和其她女人的不同,光是用一只小手就已经让他心跳气喘了。

    不过,他马上就觉得自己的这种感觉对其他几个女人不公平,当初在南琴和吴媛媛身上不是也获得了充分的满足吗?怎么在吃干抹净之后就厚此薄彼呢。

    但有什么办法呢,这是一种奇妙的心里体验,并不是用道理可以说明白的事情,韵真的一根发丝、一缕幽香都能让自己的心为之而颤抖,也许这就是所谓的爱吧。

    “对了,媛媛呢?”秦笑愚内疚的同时不禁想起了吴媛媛,奇怪这么长时间怎么没有看见她下楼来,忍不住沙哑着嗓音问道。

    韵真抬起头幽怨地瞥了男人一眼,下面的手稍稍用力捏了一下,嗔道:“这个时候……不许想她……哼……她早睡了……怎么?难道你想和她……”

    秦笑愚抬起韵真的下巴,似笑非笑地盯着她低声道:“听你的声音怎么酸溜溜的……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和她的关系……”

    韵真幽幽说道:“人家有什么资格酸溜溜……哼,我早就知道……在你的心目中,我早就不干净了,所以……你才会这么对我……

    我知道你老是想着我和柳中原那一次……媛媛说了,你经常看……看那张光盘,还不是把人家当做……这样你就可以和别的女人胡搞了……”

    秦笑愚一听,心里面顿时有点不是滋味,说实话,在看了韵真和柳中原的视频之后,他心里面既痛苦又刺激,潜意识里把她当成了幻 想的对象,甚至觉得她是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

    可是,当他每次被那些视频刺激的兴不可遏之后,韵真的影子就会浮现出来,心中就会不自觉地感到羞愧,感到内疚,觉得对不起她,从而发现自己对韵真其实充满了温柔之情。

    只不过是因为柳中原在干着韵真的时候,那种极力羞辱辱、把女人当成了一个泄欲的工具的时候,心里就会失去平衡,觉得自己的女人被玷污了,并且好像是心甘情愿被柳中原羞辱似的。

    秦笑愚没等韵真说完,就紧紧把她抱在怀里,狠狠地亲的她喘不过气来,然后才气喘吁吁地说道:“我也不想跟你多解释,但是,我自己知道想要什么……

    你不知道,当初我在银行当保安的时候,每次看见你走出来,心里就激动的要命,我当时觉得自己就是为了你而活着,你就是我心目中的女神……

    当然,我知道你已经离婚了,可像你这种身份的女人,屁股后面不知道有多少男人呢,但是,奇怪的是,我明明知道这个事实,可就是一点都不吃醋,心里也不难过,只觉得每天只要见你一面,只要你下班走过我面前的时候给我一个不经意的微笑,那就很满足了……

    那时候我只觉得你高不可攀,从来没有想过爱上你的念头,因为我觉得自己不配,可是,自从那次看见你和柳中原在床上的视频之后,我就痛苦的要发疯,这个时候,我才明白自己爱你爱的有多疯狂……

    扪心自问,我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因为你,如果没有你的存在,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能够坚持下去,要不是因为你,我可能早就把那笔钱交出去了,我明明知道自己做的事情不合法,不合乎道德,可就是无法控制,在我的概念中,只要你高兴,这就是我现在判断事务的唯一标准,在没有别的念头,至于这条命,如果失去了你,也就没有什么意义了……

    所以,

    尽管我觉得说出这句话有点不太有人情味,可我还是要说,只要你愿意,我从此不会再跟哪个女人睡觉了……韵真,我这心里是真的……真的爱你……不然,我这么苦苦挨着图什么呢?”

    秦笑愚从未有过的表白让韵真吃惊的愣在那里,下面的小手也不动了,一双美目湿漉漉地盯着他,也不说话。

    过了好一阵,忽然像是发了狠一般,幽幽道:“有你这些话就足够了……够了……什么都不用解释,过去的一切我们再也不要提起……

    反正现在我们就是……就是一对谁也拆不开的狗男女,我也不是什么行长,在你面前就是一个女人,一个想要被你干的女人……哦……我说下流话了,可我控制不住,好像只有这么说才能表达我的此刻的心情……

    我承认,我矛盾过,犹豫过……可你知道,我不是生活在空气中,我不能不考虑方方面面的关系,但是……自从那次你救了我,并且知道了我和萍萍的事情之后,我就已经决定……跟着你了……

    哼,你以为人家像你一样有这么强的占 有欲呢,其实,在有些事情上我确实有着很强的占有欲,可是,对男人不一样,我只希望有个男人真心爱我,满足我……

    其他的事情也不会那么小心眼……我知道,有些事情也不能太认真,因为我自己的事情就无法解释,我结过婚,又和柳中原那样……我能说得清楚吗?

    而你和媛媛在一起也有你的原因,既然都已经这样了,何必再去强行改变现状呢,即使改变了,过去的一切还能挽回吗?所以,只要你的心在我这里就够了……

    你知不知道,前一阵,我还想着什么时候找个机会,让萍萍过去伺候你一次呢,我知道,你很孤独,女人的身体会给你带来安慰,可……

    可人家自己又不方便,所以就想让徐萍……她都答应了……我们其实……已经准备好做你的女人了……你还污蔑人家吃醋……哼,有这么吃醋的女人吗?”说完,像是报复似的紧紧掐了一把。

    秦笑愚顿时喘得像头老牛似的,终于忍不住一把抱紧女人,然后两个人呼哧呼哧互相凝视着,在韵真的一声娇呼之中,终于把憋了一晚上的那股邪火全部发泄出来了。

    良久,两个人纠缠在一起谁也没有说话,直到韵真扭扭身子,从秦笑愚的怀里挣脱出来,一双媚眼如水一般幽怨地盯着他,娇媚而又羞涩呢喃道:“讨厌……”

    说着就把秦笑愚的一只魔掌拉进了自己的睡裙中,随后就趴在他的肩膀上哼哼唧唧了好一阵才渐渐平息下来。

    “怎么又和上次……一样……”好半天,韵真才凑到秦笑愚的耳边低声说道,然后两个人就互相看着,忍不住发出一阵神经质般的大笑。

    “嘘……”秦笑愚把一根手指头放在嘴上示意韵真收声,还摆动着下巴朝着楼上慌了一下。

    秦笑愚终于和韵真消除了长期以来郁结于心的纠结,顿时两个人不但感到一阵轻松,关系也马上变得亲密无间,忍不住就想起了吴媛媛。

    他奇怪吴媛媛居然能睡得着,难道她现在对自己的事情漠不关心,刚才不是还信誓旦旦地说愿意为自己做任何事情吗?

    “韵真,你和媛媛究竟怎么搞在一起的……”秦笑愚这个时候才想起还有很多事情都没有来得及可韵真谈,虽然他现在不再怀疑她会在暗地里算计自己,可他还是有点不放心吴媛媛,这丫头人小鬼大,又喝过洋墨水,说不定什么时候一不留神把韵真也耍了。

    韵真瘫软着身子,鼻子里懒洋洋地嗯了一声,随即没好气地说道:“人家刚才都说了,以前的事情不要再提了……

    反正,这件事你也有责任,哼,竟然偷偷私藏那张光盘,还被她偷走……你自己一个人欣赏……看看也就罢了,还落到了她的手里,你……

    你让人家怎么办嘛,刚好,这丫头不怀好意,主动跟我联系,所以……人家只好将计就计了……你应该感谢我呢,要是人家歪打正着,你这辈子就别想再碰她一下……不过,我说句话你不要生气,其实……”

    说着,一双媚眼尽瞟着秦笑愚,一副欲言欲止、说不出口的模样。( 绝对秘密:行长日记 http://www.qishuwx.com/6_6159/ 移动版阅读m.qishu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