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其他小说 > 绝对秘密:行长日记 > 71.狗咬狗
    丁朝辉赶紧火上浇油道:“不过,我查过那个货场老板于涛,他在古从林手下可不是一个小人物,如果他真的有意帮助刘蔓冬逃脱,那就说明秦笑愚已经和古从林勾结到一起了……”

    王子同一听,打断丁朝辉的话,愤怒地说道:“岂止是古从林?我看这里面还有刘原的影子,那天晚上怎么就这么巧,偏偏他请我吃饭,在门口就碰见了警察,最近我的行踪一直是个机密,警察怎么会知道我去那里吃饭,根据后来发生的事情推测,肯定是他在暗中捣鬼……”

    丁朝辉可不想现在就看见刘原完蛋,否则剩下自己一个人太孤单,于是赶紧说道:“你这也只是一个推断,并没有依据,实际上,我更倾向于是刘韵真泄露了你的行踪,她肯定提前从刘原那里得到了你要去赴宴的消息,并且通知了秦笑愚,要知道,邹琳和秦笑愚之间有联系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王子同不出声了,丁朝辉的话并不是没有道理,事实上比他怀疑刘原更加令人信服,不过,在众人面前被曝自己有可能受到了前妻的暗算,觉得很没有面子,勉强辩解道:“难道你这个推断就有什么依据?”

    刘幼霜哼了一声,嗔道:“我今天叫你们来可不是听这些废话的,你们怎么总是揪着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不放,怪不得我们总是搞得这么被动……”训斥了几句,端起酒杯呷了一口葡萄酒,这才盯着一直没有出声的高斌问道:“高处长,这件事你怎么看?”

    高斌马上打起精神,沉思了一下说道:“关于王总被警察带走这个细节,我认为重要的不是刘原和刘韵真,甚至也不是邹琳,而是要关注局长岳建东的态度,如果一个分局的局长和秦笑愚勾结起来,或者暗中通气的话,秦笑愚的归案将遥遥无期。

    至于古从林,我觉得他不会浑水,黑帮的生存之道就是左右逢源,凭着古从林的精明,不可能不明白秦笑愚的对立面是什么人,只要不去触碰他的利益,他肯定是谁也不得罪,那个货场经理的行为我宁愿相信是一次偶然事件,他很可能被人利用了……

    我觉得倒是要关注一下邹琳的下一步行动,他这么帮着秦笑愚,说不定他们之间有什么交易,也许,秦笑愚和刘蔓冬会给她提供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作为报答,她之所以来临海市就是这个目的,一旦拿到她想要的东西,马上就会在这里消失……

    从另一个方面判断,秦笑愚也会这么做,我们且先不管他手里掌握了什么情报,但是,在目前的处境下,那些情报一钱不值,因为他根本就没有上报的渠道,所以,他很可能会利用邹琳把情报送出去,不管有用没用,一方面可以把水搅浑,另一方面想引起高层的主意,以便摆脱目前作为通缉犯的身份……”

    刘幼霜听完高斌的话,点点头,虽然没有说什么赞许的话,显然对他的分析很欣赏,忍不住问道:“那么,你认为我们下一步应该采取什么行动?”

    高斌瞥了一眼丁朝辉,他怕自己表现的过了头会引起上司的不满,不过,丁朝辉脸上显然没有不快的神情,反而冲他微微点头,仿佛是在爱鼓励他继续说些去,这让他有点百思不得其解,他不信丁朝辉有这么大的肚量。

    可既然刘幼霜提出的问题,他也不能不回答,只好说道:“来之前,丁局长和我已经做了一番研究,我们认为,不能冒险让邹琳离开,一方面盯紧她,看看是不是能够从她身上发现秦笑愚和刘蔓冬的行踪,另一方面,还要密切关注岳建东的态度……

    此外,这两天丁局长已经安排了一次全城范围的严打行动,希望通过这次行动把秦笑愚和刘蔓冬逼出来,一旦他们打算外逃,就会暴露行踪……

    我们已经锁定了刘蔓冬的一名保镖,这名保镖涉嫌杀害了三名警察,一旦罪名成立,那么刘蔓冬就有幕后指使的嫌疑,那时候我们可以公开对她的追捕,只要她和秦笑愚待在一起,说不定两个人会同时落网……”

    王子同插话道:“你们不要光说不练,全市的警察资源听凭你们调动,可过去这么长时间了,连秦笑愚的影子都没有摸着,甚至就在你们眼皮子底下救走了刘蔓冬,现在可倒好,连警察都开始帮他的忙了,我真不知道你们整天究竟在忙什么?

    不要动不动就搞严打,这种行动早就过时了,到时候最多也就抓几个三陪小姐,反而把这座城市搞得乱哄哄,说不清秦笑愚躲在哪个角落里偷笑呢……”

    丁朝辉一听,眼睛一瞪,马上反唇相讥道:“王总,抓不到秦笑愚责任在我,可刘蔓冬被劫走就是你的责任了吧,当初夫人说的很清楚,我们只要查清楚刘蔓冬的藏身之地,接下来的事情就跟我无关了……

    结果怎么样?你那些高薪请来的美国保镖就跟废物差不多,居然一枪不放就被人连货柜都吊走了,如果不是高处长赶过去,那些保镖全部都成了邹琳的俘虏,我从警这么多年,可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新鲜事……怎么?难道你还指望我查清刘蔓冬的藏身地,再给你一次机会?”

    丁朝辉只顾说的高兴,忘记了现场还有一个美国来的保镖呢,只见皮特陈脸色阴沉,听完了他的话,忍不住站起身来,盯着他用一种蹩脚的汉语抗议道:“丁局长,胜败乃兵家(常)事……你怎么敢侮辱我们兄弟?什么叫废物……我看你们中国警察才是……全部的废物……还要窝里斗……”

    丁朝辉一听,气的七窍生烟,也顾不上局长的身份了,站起身来用手指着皮特陈的鼻子骂道:“你他妈的什么玩意?这里哪有你说话的资格?老子今天就侮辱你了,你他妈不过是用钱雇来的一条狗……要不是看在你们老板的面子上,这个城市哪有你们这些王八蛋的立足之地……”

    “都给我住嘴!”刘幼霜的小手在桌子上使劲拍了一下厉声喝道。

    两个斗鸡似的男人互相凝视着缓缓坐了下去,可俗话说打狗要看主人面,丁朝辉的话显然让王子同受刺激了,他觉得刘幼霜那一声住嘴只是针对丁朝辉,并不针对他,况且他也自恃身份,并不怎么惧怕刘幼霜,站起身来指着丁朝辉训斥道:“丁局长,你怎么就像疯狗一样乱咬啊,既然皮特陈是一条狗,你怎么就跟狗一般见识啊……”

    刘幼霜今晚本就心情不佳,刚才孟桐那句“小母狗”的话还在耳边萦绕,虽然以前两个人情热似火的时候,作为一句戏语,孟桐也经常让她咬着屁股装小母狗,可那时候是出于淫心,营造气氛,和今天的情景决然不同,她明白男人今天这声小母狗不仅有警告的意思,明显是带着侮辱和轻视的意味,当时嘴里虽然没有反击,可心里面那股恨意一路上都没有消失。

    现在忽然听见几个男人嘴里狗呀狗的,神经顿时就受到了刺激,不等丁朝辉反击,又在桌子上重重拍了一掌,歇斯底里地喝道:“都给我住嘴,你们全都是我的狗……全都是我手下的一条狗……你们如果想互相咬,那就等到我看不见的时候……别在我面前一个个都像发 情的疯狗一样,有本事就拿出点样子让我看看,耍嘴皮子谁不会……”

    一时,房间里顿时静悄悄的,每个男人都不出声了,脸上一副怏怏的神情,尽管一个个都胀红了脸,可并没有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说实话,如果在私下里,每个人都会心甘情愿的变成这个美丽女人胯下的一条狗呢,遗憾的是连这个机会都没有啊。( 绝对秘密:行长日记 http://www.qishuwx.com/6_6159/ 移动版阅读m.qishu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