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其他小说 > 绝对秘密:行长日记 > 54.信誓旦旦
    秦笑愚凑近邹琳低声道:“我们来打一个组合拳,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我想你应该已经对刘蔓冬被绑架的案子立案了吧,那你就有权利传讯王子同,我希望在我行动的时候你限制他几个小时的自由,不让他和外界通话……

    然后,当你接到货场有人进行毒品交易的报案后,就带着警察赶到仓库,把王子同那几个保镖堵在屋子里,询问几句,检查一下他们的身份,这个过程最多不超过五分钟,当然,你要加倍小心,王子同那些保镖很有可能反抗,他们持有武器……”

    邹琳吃惊地说道:“接下来呢,然后我就和我的人眼睁睁看着另一群持枪的歹徒从面前大摇大摆的走过而不闻不问?”

    “我向你保证,你看不见一个持枪的歹徒……”秦笑愚信誓旦旦地说道。

    邹琳不信似地盯着秦笑愚说道:“那你们……怎么救走刘蔓冬?”

    秦笑愚摇摇头说道:“你只要按照我说的做,其他的事情不用你管,关键是时间一定要恰到好处,早也不行,晚也不行……”

    “白天?还是晚上?”邹琳问道。

    秦笑愚见邹琳好像已经答应自己了,赶紧说道:“当然是晚上,十一二点左右……”

    “我有什么理由让刑警队的人一直等到晚上?”邹琳问道。

    “因为白天你们就得到有人在货场进行毒品交易啊,难道不应该准备晚上的行动吗?”秦笑愚说道。

    邹琳皱着眉头说道:“公安局不可能因为一个匿名电话就贸然采取大的行动,最多也就派两个人调查一下,除非报案的是我们的线人……再说,抓毒品是贩子是缉毒警察的事情,除非是凑巧碰上了,否则,如果是提前得到报案,刑警队就没必要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岳建东也不会同意的。”

    秦笑愚觉得邹琳好像是故意在推脱,心里就有点着急,忍不住冷冷说道:“我只不过是举个例子,不一定非要说是毒品交易,只要能够达到目的,找什么借口都可以,现在不是有人举报王子同绑架刘蔓冬吗,你完全可以带人公开检查他的仓库,就算最后找不到人,岳建东也有话说……你推三阻四的是不是不想帮我这个忙?”

    邹琳似笑非笑地盯着男人问道:“如果我不帮忙你打算怎么样?”

    秦笑愚生气地说道:“那我就打算先用炸药把那个管理办公室炸掉……然后公开把刘蔓冬抢回来……”

    邹琳明知道秦笑愚说的是赌气话,可好像故意要逗她似的,问道:“你究竟为什么要这么卖力救刘蔓冬,作为一个卧底警察来说,她应该是你的对立面,是不是她曾经对你许过什么承若?”

    秦笑愚没好气地说道:“首先,我现在不是卧底警察,而是一个通缉犯,其次,如果有一天你被人绑架了,我也一定会这么卖力的救你,而你知道,你并没有给过我什么许诺……”

    邹琳呸了一口骂道:“狗嘴里吐不象牙,你这是在咒我吗……我可以帮这个忙,不过,可不是无条件的……”

    秦笑愚怏怏道:“我早知道,你就开价吧……我有心理准备……”

    邹琳犹豫了一下说道:“我这次不要钱……首先你告诉我,那天给我打电话的那个女人是谁?”

    秦笑愚忍不住有点啼笑皆非的感觉,没想到这么多天前的事情她还是纠缠不放,真不明白她的好奇心是出于工作需要还是出于女人的嫉妒心理,显然,上次自己的说法没有取得她的信任。

    说不定她已经通过什么渠道了解了刘幼龄的身份,尽管这种可能性不大,可也不见得就不可能,万一她是在用这个问题考验自己对她的信任感,或者是在考验自己的诚信的话,一旦说了慌,她很有可能会拒绝帮自己的忙。

    可刘幼龄目前是个透明人,今后还要替自己背黑锅,尽管邹琳眼下不会出卖她,可她毕竟是一名警察,如果让她知道了刘幼龄的身份,很可能让她对自己的沾花惹草产生反感,将来也有可能成为对自己不利的证据。

    秦笑愚犹豫了半天,最后好像终于下定了决心,似有点羞愧地说道:“你也知道,我很久没有……心里憋得慌,所以临时让人在夜总会里找了一个姑娘……”还没有等邹琳怀疑,他马上继续说道:“她在电话里对你说的那几句话我起码教了她半个多小时,不过,看来效果还不错,毕竟引起了你的重视……”

    邹琳盯着秦笑愚看了半天,直到看得他扭过脸去,这才说道:“好吧……我的条件是,刘蔓冬被救之后两天之内你要安排我跟她见面,干完这件事之后,我准备回北京做一次报告,我希望除了吴世兵的证词之外,还有她提供的一些材料……我如果救了她的命,难道她不应该有所表示吗?”

    秦笑愚沉默了一阵,咬咬牙说道:“可以……”

    邹琳怀疑道:“你现在就能替刘蔓冬做主?万一她拒绝呢?”

    “如果她拒绝,我给你提供别的有价值的情报,反正不会让你空手回北京,再说,我们今后还可以继续合作,如果你向上面提供的材料能够引起他们的重视,并且派个调查组来临海市的话,我求之不得呢……”

    “我想你一定已经想好了撤退的路线了吧,既然你同意我尽快跟刘蔓冬见面,那就不能跑得太远了,我看……干脆这样,我在三分局的管辖范围内给你们找个暂时的安全落脚点,你们可以现在那里待个两三天,然后再做别的打算……”邹琳说道。

    “谢谢你的好意,我已经有另外的安排了……”秦笑愚毫不犹豫地婉言拒绝,现在对他来说,晚上睡觉的地方比什么都看的重要,只要不是自己亲手安排的地方,怎么能睡得踏实?

    “既然你不信任我,为什么还来找我帮忙?难道你就不怕那天行动的时候,我把你和王子同以及刘蔓冬一网打尽?要知道你们三个人凑到一起可不容易……”邹琳不高兴地说道。

    秦笑愚耐着性子说道:“这是两码事,我找你帮这个忙已经充分证明了我对你的信任,我只是喜欢按照自己的方式行事而已……

    你自己刚才都说了,我们三个人凑到一起不容易,可你仔细想想,我们三个人为什么会这么巧都凑到了一起,这背后有一只无形的手在操控,这只手就是丁朝辉的,他可能在暗中酝酿着着一个大阴谋,所以,我必须极其小心谨慎才行……”

    邹琳盯着秦笑愚没有出声,秦笑愚见她还在犹豫,有点心急地问道:“你还有什么条件?”

    邹琳嘴里嗯了一声,慢慢朝着秦笑愚靠过来,忽然在他嘴上亲了一口,低声道:“我也蹩了很久了……心里有一团火,你替我……”说着,一个身子就向着他靠过去,嘴里哼哼唧唧的,一副情急的模样。

    秦笑愚没有料到邹琳会来这么一手,一时搞不清楚她的真实意图,稍稍抗拒道:“还有人盯着咱们呢……”

    邹琳娇声道:“怕什么……你的手下不是都能替你拉皮条吗……反正我们已经有过了……我可不能像你那么不要脸,随便找个女人就……”

    邹琳说着话,一只手悄悄抓到了秦笑愚座椅的控制盘上,手上一用力,他就连椅子带人往后倒下去,紧接着就跨到了他的身上,一只手解开他的皮带,连内库一起拉到了膝盖上,随即又气喘吁吁地把自己裤子退出了一条裤腿,嘴

    里哼哼道:“你这个混蛋……怎么就这么……”

    秦笑愚这才知道邹琳是要来真的,一时就冲动起来,说实话,他还从来没有在车里面干过,不过听说过车震这个词,这让他又新鲜又刺激,刚刚触碰到女人热乎乎的瞬间就已经无法忍受了,一双手忍不住就搂住了她的腰,带动她往下一坐,马上就掉进了水深火热之中。

    邹琳咬着嘴唇极力抑制着自己别叫出声来,可身子却一刻都没有犹豫,马上就开始起起伏伏的动作起来,最后越来越快,越来越放荡,看那疯狂的样子,丝毫都不比刘幼龄昨天晚上在秦笑愚肚子上的表现逊色。( 绝对秘密:行长日记 http://www.qishuwx.com/6_6159/ 移动版阅读m.qishu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