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其他小说 > 绝对秘密:行长日记 > 41.那个女人是谁
    夜晚,临海市上空乌云密布,一场暴风雨眼看就要来临。秦笑愚采纳了刘幼龄的建议,自己开着车来到本市最繁华的的一条街道,然后一个商场的停车场找了一个合适的位置,也就是刘幼龄说的容易逃跑的位置停下来,然后就坐在车里面点上一支烟,等着邹琳的到来。

    不一会儿功夫,秦笑愚就看见柴进、何亮开着一辆车慢慢驶进了停车场,停在了距离他的汽车十来米的地方,然后摇下车窗玻璃观察着周围的动静。

    秦笑愚相信,如果现在这里出现几个警察,并且靠近自己的话,毫无疑问马上就会成为柴进和何亮的靶子。

    这两个家伙一直接受刘幼龄的训练,信奉先发制人的理念,从来不会有妇人之仁,要么不拔枪,只要拔出枪来就别想控制住他们,这对自己来说可是一把双刃剑,既有好处,也有害处,一切就看所处的场合了。

    秦笑愚看看手表,现在是晚上九点多钟,陈志刚要带着邹琳绕一圈,到这里起码要半个多小时,趁着这点时间,他就掏出了陈刚带来的那封吴媛媛写的信,刚才一直和刘幼龄忙活了两个多小时,还没有顾得上看呢。

    尽管光线暗淡,可借着停车场的灯光,勉强能够看清楚字迹,秦笑愚还是第一次看见吴媛媛的写的字,毫无疑问,这些字写的跟她的人一样漂亮,不知为什么,尽管心里面对她充满了愤恨,可当看着这封信的时候,忍不住又涌起一股柔情。

    笑愚,决心暂时离开你。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能看到这封信,直到现在,我给你写这封信的时候,仍然没有下定最后决心。也许,在你看来,我的行为是对你的一种背叛,因为你是一个占有欲很强的男人,在你的心里已经把我看做了你的女人,就像我父亲的那笔钱一样,你已经把它看做了我的嫁妆。

    我其实应该感谢你对我的信任,因为你居然把那笔钱放在我的手里,但是,我知道,你对我信任的前提是我吴媛媛必须依附于你,你之所以让我拿着那笔钱,是因为你潜意识中觉得我这个人都是你的,别说那笔钱了,放在哪里还不一样吗?

    其实,我们在一起一而不是一天两天了,我对你奉献了自己的肉 体,在开始的时候也许是因为孤独,因为害怕失去保护,但是后来,我是真心实意地把自己奉献给你,为了让你满足,让你高兴,我总是想方设法去迎合你……

    可是,在满足肉 体欲望的同时,我从来都没有感到过你的心在我身上,你只是把我当成了一个美丽的玩具,根据你不同的心情玩弄着我,从来都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

    好了,这件事我不想多说了,不过说实话,那些日子,我自己也沉溺在对你的情 欲中不可自拔,以至于搞不清楚自己对你究竟怀着一种什么样的感情。

    就在我离开你的那个夜晚,我故意对你说我怀孕了,其实当时我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撒这个谎,也许是想试探一下你的反应,不过,你的反应让我感到很高兴,那一瞬间我甚至相信你是爱我的,因为,你终于在我身上说出了爱我的话。

    但那只是一种感觉,我知道你是一个在感情上摇摆不定的人,来到我父亲这里之后,我把我们的事情告诉了他,他坚决反对我们在一起,理由当然你都能够猜到,那就是跟着你不仅没有前途,反而会身败名裂。

    其实,我吴媛媛不是一个势力的人,我不应该在你最困难的时候离开你,但是,前提是你要让我感觉到你对我的爱,让我有勇气和你一起去面对一切,遗憾的是我没有感觉到,实际上,我跟我父亲不过是你的囚徒……

    我决定暂时离开你,作为一个囚徒有逃跑的权力,但是我要对你说明原因,其实,促使我做出这个决定原因不外乎两条,一是你和刘韵真的暧昧关系,我是一个有独立性格的女人,我不会跟别的女人共享我的男人,说实话,为甚至相信,只要刘韵真给你一个明确的态度,你就会把我当做一个小妾一样对待,所以,我觉得你心里还是子这她,我情愿让位。

    其次,你对我父亲的所作所为也让我失望,不管怎么说,就凭我是你床上的伴侣,你也不应该这么对待他,你把他当成什么?一个囚犯,一个被你敲诈的罪犯,一个利用他来拴住他女儿的绳索,这一切我都无法接受,所以我决定离开你。

    当然,我不知道最后是不是能够走得了,不过,既然我说已经怀了你的孩子,不妨就用这个借口骗骗那个看守我们的人吧,不过,他是一个好人,我都有点不忍心骗他,当他知道我肚子里有了你的孩子之后,简直对我无微不至,说实话,你这个人更能赢得男人的有意,但却不知道怎么获得女人的心。

    笑愚,别恨我,我真心希望你能够像个男子汉一样去战斗,为自己闯出一条血路,我的身上沾满了你的气味,这辈子也洗不干净了,所以,我不管在哪里都会想你的,也许有一天我会去找你,你要是已经擦干净了屁股,并且了结了和刘韵真的关系,而你还喜欢我的话,那时候我就心甘情愿让你把我肚子搞大……

    秦笑愚正看得唏嘘不已,忽然一阵手机铃声急促地想起来,他赶忙将信塞进口袋里,拿起电话放在耳边。

    “头儿,他们来了……妈的,怎么跟着一辆警车……”

    秦笑愚朝着停车场的入口看过去,两辆轿车缓缓开了进来,前面那辆是陈志刚的车,后面却是一辆警车,不过,他一眼看见了里面的邹琳,赶忙说道:“别激动,那是邹琳的车……”

    妈的,怎么开辆警车来?对了,她的车被石建军那小子给弄花了,女人就是这样爱面子。不过,这倒是挺有讽刺意味的,警察跟通缉犯在停车场上约会,亏她想得出来。

    陈志刚自然认识秦笑愚的车,找见以后就慢慢开过来停在了右侧,邹琳就停在了左侧,把秦笑愚刚好夹在了中间。

    秦笑愚没有看邹琳,一双眼睛盯着马路上的动静,不能排除邹琳被警察跟踪的可能性,好在马路上的车流缓缓向前有序流动,只有一辆车跟进了停车场,朝着另一头远远的开过去。

    而邹琳已经迫不及待地拉开车门下了车,走过来拉开秦笑愚的车的前门,一屁股坐了进来,黑暗中把脸凑到男人的面前打量了一阵,开口问道:“那个女人是谁?”( 绝对秘密:行长日记 http://www.qishuwx.com/6_6159/ 移动版阅读m.qishu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