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其他小说 > 绝对秘密:行长日记 > 78.喜极而泣
    [第2章第2卷逼上绝路

    ]

    第78节喜极而泣

    韵真和韵冰没有去机场接母亲,中午时分,两部高档轿车停在了韵真的家门口,从车上下来的人除了祁红之外还跟着王子同和刘原,这两个男人都穿着黑色的西装,脸上带着凝重的神情,他们这个时候出现在韵真的家里当然跟刘定邦的死有关。

    要是在平时,韵真可能不会让王子同进门,可今天却只能眼看着他走进家里的客厅,因为他是作为一个悼念者的身份出现的,总不能不让他哀悼昔日的老丈人吧。

    “韵真,我今天早上才得到消息……真是太不幸了……节哀顺变吧……”刘原在跟韵真说这几句话的时候,眼睛里却闪烁着一股无法掩饰的火苗,只是今天这个场合不适合干讨账的勾当。

    祁红则是一脸的疲惫,韵真注意到母亲的眼圈有点微微发黑,很显然是睡眠不足的样子,不过,她不相信这跟父亲的死有关,也许父亲的死让母亲感到吃惊,但绝不会有多么悲伤,从两个人的关系来看,她应该有一种解脱感。

    “祁主席,我看你还是抓紧时间休息一下,讣告已经发出去了,等一会儿有你忙的呢……”刘原对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的祁红说道。

    “你们两个都回去吧……韵真,替我送送他们……”祁红有气无力地说道。

    韵真很不情愿地站起来,跟着两个男人走了出去,两个人好像都想跟韵真单独说几句话,只是谁都不主动先走,所以谁也没有机会,最后还是王子同的手机响了起来,趁着他走到前面接电话的机会,刘原对韵真低声说道:

    “我知道这个时候说这件事有点不合适,可你最近太忙了,我只能借这个机会问问那笔钱的事情……韵真,你的胃口是不是太大了……”

    韵真见刘原磨磨唧唧地不愿意出门,就猜到他想说什么,她看看站在汽车旁接电话的王子同,所答非所问地说道:“什么时候你们两个走到一起了……”

    刘原盯着韵真恼火地说道:“很简单,我们因为共同的利益走到了一起……韵真,那笔钱你是不是给我一个交代……”

    韵真眼睛看着王子同,似自言自语地说道:“可以。但是有个前提……你们两个必须对我父亲的死先做一个交代……”

    “你这是什么意思?”刘原马上变了脸色,恶狠狠地盯着韵真说道。

    “我的意思就是……你不会也认为他是自杀的吧……”韵真并没有被刘原的凶相吓住,而是盯着他说道。

    “那是公安局的事情……韵真,我的忍耐是有限的……我已经跟你母亲谈过这件事了,我希望最近就能给我一个答案,否则……”刘原声音越说越大。

    “否则怎么样?”韵真盯着刘原问道。

    刘原气哼哼地说道:“否则我们可能再也做不成朋友了……”

    韵真哼了一声说道:“我们从来都不是朋友……你这个问题根本不存在……”正说着,她看见王子同打完电话正朝这边走过来,于是说声:“不送……”转身就走进了屋子。

    刘原盯着韵真的背影,嘴里嘀咕道:“欺人太甚……走着瞧……”

    “刘总,怎么了?”王子同走到刘原的身边问道。

    “不管你的事……”刘原丢下一句话就径直钻进了自己的小车。

    祁红坐在沙发上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直到韵真走进来才发现没有看见小女儿韵冰,于是问道:“你没有通知冰冰……”

    韵真没有说话,坐在那里直愣神,想起刚才刘原说的那些话,心里面一阵烦躁,顿时看着母亲就有点不顺眼,甚至懒得开口说话。

    “韵真,算了……人都死了,伤心也无济于事……还是做点准备吧……总行那边跟你联系了吗?葬礼应该由他们来操办吧……”祁红以为女儿还沉浸在悲痛之中没有缓过劲来。

    “葬礼?”韵真似乎醒悟过来,冷笑一声道:“人怎么死的都没有搞清楚,你已经在想着葬礼了?”

    祁红一愣,这才听出了女儿话中的不满情绪,心里面有点愧疚,喃喃说道:“我已经接到了欧阳龙的电话,他们确定你父亲是自杀……你就不要胡思乱想了,这对你没有好处……”

    “妈,你相信他们的话?”韵真惊讶地盯着母亲问道。

    “我只相信权威的说法……难道让我相信你的捕风捉影?”祁红有点不耐烦地说道。

    韵真半天没有说话,良久才低声道:“也许,你早就预感到他会自杀……甚至……”

    “你给我闭嘴……”祁红忽然站起身来,脸色铁青地厉声喝道。

    韵真还从来没有见过母亲发这么大的脾气,一时有点胆怯,可随即心中就涌起一股怒火,忍不住从沙发上跳起来,大声说道:“我为什么要闭嘴……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哼,真没想到你这么薄情寡义……为了那点虚荣心,连自己的丈夫被人害死都不敢站出来说句话……你已经背叛他了,难道连最后一点尊严都要剥夺吗?”

    祁红气的浑身发抖,原本铁青的脸涨得通红,伸手指着韵真颤声道:“你……你这个……”话没说完,只觉得一阵头晕目眩,身子摇晃了几下就软软地倒在了沙发上。

    “妈……你这是……怎么了……”韵真一看,顿时后悔自己说话没有分寸,居然把母亲给气的昏过去了。

    这时,一直躲在卧室韵冰也跑了出来,一看母亲的样子,焦急地说道:“姐,这是怎么了……赶紧送医院吧……”

    正当姐妹两个乱成一团的时候,就听见外面响起噪杂的脚步声,韵冰跑过去打开了大门,只见储慧带着五六个人走了进来,吃惊地看着躺在沙发上的祁红。

    “我妈刚回来……她是因为伤心……所以昏过去了……”韵真带着哭腔说道。潜意识中觉得替父亲挣回了点面子。

    在储慧的帮助下,祁红渐渐醒了过来,被韵真和韵冰搀扶着躺在了卧室的床上,没过多久,家里就开始热闹起来了,前来悼念刘定邦并表示慰问的大大小小的领导络绎不绝,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沉重的表情,分别跟韵真姐妹握手致意,以表达他们无比悲伤的心情。

    韵真知道,除了父亲生前的一些老同事之外,大部分人是冲着祁红的面子来的,有少数了解内情的人是冲着孟桐的面子来的,反正他们各有各的目的,各有各的心情。

    好在储慧带来的人充当了主人的角色,这让韵真和韵冰省了不少心,要不然光是茶水就够他们忙乱的了,不过,韵真心中还是有点感慨,因为自从父亲退休之后,家里面就再也没有像今天这么热闹了,她有一种预感,觉得这可能是最后的疯狂,从今以后这个家很快就要被人们遗忘。

    绝不能让这种情况发生。

    >

    韵真心里暗暗发狠,同时就有了一种神圣的使命感和责任感,觉得自己有责任让这个没落的家族重新振作起来。

    终于,在天黑之前,客人们渐渐离去,最后只剩下储慧一个人,很显然,她是故意留下来有话要对韵真说。

    “韵真,我很抱歉……我没能保护好你父亲……”储慧把韵真拉到刘定邦的书房沮丧地说道。

    “公安局的人一直问我一个问题,那就是我父亲失踪后跟谁见过面,不过,我没有告诉他们……”韵真觉得储慧的悲伤是真诚的,她也没有责怪储慧的意思,毕竟她只是一个行长,怎么能防得住那帮处心积虑的人的暗算呢。

    “这说明他们心里很忌惮你父亲……但是他们已经晚了,我告诉你……”储慧说着,把嘴凑到韵真的耳朵小声说了几句。

    “啊,这么说……中央纪委的人已经拿到了材料……”韵真惊讶地说道。

    储慧点点头说道:“是的,他们对你父亲下手,一方面是想让他闭嘴,另一方面就是想找到那些材料……我相信你父亲临死前肯定受到了非人的折磨……韵真,用不了多久了,他们将会付出代价,你父亲会感到欣慰的……”

    欣慰?韵真对储慧用的这个词感到很不以为然,真正感到欣慰的应该是以孙正刚为首的利益集团,因为父亲用自己的生命替他们打败了对手,他们才是真正的受益者。不过,如果真像储慧说的那样,既然胜利在望,作为刘定邦的女儿,他们难道不应该给自己一点回报吗?

    储慧似乎看透了韵真的心,拍拍她的肩膀说道:“韵真,先不要去跟他们争你父亲的死亡原因,他们说是自杀,那就暂且忍一下吧……倒是早点让他入土为安吧……

    你也要马上振作起来,前几天周伟民住院了,张淼也请了假不能上班,现在银行群龙无首,你要做好主持工作的准备。”

    主持工作?

    韵真顿时就振作起来了,主持工作这四个字对她有着独特的诱惑力,因为这四个字意味着吴世兵坐过的那个位置,意味着每一份重大的文件都将签上自己的大名,意味着张淼必须站在自己的面前想自己汇报工作,意味着行里面一次重大的人事变动。

    一瞬间,韵真的脑子里闪过徐萍、孙涛等几个熟悉的身影,他们将成为银行新的骨干,不但会坚定不移地执行自己的命令,而且还是自己的左膀右臂,尤其是徐萍这个小东西,可能比自己这个行长还要飞扬跋扈呢……

    “韵真,你在想什么?”储慧见韵真只顾愣神,低声问道。

    韵真脸一红,清醒过来,忽然一行热泪顺着白皙的面颊留下来,忍不住抽泣道:“储行长……要是我爸爸还活着该多好啊……”

    储慧顿时就明白了韵真的意思,安慰道:“即便他地下有知也会为你感到骄傲……不过,韵真,目前还不是掉以轻心的时候,我们对手仍然很强大,在临死之前他们会极力抵抗……哦,我不应该对你说这些事情,你只要做好本职工作就行了……”

    送走了储慧,韵真迫不及待就想把这个消息告诉母亲,并且为刚才自己说的那些话感到后悔,母亲总是对的,即便她对父亲薄情寡义,可对自己却是舐犊情深,而自己却在用父亲来伤害她。父亲毕竟死了,用一个已经死去的人来伤害自己活着的亲人岂不是很愚蠢?

    祁红仍然躺在床上,不过神气已经好多了,韵真走进卧室的时候,好像听见韵冰正和母亲说着什么,只是看见姐姐进来就不吭声了。

    “妈,好点了吗……你可别生我的气啊……我不过是……你还不了解自己的女儿吗?”韵真刚刚愉快地接受了储慧送来的礼物,所以心情很好,眼里的母亲重新恢复了高贵慈祥的模样。

    祁红哼了一声,没好气地说道:“早晚有一天非被你气死不可……我都不知道自己究竟图什么……储慧走了吗?”

    “刚走……妈,你还不知道吧……”

    韵真话还没有说完,祁红就白了女儿一眼,嗔道:“你不用说我也知道……看你那小样就知道要走马上任了……”

    “走马上任?姐怎么回事啊?”韵冰一听,连忙拉着韵真的手臂问道。

    “跟你没关系……”韵真故意板着脸教训道。

    祁红坐起身来靠在床头,把韵冰拉到身边,笑道:“你姐姐升官了,今后少惹她……一个人官当的越大,就越六亲不认呢……”

    韵真一听,扑过去抱着祁红娇声道:“妈,你胡说什么呀……我的官再大,也没有你大呀……”

    祁红叹口气道:“要不了几天我就变成平民百姓了……”

    韵冰好像才反应过来,惊讶道:“姐,你是不是要当行长了?”

    韵真掐了妹妹一把,教训道:“别胡说八道,还没有任命呢……你可别出去胡说啊……”

    “哎呀,妈……”韵冰撒娇似地缠着母亲娇声道:“我好后悔那时候没有听你的话……那时候要是进入银行系统工作就好了……”

    母女三个人一时都沉浸在喜悦之中,似乎把刚刚死去的刘定邦忘记了,最后还是祁红说道:“把葬礼定在后天吧……”

    韵真这才收起了脸上的笑意,点点头说道:“不过,我要让爸爸的葬礼成为本市最隆重的葬礼之一……不管是他的朋友还是他的敌人都要请来……妈,你必须让他也来……”

    祁红当然知道韵真嘴里那个他指的是谁,犹豫了一下说道:“这个我不能保证……谁知道他有没有时间……也许,他会让刘幼霜代表……”

    韵真坚持道:“我不管……反正省委省政府,市委市政府的头面人物都要来……我要让大家看看……”

    祁红打断女儿的话道:“你口气倒不小,他是什么级别,怎么扯得上省委省政府、市委市政府……这事不能太张扬,我看还是请一些跟他生前有交情的老同志算了……”

    韵真有自己的打算,娇声道:“妈……这个葬礼的级别不是根据我爸的身份,而是要按照你的级别来……你还没有退休呢,我就不信他们不给你这面子……”

    祁红在女儿身上掐了一把,骂道:“你这死丫头,听你的意思好像是在给举行葬礼呢……”

    正说着,外面传来开门声,祁红看看表说道:“怎么?难道还有人来……”

    韵冰走出去看了一眼,马上就跑回来了,撅着小嘴靠在母亲身上不说话,接着就看见李明熙走了进来。

    “明熙,你这是忙什么呢?这么大的事情怎么连个人影也看不见?”祁红回到家里就没有看见李明熙,嘴里虽然一直没有问,可心里面对这个女婿有一百个不满。

    李明熙看看韵冰,有看看韵真,这才低声说道:“妈,我今天又去了爸爸被害的现场勘察了一番,我找见了一个目击者,昨天早上天刚蒙蒙亮的时候,这个人

    看见一辆车停在上游河道,四个男人把一具尸体扔进了河里面……现在看来,爸爸不是自杀,很可能是一桩谋杀案……现在最终要的是找见第一现场……”

    “啊……”韵真和韵冰都发出廖医生惊呼。只有祁红面无表情,淡淡地说道:“你把这事想上面汇报了吗?”

    “还没有……证据还是不充分,因为那个目击者不能确定被扔下河的是一具尸体……我想……”

    祁红打断李明熙道:“既然证据不足,就不要妄下定论,你们公安局已经出局了鉴定书……你可以继续调查,不过,在你找到确凿的证据之前,葬礼将按时举行……”

    韵真突然说道:“明熙,葬礼定在后天,我希望你把所有的警车都开出来,场面越大越好……”

    “这个……”李明熙有点犹豫不决。

    “什么这个那个……你不是当上刑警队长了吗,不会连这点事都做不到吧……”韵冰似乎对丈夫的吞吞吐吐很不满意。

    “你们就别为难他了……对了,韵真,你最近见过秦笑愚吗?”祁红忽然问道。

    韵真一愣,不明白母亲为什么会突然提起他,犹豫了一下说道:“见过几次……”

    祁红说道:“明熙的时间不确定,说不准到时候又要执行什么公务,我看你让他来帮忙吧,笑愚这人做事踏实……就让他负责料理一些琐事……”

    韵真听母亲表扬秦笑愚,心里没来由一阵高兴,眼波流转,忍不住说道:“妈,我昨天就告诉他了……其实,昨天晚上……就我一个人,我好害怕,他一直陪着我……”

    祁红愣了一会儿,若有所思地问道:“他现在做什么工作?”

    韵真一听,母亲又在考虑自己的婚事了,马上说道:“妈,你可不要误会啊……”

    李明熙站在那里好像有点尴尬,就对韵冰说道:“你出来一下,我有话对你说……”

    韵冰犹豫了一会儿,一声不响地跟着李明熙出去了。祁红看着两个人的背影,低声问道:“韵真,他们两个这个怎么啦,就像个陌生人似的……”

    韵真含糊其辞地说道:“谁知道……他们都好几个月没在一起了……”

    祁红显然误会了韵真的意思,老脸一红娇嗔道:“你去告诉他们,让他们会自己家去……今天不许在这里胡来……”

    韵真笑道:“妈,你就别瞎操心了……我看,他们两个也该好好谈谈了,你看看他们过的日子,哪里像是夫妻?”

    祁红叹口气,摆摆手道:“别说这些烦心事了……倒是你,我警告你,就算你当上了行长,不要锋芒太露,尤其是在人事关系上要慎重处理,不要位置还没有坐稳就想烧三把火……最好的办法就是维持现状,在局势还不很明朗之前,少做多看……”

    韵真点点头,明白在这方面母亲可比自己有经验,新官上任三把火,烧不好就会把自己放在火上烤,只是不明白母亲嘴里局势不明朗有什么特别的含义。

    “妈,你的意思……我的任命会垂涎什么反复?”

    祁红沉思了一下说道:“马上就要开始换届了,政府高层可能会有调整,虽然还不至于波及到你这个小行长,可问题是你手里掌管着大笔的资金,有不少眼睛会盯着你。

    所以,你如果有明显的倾向性就会给自己带来麻烦,最聪明的做法就是多关注技术性的事务,少参与政治性的问题……

    比如,在当了行长之后,不要让人感觉到你是储慧的人,这一点很重要,只要你没有明显的倾向性,不管谁上台,你都可以当你的行长……”

    两个人正说着话,忽然就听见隔壁传来一阵激烈的争吵声,紧接着就看见韵冰哭哭啼啼地跑进来,一下扑在韵真的怀里,抽泣地说不出话来,好半天才哽咽道:“姐……他打我……这个混蛋……我要杀了他……”

    韵真一听李明熙居然敢动手打人,二话不说就冲出了卧室,正好看见李明熙黑着脸要出门,忍不住大声喝道:“你给我站住!”

    李明熙回头看看韵真,只见她俏脸寒霜,不禁有点怯意,不过心中的那股无名火还是占了上风,冷冰冰地说道:“干什么?”

    “干什么?你竟然敢动手打我妹妹?怎么?当了警察就可以欺负人了?你给我说清楚,不然我找你们领导评理。”韵真一只手指着李明熙愤怒地说道。

    这时,韵冰从屋子里走出来,拉着韵真的手臂说道:“姐,别理他,让他去……我跟他不过了……”说完,冲着李明熙哭道:“你快滚……别在踏进我们家门……”

    李明熙往前跨上一步,气愤道:“你……你在外面偷人,竟然还有理了?哼,早就知道你们姐妹是一路货色……”

    “谁偷人了?”只见祁红板着一张脸站在门口冷冰冰地问道。

    李明熙毕竟不敢在丈母娘面前放肆,同时心里一阵委屈,涨红着一张脸说道:“妈,你问她自己……她趁着我在外面出差,居然跟王子同在家里乱搞……我……难道不该教训她吗?”

    祁红吃了一惊,扭头瞪着韵冰喝道:“到底怎么回事?”

    韵冰低着头不出声,韵真赶紧说道:“妈,这事不能怪韵冰……都是王子同不是好东西,他……趁着家里没人,强暴韵冰……”

    祁红一听韵真的话,心里面基本上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她知道韵冰对王子同一向有好感,强暴的说法只不过是韵真为了替妹妹遮羞,韵冰肯定是受到了王子同的诱惑,所以干出了丢人的事情。

    祁红没想到自己的两个女儿居然都被王子同染指,一时心中羞愤异常,一抬手就给了韵冰一个耳光,骂道:“你这个死丫头……怎么就没有一点羞耻心……谁不好找,竟然跟他……”

    韵冰双手捂着脸呜呜哭起来,韵真马上上前护着妹妹,扭头冲李明熙喝道:“你要是个男人就找王子同算账去,打自己老婆算什么好汉,这事能全怪韵冰吗……你自己想想,是不是尽到了丈夫的责任……”

    李明熙跺跺脚说道:“你放心,我自然会找他算账……这个狗娘养的……”说完头也不回地冲出了房间。

    “你早就知道这事?”祁红走过去在沙发上坐下来,盯着韵真问道。

    “我……那天回家刚好碰见……当时韵冰还哭着反抗呢……”韵真有点做贼心虚地说道。

    祁红根本就不信韵真的话,骂道:“你们两个把我的老脸都丢尽了,如果让外人知道,还不被别人笑掉大牙……”

    韵冰哭泣道:“我本来是不愿意的……他……他骗我……”

    祁红骂道:“你还好意思说?难道你是三岁的孩子,随便两句话就让你脱裤子了?我告诉你,不准你和明熙离婚……家里已经有一个了,难

    道离婚也能传染?”

    韵真红着脸辩解道:“妈,你怎么越扯越远了……两个人过不到一起,为什么还要委曲求全做您,韵冰条件这么好,难道还怕没人要?”

    祁红哼了一声道:“早干什么去了……婚姻难道是儿戏……你不是自认为条件好吗,怎么到现在还是光棍……你妹妹都让你带坏了……”

    韵真原本还想犟几句嘴,可想到母亲刚才被自己气的昏了过去,所以就忍住没出声,这时韵冰哭哭啼啼地说道:“他整天不在家……我一个月都见不到他一次,这样的男人有根没有一样……不离婚也可以,但是他不能再做警察了……”

    祁红骂道:“亏你还有脸提条件,明熙要不要你还不一定呢……一个月没哟普男人你就忍不住了?再说,谁不好找,非要跟王子同乱来……他心里面还不知道怎么笑话轻视我们家呢。”

    韵冰气哼哼地说道:“不要更好……居然敢动手打我,除非他跟我赔礼道歉,否则休想再见到我……”

    其实韵冰的想法早上和现在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原本她是打定主意要跟李明熙离婚,因为心里面暗恋着柳中原,可没想到一瞬间功夫,柳中原成了自己的亲哥哥,那点希望就彻底破灭了,不禁有点心灰意懒,离婚的决心就有点动摇了,只是被李明扇了一巴掌,心里那股恶气发不出来,有点羞刀难归鞘的意思。

    祁红叹口气,仰在沙发上,想想自己跟孟桐的关系,有些话就说不出口,深知作为母亲,自己也没有起到好作用,于是哼哼道:“你们姐妹两个没一个是省油的灯,早晚被你们气死……随你们吧,我是不想在管这些事情了,省的你们闲我嗦……”

    韵真见母亲的气小了一点,就走过去坐在祁红身边,揽着她的肩膀说道:“妈,你叹什么气呀,今后我和冰冰每天陪在你身边难道不好吗?我看李明也没有什么出息,整天忙死忙活的,不过是捞到一个刑警队副队长的头衔,就算他当上了刑警队长,还不是一个跑腿的角色?现在冰冰已经是公司的高管了,还怕找不到比他好的人?”

    祁红伸手推开韵真,嗔道:“就怕我等不到那个时候了……你看看,我周围的那些熟人,那个不是儿孙满堂了……等你们两个,哼,我怕是指望不上了……”

    韵真知道母亲是想抱孙子,笑道:“妈,你急什么呀,就怕到时候你嫌烦呢。”

    祁红心烦意乱地摆摆手说道:“我不想听你们这些没影子的事情……你那张纸,列个名单,看看后天的葬礼都要请那些人,酒店定在哪里……有些细节上的事情都要提前规划好了……”

    韵真赶紧让韵冰拿来纸和笔,然后根据祁红的意思把名字写在纸上,最后算算竟有一百多个人,可韵真好像还嫌少,又自己做主加上了几个人的名字,这才让母亲过目。

    祁红看了一遍说道:“这还只是一些主要人物……加上一些普通的来客起码要有三四百人……你现在当了行长,你们单位的人恐怕会全体出动……还有冰冰的战友……这场面是不是太大了一点……”

    韵真笑道:“我们单位的普通员工就不让他们来了,可几百个人还是要的……你记不记得吴世兵的老婆死的时候,她一个待罪之身,还来了二百多人呢,爸爸的葬礼怎么也不能比她差吧……”

    祁红嗔道:“什么不好比?就比这个?可不要搞出什么不好的影响,现在政府对婚丧嫁娶都有明文规定,不许搞大排场,以我的身份怎么能带头破坏规定?我看还是再精简一下吧……”

    韵真犹豫了一下,低声说道:“妈,你忘记了一个人……”

    “谁呀。”祁红懒洋洋地问道。

    “你难道忘记了爸爸还有一个亲生儿子呢……”韵真小心翼翼地说道。

    祁红半天没出声,良久才说道:“难道你还想把他请来丢人现眼?”

    “也许我爸有这个愿望……再说,我们又不公开他的身份,就说是家里的朋友,韵冰的上司……如果不让他来,情理上也说不过去啊……”韵真劝说道。

    韵冰插嘴道:“妈,都是一些陈年旧事了,你怎么还想不开,他毕竟是爸爸的儿子,也算是我们的家里人,如果你不让他见最后一面,爸爸在天之灵也不会安息的……”

    祁红骂道:“你倒是想得开,连自己姐姐的前夫都不放过……哼,来可以,我可是把话说清楚,可别让那个无赖喝多了胡说八道,我可丢不起这个人……”

    韵冰一听,扑到母亲身上娇嗔道:“谁想得开了……都是那个坏蛋骗人家……”

    祁红推开韵冰说道:“你现在回到自己的卧室好好反省,我有话要跟你姐姐说……”

    “哼,什么事情都瞒着人家……总是那人家当小孩……”韵冰撅着小嘴埋怨道,不过还是很不情愿回房去了。

    “妈,什么事啊……”韵真知道母亲一定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跟自己谈,不然不会把韵冰也打发走。

    祁红沉思了一阵才缓缓说道:“我这次在北京见到孟桐了……”

    韵真一愣,随即就明白母亲的黑眼圈是怎么回事了,脸上却一副迷惑的样子问道:“怎么这么巧?他知不知道爸爸已经去世了?”

    祁红脸上微微一红,低声道:“知道……你别胡思乱想,他不会做这种事情……他向我发誓……”

    韵真哼了一声道:“他当然不会弄脏自己的手……刚才明熙已经说了,爸爸肯定是被谋杀的,你说,除了他,还有谁……”

    祁红半天没有说话,闭上眼睛沉默了一阵才低声道:“就算跟他有关系,你又能怎么样?角斗场里的两个男人,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必定要倒下一个……

    其实你不知道,我曾经多次劝过你爸,让他别瞎折腾,好好安享晚年,即便不为自己着想,起码也要替你和冰冰,替这个家想想吧……

    可他就是不听,还对我冷嘲热讽的……说白了,表面上看你爸是想出口气,实际上却被人利用,成了政治斗争的牺牲品……”

    虽然韵真觉得母亲的话好像有点不近人情,可也有道理,起码母亲不想让他送命,只是父亲的脾性决定了他悲剧的一生,不仅送掉了自己的性命,还把一家人推到了风口浪尖上,从这个角度来说,父亲可谓是一个自私的人。

    “妈,你说……我爸这些年做的事情难道就一点效果也没有?他们之所以杀他,显然是胆怯了……”韵真心理上还是有点替父亲愤愤不平。

    祁红哼了一声道:“效果?当然有效果……我们今天的被动局面就是明显的效果……我告诉你,就算他把孟桐扳倒了,他能得到什么好处?家里人能得到什么好处?况且,孟桐是什么人,他也太自不量力了……倒是储慧成了功臣,我听说上面有意提拔她担任主官经济的副省长呢……”

    “啊……”韵真一声惊呼,这一点储慧可从来都没有向她透露过。天呐,副省长?总行的行长能当副省长,那自己这个行长岂不是也能当个副市长?

    祁红见女儿张着嘴愣在那里,继续说道:“不过,她也不要高兴的太早,孟

    桐是不会同意的……除非……”

    “除非什么?”韵真急忙问道。

    “除非孟桐倒台。”祁红说道。

    “有这个可能吗?”韵真问道。

    “有。但可能性不大……”祁红说道。

    “妈,你也算是……算是孟桐的人,如果他倒台了,对你影响大吗?”韵真忍不住开始替母亲担忧起来。

    祁红听了韵真的话,没来由脸上一热,嗔道:“对我有什么影响?我在他们决出胜负之前就离休了……

    前几天我已经向省委表明了态度,不过,他们好像还想让我做点事,可能会让我出任某个公益组织的领导……我还没有考虑好,如果你跟冰冰让我省点心的话,我还打算再干几年,如果你们还是这么让我操心的话,我就什么都不想干了……”

    韵真觉得母亲表面上是在跟自己谈她离休的事情,可实际上却是在像自己暗示什么,忍不住问道:“妈,你到底想跟我说什么?”

    祁红盯着韵真看了一阵,这才说道:“我的意思是,你也要跟我一样,在他们决出胜负之前,先把自己的屁股擦干净……”

    “妈,我有什么不干净的?”韵真有点底气不足地问道。

    祁红哼了一声,眯着眼睛说道:“你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我问你,刘原那笔钱现在什么地方?你是怎么发现那几十亿赃款的……还有,韵冰的公司你难道没有参与?

    亏你还通过媒体宣传自己,你知不知道,你的这种做法无疑是在把自己归于某个阵营……你得罪了刘原,得罪了那些不希望把吴世兵案子搞大的人,当然,储慧是高兴了,暂时让你当上了行长,可你就不想想,储慧能罩得住你吗?”

    韵真怔怔的不说话,听母亲话里的意思肯定是外面有了什么关于自己的传闻,也许是刘原在她那里告了自己的状。

    “你怎么不说话?”祁红睁开眼睛盯着女儿问道。

    “妈,刘原那笔钱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把它借给一家国营公司了……至于那笔赃款,那是我的工作,我总不能一点成绩都没有吧……”韵真辩解道。

    “你还跟我说谎……那笔钱你借给哪家国营企业了?再说你有什么权利挪用人家公司的钱?”祁红质问道。

    “当时柳中原是公司董事长,他有权力动用那笔钱……再说,这笔钱算是借刘原的,有不是不还给他……”韵真还想蒙混过关。

    “那你还钱啊……”祁红说道。

    “问题是现在公司没有这么多钱……那笔钱用作投资了,一时半会儿怎么收得回来……”韵真一脸委屈地说道。

    祁红哼了一声说道:“我不管你有钱没钱,尽快把那笔钱还给他……你知不知道,这件事已经捅到孟桐那里了,刘原要不是心中有所忌惮,他会对你这么客气?”

    韵真夸张道:“至于嘛,为了一点钱他竟然告到孟桐那里……难道孟桐是法官不成?”

    祁红坐起身子严肃地说道:“你怎么这么糊涂,刘原为什么要去找孟桐?很显然,他们之间有着复杂的利益关系,刘原为什么能够在临海市坐大,上面要是没人罩着他,他能有今天吗?

    他找孟桐倒不是想让他主持公道,而是知道我跟孟桐的关系,所以事先打个招呼,如果你再跟他过不去,他就不用看我的面子了……我再警告你一次,赶紧把那笔钱还了,别没事找事……”

    韵真忽然好奇地问道:“妈,你说……如果让他来仲裁我跟刘原的事情,他会偏向谁?”

    祁红没好气地说道:“你就别自作多情了,他那种地位的人,只讲利益,不讲感情……你跟他有什么关系?刘原可是他的钱柜子,你说他会偏向谁?”

    韵真正准备开口,祁红仿佛知道他要说什么,赶紧接着说道:“不要跟我说你是他的女儿,他根本不知道……就算知道了也不会承认……”

    韵真一听,一张俏脸就拉下来,嘴里连连冷笑道:“我从来就没有想着靠他……还账可以,先把杀我爸的凶手交出来再说……刘原和王子同是他的两个狗腿子,我爸的事情肯定跟他们有关……哼,刘原的狗尾巴也长不了几天了,只要吴世兵一开口,他就等着坐牢吧,钱对他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

    祁红吃惊地瞪着女儿,半天才说道:“你就能保证吴世兵还能开口说话,说不定连骨头都找不见了……”

    韵真诡秘地一笑,低声道:“妈,你等着瞧,刘原不是他的钱柜子吗?我就砸烂他这个钱柜子,既然他不仁,就别怪我不义……”

    祁红失声道:“天呐,又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你有什么资格跟他斗?”

    韵真咬咬牙道:“我是没有资格,可有资格跟他斗的人多了,要不然他怎么就像被逼急的疯狗一样开始杀人灭口了……妈,我劝你,你最好离他远一点,到时候可别受他的拖累……”

    祁红胀红了脸说道:“你就别提我瞎操心了,我半截子入土的人了,谁还能拖累得了……”沉吟了一下,似乎是想在女儿面前挽回点面子,又继续说道:“我这辈子,除了跟他那点事……其他方面自信经得起考验……”

    韵真笑道:“妈,在你这个级别的官员里面,你算是干净的了……你就听我一句话,虽然他是省委一把手,可并不能给你幸福,你又不求他什么,何必要屈从他的淫威?现在我爸爸也不在了,你完全可以考虑重新开始新的生活……”

    祁红似乎再也听不下去了,红着脸站起身来骂道:“你这死丫头,还是替自己多想想吧……别怪我没有提醒你啊,你现在可是在玩一场危险的游戏,刘原和王子同可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你爸爸的下场就是一个教训……

    另外,关于你发现的那几十亿赃款,你怎么知道那些钱是吴世兵的?你知不知道自己得罪了多少人?我听说那笔钱远远不是这么数目,有本事你就全部找出来,否则到时候人家把污水泼在你的头上……”

    韵真也站起身来,有点心虚地说道:“我内心无愧,我又没把钱装进自己的口袋……”

    祁红伸手点了一下女儿的脑袋,恨声说道:“你以为那笔钱会上交国库?我告诉你,不管那笔钱落在孟桐手里,还是落到孙正刚手里,用处只有一个,那就是在北京收买更多的靠山……”

    韵真咬咬牙说道:“那我也情愿落它到孙正刚手里……如果他能弄死那个没有人性的东西,我个人还想捐点钱呢……”

    祁红一听,无奈地摇摇头,然后拖着沉重的步子慢慢回卧室去了。韵真站在那里愣了一阵,看着母亲忧伤的背影,忽然似乎有点明白她的意图了,也许,母亲之所以还和孟桐藕断丝连,完全是为了自己考虑,完全是想给自己留条后路呢。( 绝对秘密:行长日记 http://www.qishuwx.com/6_6159/ 移动版阅读m.qishu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