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其他小说 > 绝对秘密:行长日记 > 77.姐妹密语
    [第2章第2卷逼上绝路

    ]

    第77节姐妹密语

    秦笑愚也明白,像高斌这样的角色三言两语是无法说服他的,如果他不想说,威胁也没用,如果自己真的弄死了他,一旦被欧阳龙知道的话,可能马上就会撤销自己的身份,那时候自己马上就会变成杀害警察的通缉犯,杀警察和杀李军可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你等于什么都没说”秦笑愚盯着高斌说道。

    “既然你替欧阳龙卖命,我不说你也知道其中的关系,不然他为什么要派你们暗中保护刘蔓冬……兄弟,我们都是拿人钱财与人消灾,有些事还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为好,如果硬要出头,最终都不会有什么好结果……”高斌的话里面明显有警告的成分。

    秦笑愚哼了一声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我也不是替欧阳龙卖命,只不过和丁朝辉有点私人恩怨,如果你能给我提供一点有关丁局长的有价值的信息,我也能给你指点一条明路……”

    “我不需要你给我指点什么明路,我自己能摆平今天晚上的事情……”高斌自负地说道。

    秦笑愚冷笑道:“就算我不提今天晚上的事情,刘蔓冬可就不一定了,她如果知道了你的身份,明天报纸、网络上就会出现你的大名……我不信你能摆平……”

    高斌不出声了,他知道秦笑愚这句话并不是威胁他,刘蔓冬有着广泛的关系,她只要向社会公开自己假公济私,自己就算不承担法律责任,政治生命也就算到头了。

    “我就不信刘蔓冬会听你这个小警察的……”高斌提出了质疑。

    秦笑愚淡淡一笑道:“我可以告诉刘蔓冬,如果她把这件事情透露出去,所有的警察都将成为她的敌人,并且再也没有警察会出面保护她了,你清楚她是干什么的吧,我相信她不会冒这个风险……”

    高斌听完秦笑愚的话,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最后才无奈地说道:“你保证今天晚上我们说的话不会被第三个人知道?”

    “我保证……我们无冤无仇,为什么要害你,我如果想害你的话,只要把你交给市公安局刑警队就行了,就算今晚你们被人打死,我相信公安局也不敢公开追查凶手,你们只能做个无名英雄……”秦笑愚说道。

    “能不能把头上的套子拿下来?”高斌问道。

    “这要看你说到什么程度……如果我觉得我们可以成为朋友的时候,自然可以坦诚相见,不过现在可不行,我是个小警察,你是个大处长,我还担心将来给我小鞋穿呢……”秦笑愚故意担心地说道。

    “那你想知道什么?”高斌问道。

    “他不为人知的另一面,如果你怕牵扯到大人物,哪怕是他的个人隐秘的也行。你就当做故事来讲好了……不过必须要有价值,否则,我们就是在浪费时间……”秦笑愚说道。

    高斌又是一阵沉默,良久才缓缓说道:“他这人不干净……”

    秦笑愚笑道:“这还用说……我们不是都一样吗?要不然外界也不会说我们警匪一家了,你要说具体点,什么地方不干净?难道他乱搞女人?”

    “女人?”高斌冷笑一声道:“他养着好几个女人呢……”

    “哦,有没有大家都认识的?”秦笑愚感兴趣地说道。

    “李微微……你认识吗?”高斌说道。

    “电视台那个主持人?”秦笑愚并不认识李薇,可看过她主持的电视节目,有好几期都是关于警方打击犯罪的节目,丁朝阳肯定是通过这层关系跟她搞上的。他记得李薇好像还是韵冰的一个战友。

    “还有什么?”秦笑愚点上一支烟,走到高斌面前蹲下身子,小心翼翼地卷起头套,露出他的嘴,然后把那支烟塞进她的嘴里。

    高斌猛吸了几口烟,像是豁出去了,低沉地说道:“他经济上的问题没法说清楚,他跟本市的几种势力都有联系,我就跟你说一件事……前几天,他安排杀了一个老头……不知道你听说这件事没有……”

    秦笑愚微微一惊,不定声色地说道:“我知道这个老头……难道是他指使警察干的?”

    高斌摇摇头说道:“不是警察……”

    “黑帮?”

    高斌又摇摇头,深深吸了一口烟说道:“就是仓库里那帮人干的……”

    秦笑愚不清楚仓库里那帮人究竟指的是谁,好像跟王子同有点关系,可据他了解,王子同只不过是一个商人,跟刘原这种半黑半红的人还不一样,什么时候手下竟然搜罗了这么多杀手。

    高斌见秦笑愚不出声,接着说道:“那些人不是本市人,甚至也不是大陆人……很可能是一帮来自海外的杀手……我听丁局长有一次说过,他说要不了多久,本市的台湾黑帮将会被赶出大陆……因为有新的力量将要取代他们,我的理解就是要不了多久,可能会来一次黑帮大战……”

    海外的杀手?这就对了,也许是王子同重金从美国请来的人,他想把古从林赶走,然后独霸临海市,当然,他现在是孟桐女儿的男友,自然会利用这帮人替老丈人卖命了。只是没想到,在有了新的老丈人之后,竟然向以前的老丈人下手。

    “纳格老头也算是一个人物……据我所知,他已经失踪很长时间了,或者说他预感到自己的危险处境之后躲起来了,他们是怎么找到他的?”秦笑愚问道。

    高斌不屑地说道:“你清楚八处是干什么的吧……我们能从一个电话,一条短信,一个微薄发现任何蛛丝马迹……凡是我们想知道的就会知道……

    我给你举个例子,在临海市图使馆,我们对每个去那里借书看书的人进行监控,并且把他们进行归类……

    比如说,我们设定几个敏感词,腐败,凶杀,上访等等,只要有人接触和这几个词有关的书籍,他就会进入我们的视野……

    那老头早就进入我们的视线了,因为他退休之后经常去图书馆,并且频频触动腐败这个敏感词……直说吧,就是丁局长想办法把他引出来,然后仓库那些人动的手……”

    “具体怎么干的,我听说是在河里面淹死的……”秦笑愚听得心惊肉跳,隐隐觉得背后也有一双眼睛时刻在注视着自己的一举一动。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淹死、上掉死、跳楼死……反正都一样……有机会你可以亲自问问他……”高斌说道。

    秦笑愚坐在那里沉默了几分钟,忽然一伸手就把高斌头上的套子揭掉了,高斌嘴里一声惊呼,随即两个男人就像情人似的互相凝视着。

    “我敢肯定我们没有见过面……”两人在互相凝视了一阵之后,秦笑愚确定地说道。

    高斌见秦笑愚给他取下头套,心

    里不免一阵惊慌,因为,这也意味着对方有可能起了杀心,并不担心被看清相貌。不过,随即秦笑愚的动作解除了他的担忧,因为手铐也被打开了。

    “这么说你把我当朋友了?”高斌活动了一下手腕说道,不过,他还是坐在地上并没有站起身来。

    “朋友说不上,也许今后我们可以在某些方面互相帮助展开合作……”秦笑愚指指一把椅子,示意高斌坐在那里。

    高斌瞄了一眼桌子上自己的那把6四手枪,在椅子上坐下来,不解地问道:“我不明白我们之间有什么可以合作的?”

    秦笑愚淡淡一笑道:“我敢肯定,你不是丁朝辉的朋友,不然刚才也不会出卖他了……我猜想你应该是为了钱……”

    高斌脸上一红,说道:“我们还不是一样?难道你还指望有一天当上局长?”

    秦笑愚摇摇头,笑道:“既然是为了钱就好办,我出的价钱比丁朝辉高十倍……并且比他那些钱拿的心安理得……”

    高斌警惕地问道:“你想让我干什么?”

    “很简单,我想知道他的日常行踪,以及做出的重大决定,当然,正常的公务我不感兴趣,我感兴趣是那些……比如安排刺杀老头这种事情……”秦笑愚盯着高斌说道。

    “不行不行……这事我不能干……你还是另外找人吧……我不想参与你们的私人恩怨,再说,谁知道你是不是在替欧阳龙干私活……”高斌断然拒绝道。

    秦笑愚脸色一沉,冷冷说道:“你这就太不给面子了,我这个人喜欢交朋友,可也不勉强……既然你不愿意,现在就可以走了,这把枪就留在我这里做个纪念,也许什么时候用得上呢。”

    高斌清楚自己的命运已经被对手捏在手里,只要他愿意,随时都可以毁掉自己,看来也没有多少选择的余地了。

    “你想达到什么目的?”高斌问道。

    “我想让他垮台……”秦笑愚淡淡地说道。

    “你……你究竟是什么人?”高斌越来越觉得秦笑愚不像是个跑腿的小警察。

    秦笑愚把一口烟缓缓喷到高斌的脸上,身子凑过去说道:“既然我们今后在一个碗里吃饭,我也不瞒你……”说着回头看看门,这才低声说道:“我也在八处领一份工资……只不过没有你幸运,可以穿着警服招摇过市……”

    “啊,你也是……你是八处的密工?”高斌大吃一惊,因为他知道八处虽然没有几个人,可这个处掌握着成百上千的秘密警察,专门从事机密事件的调查工作,没想到今天居然歪打正着碰见了真正的自己人。

    秦笑愚摊开双手一副无奈地说道:“其实我的身份也没必要保密了,因为丁朝辉早就把我出卖给对手了……该知道我身份的人基本上已经知道了,再多你一个也无所谓……”

    “但是……调查他应该不是你的任务吧……”高斌疑惑地问道。

    “当然不是……他毕竟是我的处长,还是我的上司……我已经说过了,我跟他有个人恩怨,我女朋友的死跟他有关,我不会放过他的……连自己的女朋友都死的不明不白,我还调查个屁呀……”秦笑愚故意颓废地说道。

    高斌点点头,似乎理解秦笑愚的动机了,不过他想的情节可不一样,忍不住说道:“丁朝辉这人就是喜欢漂亮女人,连下属的女人都不放过……机关里有不少美貌的女警察都被他上过……”

    秦笑愚也不去纠正高斌的误解,盯着他问道:“怎么样?你愿不愿意帮我这个忙,我对你可是再没有一点隐瞒了,如果你在推三阻四,那就伤感情了……”

    高斌再也无法拒绝,不过心里面不免还是有点担心,他了解丁朝辉心狠手辣,万一被他察觉自己出卖他,到时候等待自己就是一颗枪子。

    “你怎么保证我的安全,我们怎么联系?”

    秦笑愚一听高斌松口,心里舒一口气,赶忙说道:“我有不是一个菜鸟,安全是第一位的,如果让丁朝辉知道我在暗中搞他,首先有危险的是我……我可以派一个漂亮女警察跟你联系……即便有人发现你们在一起谁也不会怀疑,当然,最好是少见面……”秦笑愚有点邪恶地说道。

    “你保证这件事最终不会把我扯进去?”高斌说道。

    “我只能给你口头承诺,我不会出卖自己的朋友,这一点可比你强多了……再说,我们又没有利益关系……”秦笑愚带点挖苦地说道。

    高斌犹豫了一下,似不好意思地说道:“那个……活动经费呢……”

    秦笑愚一听,装作恍然大悟地说道:“我怎么把这件事给忘记了……这样,你给我一个安全的账号,第一笔钱五十万马上就会到你的账上,等到丁朝辉完蛋的那一天,我再给你一百万……”

    高斌一听,怔怔地盯着秦笑愚说不出话,最后嘟囔道:“你可是我见过的出手最大方的警察了……看来欧阳龙对你不错,活动经费很充足……”

    秦笑愚不可置否,只管盯着他问道:“怎么样?给我一个肯定的答复……”

    高斌稍稍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成交……”

    秦笑愚站起身来,毫不介意地把手枪还给了高斌,最后说道:“记住,我需要有价值的消息,我可不想用这么多钱只买来他上厕所和吃早餐的时间……另外,那个伙计你自己搞定……如果你担心他泄密,干脆就给他一枪,这笔账可以算在刘蔓冬那些保镖的头上……”

    高斌拿着手枪心中感慨万千,没想到秦笑愚竟然一点不忌讳自己的武器,顿时对他的杀伐专断佩服的五体投地,赶忙说道:“没必要……那个胆小鬼,我只要敲打他一下,保准屁也不敢放一个……”

    早上九点多,秦笑愚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里,房间里静悄悄的,客厅里没有见到吴媛媛的身影,卧室的门也关着,也许还在睡懒觉呢。

    秦笑愚轻手轻脚地走过去,伸手慢慢推开门往里面看了一眼,只见吴媛媛已经起来了,身上只穿着一件短短的吊带睡裙,披散着一头秀发,正坐在梳妆台前面化妆呢。

    “又是通宵未归,昨晚不会又是跟刘韵真在一起吧?”吴媛媛早就从镜子里看见男人缩头缩脑的样子了,语气中带着一点不瞒,还有一点酸溜溜的味道。

    秦笑愚站在那里,看见吴媛媛一双黑白分明的美目从镜子里冷冰冰的注视着自己,虽然并没有跟韵真发生什么实质性的关系,可心里仍然有种内疚感。

    且不说别的,光是把这个小美人单独丢在家里通宵不归就有点说不过去,况且自己连个电话都没有给她打过,奇怪的是,不管他晚上回来多晚,或者整夜不归,吴媛媛也从来都不会打电话过问,他不明白这是女孩一点都不关心、不在乎自己呢,还是在跟自己赌气。

    秦笑愚脱下外套,然后三两下就把自己脱的光溜溜的,走到吴媛媛的背后,伸手在那白玉似光滑的肩膀上轻轻捏着,一边通过镜子紧盯着她低声说道:“好像真的有点吃醋了?”说完肩膀上的手往前面滑了下去。

    />

    ……

    “大白天了你怎么还睡啊……”秦笑愚伸手揉揉女孩的秀发有气无力地问道。

    “你不是也一样吗?”吴媛媛翻个身,把自己一条雪白的大腿搭在男人的肚皮上,把脸埋进他的怀里娇声道。

    “我上夜班……自然是白天睡觉……”秦笑愚闭上眼睛说道。

    “哼,谁知道你干什么去了……夜猫子……”吴媛媛抬头看看秦笑愚,见他闭着眼睛想睡觉,就伸手推推他,嗔道:“你也睡得着?我爸的事情你到底怎么想的?”

    秦笑愚眼睛都没有睁开,嘟囔道:“还能怎么想?见过面再说……他想在哪里见面?”

    “今天晚上等他电话……他还是担心安全问题……”吴媛媛说道。

    “担心什么?难道还怕我把他交给警察……不管怎么说,我现在好歹也是他的准女婿,这种大义灭亲的事情我可做不出来……”秦笑愚半开玩笑地说道。

    吴媛媛掐了男人一把,娇嗔道:“没有一点正经……我就不信你心里没有一点打算……”

    秦笑愚仍然闭着眼睛低声道:“我不是说了吗,先找个安全的地方让他躲一阵再说……”

    “可他还是想尽快出去……”吴媛媛把身子紧贴在男人的怀里说道。

    “事实证明,仓皇出逃不会有好结果……你就别多问了,见面的时候我自然会跟他讲清楚利害关系……”秦笑愚说着双臂把吴媛媛抱在怀里,嘟囔道:“宝贝……先别说这件事了……让我抱着你好好睡一觉……瞌睡死了……”

    秦笑愚是被一阵手机铃声吵醒的,他眼睛都懒得睁开,一只手伸到床头柜上摸到手机,这才睁开眼睛看看那上面的来电显示,出乎预料的是这个电话并不是韵真打来的,而是邹琳的号码。

    “什么事?”秦笑愚睡意朦胧地问道。

    “刘蔓冬溜掉了……”邹琳微微喘息道。

    “什么?你怎么能让她溜掉?”秦笑愚的睡意顿时一扫而光,马上从床上做了起来,他这才发现吴媛媛并不在床上。

    “我有什么办法?经过昨晚的事情之后,她突然把那些遣散的保镖都召回来了,我一个人怎么挡得住?”邹琳委屈地说道。

    “她怎么说?”

    “她说她不想坐在这里等死……她要跟那些忘恩负义混蛋决一死战……”

    “知道他去哪里了吗?”

    “不知道,她在保镖的簇拥下匆匆离开,我根本就要来不及做什么……不过,她说,她会找机会跟你见面的……”

    “知不知道昨天晚上约她出门的是谁……”

    “不清楚……她不说……还能有谁,看她那气愤的样子自然是被认识的熟人出卖了,我担心她马上就会开始报复……”

    “你马上离开刘蔓冬家,跟陈刚回合,我需要考虑一下下一步的行动……告诉他们都等着,今天晚上我要见一个大人物……”

    秦笑愚说完一下倒在床上,瞪着天花板呆呆地愣了好一阵,这才爬起来冲进了卫生间,一边喊了几声“媛媛……”却没有听见回答,马上就跑到客厅看了一眼,哪里有吴媛媛的身影。

    妈的,这小东西不会也跑了吧……难道今晚见吴世兵不过是她释放的一个烟幕弹?不像呀……刚才在自己的怀里就像一只听话的小猫咪呢……对了,肯定是在自己见吴世兵之前,他们父女想偷偷在什么地方先见上一面,也许,吴世兵已经偷偷潜回了临海市。

    奇怪的是韵真那边一点消息都没有,难道她没有打那个电话?按道理来说她应该比自己还要心急,毕竟那个段鹏手里也许有刘定邦留下的重要材料呢。

    其实,秦笑愚哪里知道,韵真一大早就跟段鹏取得了联系,并且还把这件事告诉了急急忙忙赶回来的妹妹韵冰。

    “姐,这种家事怎么能让外人参合?”韵冰可不清楚姐姐和秦笑愚的关系,一听说要把秦笑愚也叫上一起去见段鹏,马上就表示反对。

    “可是……谁知道这个段鹏是什么人,我们就这样去见他会不会有危险……你别忘了,爸爸可是被人害死的……”韵真忧郁地说道。

    “光天化日之下会有什么危险,他不过是个律师……难道爸爸还会害我们?走吧,我陪你去一趟……”韵冰毕竟当过兵,胆子比韵真大多了。

    “冰冰,明熙还没有给你打电话吗?”在去见段鹏的路上,韵真一边开车,一边做贼心虚地问道。

    “姐,你别提他,一提起他我就气不打一处来……”韵冰皱皱眉头气哼哼地说道。

    韵真吓一跳,以为李明熙已经跟韵冰摊牌了呢,急忙问道:“怎么?你们吵架了?”

    “哼,吵架?那也的能看见人啊……爸爸出这么大的事,他居然跟没事人似的,电话里也不告诉我……”

    “冰冰,难道你就没有找找原因?”韵真舒了一口气,看来韵冰还不知道自己出卖她的事情。

    “我才懒得找……他现在已经变了一个人,心里好像根本就没有我,表面上看是忙于公务,其实我都怀疑他在外面是不是有女人了……”韵冰只管抱怨道。

    韵真扭头看看妹妹,小心翼翼地说道:“冰冰,明熙可是个聪明人,又干了这么长时间的公安……你说,他会不会已经察觉你跟王子同的事情了……”

    韵冰脸一红,扭头看着窗外咬咬牙说道:“知道又怎么样……不想过就算了……”

    韵冰这句话正中韵真的下怀,赶忙怂恿道:“冰冰,对一个男人来说,这种事情这辈子都是一块心病……即便他原谅了你,可心里面总是不舒服,你可要有点思想准备……”

    韵冰哼了一声道:“是不是他跟你说了什么?”

    “那倒没有,不过,我总觉得他怪兮兮的,所以怀疑……”韵真含糊其辞地说道。

    “姐,其实……”韵冰犹犹豫豫地说道:“这件事他并不是一点都不知道,我们还没有结婚之前,我就曾经跟他说起过姐夫,当然没有说那种事……结果你猜着呢么样……”

    “冰冰……今后别再叫那个畜生叫姐夫,我都警告你多少次了……结果怎么样?”韵真不瞒地埋怨道。

    “结果后来只要我跟他那样……他就……就开始审问我,让我承认跟自己的……跟王子同有一腿……后来我就告诉他,王子同曾经把我抱在怀里碰过身子,可并没有干过其他的事情。

    &n

    sp;他听了之后不但不生气,反而兴奋的把人家弄得死去活来……

    再后来,他就逼着我承认跟王子同做那个了,我被他逼得没办法……况且,我自己好像也觉得很刺激,于是就承认了……

    从那以后,他只要做那事……就要人家说跟王子同的事情……不过,情节都是编出来……开始的时候,我还觉得很刺激,很兴奋,可时间长了之后就有点腻味了,可他还是没完没了,所以……我就没有心思跟他干那事了……谁知道,结果真的就跟姐夫……跟王子同……”

    韵冰说到这里羞臊的双手捂住了脸,韵真也觉得脸上热乎乎的,踩着油门的脚都有点发抖,她没想到妹妹跟李明熙之间居然还有这么一段淫靡的往事,不过,这只能说明李明熙有受虐的倾向,而不是真的希望自己的老婆有野男人,那天当自己告诉他真相之后,他那张脸上的表情已经说明了问题。

    “哎呀,真恶心人……亏你们也做得出来……可这是两码事,随便玩玩是一码事……我就不信他真的不在乎你跟王子同后来发生的事情……”韵真不晕着脸说道。

    “起码他应该有思想准备了吧……既然他知道了也好,这件事对我来说也总是一块心病,干脆就做个了断……”韵冰狠狠心说道。

    “怎么?难道你想跟他离婚?”韵真没想到根本不用自己劝,妹妹已经有这个念头了。

    “我不是说嘛……我已经腻味了……”

    “你是对他这个人腻味……还是对那种游戏腻味了……如果是后者,你们完全可以换个别的刺激游戏玩玩,如果是前者,你们的关系基本上没救了……”韵真替妹妹分析道。

    “我也说不清楚……你也知道,我们现在基本上就不在一起……他好像也无所谓……再说,我心里面已经有别人了……”韵冰低着头不好意思地说道。

    “啊。”韵真一声娇呼,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都是钱惹的祸,都说男人有钱就变坏,怎么女人也一个德行?“你……你又看上谁了?”

    “这人你也认识。”韵冰偷偷看了姐姐一眼,怯生生地说道。

    韵真胀红了脸,看韵冰的神情,她认为妹妹肯定是鬼迷心窍爱上了王子同,除了他之外还能有谁?

    “到底是谁……你就不能痛快点?”韵真恼怒地大声说道。

    “哎呀,你喊什么,反正你也不要他,不能算我抢你的……”韵冰撅着小嘴说道。

    “你……你居然还跟他有来往……你……你非要气死我才甘心啊……”韵真确定妹妹说的那个人必定是王子同无疑,顿时气得脸都变色了。

    韵冰似乎意识到姐姐肯定是误会了,连忙嗔道:“姐,你再说谁呀?你以为我跟王子同?哼,他现在攀上高枝了,怎么能看得上我……他现在连我的电话都不敢接……”

    韵真一听,稍稍松了一口气,按照她的意思,妹妹可以爱上这个世界上的任何男人,可就是不能跟王子同在一起。

    “说说吧……这次又爱上了什么人物……我认识的人多了……哪有神气去猜?”韵真白了妹妹一眼,没好气地说道。

    韵冰磨叽了半天,才红着脸低声道:“柳中原……”

    韵真一听,震惊的一脚踩死了刹车,随着一声尖锐的声响,汽车往前一冲停在了路边,差点撞上一个站牌。

    “你说什么……你这个该死的……”韵真满面通红,一双眼睛圆溜溜地等着妹妹,好像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韵冰可没想到姐姐会发这么大的火,不用说她跟柳中原的关系肯定不一般,可她也太自私了,自己玩剩下来的难道也不允许妹妹染指吗?都说肥水不流外人田呢。

    “姐,你别生气,只要你跟他结婚,我就让贤,我还不至于抢自己姐姐的男朋友……但是,如果你看不上的话,那就不能怪我了……你知道,我喜欢他这种类型的男人……不像李明熙那样,整天扳着一张脸,好像我是个罪犯似的……”韵冰反倒一点都没有激动,而是清醒地说道。

    韵真觉得自己哭笑不得,心里面长叹一声,忍不住迷信地想到,老天爷让自己的家里发生这种乱七八糟的关系,是不是预示着自己的家族即将衰落了。很显然,妹妹肯定是被那个下流胚的花言巧语迷住了,自己不是也无法拒绝吗?

    “冰冰,咱们现金不说别的,你只告诉我,你们的关系发展到哪一步……他是什么意思?”

    韵冰撅着小嘴没好气地说道:“你放心,我还没有跟他那样呢……我可不想偷偷摸。我早就打算找个机会告诉你了……”

    “那你……他知道你的意思吗?”韵真让自己冷静了一下问道。

    韵冰哼了一声说道:“那家伙是个高手……他明知道人家的心思,可就是故意装作不知道……他是在欲擒故纵呢……”

    韵真一听,一颗心这才放下来,好在柳中原知道韵冰跟他的关系,他再混蛋,还不至于跟自己的亲妹妹乱来。

    “欲擒故纵你个头……”韵真伸手在妹妹的脑袋上狠狠地点了一下,然后发动起车期许往前开,一边警告道:“你就死了这条心……你们两个……哼,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

    “为什么?你又不要他,为什么就不能让给我呢……姐……你就行行好……人家确实喜欢他,再说,我们现在是合伙人,如果能成为一家人的话,岂不是……”

    “你给我闭嘴……我现在没时间给你解释……今天晚上妈妈回家之后,咱们就开个家庭会议,那时候你就会羞的找个地缝钻进去……”韵真没好气地说道。

    “我……在离婚前不会跟他乱来……有什么可羞耻的……我相信自己这次是真的爱上了……”韵冰还理直气壮地说道。

    “先别扯淡……我们到了……”韵真把车停在一家茶楼的门前,这是他们和段鹏约定的见面地方。

    韵冰看看手表嘀咕道:“我们迟到了……”

    这是一间高档茶楼,内部装饰很豪华,韵冰在前,韵真在后,两个人跟着服务生沿着一排排包厢走过去,最后停在了一扇门前,并在上面轻轻敲了几下。

    “客人已经在里面了,你们自己进去吧,需要什么可以按铃……”服务生说完就自顾走了。

    韵冰好像心里还有气似的,很不客气地推开了房门走了进去,只见一张红木圆桌上坐着一个五十来年纪的男人,穿着一件蓝色的就夹克,头发已经花白了,单从外貌来看,似乎跟这间茶楼很不协调。他面前放着一个公文包,一杯茶,一双眼睛紧盯着进来的两个女人。

    “您是段鹏律师吗?就是我们给你打的电话……”韵冰说道。

    “请坐……”男人伸手指指身边的椅子,身子却没有动一下。

    “喝茶吗?”等姐妹两个坐定,男人又问道。

    >

    韵真摇摇头,把男人略微打量了几眼,觉得很陌生,如果他真的是个律师的话,应该是一个小角色,也许正像秦笑愚所说,父亲找这么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律师是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注意。可问题是,这种落魄的律师也有可能带来信任上的危机。

    “您认识我父亲?”韵真口气似乎有点怀疑。

    “你是谁?”男人紧盯着韵真问道。

    “我是刘定邦的女儿刘韵真,这是我妹妹刘韵冰……”韵真说道。

    段鹏丝毫不为所动,平静地说道:“我不认识刘定邦的两个女儿,可以看看你们的身份证吗?”

    “有这个必要吗?”韵真觉得有点可笑,心里琢磨这个小律师也许是想用刁难的手段从自己这里得到一点好处。

    “有必要……”段鹏冷冰冰地说道。

    韵真没办法,只好掏出自己的身份证递过去,段鹏就像是研究古董一样把那张身份证看了足足有一分多钟,这才把它还给女人,然后双手交叉着放在桌子上,眼神中竟有些许的悲哀。

    “这么说他真的不再人世了……”

    “你怎么知道?”韵冰插嘴道。

    “因为你们的出现就是一个信号……如果他还活着,你们也找不见我……”段鹏忧伤地说道。

    韵真明显注意到了男人眼神中的那一丝悲伤,并且确定是因为父亲的死引起的,忍不住好奇地问道:“您……您和我爸爸是怎么认识的……”

    “钓鱼……”段鹏只说了两个字,韵真就明白了,曾经有那么几年,父亲是一个狂热而又孤独的钓者,显然,这个段鹏是他为数不多的钓友之一,也许是唯一一个。

    “我父亲在你这里留下了什么?”韵真开始进去主题。

    段鹏摇摇头说道:“我不清楚……我只负责按照他的吩咐遵照流程办事……”

    “那我们是不是可以开始了……”韵真问道。

    段鹏又摇摇头,说道:“不行,你们要出具刘定邦的死亡证明……”

    韵真有点不耐烦地说道:“难道我们还会拿自己父亲的死来开玩笑?”

    段鹏没有理会韵真问题,自顾说道:“除此之外,还缺一个人,如果这个人不在场,也没法履行我的职责……”

    韵冰插话道:“你是说我妈妈,他今天晚上才能回到临海……”

    段鹏有摇摇头,端起那杯茶喝了一口,然后拿起桌子上公文包站起身来,说道:“不是你妈妈,而是刘定邦的儿子柳中原……”

    “你……你说什么?”姐妹两个都吃惊地站起身来,尤其是韵冰,好像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张着小嘴,一双眼睛只管瞪着姐姐。

    段鹏好像一分钟都不想多留,抬腿就朝门口走去,伸手拉开门,他才回过头来低声问道:“你们能不能告诉我……他是怎么死的……”( 绝对秘密:行长日记 http://www.qishuwx.com/6_6159/ 移动版阅读m.qishu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