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其他小说 > 绝对秘密:行长日记 > 3.以假乱真
    [第2章第2卷逼上绝路

    ]

    第3节以假乱真

    秦笑愚回到家的时候,南琴已经做好饭等着他了,看着围着小围裙曲线玲珑的女人,再看看桌子上热腾腾的饭菜,他心里很有一种满足感,可一想到徐萍,脸上马上就爬满了乌云,琢磨着是不是要把这件事告诉自己的女人。

    南琴见男人回来,冲他娇媚地一笑,拿起桌子上的酒瓶子给他斟了一杯酒,笑道:“喝一杯解解乏吧……”

    秦笑愚虽然喜欢喝酒,可并不是天天喝,自从和南琴双宿双飞之后,每天晚上女人都会让他喝一点,只是最多三杯,再想喝就没有了。

    “这小日子过得我都没有一点斗志了,你可是罪魁祸首。”秦笑愚笑道。

    “别不知好歹啊,不然人家就做几天恶婆娘让你尝尝滋味……”南琴用筷子在男人头上敲了一下,两个人开始坐下来吃饭。

    “警察那边进展的怎么样?”秦笑愚有点迫不及待地问道。

    “目前还没有锁定嫌疑人,他们怀疑是谋财害命或者是情杀……罪犯很狡猾,在现场没有留下有价值的线索。奇怪的是他们并没有发现陈默在银行有什么资产,事实上,他在工商银行的账户上只有不到十万块钱,令人不解的是,他却买了一套价值百万元的房子,公安局那边正在查找他的财产,也许陈默只拿到了一小部分钱。”南琴说道。

    “关于那台电脑,上面怎么说。”秦笑愚问道。

    “最近市局就有一次行动,对电脑上的那十几家公司的负责人实施抓捕,不过,在没有确凿的证据之前,为了不打草惊蛇,银行那边暂时还不打算接触,上面要求我们继续往深里挖,他们并不满足于抓几个小喽。”南琴说道。

    “那些储蓄账户呢?”秦笑愚问道。

    南琴犹豫了一下,没有回答秦笑愚的话,只是说道:“你先去洗个澡,我收拾完了再对你详细说说。”

    秦笑愚现在已经知道南琴有点小小的洁癖,只要和她做那事,必须要洗澡,否则就别想碰她的身子,虽然在冬天每天洗澡有点不习惯,可一想到南琴,他还是乐此不疲。并且,让他洗澡已经成了两人之间的一个暗号,意味着晚上又可以颠鸾倒凤了。

    南琴收拾完桌子,自己洗过澡之后走进卧室的时候,见秦笑愚已经靠在那里抽烟了,光着上身,要是猜得没错的话,被窝里肯定也是光溜溜的,现在秦笑愚已经不再关灯了,他很喜欢看着女人裹着浴巾,一头湿漉漉的秀发披散在光洁的肌肤上的美景。

    看着男人一双眼睛盯着自己,南琴反倒显得有点不好意思,只好背对着他揭掉身上的浴巾,然后双手捂着下面,晕红着脸钻进被窝躺在他的身边,身子也渐渐热起来。

    “讨厌,老是躺在床上抽烟……”南琴责怪着,把身子靠近了男人的怀里。

    秦笑愚一只手抓住一只轻轻捏着,一边问道:“你没有把那几个账号交给他们?”

    南琴眯着眼睛享受着,低声道:“没有。”

    “为什么?”秦笑愚盯着女人的脸,有点不可思议。

    “笑愚,我们的工作没有人监督,所以意味着将来有很多事情可能根本就无法说清楚,如果我们提供了那几个账户,一旦上面的钱已经被陈默转走并且就此失踪的话,那么我们将来就会受到质疑。”

    “你先别弄,我受不了……”秦笑愚轻轻挪开下面的小手说道。

    南琴扑哧一笑,嗔道:“那你这样弄人家,人家就受得了?啊,你轻点呀……”

    “那你的意思是……我们自己先搞清楚这些账户的情况?”秦笑愚问道。

    南琴点点头,悄声道:“目前来看,陈默已经完全掌握了那些账号,我通过物业公司找见了那个开锁匠,并且给他看了陈默的照片,他一眼就认出上面那个人就是那天让他开锁的那个户主。

    我去那套房子看了一下,很久没人住过了,也许陈默是最后一个进入那套房子的人,那些护照和身份证肯定是在那套房子里被他翻出来的,而那个所谓的汪啸风其实应该就是汪峰,很显然,他一直都有潜逃的准备,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被耽搁了,以至于没有预料到自己会死在酒桌子上……

    我们现在必须弄清楚陈默是不是拿到了这些钱,目前这些钱在什么地方?只有搞清楚这些问题,我们才能给上面一个满意的交代。

    我个人认为,陈默已经拿到了一部分钱,他不是傻瓜,这么多钱不可能用自己的名字存入银行,我倒是怀疑你那个战友,也许钱在他的手里也说不定……”

    “不可能,我了解他,他要是手里有这么多钱还跑到临海来干什么?”秦笑愚反驳道,不过,通过南琴的调查,他现在基本上已经用那台笔记本电脑把吴世兵、韵真、汪峰、徐萍以及陈默串联起来,而这里面的两个关键人物就是吴世兵和韵真,徐萍和陈默只不过是个配角。

    “你注意观察他一下,面对一大笔财富的时候,人是会变的……”

    “你估计有多少钱?”秦笑愚问道。

    南琴摇摇头说道:“绝对不会是个小数目。”

    “汪峰留下这笔钱应该还有人知道。”

    “谁对那台电脑感兴趣,谁就是知情者,你说的那个女行长也算一个。”南琴说道。

    “不可能,她如果知道电脑中藏着一大笔钱,就不会把电脑交给陈默,事实上,陈默也就是误打误撞……”

    南琴打断了秦笑愚说道:“你可以了解一下那台电脑的最后去向,也许可以为我们提供有价值的线索,不过,那台电脑本身已经没什么价值了,那些账号已经被陈默修改的乱七八糟,神仙都看不懂,目前掌握这些账号的只有你和我……”

    秦笑愚从南琴的话里面听出了一点异味,忍不住问道:“琴,你该不会也对那笔钱动心了吧。”

    南琴仰起脸来和男人吻了一下,低声道:“什么叫动心?那不过是我们的战利品。和我们的任务并没有什么冲突,上面给的那点钱怎么够用?我们需要钱,再说,有朝一日我们还是要过正常的人的生活……”

    这就叫自给自足。南琴的意思成为有钱人并不违背任务的要求,不过,在证明那笔钱存在之前,现在考虑这些问题没有实际意义。

    “你从公司辞职吧,我有别的事情安排你去做。王子同那点事我心里已经基本清楚了,我们现在把刘源作为主要对象,拿下他将是我们今后工作的主要任务。”

    “你的意思让我去聚源公司?”

    秦笑愚点点头说道:“在去聚源公司之前,你想办法接近一下刘蔓冬,她有个模特公司,就凭你这身材,

    做个模特应该没问题吧。”

    “你想从她那里得到什么?”

    秦笑愚说道:“我想了解一下她的那个小圈子,还有毒品……当初我在派出所的时候就已经注意到一家俱乐部形式的会所每天都有大笔的毒品交易,最近我了解了一下,那家会所就是刘蔓冬的产业,徐召死后,调查工作就停了,以前,我们在那里有一个卧底,目前也不知去向。

    我怀疑刘蔓冬和台湾黑帮有联系,他们控制着本市的毒品交易,你在她身边可要主意安全,这个女人可不容易对付,你看看围着她身边转的那些男人,就知道她是一个很有心计的女人。”

    “那你呢,你准备继续给王子同开车?”南琴问道。

    “我还有几个疑问要弄清楚,要不了多久也会离开那里……银行那几个账户的事情还是要慎重,你采取什么行动必须提前让我知道。”

    “你就放心吧,谁让你是人家的上司呢?”南琴娇声说道:“讨厌死了……你那只手就没有停下来过,难道你就这样和人家谈工作啊……”

    秦笑愚抽出手,低声道:“这就叫效率……现在轮到你了……”

    南琴哼哼着妞妞身子,幽怨地看了男人一眼,这才慢慢揭开了身上的被子钻了下去,一边媚眼如丝地嗔道:“越来越坏了……每天都要人家这样,以后只能算是奖励……”

    秦笑愚舒服的闭上眼睛,哼哼道:“怪你自己……这可都是你教的……”

    一时,明晃晃的卧室里,两个人上下翻滚起来,伴随着南琴迷人的娇吟,秦笑愚最后一翻身就把女人的身子紧紧压在下面,忽然喘息道:“我忘了一件事……”

    韵真终于休假了。原本她想约上明玉出去旅游,可明玉心里却尽想着柳中原,几天不见,已经有点坐立不安了,她极力游说韵真一起去柳家洼玩一趟,甚至把自己男人的家乡说成了世外桃源。

    其实韵真也很想去柳家洼看看,一方面妹妹韵冰也在那里,另一方面,她很想把柳中原的身世搞个明白,她曾经私下问过母亲,父亲刘定邦当年曾经去过临海县,也许就是在那段时间和柳中原的母亲相识并发生了恋情,而地点就应该在柳家洼。

    出发的前一天,韵真在正在家里收拾简单的行李,却意外地接到了秦笑愚的电话,在接电话之前,她让铃声响了好一阵,心里猜测着男人突然打电话来有什么用意,自从上次见过陈默之后,她基本上可以确定秦笑愚已经和徐萍搞到一起了,心里面竟对他生出了几分嫌恶的感觉。

    可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于是就谨慎地接通了手机,秦笑愚在电话里好像并没有多少话要说,不过,等韵真放下手机的时候脸色变得苍白,浑身禁不住微微颤抖。

    上帝呀,陈默被人谋杀了。该死的,怎么就没有听李明熙提起过呢,对了,他并不知道自己认识陈默,不可能把这座城市发生的案子全部告诉自己。徐萍知道吗?

    韵真站在那里愣了几分钟,她虽然不清楚秦笑愚为什么要特意把陈默的死告诉自己,可潜意识里却清楚地知道,这件事情很可能和那台笔记本电脑有关。

    秦笑愚给自己打这个电话也许是出于好心,毕竟,他心里可能还爱着自己呢。想到这里,韵真匆匆忙忙穿上衣服,一阵风似地出了门。

    她没有注意到,坐在窗口轮椅里的刘定邦一双眼睛一直目送着她离去,脸上是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一点都看不出痴呆的样子,直到保姆晓玲进来,他才把一个脑袋耷拉在胸前,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

    在一间生意清淡的小茶楼里韵真见到了秦笑愚,两个人已经有一段时间没见面了,彼此似乎已经有了一点陌生感。不过,韵真觉得男人盯着自己的那双眼睛里已然没有了过去那种腼腆与羞涩,也不仅仅是出于关切,而是一副怀疑的神情。

    “到底怎么回事?”韵真屁股刚坐稳就迫不及待地问道。

    秦笑愚没有马上回答,而是等着服务生替韵真泡上一杯茶离开之后才低声道:“陈默被人杀死在一套公寓里……”

    “你刚才在电话里已经说过了……什么时候的事情,是谁干的?”韵真盯着秦笑愚问道,不过,她似乎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警察正在调查,不过……可能和你有关……”秦笑愚毫不回避韵真的目光。

    “和我……有关……”韵真神经质地笑了一声,心里感到一阵恐惧。

    “确切地说也许和你那台笔记本电脑有关。”秦笑愚说道。

    “你怎么知道,你又不是公安局的……对了,你是从哪里得到的消息?”韵真感到很奇怪,为什么一个老板的司机会比自己的消息还要灵通,自己家里好歹还有一个市局刑警队的人呢。

    秦笑愚没有回答韵真的问题,而是问道:“我想知道那台电脑上到底有些什么东西,陈默破解了那些文件之后你得出了什么结论?”

    韵真一愣,在她看来,这些事情根本就不是一个司机应该关心的,如果他还在派出所工作还可以理解,眼下他已经什么都不是了,为什么会向自己打听这些事。

    “笑愚,这些事情你就别打听了,和你没有关系……”

    “韵真,当初我把这台电脑交给你,就是因为出于对你的信任,并且我也为此付出了代价,我记得你曾经说过,关于电脑的事情你会给我一个解释……

    陈默是我的战友的亲兄弟,他现在死了,我想知道那台电脑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为什么会害死陈默,我要给我的战友一个交代,我总觉得自己对陈默的死负有一定的责任……”秦笑愚给自己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

    “陈默是你战友的兄弟?”韵真惊讶地问道。心想,这世上怎么就有这么巧的事情,好像大家都不约而同地为了那台电脑凑到了一起似的。

    “难道徐萍没有告诉你吗?”

    “她从来没有跟我提过这件事……不过,捉拿凶手是公安局的事情,他们早晚会破案的,我看你还是不要参合这件事了。”韵真说道。

    秦笑愚心中一阵恼怒,没想到自己对她这么信任,而她竟然还在自己面前遮遮掩掩,看来她从始至终都没有打算让自己了解真相。

    “韵真,公安局破案需要线索,如果没有完整的线索,他们可能走错方向,甚至永远破不了案,你心里也应该清楚,那台电脑就是一个重大线索,难道你不打算向公安人员提供这个线索?”秦笑愚的话已经有了一点威胁的意味,他知道韵真肯定不愿意跟公安局打交道。

    韵真怎么能听不出秦笑愚话里的意思,一时还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个对自己百依百顺的男人竟然为了打听一件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的事情开始对自己软硬兼施,几天没见面,他是从哪里找到了自信?

    “你怎么知道陈默的死和那台电脑有关?”韵真的口气变得冰冷起来。

    “直觉。”

    &nbsp

    “笑愚,你别忘记,你已经不是警察了,你的直觉就这么靠得住?”韵真带点嘲讽的口气说道。

    秦笑愚盯着韵真说道:“我当初就是凭着直觉才把那台电脑交给你的,难道我的直觉有错吗?韵真,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这台电脑也许会给你带来意想不到的后果。”

    韵真忍不住笑了一声,随即盯着秦笑愚低声道:“你就别瞎操心了,那台电脑早就不在我的手里了……”

    秦笑愚一愣,似乎有点不信,问道:“你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有人偷走了它,你在我家里杀的那个人没偷成,他们又派了另一个人……总之这台电脑现在应该在对他感兴趣的人手里,所以,我说你就别替我操心了,陈默的死和电脑应该没关系。”韵真说道。

    秦笑愚吃不准韵真说的是不是真话,按道理她明白这台电脑的价值,不可能轻易让别人偷走,也许她这是在搪塞自己。

    “就算电脑被偷走了,你能不能说说你的想法,我想你肯定研究过那些文件。”秦笑愚近似无理地要求道。

    韵真忽然心中警惕起来,隐隐觉得秦笑愚今天之所以忽然对那台电脑感兴趣很可能另有图谋,虽然他不太可能害自己,但也不排除替别人打探消息的可能。

    “笑愚,我知道你现在给我的前夫开车,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是在替他打听这些事情吧,你去告诉他,别在贼喊捉贼了……”

    秦笑愚没想到韵真会把自己当成王子同的耳目,他为什么会这么想,难道王子同也对那台电脑感兴趣?

    “和他没关系,实际上,电脑里那些文件我手里也有,如果我和你的前夫坑壑一气,早就把那些文件交给他了,你不要猜测我的动机。

    我只是不太了解你们银行的内部情况,所以今天才来问你……我想知道里面那些企业名字、人名和账号的含义,我希望你能告诉我,否则我的战友很可能会把电脑的事情捅到公安局去,我不希望看着你卷入陈默的案子里。”秦笑愚软硬兼施地说道。

    韵真吃惊地盯着秦笑愚,马上就肯定是徐萍干得好事,怎么就没想到他们两个已经搞到一起去了,也许徐萍已经把知道的一切都向他和盘托出了。但是,他为什么忽然就对这些和他八竿子打不着的事情问东问西呢?

    “你……你偷偷复制了那些文件?你想干什么?”

    “我想帮助你?”

    “帮助我?”韵真觉得很可笑,不无嘲弄地笑道:“笑愚,你是不是一直还把自己当警察?”

    秦笑愚也微笑道:“韵真,请问你是警察吗?你为什么会对那台电脑感兴趣呢,我只要知道这一点就够了。”

    韵真见男人一双眼睛炯炯有神地盯着自己,再次感觉到这个男人的巨大的变化,和以前自己认识的那个人简直判若两人,再也没有让自己有那种居高临下的感觉了。难道他脱胎换骨了不成?

    “你自信能帮得了我吗?”韵真斜睨着男人问道。

    秦笑愚心里面长叹了一声,明白自己在韵真的心目中不过是一个小人物,对自己显然缺乏足够的信任,在她的眼里自己不过是一个车夫,怎么能有权力资格和她探讨这么严肃的事情呢。

    如此说来,以前两人之间那点暧昧关系多半是自己的一厢情愿,而她不过是出于一点对自己的好感外加一点同情心而已。

    “好吧,韵真,既然你不愿意说我也不勉强你,不过,早晚你会知道,陈默是因你而死……”秦笑愚无奈地说道。

    “这个结论还是让公安机关来验证吧……关于陈默的死你还知道点什么?”韵真有点做贼心虚地问道。

    秦笑愚现在才渐渐明白这个女人的强烈的控制欲,她在拒绝回答自己问题的同时,却又想从自己这里打探消息,这也充分说明,她心里并不像表现出的那么坦然。

    “你可以去向公安局打听……我相信你提供的线索肯定会加速破案的进程。”秦笑愚没好气地说道。随即掏出一支烟,当着韵真的面肆无忌惮地抽烟起来,也不管女人一只手扇着飘到面前的烟雾。

    韵真还是第一次遇到秦笑愚拒绝自己的意愿,如果是在过去,即便自己不问,他也早就把知道的一切和盘托出了,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和自己如此生分呢?难道和徐萍有关系?自己并没有碍他们的好事呀。

    哎呀,怎么忘记了,他说陈默是他战友的亲兄弟,也许他已经知道自己怂恿陈默纠缠徐萍的事情了,怪不得好像苦大仇深的样子,说不定在心里正怨恨自己呢。只是不知道这件事和他打听电脑的事情有什么联系。

    “笑愚,我知道你生我的气了,何必为了这些和你没有一点关系的事情生气呢……说实话,我倒是有点生你的气,难道你就这么喜欢替别人开车吗?”韵真为了缓和气氛,故意埋怨道,似乎也在提醒男人,自己可是曾经真心实意地帮助过他。

    秦笑愚知道韵真是在为自己没有去那家公司出任副总经理而耿耿于怀,于是淡淡笑道:“我不想欠你太多的人情,这和你拒绝我的好意是一样的……”

    韵真一愣,没想到一向腼腆含蓄的人竟然把话说的如此直白 ,他的意思分明是说要和自己建立一个对等的关系,难道他对自己还没有死心?

    “我倒没有强迫你的意思,只不过徐萍可是一个心高气傲的女孩,她可能会对你的工作有看法呢。”韵真试探着把话扯到了徐萍身上,其实,她很想知道两个人到底进展到了什么地步,这是一种微妙的心理在作祟。

    秦笑愚在烟灰缸里把烟头掐灭,盯着韵真低声说道:“我已经从徐召家里搬出来了,我曾经答应过徐召,在他死后帮着照顾她们母女,但是,我和徐萍的关系绝对不是你想象的那种关系。”

    韵真一听,首先是一阵尴尬,接着就脸红了,辩解道:“我又没说什么,也许你不这么想,可怎么知道人家小姑娘是怎么想的,我可是过来人,还看不出她那点小心事……”

    秦笑愚一想到徐萍将来有一天很有可能会面临谋杀的指控,心里一阵烦乱,心中鼓荡着一股怨气挥之不去,忍不住说道:“你未必了解她……也许有一天她会让你大吃一惊……”

    韵真见秦笑愚说的一本正经,感到一阵疑惑,笑道:“这么说还是你了解她?”

    秦笑愚不想再纠缠徐萍这个话题,看着韵真微微泛红的脸,心里忽然就把她和南琴做了一个比较,说实话,两个女人都很美。

    但是,韵真多变的性格,以及那种桀骜不驯、独立自主的个性却更能吸引男人,更能引起男人征服的欲 望。她之所以到目前还单身,说白了,还没有遇见一个可以征服她的男人。

    “我知道你参加了一个相亲会,怎么样?有没有收获?”

    韵真立即就涨红了脸,恼怒地瞪着男人嗔道:“你现在管的闲事越来越多了,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去和别人相亲了,那不过是一个私人聚会而已……”

    秦笑愚现在已经不是菜鸟了,在床

    上经常和南琴打情骂俏,渐渐明白怎么对付女人了,见韵真被自己逗得满脸红晕,忍不住就有点心猿意马,笑道:“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不是关心你嘛……”

    韵真听了秦笑愚的话,不但不生气,反而有种奇怪的感觉,过去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她总觉得他过于腼腆,过于唯唯诺诺,显得很没有情趣,现在见他竟然敢当面调侃自己,心里面居然有一种新鲜感。不过,他怀疑男人会不会是跟着王子同学坏了,自己的前夫虽然有生理缺陷,可在哄女人方面可是一个老手。

    “你还是多关心一下你自己吧,看你这样子是不是已经有人了……”韵真嗔道。

    秦笑愚一脸正经地盯着韵真说道:“我不会在你前面找人……不知为什么,只要你还单身,我这心里就不踏实……”

    这是一次再也明白不过的表白了,相比于过去那种遮遮掩掩的暗示,显得既大胆又直白,这么说他确实一直都在惦记着自己。但是,自己难道会和一个司机结婚吗?如果让王子同知道了,非笑掉大牙不可。

    韵真站起身来,拿起身边的包,红着脸娇声道:“没想到几天不见你就学坏了,不和你瞎扯了……”

    秦笑愚也站起身来,一脸严肃地说道:“韵真,我今天找你确实是想了解一下那台电脑的事情,你不愿意说我也不勉强你,但是,我要告诉你,陈默的死绝对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我希望你好好考虑一下……你想想,如果那天晚上你在别墅碰见那个黑帮分子,后果会怎么样?”

    韵真身子微微颤抖了一下,不过很快就平静下来,一边往外走一边半真半假地说道:“我会考虑的,如果遇见什么危险,肯定会打电话请你这个大英雄来救人家……”

    深夜十二点。夜幕中一辆黑色的奔驰轿车悄无声息地停在了刘蔓冬寓所的门前,前门下来一个年轻人,恭恭敬敬地拉开车门,就看见刘源从车里面走了出来,径直走上台阶,还没有等他按门铃,那扇大门就吱呀一声打开了,刘蔓冬身穿一件紧身旗袍站在灯影里。

    “你已经很久没有做夜猫子了。”刘蔓冬关上门,一边接过男人的外套,一边说道。

    刘源没有出声,而是把女人上下打量了一番,只见一身旗袍将一个丰满的身子裹得就像是没穿衣服一样,一条雪白的肥腿若隐若现,里面竟然还穿着吊带丝袜,很显然,她在接到电话之后精心地做了一番打扮。

    哼,她还以为今晚自己是来X她的呢。

    刘蔓冬见男人一双眼睛在自己身上溜来溜去,一张脸就红起来,按照她的猜测,要不了几秒钟,男人就会迫不及待地把她按在墙上,掀起旗袍,从后面猛烈的占 有自己。没想到刘源却并没有这样做,而是慢慢转身,一声不吭地朝着楼上走去。

    今天倒是沉得住气,也许他想和自己先喝上一杯,然后慢慢玩弄自己,让自己哀求他,满足他的变 态要求,无非就是这点把戏。

    卧室里柔和的灯光亮度恰到好处,既能洞察秋毫又不失情调,茶几上已经放着一瓶葡萄酒,刘源就像是到了自己的卧室一般仰靠在沙发上,两只眼睛盯着女人弯腰给自己斟酒,一对巨物几乎要碰到他的鼻子上。

    “你现在是大忙人,见你一次还真不容易呢。”刘蔓冬在刘源身边坐下来,等着他扑上来。

    “那台电脑里的东西你向谁透露过?”刘源紧盯着刘蔓冬突然问道。

    “我不明白你是什么意思?电脑在我的保险柜里很安全……”刘蔓冬预感到刘源并不是冲着自己的身子来的,倒只自己猜错了,这么晚了跑来问电脑的事情,显然是出了什么事。

    “那个破解密码的人靠得住吗?”刘源面无表情地问道。

    “当然靠得住,并且电脑也没有带出过我的房间……出什么事了吗?”刘蔓冬不解地问道。

    “那就奇怪了……”刘源似自言自语地说道。

    “你在怀疑什么?”

    “公安局今天秘密抓了我们几个人,奇怪的是他们以前都是那几家公司的负责人,公司早就注销了,公安局为什么抓他们?他们从哪里得到的消息?我怀疑电脑中的那些材料已经泄露了。”刘源忧虑地说道。

    刘蔓冬眯着眼睛想了半天,说道:“即便是泄密,问题也不会出在我这里……会不会是刘韵真已经破解了那些文件,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台电脑肯定被她做了手脚……我找来的那个电脑专家说,第四个文件夹那些账号被人修改过,毫无规律可循,会不会是她……”

    刘源似乎早就想到了这一层,刘蔓冬的话印证了他的猜测,冷笑道:“看来,那台电脑是刘韵真故意送给你的,实际上是一个烟幕弹……没想到我对她仁至义尽,她却在我背后放黑枪……我怎么忘了她有个在市公安局刑警队工作的妹夫呢。”

    刘源端起酒杯一口就干掉一大半红酒,抹抹嘴骂道:“吴世兵真他妈的是个饭桶,这么重要的东西居然会让它落在刘韵真手里,并且一筹莫展,我看他整天尽想着搞钱了。”

    “情况有多严重,会影响到你吗?”刘蔓冬担心地问道。

    “虽然还不至于威胁到我,可公安局要是抓到了线索就不会轻易放弃,如果听任他们查下去,后果就很难说了……最重要的是,汪峰留下来的那笔钱会不会落到刘韵真的手里……”

    “很有这个可能,不然她为什么要修改那些账号,显然就是不想让别人知道,她本身就是银行的人,有些东西一看就明白。”刘蔓冬说道。

    “你估计汪峰手里有多少钱?”刘源问道。

    刘蔓冬犹豫了一下说道:“不好说,他死之前还有几笔款子交给他处理,结果也没了踪影,起码有几十个亿吧,现在看来,汪峰在死之前已经做好了卷款潜逃的准备,只不过没想到他的心这么贪。”

    “不是他心贪,是我们太疏忽大意,太相信他了,这么多钱放在谁手里不动心?哼,死人我就不追究了,谁要是敢向这笔钱伸手,我非剁掉他一只手不可。”刘源咬牙切齿地说道。

    “问题是,我们现在根本就不知道这笔钱的去向?”

    “我宁可让这笔钱躺在某个银行里,永远也不让外界知道。”刘源恨恨地说道。

    “你打算怎么办?”刘蔓冬似乎感觉到了男人的杀气。

    “不过,还有一个疑点,如果刘韵真想贪这笔钱,她完全可以把那个记录账号和密码的文件夹删除,不留下一点痕迹,她为什么要干此地无银三百两的事情呢?”刘源疑惑道。

    “这个女人心理有点不正常,说不定是和我们玩猫捉老鼠的游戏呢。”刘蔓冬说道。

    刘源点上一支烟眯着眼睛慢悠悠地抽着,良久忽然说道:“接触过这台电脑的人并不是刘韵真一个,其他的人也有可能是窃贼,比如,你那个美男子,还有那个保安,刘韵真本人没有能力解破那些文件夹,她肯定是找了什么人,这个人也有可能见财起意……”

    “柳中原的可能性不大,如果他发现了这笔钱,这台电脑还不成了他的宝贝?怎么舍得卖给我?”刘蔓冬缓缓

    摇头道。

    “你就这么肯定刘韵真和你那个美男子是死对头?”刘源眯着眼睛问道。

    “你的意思他们两个勾结起来耍弄我们?”刘蔓冬惊讶地问道,她还确实没有这么想过。

    “不是没可能。你可能还不知道吧,柳中原和明玉注册了一家公司,竟然想搞旅游开发呢,他哪来的钱?”

    “难道你没有摸他们的底细?”

    “刘韵真的妹妹现在是那家公司的股东,难道这还不能说明情况?要么是刘韵真从银行替他弄钱,要么就是他们找见了汪峰那笔钱,总之,他们已经搞到一起去了。”刘源说道。

    刘蔓冬心里微微感到吃惊,她知道自己的养子不但偷了刘源的女人,如果现在又被怀疑偷了他的钱的话,那么,他的末日就快到了。

    虽然柳中原和她之间根本没有母子之情,可毕竟从小养大,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从私心来说,她倒不希望自己的养子丢掉性命。

    “我还是不信柳中原会拿那笔钱,你是不是还在为了那个女人吃醋?既然已经教训过他们也就算了,难道你还缺女人?”刘蔓冬低声说道。

    刘源自然明白女人的意思,她是想让自己留她养子一条性命,可一想到明玉的背叛,心里的怨气难平,哼了一声说道:“如果我执意要收拾他,难到你还打算庇护他?”

    刘蔓冬的手在男人的胸口停下来,不亢不卑地说道:“你认识我这么久了,见我求过男人吗?我做事只求心安,你拿他出出气,我倒是没有意见,不过你如果想置他于死地,我这心里就不太踏实,虽然他离开了我,可他也没做过对不起我的事情。”

    女人几句肉中带骨头的话让刘源听了很不舒服,虽然这么多年女人从来没有违抗过他的意愿,可也从来都没有真正掌控过她的一切。

    她就像一只猫一样,和所有人保持着若即若离的关系。如果论起亲疏,自己可能还比不上那个王子同,毕竟他们的渊源比自己可要长多了。至于,吴世兵,他只不过对女人的身体感兴趣而已。

    “如果我要宰了他,难道你还想跟我翻脸不成?”刘源挑衅似问道。

    刘蔓冬没有出声,一只手慢慢解开了旗袍上的扣子,拉开衣襟,掏了雪白的一团,低声说道:“你已经有很长时间没吃过了,今天既然来了就吃几口吧,也许味道和以前不一样了。”

    刘源起初以为女人被自己的话所震慑,想以主动献身缓和气氛呢,可是,当他一只手刚刚触碰到那柔软的一瞬间,却像被电打一般缩了回去,因为,他一眼就看见了上面赫然纹着三条色泽鲜艳的小蛇,每一条蛇都朝着蓓蕾吐着红信,在雪白的肌肤衬托下显色格外醒目。

    “你……你什么时候加入的?”刘源吃惊地问道。

    他知道这个图案的含义,那是台湾黑帮的特有的纹身,三条小蛇代表了黑帮成员在组织中崇高的地位。

    虽然古叔有黑帮的背景,可他对这个神秘的组织却不是太熟悉,他也知道那些为他跑腿的人都是黑帮的成员,但对他们的来历并不是很清楚。

    在他的印象中,台湾黑帮即便发展一般的成员都很慎重,而刘蔓冬和古叔并没有什么来往,怎么突然就成了黑帮中的上层人物呢?

    刘蔓冬见刘源一副吃惊的样子,咯咯娇笑道:“难道不漂亮吗?你不是说我这对奶 子对你有镇定作用吗?来吃一口镇定一下,别激动……”

    刘源知道自己虽然和古叔关系密切,甚至和台湾黑帮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可毕竟不是组织中的成员,这倒不是他没有门路加入,而是他不想背上黑帮的名声,因为他还有远大的政治抱负呢。既然刘蔓冬加入了黑帮组织,自己今后也不可能对她意气用事了,女人之所以这么做,多半还是想给自己上保险。

    “这么说你已经全面接手海上的生意了?”刘源忽然对那只巨物就失去了兴趣,那里已经不是温柔之乡了,如果枕着它睡觉,没准半夜做恶梦呢。

    刘蔓冬拉上衣襟,端起酒杯呷了一口红酒,这才柔声说道:“既然你放手了,总得有人接手,不然大家争来争去,最终全部会落到警察手里……我可不能和你比啊,你已经把自己洗白了,我可是还要在这条黑道上继续走下去……”

    刘源盯着女人看了一阵,叹口气道:“蔓冬,你是不是有点太贪了,虽然我不知道你赚了多少钱,可该收手的时候还是急流勇退的好,我真不明白,你一个人要这么多钱干什么?”

    刘蔓冬一根纤纤玉指在男人脑袋上点了一下,娇声道:“你是站着说话不腰痛,我的钱来得快去得也快,你可不知道有多少人盯着我的钱袋子呢。”

    刘源猜测,刘蔓冬不仅一直在给某些大人物提供女人,同时还提供资金,以便获取保护,现在加入黑帮无疑是想多一份保险,毕竟,她吃的那碗饭对一个女人来说也不容易,想当初自己干走私贩毒的时候,大笔大笔的钱都流入了一些官员的口袋里,否则,随时都可能在阴沟里翻船。

    现在看来,自己和刘蔓冬已经不可能再走一条道了,自己是极力想洗白,她却是一门心思想把自己抹黑,整个是背道而驰,必须赶紧做好扫尾工作,尽快撇清和她的关系。俗话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连古叔都要慢慢和他撇清关系,更不要说刘蔓冬了。

    “蔓冬,我今天来就是想把那台电脑带走,那玩意对你来说也没什么价值,有什么条件你尽管开口。”刘源的口气显然软下来了。

    刘蔓冬似乎早就估计到刘源会有一天提出这个要求,笑道:“怎么?难道你对我还不放心?”

    “这和放心不放心没有关系,事实上这些年我们一直互相信任,我只是担心夜长梦多,你知道,吴世兵现在越来越成为一个危险因素了,他现在和那个王子同打成一片……俗话说一山不容二虎,谁知道他心里打什么主意,我不得不防啊。”

    刘蔓冬犹豫了一下说道:“我对你们之间的关系不感兴趣,我只有一个条件,不管你怎么对付吴世兵,但是王子同你不能动他一根毫毛,我和他的买卖还没有做完呢。”

    刘源惊讶地问道:“你和他做买卖?难道他对毒品也有兴趣?”

    刘蔓冬摇摇头,说道:“他就是有兴趣我也不会同意他参与,在这座城市有我一个刘蔓冬就足够了,当年你不是也不允许我参与吗?谁不想吃独食啊,我只是对他在临海县的开发项目感兴趣……”

    刘源一愣,心想这女人怎么什么钱都想赚,难道她还想投资旅游开发项目?这可有点麻烦,因为,临海县的项目古叔是志在必得,怎么能听任王子同一人独揽呢。

    “你最好还是不要参合临海县的项目……这一行你不熟悉。”

    刘蔓冬知道男人会错意了,扑哧一笑道:“你紧张什么?我对开发项目可是没有兴趣,我只是对那边的一个小渔村有点兴趣,那个地方背风……”

    刘源恍然大悟,原来刘蔓冬是想换码头,也许她目前的海上通道出现了问题,所以想通过临海县哪个偏僻的小渔村做为新的毒品交易点,所以她想搭王子同这条船,毕竟王子同没有什么不良记录。

    >

    刘源也不说破,点点头说道:“电脑的事情怎么样?”

    刘蔓冬盯着男人看了半天,这才低声道:“电脑我可以给你,我也不要钱,不过,你必须告诉我一句实话。”

    刘源一听,笑道:“难道我们彼此之间还有什么不了解的?这么多年了,我身上长几根毛你也一清二楚,有什么话你就尽管说吧。”

    刘蔓冬咬着嘴唇,犹豫了好一阵才低声说道:“你是不是已经打定主意要废掉吴世兵?”

    刘源盯着女人低声道:“我记得你从来不管闲事。”

    “对我来说这可不是闲事,如果吴世兵现在出事,我将遭受巨大的损失,他目前还是我的理财顾问呢,再说,王子同的开发项目也指望着他贷款呢,所以,我想知道你的想法,我要提前做一些准备工作。”刘蔓冬说道。

    刘源倒是不怀疑刘蔓冬的说辞,这个女人不会对任何男人产生感情,她只认钱,只关心自己的利益,毕竟培养一个银行的代理人可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别说她要做准备工作,即使自己也要有个万全的准备,在吴世兵倒台之后肯定会有一场狂风暴雨呢。

    “说实话,我还没有拿定主意,一切还要看情势的发展,你可能还不知道吧,就算我不废掉他,他自己也早晚把自己废掉,他那个秃头老婆太贪婪了,比你还爱钱……早早着手准备应该不是坏事。”

    刘蔓冬琢磨着男人的话,虽然他说的不肯定,可多半心里面已经做出了决定,也许他早就有这个想法了。

    “你觉得刘韵真这个人怎么样?”刘蔓冬忽然问道。

    “你不会是想着让她替代吴世兵吧。”

    “我可没这个本事,我只是想知道你的最终打算。”

    刘源半天没出声,端起杯子慢悠悠地喝着红酒,脑子里浮现出刘韵真的绝世容颜,叹口气道:“以前我倒是看好她,可现在就很难说了,这个女人野心太大,并且很不听话,我要找个时间和她谈谈,然后再做决定。”

    刘蔓冬微微一笑道:“野心大未免就是坏事,关键是看她想要什么?我想她巴不得吴世兵完蛋呢,事实上他们两个人一直在明争暗斗,如果,我们把她扶上去,难道她就一点都不知道感恩?”

    刘源很有兴趣地盯着刘蔓冬笑道:“这方面你比我有经验,当初你和王子同是怎么搞定吴世兵的?我跟你说句实话,我之所以一直容忍这个女人,除了有其他的考虑之外,心里面也……”

    “你喜欢她?”刘蔓冬问道。

    刘源似自言自语地说道:“我要是有这么一个女行长做老婆也不错,只是……她好像对男人没有兴趣。”

    刘蔓冬点点头,狡黠地一笑,说道:“这我就明白了,怪不得吴世兵总是怪你优柔寡断呢,原来你还有这种打算……不过,有一点你说错了,她并不是对男人不感兴趣,而是没有碰上让她感兴趣的男人,你可能不知道吧,前一阵我搞了一个成功人士联谊会,她也来参加了……”

    “噢?”刘源把身子靠近刘蔓冬,问道:“有收获吗?”

    “她差点被她的前夫蒙骗过去。”

    “她前夫?这怎么可能?肯定是你做了什么手脚。”刘源惊讶道。

    刘蔓冬伸手点了一下男人的脑袋说道:“什么叫做手脚,我这人一向成人之美。”

    “你的意思王子同对她还不死心?”刘源酸溜溜地问道。

    “岂止是不死心?简直有点疯狂,我担心这个女人早晚毁了他呢。”

    “你觉得他们还有可能吗?”刘源紧张地盯着刘蔓冬问道。

    刘蔓冬摇摇头,说道:“王子同一厢情愿而已,他这人在处理和女人的关系上比你可差远了,谁劝也不听,也许你们倒是挺合适……”

    刘源眼睛顿时就放出光来,低声道:“既然你想成人之美,能不能也帮帮我的忙?”

    “你有自信和王子同争女人吗?如果被他知道了,非找你决斗不可?”刘蔓冬吃吃笑道。

    刘源眼睛一瞪,似乎忘记了自己的身份,骂道:“王子同算什么东西,此一时彼一时……别说是女人,这座城市现在我说了算,他要是不识相,我让他在这里待不下去……”

    刘蔓冬斜睨着男人,心里一阵得意,慢条斯理地说道:“刘韵真是天上的一直鸽子,谁抓住就是谁的,总得来说你比王子同有优势,唯一的不足就是缺少了他那份儒雅,你太粗俗了。

    刘韵真不会喜欢粗俗的男人,也许什么时候你好好学习一下男人的礼仪,就算装也要装个差不多,那时候也许你会有点机会,不过,这座城市的人可都知道你已经结婚了,并且还有一个女儿,想必刘韵真不会没听说吧。”

    刘源似乎有点沮丧,说道:“你还不清楚,我那个老婆有和没有一个样,说实话曾经有一段时间我想娶了那个女人,可总觉得缺点什么,这么一犹豫没想到她就给我戴绿帽子,这口气实在咽不下去,不过,如果和刘韵真能有个结果,也算是对我的一点补偿吧。”

    “就看你和她有没有缘分了,我的看法是,你们要么是仇人要么是情人,我倒是希望你们成为情人,这样的话,我也跟着你沾光呢。”刘蔓冬显得有点漫不经心地说道。

    刘源似乎有点不信,问道:“我有点奇怪,你和王子同是老关系了,为什么不帮他反而帮我?”

    刘蔓冬双手一摊笑道:“我什么也没帮你啊,再说,我从来不会在一件毫无希望的事情上浪费精力,从一个女人的直觉来说,我倒是认为你比王子同更适合她。

    也许你可以试试,不过一切都要显得自然,千万不能让她发现你搞小动作,王子同小动作太多,结果反而适得其反,你不是和她母亲关系不错吗?为什么不从她那里开始呢?”

    刘源半天没出声,良久才站起身来说道:“蔓冬,虽然我们今后走的不是一条道,可这座城市这么小,抬头不见低头见,我刘源也不是一个忘恩负义的人,这件事你帮我谋划谋划,我不会忘记你的好处。”

    刘蔓冬娇嗔道:“什么道不道的?现在居然已经和我划清界限了,俗话说殊途同归……你记住今天自己说的话就行。”

    说完,刘蔓冬走到墙上的一副风景画前面,伸手移开那幅画,后面是一个保险柜的暗门,从里面拿出那台电脑交给了刘源,说道:“拿去吧,我估计这东西早就失效了,不知道有多少人看过上面的东西呢,当然包括你爱的那个女人……”

    刘源接过电脑,盯着刘蔓冬缓缓说道:“我会想办法让他们都忘掉……”

    看着刘源离去的背影,刘蔓冬自言自语道:“看来又要开始了……”

    说完走到沙发里坐下,把杯子里剩下的一点红酒喝完,然后站起身来把自己脱得光

    溜溜的,走到镜子前面仔细地盯着胸口上的三条小蛇看了一阵,最后来到卫生间,一边抚摸着自己,一边用一条毛巾擦着,嘴里还嘟囔道:“真舍不得擦掉……没想到他竟然就信了……”( 绝对秘密:行长日记 http://www.qishuwx.com/6_6159/ 移动版阅读m.qishu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