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其他小说 > 绝对秘密:行长日记 > 87.无毒不丈夫
    [第1章第1卷 心血来潮]

    第87节无毒不丈夫

    “中原,刘蔓冬不是一直想买那些……视频吗?她对我的其他东西有没有兴趣,比如笔记本电脑……”韵真试探性地问道。

    柳中原脸上一热,以为韵真已经知道自己偷她笔记本电脑的事情了,看来在这个女人面前,什么都别想瞒住她,要不了多久,自己坐过牢的事情说不定都瞒不住。

    “那个……我上次拿你的那台电脑给她看过……她说不是这一台……我还一直纳闷呢,不知道他们到底要哪一台电脑,也没看见你有别的笔记本电脑啊……”

    韵真一听,感情这个坏蛋早就已经盯上自己的电脑了,还好锁在保险柜里,不然现在这台电脑可能已经在吴世兵的手里了。没想到他们是多管齐下,这边柳中原做内贼,那边黑帮上门行窃,张淼还一直在打秦笑愚的主意,毫无疑问,汪峰的那台电脑还真是个宝贝呢。

    “哼,你老实交代……你在我家里还干过什么坏事……”

    柳中原见韵真并没有真的生气,胆子也打起来,早就把刚才一巴掌的事情忘到九霄云外去了,反正他从小也没有少挨女人的耳光,被韵真这样漂亮的女人扇一巴掌也算是一次亲密接触。

    “没有……就这一件事……当时我还不愿意,后来她逼我……”

    韵真摆摆手打断他说道:“好了,过去的事情我也不想再提……我就实话告诉你吧,你的那笔贷款我已经给一家支行说好了,你记住,我这可是诚心帮你们,你拿这笔钱干点正事……

    至于那个视频……我希望你有点良心自己把它删了……今后如果你在生意上真有什么难事我也不会不管……你要是还拿那件事要挟我,那我们也就打这一次交道……”

    柳中原一听,顿时喜出望外,这次真的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嘟囔道:“哪能呢?那也是没办法被逼的……”

    明玉也高兴起来,白了柳中原一眼,嗔道:“我就说韵真不是你想象的那种人……韵真,你放心,那些东西我负责毁掉……他要是再敢做对不起你的事情,我第一个不答应……”

    韵真笑道:“我谢天谢地,只要你们两口子别合起伙来算计我就行了……”

    柳中原忽然问道:“韵真,你不是说你妹妹和那个秦……他们也要来公司吗?你准备要多少?”

    “你自己看着办吧,刚开始创业,工资低一点也也无所谓,把钱用在刀刃上……”韵真随意说道。

    柳中原似乎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问道:“你是说他们……只要工资?”

    “那还要什么?”韵真奇怪地问道。

    明玉马上说道:“韵真,你帮这么大的忙,怎么能让你白忙活呢,中原的意思是给你百分之十的股份……”

    韵真一听,摆摆手,说道:“你们可别害我啊,我一分钱的股份也不要,我只希望贷款到期之后把钱还回来就是对我最大的感谢了……”

    “这个……这个……怎么好意思啊……”明玉好像真的有点过意不去,一双眼睛瞟着男人尽使眼色,也不知道是想让他劝劝韵真,还是让他赶紧表个态。

    柳中原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明玉的暗示,只是想到,看来自己又没有猜对,这个女人的一举一动永远都出乎自己的预料,要么突然是耳光,要么是惊喜,还好没和她弄到一起,不然非被她折磨成神经病不可。

    “中原,我不但不要你的一分钱好处,我还准备送给你一份额外的礼物,就算是补偿明玉在会所的损失好了。”

    额外的礼物?柳中原和明玉互相对望了一眼,不明白韵真嘴里的这份礼物究竟是指什么?既然是为了弥补明玉的损失那肯定是和钱有关系了。

    “韵真,你已经帮了我们这么多……我们可不好意思再要你的礼物了……”明玉赶紧说道,她可不想让韵真觉得自己两口子贪得无厌。

    韵真盯着柳中原说道:“你不是说刘蔓冬对我那台电脑有兴趣吗,干脆就卖给她算了,不过价钱可不便宜,就看她愿不愿意拿出这笔钱了。”

    柳中原一听,尴尬地笑道:“你那台电脑她已经看过了,好像没有兴趣?”

    “我说的是另一台电脑,她肯定有兴趣,你去问问他出多少钱……你就说和我闹翻以后,从我的别墅里偷出来的,并且还可以告诉她,我一直在找人破解电脑的密码,只是还没有解开……”韵真说道。

    “那台电脑里有什么?”柳中原疑惑地问道。

    韵真摆摆手说道:“这你就没必要知道了,如果让你知道里面有什么,这台电脑也就不值钱了,刘蔓冬自然明白其中的价值……

    我初步估计可以买它两百万,也许更多,这要靠你自己和她讨价还价,我只告诉你一件事,这台电脑流落在外面让好几个人晚上睡不着觉。你还可以趁机摆平明玉在会所的欠账。”

    柳中原一听,顿时就来精神了,一方面这笔钱对他很有吸引力,另一方面,刘蔓冬曾经多次提到过那台电脑,现在自己既可以得到一大笔钱,又可以趁机修复和她之间的紧张关系。何乐而不为呢,只是韵真为什么会突然大发善心,即便她不是成心害自己,这里面一定有什么玄机。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既然知道她会出这么一大笔钱,为什么不自己……”柳中原还是有点不放心。

    韵真犹豫了一下说道:“这台电脑对我也没什么用处,那上面的密码也许永远也解不开……放在手上总是招人惦记。你又不是不知道,连贼都跑到家里去了,还死了人,与其这样让人担惊受怕的,还不如干脆交出去算了,不过也不能这么便宜他们,总要让他们出点血本。”

    原来她是害怕了,也许那台电脑上有什么重大秘密,拿在手里就像一个烫手的山芋,说不定什么时候会给她招来不测呢,她是个聪明人,不会把电脑抱在怀里坐以待毙,只是她为什么要让自己白白占这么大一个便宜呢?

    “我刚才说了,我已经和刘蔓冬闹翻了,我也不想再和她有什么纠缠,如果我现在给她买电脑,她会误认为我想回她身边呢,所以这事……”

    韵真气的恨不得再扇他一个耳光,没想到这家伙居然还矜持起来了,明摆着是故意装清高,他多少已经猜到了自己的意图。可目前除了他还真找不到合适的卖手,只能压他一下,不能让他翘尾巴。

    “这个礼物要不要你自己看着办,年底了,银行马上就要扎帐,那笔贷款也许不会马上到位,买电脑的钱起码可以作为你的前期启动资金,当然如果你不着急的话,那就慢慢等着吧。”

    明玉坐在一边把韵真的话一琢磨,也悟出了一点意思,心想,看她的意思是非要逼着柳中原去买电脑了,也不知道这里面有没有什么麻烦,可总不会比卖K粉还要危险吧,如果真能把刘源敲诈的那笔亏损摆平,冒点风险也值得。

    “中原,不就一台电脑嘛,你也就是作为一

    个局外人转个手,你又不知道电脑里面有什么东西,我看你还是帮帮韵真这个忙吧,我相信她还不至于害你。”

    柳中原也就是矜持一下,心里面早就琢磨着怎么样借机敲刘蔓冬一笔钱了,根据韵真的说法,这笔钱肯定也不是刘蔓冬自己掏腰包,说不定她还能从中赚一笔呢。现在听明玉一说,就借机下台阶,似不情愿地说道:“就怕刘蔓冬已经不信任我了,谁知道她愿不愿意出那笔钱……”

    韵真说道:“这跟信任不信任没关系,只要你给她的是货真价值的东西,她肯定会出钱,至于怎么卖,怎么讨价还价不用我教你吧。另外,从今以后,我们之间少联系,那笔贷款最好也不要让别人知道是我帮着贷出来的,起码目前还要保密,等你把生意做起来了,那时候也就无所谓了。”

    柳中原马上说道:“那你的别墅还租不租?”

    韵真犹豫了一下说道:“我委托一家中介公司出租别墅,到时候你去那里办手续吧,最好是让明玉出面租下来,反正最近一段时间低调一点,如果再折腾出什么事情,我可不能保证那笔贷款能按时贷下来。”

    明玉憋了半天,忽然问道:“韵真,有件事我心里一直不踏实,你说……刘源会不会对我们……他前面打电话的时候,中原抢过我的手机骂了他……我总觉得这件事他不会这么轻易罢休。”

    韵真白了柳中原一眼,教训道:“你骂他干什么?我告诉你,别逞一时之勇,这样不但解决不了问题,还让人家把你看透了,要想让对方不敢轻举妄动,就必须深藏不漏……

    你这样乱骂几句,只图一时痛快,无非是让别人看出你心中胆怯,此外还能说明什么?你这次给刘蔓冬买电脑的时候,不要光想着那笔钱,也可以让她帮着你在刘源面前说说好话,也许看在这台电脑的份上,看在刘蔓冬的份上,对你们略施薄惩也就算了。”

    柳中原听了韵真的话,没有出声,心想,也许自己不应该和刘蔓冬闹翻,即便想脱离她,也不一定搞得像仇人一样,在自己的翅膀还没有长硬之前,她多少还能替自己提供一点保护。

    从眼前的形势来看,刘韵真自己都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除了那笔贷款之外,其他的事情也指望不上。不管怎么说,刘蔓冬好像对自己多少还是有点感情的,只不过是自己伤她太深了。说不得借着手里掌握这台电脑的机会,向她再表表忠心。

    然而,就在韵真和柳中原商量着卖电脑的时候,被失恋折磨的满腔悲愤的陈默也正苦思冥想着打着那台电脑的主意。

    原本,陈默只想着赶紧把剩下的三个文件夹解开,然后从韵真那里再赚一笔,可是在徐萍无情地把他抛弃之后,情况发生了变化,在他的潜意识里,一旦完成解密工作,那就意味着和徐萍彻底断了一切关系,只要这台电脑还在自己的手里,那么徐萍就必须要和自己保持联系。

    他现在已经知道这台电脑的重要性了,不管是那个行长,还是徐萍都不可能轻易放弃它,尤其是徐萍,她把电脑交给自己的男朋友干私活,如果最终拿不回去,无论如何也无法向她们行长交代。

    所以,只要掌握着这台电脑,就总有机会让徐萍来求自己。尽管这种做法很卑鄙,可目前也没有其他的好办法。

    再说,自己在徐萍的眼里早就是卑鄙小人了,也没必要装绅士,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男子汉大丈夫怎么能让一个小女孩随意玩 弄于股掌之间,不操 她一回死不瞑目。

    一旦心里有了这种想法,陈默的所有心思都用在了电脑上,电脑城的那个小店好像早就被他遗忘了,每天除了吃方便面和睡觉的时间,基本上都绞尽脑汁一遍遍尝试着各种密码,一边在心里发着狠,仿佛只有解开了密码才能有资格去解女孩的衣裙似的。

    俗话说情场失意堵场得意,陈默现在的情况就和一个赌徒的心理差不多,他在潜意识里把自己的一切希望都押在了这台电脑上。

    且不说那五万元酬金对他来说是一笔不菲的收入,此外,他总有一种隐隐的预感,觉得手里的这台电脑拥有一种神秘的力量,不仅是维系他和徐萍之间最后的一点希望,而且还能给他带来好运,甚至能够改变眼下窘迫的生活。

    正是带着这样一种执着的信念,在经过十几天通宵达旦的苦思敏想之后,在他疲倦的再也撑不下去,眼看就要倒下去的时候,命运之神终于光顾了他的小屋,那四个文件夹在一串毫无征兆出现在脑子里的密码面前终于向他敞开了所有的奥秘。

    前三个文件夹里面的东西几乎和第一个差不多,除了账本就是一些复杂的银行账号,以及在陈默看来无异于天文数字的资金列表,此外,还有经过特意修饰的人名,这些人的名字也许只有通过上百种乃至上千种排列组合之后才能和一个现实中的人产生对应关系。

    陈默只是匆匆浏览了一遍前三个文件夹中的内容,可是当第四个文件夹打开的时候,即便他没有多少金融方面的知识,也能明白这里面那些银行以及相对应的账号、密码意味着什么。

    也许这些账号和密码太重要了,以至于笔记本的主人都怕自己搞糊涂,所以根本就没有加密。

    陈默虽然对银行不太熟悉,可他知道上面的四家银行中有两家是属于外国在华开设的银行,一家是花旗银行,另一家是汇丰银行。其余的两家渣打银行和华侨银行他没有听说过。不过,他相信这两家银行在本市都应该有代理机构。

    文件夹中还有一个文档,里面是一张身份证的复印件,身份证的主人名叫汪啸风,年龄三十四岁,上面有一个二十位数的号码,号码并非由单纯的数字构成,其中还夹杂着不少英文字母,家庭住址是临海市太原路汇佳小区18栋1203室,奇怪的是身份证上贴照片的地方却是空白,没有照片。

    很显然,第四个文件夹里面的这些账户很可能是存款账号,以及账户的密码,只是没有钱数字,而那张身份证应该是这些账户的拥有人,或者说是这些钱的主人。

    问题是,银行存款要么有存折,要么有银行卡,那么这些账户的存折或者银行卡在哪里呢?如果没有存折或者银行卡,这些钱怎么能取出来呢?

    另外,那张身份证上面为什么没有照片?一般的身份证号码都是十八位数字,为什么这张是二十位并且还夹杂着英文字母呢?即便是假身份证起码也不能把号码的位数搞错呀。

    一连串的问题困扰着陈默,但一颗心却砰砰乱跳,他关上房间里的灯,躺在黑暗中用自己仅有的一点银行知识,妄图揭开这些问题的谜底。不管怎么说,他现在起码明白了徐萍的行长为什么要千方百计破解这些文件夹了,毫无疑问,就是为了里面的这笔钱,虽然上面没有具体数字,可从前面几个文件夹里的那些天文数字来看,这笔钱肯定是一笔自己无法想象的巨款。

    哼,肯定是一笔不义之财,银行当官的人基本都是贪污犯,徐萍说不定也有份,不然怎么会跑前跑后的这么殷勤,如果自己解开了这些文件夹,能够得到五万元的报酬的话,那她得到的肯定是自己的好几倍呢。

    不义之财人人可取,离开了第四个文件夹的内容,凉他们也找不见这笔钱,甚至都不能肯定这笔钱的存在,目前,知道这些账号的只有自己一个人,当然还有电脑的主人汪峰,可谁知道这个人存在不存在……

    现在要改变策略,不但不能让这台电脑在自己的手里逗留时间太长,而是要马上交出去,不过,交出去之前要对文件家里面的内容稍稍做点变动,即便不把第四个文件夹里面的内容全部删去,也要弄得面目全非,让他们什么都看不出来。

    然后自己留下那些内容

    慢慢琢磨,凭着自己的聪明才智,早晚有一天会搞清楚其中奥秘,那时候这些钱岂不是成了自己的囊中之物?

    哼,徐萍之所以和自己分手,说一千道一万,说白了还不是嫌自己穷?什么性格不合,什么自己品德问题,不过是冠冕堂皇的借口,等到手里有了大把的钱,看她还装什么逼。

    想到这里,陈默从床上一跃而起,打开电脑,把里面的四个文件夹全部拷贝到了一张U盘上,然后就把第四个文件夹里面的身份证复印件删除,又把那些账号密码的数字胡乱修改了一遍,直到满意为止。

    忽然又一想,为什么要一下子就把所有的文件夹都解开呢,或许自己可以说只解开了三个,还有一个根本就无法破解,让他们另请高明,这样一来,今后万一发生什么事情也和自己无关。

    想到这里,他用自己学到的加密方式把第四个修改过的文件夹重新加密,这种加密方式比汪峰的还要复杂,如果不是专业人员使用专业的破解工具,可能十年也解不开,即便解开了,里面的那些账号密码也毫无用处。

    陈默为自己的聪明才智感到一阵得意,心想,你不是说我是个卑鄙的小人吗?老子就卑鄙一次,等这次卑鄙成功了,到时候你就会觉得老子浑身没有一个地方不散发着男人的魅力,那个时候,不用自己动手,说不定她就会主动脱 光了衣服求着自己操呢。

    陈默越想越得意,以至于亢奋的无法入睡,刚好桌子上还有半瓶酒,便一把抓过来咕嘟咕嘟喝了好几口,然后一头栽倒在床上,一边琢磨着银行的那些账号,一边迷迷糊糊地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陈默一觉睡到了十一点多钟才爬起来,吃完早饭脑子里就开始想着今天将要开始的冒险行动,他原本想给徐萍打个电话,告诉她文件破解工作的进度,预谋着徐萍如果来出租屋取电脑的话,最后一次挽救一下自己的爱情,如果她仍然执迷不悟,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给她来来个霸王硬上弓,像徐萍这么保守的女孩,一但被自己破了身子,说不定就死心了。反正自己和她是恋人关系,怎么说也够不上强暴。

    不过,一想到那天在电脑城徐萍对他的态度,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别说现在,即便是两个人关系好的时候,她对来出租屋都充满了警惕,她可不是那些稀里糊涂的女孩,这个时候怎么肯孤身犯险?

    目前最终要的还不是徐萍,而是那笔看不见的财富,也许眼下最重要的还是抓紧时间把第四个文件夹里的那些信息做一番了解。

    想到这里,陈默从衣柜里拿出自己最好的一套西装穿在身上,又找了一条领带系上,在镜子里把自己端详了半天,忽然意识到自己的这一头长发太扎眼,很容易给别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于是,他先来到楼下的一家理发店,花了十元钱把自己剃成了一个小平头,再看看镜子中的自己,几乎变了一个模样,如果徐萍在街上碰见他也不一定能认得出来。

    出了理发店,看看天空已经开始飘起了毛毛细雨,他犹豫了一下,还是走到一家小型超市花十五块钱买了一把明黄色的雨伞,然后就在路边上了101路公交车,十分钟后换乘52路公交车,最后在太原路下了车。

    地处太原路的汇佳小区属于中低档社区,建成已经十几年了,大多数房屋看上去很陈旧,只有两栋塔式结构的高层是近几年完工的三期工程。这里居住的基本上都是一些工薪阶层的居民,还有租住在这里的来自全国各地的打工仔。

    汇佳小区18栋1203室。陈默在脑子里把身份证上的那个地址默念了一遍,毫无疑问,从房号来看,这套房子应该在两栋高层中的一栋里面,其他的楼房都是普通七层建筑,不可能有这种门牌号。

    由于是上班时间,加上下雨的缘故,小区里没有多少人。陈默在半路上遇见一位带着孩子的老太太,本能地想上前问问两栋高层里面哪一栋是十八号楼,可最后一想,自己的行径无异于窃贼,还是尽量不要给人留下什么印象。

    马上他就发现自己刚才的想法是多余的,因为转过几栋建筑之后,他就发现其中一栋高层的侧面墙上用红色的油漆写着一个大大的“18”,外面还加了一个红色的圆圈。

    电梯就在一楼,在上去之前,他看见楼道里有一排信箱,其中的一个的编号正是1203。他伸手拉拉信箱的门,结果发现是锁着的。

    直到走进电梯,按下了十二层的按钮,电梯开始轰隆隆往上升的时候,陈默才觉得自己的一颗心开始砰砰跳起来。

    如果房间里有人怎么办?就说自己在找一个朋友,找错人了,然后马上离开。或者说自己是物业公司的……这可不行,业主如果在这里住时间长了,肯定和物业公司的人很熟悉。不过也不一定,自己可以说是新来的……

    可如果家里恰好没有人自己接下来要干什么呢?

    对这个问题,陈默有点拿不定主意,其实他甚至都不明白自己按照身份证上的这个地址找到这里来究竟想干什么,好像完全是一种下意识的行为。

    也许只想来这里看看,因为这个门牌号是电脑里的秘密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也许这个地址的真实性会给他的冒险行动提供必要的说服力,这套屋子的存在可以证明他并不是在做白日梦。

    走出电梯,楼道里黑乎乎的,陈默跺跺脚,灯也没有亮起来。也许在白天声控灯不起作用。不过,没一会儿他就适应了周围的光线,发现这里是那种一梯四户的户型,房间的门开在走道的两头。

    凭着预感,他往左走,并且已经看见了1201的门牌号,在它斜对面的一个拐角处正是1203室。

    给人的感觉好像这层楼上没有一个人,他甚至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还没有走到1203室的门前,他已经看见了贴在门上的两张纸条。

    借助微弱的光线,只见其中的一张纸条上写着:亲爱的业主,请您务必于10月25日之前来物业公司缴纳下半年的物业费686.35元。联系电话5987569。汇佳物业管理有限公司。9月8日。

    第二张纸条上的内容和第一张的几乎一模一样,也是催缴物业管理费的留言,只是日期不同,上一张纸条是三个月之前留的,而这一张纸条则是上个月留下的,最后交款期限改为12月25日,今天是12月20日,距离最后期限还有五天。

    从门上的两张催缴物业费的纸条来看,这家人起码已经有三个月没有回来过了,如果在这段时间里他回来过,即便他不去缴费,也不会让纸条继续留在门上,因为这样的纸条贴在门上让隔壁邻居看见了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陈默一伸手就把两张纸条撕了下来塞进口袋里,一想到这套房子里面很可能没有人,他的心情也变得轻松起来,毫不犹豫就在门上轻轻敲了几下,然后屏声静气地等了一会儿,没有听见屋子里有一点动静,这才注意到门上还有一个绿色的按钮,于是又伸手按了一下,听见屋子里传来一阵悦耳的门铃声,只是没有人过来开门。

    没有人。也许这套屋子里已经很久没有人了,这个名叫汪啸风的主人去哪里了呢,他和那台笔记本电脑的主人汪峰是什么关系?也许是父子,也许是兄弟,不管怎样,两个人肯定有着某种必然的联系,这套屋子里一定隐藏着什么秘密。

    陈默伸手摸门上的锁,有种入室一探究竟的冲动,只是他不是职业小偷,对付门锁没有经验,并且他知道这种防盗门上的锁也不是一般人能打开的,也许只有那些专业开锁的人才有办法。眼下的关键是想办法弄清楚这栋房子的主人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基本上可以肯定,他就是银行那些账户的主人。

    陈默忽然想到了小区的物业公司,于是马上乘坐电梯来到了楼下,在小区院子里转了好一阵才看见了物业公司的门牌,不过他没有进去,而是躲在一个角落里照着那张催缴物业费的纸条上留下的电话号码拨了一个过去。

    “喂,你好……我是十八号楼1203室户主……你们怎么在我的门上贴了这么多纸条,这不是存心丢我的脸吗?难道我还会欠你们的物业费?”陈默故意气愤地说道。

    对方是一个女人,口气也不太客气,只听见电话里面一阵哗啦啦翻过纸张的声音,然后说道:“汪先生,我们也没有办法,没法和你取得联系,已经到年底了,所有费用必须交清……”

    汪先生?看来这户业主叫汪啸风应该不会错了,联系不到人?难道这个汪啸风失踪了不成?

    陈默没等这个女人说完,就打断她说道:“怎么联系不上?我不是给你们留过电话号码吗?”

    “汪先生,我不记得你什么时候给我们留过号码……你什么时候过来缴费?”女人好像只关注收费的事情。

    “我这两天就过去交……对了,我前一阵一直在外地,回来的时候门上的钥匙也找不见了,你们这里有没有专业开锁的人……”陈默是胆子越来越大,潜意识里还真把自己当成业主了。

    “我可以给你一个电话号码,你记一下……”女人说道。

    陈默赶紧抢先说道:“能不能麻烦你帮我打一个电话,我的手机马上就没电了……我就在家门口等他,对了,等一会儿房门打开之后,我马上就去你那里缴费……”

    十五分钟之后,陈默站在12层的楼道里看着电梯开始上升,然后就停在了他所在的楼层,一位四十多岁的男人提着一个帆布袋子匆匆忙忙地从电梯里钻出来,一看见站在那里的陈默,大声问道:“是不是你家里要开锁?”

    陈默没有出声,只是点点头,然后走到1203室前面伸手指指那扇门。男人把陈默上下打量了几眼,瓮声瓮气地说道:“先说好啊,一百块钱。”

    陈默还是没说话,只是不耐烦地朝他摆摆手,示意他赶快开工。然后他自己走到电梯旁边的安全出口,靠在墙上点上一支烟慢慢吸着,一边看着男人开始把一种液体注入锁芯,一边注意着电梯信号灯的动静,一旦有什么意外情况发生,他准备走消防通道逃跑。

    一切都没有发生,甚至连隔壁邻居都没有人出来看一下,电梯一直停在十二层没有动过。那个开锁的男人现在正用一根细长的钢丝在锁眼里来回地抽动着,那动作看上去既熟练又猥亵,让人联想到一个下流的事情。

    等到陈默的一支烟快要抽完的时候,只听见传来咔哒一声,扭头一看,房门已经打开了一条缝,那个男人正把地上的工具往帆布袋子里面装,显然已经打算收工了。

    陈默的心再次狂跳起来,一边从口袋里摸出一张百元大钞递过去,忍不住说道:“你撬锁子的技术不错啊。”

    男人接过钱仔细看看,随即嘿嘿一笑道:“凑合,你最好换一把锁,不过也没事,我们都是在公安局登记过的……你大可放心,以后再忘记带钥匙就直接给我打电话,不然这一百块钱还要给物业公司分二十块呢……”

    陈默耐着性子等到男人走进电梯并且合上门,才慢慢拉开那扇门走了进去,刚一进入房间马上就锁上了房门,心里第一次体验到了窃贼的感觉。

    让他感到意外的是,这套房子根本就不像有人居住的样子,好像业主购买这套房产根本就没打算居住,因为房间显然没有装修过,毛培水泥地上坑坑巴巴的显示着原始状态,墙上甚至还有施工的时候用碳素笔写在上面的各种尺寸标高。

    走道兼过厅里空荡荡的什么东西都没有,走进客厅也同样空空如也,卫生间里面连基本的卫生洁具都没有安装。

    陈默微微感到一阵失望,随便伸手按了一下墙上的开关,屋顶的白炽灯亮起来,好在总算是通上电了。

    也许这套房子和那笔钱没有关系,只是和那张身份证有关系,汪峰为什么要把一张没有照片的身份证复印件放在第四个文件夹里面呢,难道只是为了上面的那个二十位号码做一个备份?他为什么要把身份证上的照片处理掉?难道那个名叫汪啸风的人见不得阳光。

    陈默一边琢磨着这些问题,一边就看见了一间卧室中竟然有一张大床,上面被褥床单枕头一应俱全,被子没有叠起来,而是散乱地堆着。床头的一个柜子上还有一只烟灰缸,里面有四五个烟头,从这些迹象来看,房间肯定曾经有人在这里住过。不过从床头柜上那一层厚厚的灰尘来看,应该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陈默伸手就掀起了床上的被子,抖起的灰尘在窗外射进来的阳光中浮动,他把被子扔在地上,然后又检查了枕头底下以及褥子下面的,最后把床上所有的东西都扔在地上,只剩下光秃秃的床板。

    什么也没有。陈默气喘吁吁地一屁股坐在床上,一边摸出一支烟点上,眯着眼睛看着淡蓝色的烟雾在阳光中袅袅飘散。除了这张床,这套屋子里几乎没有任何藏匿东西的地方,除非他在水泥地上挖个洞,或者在墙上……

    忽然一个念头在陈默的脑中闪过,他把抽了几口的香烟扔在地上,先弯下腰朝着床底下看了一眼,然后干脆蹲下身来把一个脑袋钻进了床底下,水泥地面上空荡荡的,连一双鞋子也没有看见,不过,他的余光注意到了床板上好像有什么东西,好像是一个塑料袋子。

    这一发现让陈默一瞬间有一种眩晕的感觉,就像探寻宝藏的人在黑暗中发现了异常的闪光,他也顾不上地上的灰尘,身子一缩就钻进了床底下,整个人就脸朝上躺在地面上,一双眼睛盯着那个用胶带粘在床板上的厚皮塑料袋,胸口一阵急剧起伏。

    终于找到了,功夫不负有心人,毫无疑问,这个塑料袋里装着的应该就是自己想象中的东西,它和那台笔记本电脑密切相关,甚至可以认为是电脑中第五个需要破解的文件夹。

    陈默颤抖着双手慢慢从床板上揭下袋子,动作小心的就像是在排除一颗定时炸弹,仿佛一不小心就有可能引爆似的。等他从床下爬出来的时候,身上已经是大汗淋漓。

    然而,当陈默把袋子里的所有东西全部倒在床上的时候又一次感到失望了,袋子里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银行卡或者存折,只有一本护照和一张身份证,他拿起那本护照打开来看了一眼,尽管他从来没有见过护照,可还是认出这是一本新加坡护照,持有人正是那个汪啸风。

    护照上的那张照片是一位看上去三十岁左右的男人,一脸严肃的样子,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前方,有点像是公安局发出的通缉令上的坏蛋,只不过,这个人穿着西装打着领带,头发梳理的很整齐,倒像是一个政府官员。

    接着,陈默就一把将那张身份证抓在手里,让他感到吃惊是这张身份证和电脑中的那张复印件虽然一模一样,但是上面却没有照片,他原本以为,那张复印件是主人经过了处理,故意把照片删除了,没想到原件上面也没有照片。

    陈默百思不得其解,拿着那张身份证翻来覆去地看了几遍,结果就看出了一些异样。最后他从钱包里面把自己的身份证掏出来进行认真的比对之后,发现这张没有照片的身份证其实并不是一张真正的身份证,只能说是一张很像身份证的证件,只是目前还搞不清楚它的用处,相信和那笔钱应该有很大的关系。

    不管怎么说,来这么一趟还算是有收获,从汪啸风如此神秘

    地隐藏这两样东西来看,这本护照和证件应该有着重要的作用,只是其中的奥秘还需要自己进一步参详。从那个女行长不惜重金求自己破解这些文件来看,显然她也是在寻找这笔钱,也许这个汪啸风也是银行的人,在贪污了大笔的资金之后,准备外逃呢,要不为什么早早就办好了新加坡的护照呢?从某种角度来说,护照其实就是身份证,只不过是世界公认的身份证。

    问题是,这个护照的主人到底去了哪里?如果自己猜得不错的话也许已经在监狱里了,只是他藏着的这笔钱还没有被人发现,逃跑是不可能的,如果他已经逃跑的话,就不可能留下这笔钱和这本护照了。钱肯定还静静地躺在那四家银行里面。

    陈默兴奋的有种想手舞足蹈的感觉,既然已经掌握了银行账号和密码。现在又得到了这本护照和证件,那台笔记本电脑对自己来说已经毫无用处了,干脆马上和徐萍联系,把电脑尽快还给她,否则放在自己手上夜长梦多,时间越久到时候就越容易引起别人的猜疑。

    想到这里,陈默把地上的被褥抱回床上,草草地铺了一下,然后就转着身子看看有没有留下什么痕迹,这个时候他连一点气味都不想在这件房子里留下。

    所以,在临走之前他打开了所有的窗户,他知道,在这种四面打开窗户的高层建筑的房间里,只要一场台风就能把他留下的痕迹吹的干干净净,连个脚印都不会留下来。

    不过,他基本上能够肯定,只要这套屋子的主人不回来,在今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不会有人进入房间,从藏在床底下的护照来看,房间的主人不可能把这个秘密地址告诉第二个人。

    外面的雨还没有停,陈默也不坐车,撑着雨伞沿着街道慢慢溜达,刚好借助冰凉的雨丝让自己发热的脑袋冷静一下。他脑子里把自己认识的人一个个过了一遍,希望能够想起一个除徐萍之外稍微懂一点银行知识的人,遗憾的是没有一个这样的朋友,即便是徐萍也不一定懂得外国银行的业务,看来一切只能靠自己了。

    为了这笔钱,有必要对自己的生活做出重大调整,首先要把电脑城的小门面租出去或者干脆盘出去,哪怕赔点钱也认了。

    另外,等见过徐萍之后马上就从现在住的地方搬出去,就像汪啸风一样,找一间只有自己一个人知道的隐身之处。

    虽然目前还没有发现什么危险,可一旦自己拿到了那笔钱,谁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情,如果真有什么意外,自己一个人势单力孤,肯定斗不过人家。

    当然,徐萍如果来出租屋取电脑的时候,强暴她的计划也只好暂时放一放,现在这个节骨眼上可不是惹是生非的时候,等到手里有了大把的钱,她还能跑得出自己的手掌心?这就是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当然,也不能等十年,十年之后她早就让别人弄成破货了,自己喜欢的就是她这股嫩劲。

    一想到徐萍那个白嫩的像气球一样鼓起的屁股,陈默觉得裤裆里马上就有了反应,忍不住用插在裤兜里的手撸了几下,安慰道:别急呀兄弟,早晚让你尝尝她的滋味,将来有你爽的时候,就看你到时候长不长面子了。( 绝对秘密:行长日记 http://www.qishuwx.com/6_6159/ 移动版阅读m.qishu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