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其他小说 > 绝对秘密:行长日记 > 69.双胞胎姐妹
    [第1章第1卷 心血来潮]

    第69节双胞胎姐妹

    “信不信由你……我今天来就是想告诉你,那十几家买来的小公司必须尽快全部清理干净,归还银行全部款项。”

    刘源皱皱眉头,不悦道:“有这个必要吗?我去哪里一下弄这么多现金,香港、台湾、新加坡那边都等着要钱呢……最快也要半年时间,你们银行也必须讲信用,没有到期就让人还钱,这不是笑话吗?你扳着指头算算,我什么时候欠过你一分钱?”

    吴世兵舔舔嘴唇,似乎有点理亏,不过,他马上就想到了推卸责任的理由。

    “原本是没这个必要,可情势变了,其实,刘韵真也就是去了一趟科创公司,虽然她心里怀疑,可也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她甚至都没有直接跟我说……

    可那个叫王一鸣的老板竟然吓破了胆,躲得影子都找不见,公司也关门了,他还有一个多亿的窟窿没有补上,这笔钱我可拿不出来,所以只有你来想办法了,刘韵真那边可虎视眈眈地盯着呢,只要把钱拿回来,我有办法堵她的嘴。”

    王一鸣?刘源歪着脑袋想了半天,他已经不太插手业务上的事情了,所以一时还真想不起来,不过,吴世兵说的情况引起了他的重视。很显然,那个王一鸣并不是吓破了胆,而是趁着这个机会想吞掉那一个亿,这种事情绝对不能让他发生,行有行规,如果就此算了,其他的人也跟着学怎么办?

    “这事我会让古叔去处理,你放心,银行的钱放在我这里跟放在你们银行的金库里一样保险,区别就是放在金库里不会生儿子,放在我这里每时每刻都在让你当爹呢。”

    吴世兵就知道刘源不会把自己的话当耳旁风,他不去理会刘源的俏皮话,警告道:“时间……我们没有多少时间了,最近我准备马上派刘韵真去国外考察,这样可以赢得一个月的时间……我总有种不好的预感,好像总行那边已经注意到最近行里面发生的事情了,也许是刘韵真和总行的副行长储慧透露过这些事……”

    刘韵真,刘韵真。刘源嘴里念叨了几遍,脑子里想着那天在婚礼上见到她的情形,嘴角露出一丝微笑,说道:“我看那个女人也不像是什么厉害角色,你怎么就摆不平呢?是不是怜香惜玉舍不得下手啊。”

    吴世兵呲地一笑,喝了一口烈酒,呲牙咧嘴地说道:“那是你的长项……我现在算是搞清楚了,原本还以为她是什么正人君子呢,没想到她之所以这么折腾我,完全是因为当年王子同那件事……当然,她的野心也不小,她急着坐我的位置呢。”

    “哦?她和王子同有什么事?”刘源感兴趣地问道。

    吴世兵不回答刘源的问题,而是盯着他问道:“我怎么觉得你好像对她有点意思……不是我打击你的自信心,那个女人你还是省省心吧,当年王子同就是最好的例子,除非你杀了她,否则休想驯服她,我觉得她心理上有点问题……”

    “我 操……”刘源一下仰倒在沙发里说了一句粗话,嘲讽道:“你们银行真是无奇不有,一个心理上有问题的女人竟然被你提拔成了副行长,说不定她哪天心血来潮一把火把你们金库的钱烧个干干净净。”

    “我已经跟你说过一千遍了,不是我要提拔她,而是不得不提拔她……”说完就一口喝干了杯子里的酒,一边继续给自己斟上,一边说道:“当年那些事情你不知道,那时候你还在敲铁皮卖桶子呢。”

    妈勒个逼的,他就惦记着老子这点事。刘源在心里骂了一句,突然问道:“你不是说刘蔓冬找了个男人帮你摆平她吗?怎么一点效果都没有?”

    吴世兵气愤地说道:“我也奇怪呢……当时想的太简单了,原本以为她干茶烈火,遇见个美男就奋不顾身了,没想到这招竟然不灵,还白花了这么多钱,我甚至怀疑刘蔓冬是在故意拖延时间……”

    刘源摆摆手说道:“我们不要去怀疑这个女人,不然你我在这里还能坐得住?照你这么说,我倒是觉得刘韵真不是心理问题……”

    “那是什么问题?”吴世兵问道。

    “很简单,她可能识破了你的诡计……然后就来了一个将计就计……所以你才会这么被动……”

    “不可能,就像你说的那样,刘蔓冬一直都是个靠得住的女人……她还不至于……”

    刘源打断吴世兵的话,说道:“我总觉得刘韵真一直是引而不发,按道理来说她凭着科创公司和李继薇的事情就可以闹得你鸡犬不宁,可她总是碰一下马上就撤退了,为什么……”

    “你说为什么?”吴世兵警觉地问道。

    刘源摇摇头。“我也不知道……”

    “我一直认为是刘定邦在背后指点,她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还没有找到足以置我于死地的证据,一旦她……”

    “她根本就没必要置你于死地,她只要把事情闹得满城风雨,引起上面的注意就算达到目的了,请问,你经得起调查吗?”

    刘源的口气听上去有点事不关己的意思,这让吴世兵很不满,酒精渐渐地蔓延到了大脑,他觉得一切都显得有点神秘起来,就连刘源都好像难以捉摸。

    “事情已经明摆着……我们没有必要再去分析她的动机了……上次说的刘定邦的事情怎么样了,你不但没有动手的意思,好像最近和他老婆还走的挺近啊……”

    刘源嘿嘿奸 笑两声道:“世兵,你这就有点不地道了,我是个生意人,不会随便去杀人的……再说,我和刘定邦又没有仇,你和王子同干那些事情的时候,我还在小街道敲铁皮桶子呢,咱们各是各,你和王子同的事情我是不会去浑水的……”

    吴世兵一听,就像泄了气的皮球,心想,这个大老粗以前没这么机灵啊,看来那个古叔这几年给他传授了不少人生道理。

    “你说的不错,可你应该知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道理……”

    “你这话听起来怎么有点像敲诈,或者说有点像威胁啊……”

    吴世兵见刘源一双眼睛圆溜溜地瞪着自己,心里禁不住一阵胆怯,不管怎么说,这个暴发户要是狠起心来什么事情都能干得出,况且,他现在要是想干点什么事根本就用不着他亲自动手。

    一直以来就有传闻,刘源的财富基本上是靠走私和贩毒积聚起来的,而背后给他撑腰的不仅有政府官员,还有本市和来自台湾的黑帮,那些和他合作的台资企业实际上就掌控在台湾黑帮的手里。

    要不然他为什么要金盆洗手呢?那个接替他的神秘的古叔,在本市名不见经传,很可能是来自台湾的高人。

    “我的刘总,我们之间相互威胁没有丝毫意义,我知道你想隐退。可在隐退之前起码也要考虑一下我的处境吧。

    你拍拍屁股可以远走高飞,可我往哪里去呀,最近总行又给各行分来几个内保,你知道他们是干什么的吗?他们的任务就是监督各行的行长,连买张机票他们都会马上知道……我最近真的是寝食不安呐……”

    吴世兵说到最后差不多

    带上了哭腔,既然硬不起来他只好示弱了,他知道刘源现在是野心膨胀,也许让他有种高高在上的感觉比跟他说道理更有用。

    果然,刘源哈哈一笑,站起身来亲自给吴世兵斟满酒,在他旁边坐了下来,伸手拍拍他的肩膀说道:“你看你……我也就开个玩笑……”

    随即把嘴凑到他耳边说道:“汪峰已经死了,李继薇也……你还怕什么?刘韵真再怎么折腾也拿不到我们的证据……

    不过,你要预防的倒是以前和王子同干过的那些事情……这个嘛,我虽然不愿意插手,你倒是可以找古叔给你帮帮忙,只是你昨天在电话里可是有点过分啊,就连我都对古叔敬三分,你居然骂他什么东西……不过你放心,古叔心胸宽广,他不会跟你计较的,只是你可能要出点血……”

    吴世兵气的心理直骂娘,没想到他竟利用黑帮分子敲诈自己,可话说到这个份上,刘源显然是不会帮这个忙了,说不得花点钱买个平安,他说得对,汪峰李继薇都不会开口说话了,周建这几年早就开始把账目清理的干干净净,如果刘定邦也能闭嘴的话,刘韵真早晚逃不过自己的手掌心,到那个时候才能高枕无忧啊。

    “破财免灾吧……你替我向古叔打个招呼……”

    刘源点点头,喝了一口酒,说道:“咱们现在来谈谈汪峰的事情……”

    吴世兵一听就明白他要谈什么,没等他开口就说道:“刘总,你还信不过我,我们合作这么多年了,什么时候亲兄弟明算账,谁也不会少谁的一分钱,汪峰死的太突然,根本就没有留下什么话,那笔钱真的不知道他藏在了什么地方,我原本还指望能在他的电脑里发现一点蛛丝马迹,可……”

    “可电脑不知去向对吧……”

    吴世兵点点头,见刘源腮帮子上肌肉抽搐,一时汗都下来了。“我怀疑这台电脑在刘韵真手里……”

    “世兵,你真的老了,怎么什么事情都推到这个女人身上,难道她能掐会算、知道汪峰什么时候死、甚至知道那台电脑里藏着几个亿?”

    吴世兵哭丧着脸说道:“可只有那台电脑这么点线索,我是什么办法都想过了,刘韵真确实和那个保安接触过,你想,要不是男女私情,她一个行长跑到那个保安的家里去干什么,我不信她那么一个心高气傲的人会和那个保安在一起苟且,多半和那台电脑有关系……”

    刘源直愣愣地盯着吴世兵,看的他浑身不自在,只好端起酒杯心烦意乱地喝了一口,觉得脑袋开始有点沉甸甸的感觉,已经有几分酒意了。

    “那就在那个保安身上多下功夫……不能就让这笔钱和汪峰一起埋掉吧……”

    吴世兵点点头说道:“我已经安排了,如果这台电脑真的在他手里,这次他应该会说实话了……这事我回去再和古叔商量一下……”

    刘源一拍吴世兵的肩膀大声道:“好,就看你的了……好了,咱们别再一晚上都说这些烦人的事情,你好不容易来一趟,今晚就找点乐子吧。”

    说完,刘源就朝吴世兵神秘地眨眨眼睛,然后走了出去。不一会儿就带着两个二十来岁的少女走了进来。

    吴世兵不禁觉得眼前一亮,就连原本昏暗的屋子仿佛都亮堂起来,眼前的两个少女不仅美艳惊人,最让他吃惊的是,两个人基本上长得一模一样,不用猜就是双胞胎姐妹,他真不知道刘源是从哪里物色来的这些姑娘,刘蔓冬可从来没有给自己提供过这种货色,也许是自己太小气了,舍不得花钱的缘故。

    ……

    吴世兵不愧是一匹究竟沙场的老马,在他的精心运作之下,科创公司的消失和李继薇的失踪被他完美地结合在一起,最终得出了一个令人信服的解释,并且也为上级部门所接受。

    官方公开的调查报告是这样的:

    李继薇在担任新华北路支行期间,和分行信贷处长汪峰勾起来,利用手中职权,采取编造虚假材料等手段,伙同科创公司总经理王一鸣骗取银行贷款一亿元人民币。

    由于事情败露,李继薇和王一鸣仓皇出逃,目前已经由公安机关通报缉拿,骗取的贷款也正在追缴之中。

    鉴于本案的教训,市工商银行分行已经做出决定,近期将在整个系统进行大规模的自查自纠活动,分行每个处室、各支行都要认真做好自查工作,写出自查报告,发现漏洞,制定切实有效的整改方案。

    整个自查自纠活动为时半年,分为三个阶段进行,第一阶段:领导重视,成立自查自纠领导小组,组长由行长吴世兵担任,副组长由副行长刘韵真、张淼、周建担任,组员由纪检部门的同志和各支行的行长组成。

    第二阶段:统一思想。各处室、支行都要组织职员认真学习总行的有关文件精神,学习各项规章制度,不能走过场、走形式,每个人都要写出学习心得,字数不能低于两千字,否则和年底的绩效挂钩。

    第三阶段:自查自纠。各处室、支行要针对本部门的具体情况展开自查自纠,发现漏洞和隐患,写出自查报告上报领导小组审核。

    第四阶段:整改阶段。各处室、支行必须根据查出的漏洞和隐患制定切实可行的整改方案,务必做到三个不放过,五个不留情,切实营造一个科学良好的金融秩序和运行环境。

    第五阶段:表彰阶段。整改活动结束后,要对本次自查自纠活动中涌现出来的先进部门和个人进行表彰,并给予物质奖励,对那些拒不整改的部门和个人要严厉处罚,绝不姑息。

    ……

    韵真看到这里把那份文件一下扔在桌子上,鼻子里哼了一声。好一个自查自纠,简直就是贼喊捉贼,看来这事也就这样了,汪峰不会说话,李继薇下落不明,吴世兵现在算是可以安心了,只要他一闲下来说不定就要想着怎么折腾自己呢。

    果不其然,就在韵真琢磨着吴世兵后面会有什么动作的时候,桌子上的内部电话响起来,吴世兵让她去一趟他的办公室。倒要看看他又有了什么新花招。

    “韵真,来坐下……”吴世兵又恢复了往日的热情,看见韵真进来,一边让座,一边还亲自给她泡了一杯茶。“最近忙坏了吧,本来想让你好好休息一下,看来又没指望了……”

    韵真笑道:“我再忙也比不上你啊,看看你眼睛里都是血丝,我看你倒是该好好休息一下了……”

    吴世兵对韵真的冷嘲热讽也不在意,坐回到椅子上,点上一支烟,笑眯眯地说道:“叫你来有两件事……第一件嘛,我征求了行里几个领导的意见,他们也同意孙涛出任新华北路支行的行长职务,还没有宣布呢,我提前告诉你一下,好让你放心……”

    韵真听了,呲地一笑道:“行长,你什么意思呀,我有什么不放心的?你该不会也相信那些流言蜚语吧。我也只是从工作考虑提出的个人建议,如果你觉得孙涛不合适也可以考虑其他的人选,怎么搞的好像是我卖人情似的……”

    吴世兵没想到自己一句话就引来她一顿粗暴的反击,连一点含蓄都没有,看来她这副行长越当脸皮是越厚了。

    “好好,不提这件事……另外,你准备一下,过几天就准备去国外考察吧……”

    韵真奇怪道:“怎么提前了?不是说下个月吗?”

    吴世兵笑道:“原定的时间确实是下个月,不过,前几天接到总行的通知,过几天在北京有一个银行界的战略研讨会,原本我是打算亲自去参加的,可你也看见了,家里面这一摊子事……

    所以,你就代表我出席一下,再说,你的理论水平比我高,我做做实事还行,动笔杆子可不敢和你比,你去参加这个研讨会更合适,希望你能把一些好的理念带回来,明年咱们行在战略理念上也要做一些调整,老观念看来是不行了……

    北京那边的会开完之后,差不多也就到了出国考察的时间,你也就不用来回跑了,在北京轻松几天,然后就直接去吧……”

    韵真心里冷笑一声,什么转变理念?可能是转变你怎么捞钱的理念吧。不过,这件事自己无法拒绝,也不想拒绝。

    目前和吴世兵之间暂时没有什么大的冲突,日子可能相对会平静一点,再说马上就要到年底了,银行也开始扎账,除了一些繁琐日常事务之外也没什么让自己操心的,干脆就趁这个机会出去转转。

    再说,这次出去考察的不仅有其他银行的一些高管,听说还有银监会的高层领导,趁这个机会和他们认识交流一下无疑可以拓展自己的人脉关系,总不能一辈子都依仗父亲的余荫吧,最终还是要建立自己的圈子。

    吴世兵见韵真沉吟着不出声,一双眼睛紧张地盯着她,似乎担心她不去。

    “韵真,行里面的其他副行长可是眼巴巴盯着这次机会……如果你……”

    韵真还没等吴世兵说完,马上打断他笑道:“我看现在也就我闲一点,这个学习的机会就让给我好了……”

    吴世兵马上眉花眼笑,点点头说道:“你是我们行最年轻的副行长,这种难得的学习机会当然首先考虑你,把那些快退休的人派出去岂不是浪费……对了,你准备带谁和你一起去?身边总要有个人帮你提提箱子吧……”

    韵真想了一下,按道理来说,她可以从信贷处的副处长里面选一个人,可现在孙涛去了新华北路支行,还有两个副处长,一个五十多岁,另一个被抽调到政府的一个项目上去了,显然,自己的部门里没有适合的对象,剩下来只能从哪个支行选个副行长了。

    不过,这次考擦带谁出去,韵真并不在乎,不管带谁出去,也就是跟着自己旅游一趟,沾点便宜,反正也不能带自己的家人,所以干脆就卖个大方,让吴世兵自己决定好了。

    “吴行长,出国考擦是组织派遣,我自然服从组织安排……带谁你说了算。”

    吴世兵一听,心想,我的乖乖,你要是真的这么听组织的话,老子疼你都来不及,没想到一下子小嘴就变得这么甜了,谁还不知道你浑身带刺呢。

    “哎呀,我其实也替你考虑了半天,你说派个中层干部吧,他们这个时候哪里抽得开身?如果派个一般的职员吧,我又担心你有意见……”

    “我不是说了吗?一切听从组织的决定……”

    韵真见吴世兵装模作样一副为难的样子,心里倒是充满了好奇,一双眼睛盯着他,倒是想看看他究竟给自己派个什么人?

    “既然你这么说,我看就让办公室的李军跟着你去吧,反正也就是你的一个跟班。”

    韵真一听,心里就有点不痛快,觉得吴世兵有点羞辱自己的味道,自己好歹也是一个副行长,如果是业务出差,起码也得带个懂点业务的业务员的吧,像这种参加考察和大型会议性质的出差起码也要带一个科级干部,没想到他竟然给自己派了一个司机?

    如果他不是成心贬低自己的话,那就说明这个李军和他有什么特殊关系,要不然也不会亲自出面替他安排一次免费的旅游了。不过,自己前面已经说了听从组织安排,一时还真不好推脱。

    韵真抬头见吴世兵笑眯眯地看着自己,只好怏怏地说道:“我倒是没意见……不过,既然只是作为一个跟班,与其带一个司机,我还不如带我的秘书去呢,她可能更有用一点,毕竟,我又不开着车出国。”

    吴世兵明显看出韵真不高兴,心想,没必要在这点小事上和她过不去,她愿意带谁就带谁吧,只要早早地把她打发出去就行了。至于那个李军,也就是张淼的一个什么关系,想借这个机会安排他出去转一圈,回头就直接告诉她韵真不愿意,让这两个婆娘互相嫉恨去。

    “那就这样吧,你就带你秘书一起去吧……其实我也同意你的意见,不管怎么说徐萍也是个本专业的大学生,好好培养一下将来还能成为行里的业务骨干,那个李军连字都不认识几个,带他去有什么用……不过,这是办公室安排的人选,你还是跟张淼沟通一下吧……”

    韵真这才明白,原来那个李军是张淼的关系,肯定是她在吴世兵跟前说了什么,心想,既然这样的话,别说不带他出差,等回来之后,连这个司机都要换掉,搞了半天,张淼在自己眼皮底下安排了一个耳目呢。

    回到办公室,韵真坐在那里琢磨着走之前还有什么事情要处理,因为这次出去起码要一个月左右,手头的事情都要做个安排,

    工作上的事情倒也没多少,王明哲虽然年纪大了,可经验丰富,即便没有自己这个副行长,他也能得心应手,况且吴世兵从来就没有真正给信贷部门放过权,只要牵扯到大一点的款项,他都要亲自过问。别说自己出差一个月,就是一年不回来也无所谓,也许自己不在行里他们才高兴呢。

    撇下工作方面的事情,韵真自然就想起了柳中原,一想起他难免就会想起那个难忘的夜晚,明玉高亢的呻吟就会出现在耳边,心里面就会像打翻了五味瓶辨不出滋味。

    不过,在一阵愤怒之后,除了被那一幕勾起的欲火还不时在体内鼓荡之外,她的脑子却渐渐冷静下来。

    当她意识到自己身份的同时也马上意识到发生在自己眼皮底下的这一幕无疑是一桩彻头彻尾的丑闻,如果传出去,别说自己的前程,就连做人也抬不起头来。

    所以,她选择了沉默,她知道,这个时候如果去找明玉闹或者找那个下流胚算账甚至马上把他赶出去都属于不理智的行为,不但解决不了问题,反而会把事情闹大。

    本来她是打定主意找个合适的时候和明玉谈谈,开诚布公地谈谈,把话说明白,如果明玉真的爱上了柳中原,那么她也没什么好说的,卖个大方把那个下流胚让给她好了,并且趁机让他搬出去,正好不露痕迹地结束这一场闹剧。

    当然,韵真也不是真的心胸开阔到把自己喜欢的男人让给明玉的地步,除了怕惹出丑闻之外,还有三个原因,一是秦笑愚的影子慢慢占据了她的芳心,虽然眼下还没有想的那么明白,可那种感觉还是实实在在的,说实话,当她对那天晚上的事情嫉妒愤怒的要发狂的时候,秦笑愚的影子就像是一场春雨慢慢浇灭了心中的怒火。

    其次,这段时间和吴世兵之间的明争暗斗占去了她大部分的精力,对家里的事情无暇顾及,一拖再拖,一直没有采取任何措施。不过,她暗地里也知道,如果柳中原真的对她有意思,那么这种无声的冷落对他才是最大的折磨。

    第三个原因她自己也不会承认,完全属于心理因素,在潜意识里她对这场游戏还有着某种眷恋,不管怎么说,给她寂寞单调

    的生活带来了刺激和快 感。即便在看着明玉和柳中原操 干的时候,她的心也是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愤怒归愤怒,却并不厌恶,甚至隐隐还有一种说不出口的期待,至于期待着什么,白天是不敢想的,只有夜深人静的时候躺在床上她才敢想这个问题。

    所以,韵真打定主意,在出差回来之前不去碰那个不痛不痒的伤口,继续保持沉默,让他们在时间中慢慢发酵,看看最后能酿出什么隐秘而又刺激的后果。反正那只福娃的眼睛会记录一切。

    不过,在走之前,韵真很想去看看秦笑愚,只是苦于找不到合适的借口,总不能直白地告诉他,自己要出差很长一段时间,专门跑来和他告别的吧。那样岂不是很没面子。

    最后韵真想到了李明熙和韵冰,不管怎么说走之前总要和家人聚一次吧,也许可以暗示韵冰,让她再暗示自己老公,把秦笑愚也一起约出来。

    想到这里,韵真脸上露出一丝狡黠的微笑,拿起手机给妹妹打电话,没想到打了几次都关机。咬着嘴唇想了一下,干脆给李明熙拨了一个电话。

    “姐,什么事?我正开会呢?”李明熙的声音压得很低。

    一个小警察能有什么重要的会好开,装模作样的。“明熙,晚上有空吗,约上韵冰一起吃顿饭,对了,韵冰的手机为什么老关机啊……”韵真才不管他开什么会呢。

    “姐,没时间……晚上有任务……”

    “你少来……感情你比局长都忙?告诉你,我明天就要出差去了,好心好意请你们吃顿饭,竟然还推三阻四的,什么意思啊……”

    “姐,真的没时间……市里面昨天发生了命案,死了一个人……”

    命案?真倒霉。

    “什么人死了……没你就破不了案吗?”

    “姐,领导不给假啊,你和韵冰去吃吧……等你回来我请客……”

    韵真失望地丢下电话,原本见秦笑愚也只是一个冲动的想法,可给李明熙打完电话之后,不知为什么。这个想法变成了强烈的愿望,好像今天不见秦笑愚一面就过不去似的。可是如果李明熙不来,叫上秦笑愚就更没有理由了啊。

    就在韵真失落的索然无趣的时候,只见徐萍小猫一样悄无声息地走了进来,还顺便关上了门。小道消息又来了,并且肯定和自己有关。韵真抬头看了徐萍一眼,假装不在意地低头看着手里的文件,一边竖起了耳朵。

    “行长……你忙呢……”徐萍鬼鬼祟祟地问道。

    “有话就说……”韵真头也不抬地说道。

    “哦,那个……行长,过两天你是不是要出差啊……”徐萍小心翼翼地问道。

    韵真抬头再次看看自己的秘书,只见她竟然一脸兴奋的表情,马上就明白她不知道已经通过什么渠道得知自己要带她出差的事情了。吴世兵当然不会亲口告诉她,多半是从办公室那边得到的消息,不过,也够快的了。

    “是呀,你听谁说的……”韵真故意吊徐萍的胃口。

    “刚才李军说的……”

    这就对了,吴世兵已经告诉张淼了。“他说什么?”

    “他说……我也去呢……”

    “那你想不想去?”

    徐萍差点高兴的跳起来,兴奋地问道:“行长,你真的要带我出国?”

    韵真没好气地说道:“看你那点出息,难道去趟国外就这么高兴啊。”

    “哎呀,行长,人家可从来都没有出去过,别说外国,就算带我去趟北京也求之不得呢。”

    “那好吧,这次都满足你的愿望……对了,你那个男朋友手头上的事情怎么样啦。”

    “我昨天还给他打电话了,他说还要一段时间……”

    “那你就勤催着点,女朋友交代的事情他也敢拖拖拉拉?”

    “行长,其实……我们也算不上男女朋友……”徐萍扭捏地说道。

    韵真抬头盯着徐萍略感意外的说道:“上次你自己说他是你男朋友……怎么现在又……”

    “反正不像你想象的那种关系……”徐萍红着脸辩解道。

    韵真扑哧一笑,嗔道:“难道你知道我怎么想?小小年纪鬼心眼还挺多……”

    徐萍扭捏了一阵,想起了一件事,往前走了几步低声道:“行长,我今天听我爸说,有人向他们分局告秦笑愚的状呢。”

    “哦,告什么状,谁告他的状?”秦笑愚的名字终于让韵真扔下了手上的道具,惊讶地问道。

    “具体是谁我爸没说,好像是告秦笑愚道德败坏,私自盗窃银行贵重物品拿到市场上倒卖,并且说他是被银行开除的,这样的人没资格进公安队伍……你说除了我们行里面知道这件事,还有谁知道?”

    韵真半天没出声,连徐萍都能猜出谁在告状,她自然心知肚明。这件事肯定和张淼有关系,要不就是她指使保安部出的面。

    他们这样揪着秦笑愚不放到底有何用意?难道秦笑愚被派出所开除他们才甘心?没这么简单,秦笑愚一个小人物,和他们无冤无仇,没必要这么往死里整,看来一切还是为了那台电脑。

    不过,时间过去这么久了,原本以为这台电脑已经被人遗忘了,怎么突然又被他们想起来了呢?秦笑愚没有工作的时候,他们都没有去找过他,现在他身为警察,他们反而又采取这种策略,岂不是在绕弯子嘛。

    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他们以前并没有认识到那台电脑的价值,丢也就丢了,现在也许已经清楚那台电脑意味着什么了,所以,对那台电脑势在必得,或者非要搞清楚它的下落。看来他们要从秦笑愚身上动手了。

    “徐萍,关于那台电脑的事情不许你告诉任何人,你明白吗?”韵真严肃地说道。

    徐萍点点头没有出声,渐渐意识到陈默手里的那台电脑里面可能隐藏着什么秘密,并且和最近行里面发生的事情有关。

    “对了,你知道秦笑愚的手机号码吧,你去给他打个电话,就说下班之后我去所里见他,有事要和他谈……”

    韵真在为秦笑愚担心的同时,最终找到了一个和他见面的正当理由,并且这个理由也不仅仅只是为了见他一面,而是确实有必要和他谈谈电脑的事情。

    再说,秦笑愚是母亲找人安排进公安系统的,如今被张淼揭发出这桩丑行,传出去母亲也没面子,说不定还会怪自己隐瞒秦笑愚的劣迹呢。

    &nbs

    p; 柳中原借着酒劲和明玉在韵真的家里疯狂了一晚上之后,他接连五六天没有回别墅去,这让明玉很高兴,特意在距离会所不远的地方租了一套不大的居室,做为和柳中原幽会的场所,这一段时间,会所关门之后,他们就住在这套租来的屋子里。

    对明玉来说,那天晚上的疯狂是一个标志,既然男人敢把自己带到韵真的家里颠鸾倒凤,不管他对她是不是贼心不死,起码说明他有自主性,并没有因为韵真的束缚而失去自由。

    况且,这段时间男人就像一只温顺的小绵羊一样待在自己的身边,连别墅都很少去了,这让她的占有欲渐渐膨胀起来,琢磨着找个机会和韵真摊牌。

    然而,明玉哪里知道柳中原内心的想法,自从那天晚上之后,他一直忐忑而又焦急地等待着韵真的反应,并为此想好了各种对策。( 绝对秘密:行长日记 http://www.qishuwx.com/6_6159/ 移动版阅读m.qishu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