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其他小说 > 绝对秘密:行长日记 > 62.动机不纯
    [第1章第1卷 心血来潮]

    第62节动机不纯

    陈默的密码解破工作进展缓慢,开始的时候他晚上还去韵真的家里加班,可后来因为韵真忙得没时间回家,所以就断断续续的拖了好几天。

    一天晚上,他临走之前,韵真问了一下进展情况,脸上好像有失望的表情,陈默就把文件加密技术向她做了一个大概介绍,让她明白一些特殊的加密手段并不是一天两天就能解开的。

    不过,他告诉她,自己已经基本上摸到了加密者的一些习惯,最终破解这些文件只是个时间问题。

    韵真听完以后似乎又对他有了信心。不过,她最近手头事情多,尤其是妹妹马上就要结婚,晚上经常回来晚,甚至干脆住在父母那里不回来,这样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还不知道要拖到什么时候才能破解这些文件呢。

    这样想着,韵真的心理又着急起来,心想,如果自己猜得不错的话,笔记本里应该是一些秘密账本或者账户,记录着汪峰的非法所得以及藏钱的地方,这个小年轻不过是电脑城的一个小商贩,和银行没有一点关系,即便他解破了那些文件也不一定能看明白其中的奥秘,不如干脆就让他把电脑拿回家去工作算了,这样反而节省时间提高工作效率。

    主意已定,韵真就拿出两万块钱交给陈默,并把自己的意思告诉了他,只是千叮咛万嘱咐,笔记本里的东西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陈默一看韵真出手如此大方,还没有看见东西一下就给了两万块钱,等到文件破解之后还有好处呢,一时受宠若惊,赌咒发誓要为她保守秘密,在不记得徐萍让她免费服务的交代,赶紧接过两万块钱、抱着电脑信心十足地回家去了。

    然而,在陈默的眼里,徐萍可不能算外人,不再保密的范围之内,除了对那两万块钱保密之外,对手头的工作从来没有准备隐瞒自己的女朋友。

    又是一个星期六,陈默破例没有去电脑城营业,而是放了自己一天假,今天他不准备在电脑城和女朋友约会,而是约她到自己租住的小屋子来见面。

    徐萍从认识陈默以来,还没有和他在私密场合约会过,有好几次看完电影,男朋友都想哄她去出租屋坐坐,都被她婉言谢绝了。

    在徐萍看来,男朋友的这种邀请再明白不过了,其目的和动机昭然若揭。

    当然,她虽然思想保守,可身子并不保守,也有渴望被异性痛爱的愿望,尤其是和陈默约会的这段时间里,从最初的牵手开始,已经发展到在电影院里亲嘴的地步,并且每次在接受亲吻和抚摸的时候,她的心里都产生了莫名的冲动。

    不过,也就是仅此而已,如果再有过分的举动那就会触碰她的红线,这也是父亲替她画在那里不容逾越红线。

    所以,当她接到陈默让她中午去他住处的时候,徐萍就百般推脱,一会说想去看电影,一会儿又说自己很久没有逛商场了,总之就是不松口。

    女朋友越是这样,陈默心里的那股火就烧得越旺,一想起在电影院里的那些销魂时刻,恨不得马上就占了她的身子。

    当然,年轻人的欲 望冲动只是一个方面,另一方面,其实在陈默的内心还有一层顾虑,那就是他总觉得女朋友和自己有种若即若离的感觉,总是心里不踏实。

    毕竟徐萍年轻美貌,工作又体面,屁股后面肯定不乏追求者。而自己不过是个小个体户,并且还刚刚开始,手里也没有多少钱,如果没有紧迫感说不定什么时候被别人抢走也说不定呢。

    好在徐萍不像时下的一些女孩那样,脱起裤子来比关灯还快,换男朋友就像换化妆品一样勤,总的来说,她还是一个相当保守的女孩。不过,正因为如此,早早占 有她的身子才显得尤为重要。

    因为按照陈默的逻辑,如果一个放荡的女孩,你不管跟她发生什么关系,该走的还是照样留不住,可徐萍就不一样了,她把贞 操看得重,正说明她的谨慎,一旦她把身子给了自己,虽然说不上死心塌地,可基本上可以断定不会轻易离他而去。

    所以陈默今天不心疼一天的营业损失,打定主意要把女朋友搞定,先把后院稳住再说,男子汉大丈夫,先成家后立业,这就是他有别于常人的基本个性。

    “萍萍,今天我有重要的事情跟你说……你想看电影,咱们晚上再去……”陈默低声下气地央求着。

    “有什么话在哪里不能说?人家想去西单转转……要不你陪我一起去吧……中午人家请你吃米粉……”徐萍在电话那头娇滴滴地说道,脑子里去想象着自己一旦今天去了他的住处将会发生什么事情,一张脸滚烫起来,身上也觉得有点不自在。

    陈默恨得直咬牙,虽然那些开放的女孩让他讨厌,可过于矜持的女友又让他忍不住直上火,不过,通过这一段时间的交往,他也大概了解了自己女友的性子,绝对不是三言两语就能哄上手的。

    没办法,陈默就想到了刚刚到手的那两万块钱,咬咬牙,舍不了孩子打不了狼,说不得今天放点血,给她买个ipad。女友虽然矜持,可面子很薄,到时候面对自己的重礼,说不定就无法拒绝自己的邀请了。

    “好吧,萍萍……”陈默最后以无奈的语气说道:“只要你高兴,我陪你去哪里都可以……只是我早早就蹲在锅里的两只鸽子没人吃了……”

    徐萍听了男朋友无奈的语气心里又感到一丝歉疚,毕竟自己和他已经交往几个月了,按照自己那些小姐妹的做法早就住在一起了。

    可自己还仅仅让他隔着衣服摸过两把,想想是不是也太那个了,虽然父亲说过未婚先乱的话要打断自己的一条腿,可那也不过是父母的善意警告而已,主要还是怕自己被人始乱终弃,只要和他最终有个完美的结局,即便和他那个了又能怎么样呢。

    由于是周末,商场里的人很多。陈默跟在徐萍的屁股后面从一楼转到八楼,拿出最大的耐心陪着她从一件件衣服看过去,心里一边琢磨着是不是要给她买ipad。

    这倒不是他不想给女朋友送个礼物,说实话,认识她这么久了,也只是给她买过一个几百块钱的包,并没有什么贵重礼物送她,可是,目前自己正在创业阶段,资金紧张,有没有必要买这么贵的礼物呢。

    最后,当他坐在一个时装区的椅子上,看着从试衣间里出来的女友时,心里终于下了狠心。因为在这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女友是那么的美丽迷人,旁边的那个营业员和她站在一起简直就是一个丑小鸭。

    且不要说女友漂亮的脸蛋,丰满的胸部,纤细的腰肢,单单是那两条包裹在长筒丝袜里的匀称而又修长的美腿,就能够让他不再心疼那几千块钱了。再说,徐萍和他交往这么久,从来就没有表现出过对金钱的欲 望,她如果是个爱钱的主也就不会爱上他了。说一千道一万,没有女朋友,这笔钱也到不了自己的手里。

    “萍萍,你又不买,就别试了,咱们去看看手机……”陈默搂过女友的腰说道。

    “反正又没事嘛,今年的秋装怎么都这么老土呀……”徐萍心里还有一丝对男友的内疚,所以,尽管周围人很多,她还是乖顺地依偎在他的怀里。

    “萍萍,把你的手机拿来我看看?”站在自动扶梯上陈默说道。

    />

    “有什么好看的,你有不是没见过……怎么?你想窥探人家的隐私?”徐萍嘴里虽然这么说,还是从包里把手机拿了出来。

    大厦的门口有很多不三不四的人站在那里收购旧手机,陈默也不和女友解释,走到一个贩子面前问道:“这部手机卖给你,多少钱?”

    贩子接过手机看看,撇撇嘴说道:“兄弟,这种款式的手机都已经不生产了,你从哪个犄角旮旯翻出来的……不过,里面的几个配件还有点用处,三十块钱……”

    陈默一把抢过手机,愤愤不平地说道:“我仍垃圾堆里也不卖给你……”

    站在一旁的徐萍不明白男友是什么意思,嗔道:“你没事招惹他们干啥呀……”

    陈默站在那里愣了一下,忽然朝着那个贩子走回去,把手机塞进他的手里说道:“就让你捡个便宜,三十块,谁让咱等着急用钱呢。”

    那个贩子没想到还有这么二的傻逼 青年,迫不及待地从口袋里掏出三十块钱塞给陈默,好像生怕他反悔似的。等到徐萍走过来,两个人已经成交了。

    “你干什么呀……哎呀,那是我的手机……”

    陈默一把拦住女友,笑道:“旧的不去,新的不来……走,咱们看手机去……”

    “你傻呀,三十块钱?起码能卖一百多呢……你什么意思……”徐萍好像已经明白了男友的用意。

    其实,这把手机她已经用了很久了,一直都想换一部新的,可她每个月的工资都是交给母亲存着,要是有什么大的开销必须通过父母批准才行,所以换手机的事情就一直拖了下来。

    “什么意思?我不是说了吗,要送你生日礼物,下个星期就是你的生日,今天就提前了把礼物买上……”

    徐萍一听,心里也高兴,这倒不是她贪图男友的礼物,而是觉得用着男朋友送的手机有着特殊的意义,再说,现在的手机这么便宜,七八百块钱就能买个差不多的,又不是让他多破费。

    “哎呀,看你这个马大哈,手机里的卡还没有取出来呢……”

    徐萍说着就跑回去要回了那张卡,临了还狠狠瞪了那个贩子一眼,骂道:“吸血鬼。”

    贩子的眼睛一直就没有离开过这个小美人,心里直叹气。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了,竟然吃软饭吃到卖女朋友手机的地步。

    从手机卖场出来,徐萍一手挎着男友的胳膊,一手抱着新手机的盒子,一边还直埋怨。“小默,干嘛买这么贵的手机……买个一般的就行了……你不是正缺钱嘛……”

    陈默在女友的脸上快速地亲了一口,神秘地说道:“我昨天接了一个活,一下就赚了两万,等到完工之后至少还有一万好赚……其实,我早就想给你买部好点的手机了,这不一直手头紧,所以才拖到今天……”

    徐萍一双美目亮晶晶地盯着男友,没想到他一赚钱心里就想着自己,一出手就是几千块,且不说钱的多少,起码说明了自己在他心中地位。

    徐萍感到一阵幸福,紧紧依偎在男友的怀里,腻声道:“老公,你对我真好……”

    这一声老公叫的陈默差点软在地上,在一起这么久了,女友还是第一次叫的这么亲热,况且还是在大庭广众之下,一时心里轻飘飘的,只觉得就为这一声老公,自己那五千大元也砸的值。

    “好了,老公给你买手机,老婆是不是该请老公吃炒米粉了?”陈默凑到女友耳边低声道。

    这次徐萍再没有矜持,只是晕着脸低声道:“人家不想吃炒米粉。”

    “难道你要请老公吃大餐?”

    “请不起,人家没钱嘛。”

    “那怎么办呢?”

    “那……只好……你不是早早就炖了两只鸽子吗?”徐萍说完双颊滚烫,恨不能把一张脸臧进男友的怀里。

    陈默搂着徐萍的手臂紧了一下,一颗心砰砰乱跳,一次偶尔的奢侈,换来的是竟是无法想象的回报。就吃鸽子,今天就要吃了你这只小鸽子。

    陈默租住的是一套单身公寓,虽然面积只有五十平米多一点,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客厅卧室厨房以及各种设施齐备,由于从昨天开始就已经做好了准备,所以房间收拾的还算整齐,不像一般单身汉住处那么凌乱,起码没有在沙发上发现臭袜子或脏内衣内 裤。

    打一进门开始,徐萍就为自己的冲动感到有点后悔,和一个男人单独待在这种斗室之中总有点忐忑不安,更何况她对男友的意图心知肚明。可既然已经来了也不可能半途退出,只好硬着头皮坐在沙发上,一边心里盘算着等一会儿男友万一对她非礼该怎么办。

    也许可以谎称自己刚好大姨妈来了,他还不至于要检查吧。要不就用缓兵之计,就说自己今天没有准备好,下次找机会再好好给他,反正今天是绝对不能做这种事情,自己保持了二十多年的贞洁也不容易,怎么能这么随随便便就给出去呢?

    即便等不到洞房花烛,起码也要在一个更加正式的场合才好,对一个女孩来说,这可是一个神圣的仪式,要回忆一辈子呢。

    当然,如果他只是亲亲抱抱,那就由他,如果他表现好的话,甚至可以给他看看也行,男人也就那么一股劲,过去就好了,最重要的还是要多说些其他的事情,不能让他的心思总是在自己的身子上打主意。

    “萍萍,来尝尝我炖的鸽子,已经很烂了……”陈默从厨房里出来,手里端着两碗鸽子汤,忽然注意到女友脸上一片潮红,忍不住心中一荡,恨不得马上就把她搂在怀里恣意怜惜一番。

    徐萍走到餐桌前坐下,伸着脖子把碗里的鸽子看了一下,撅着小嘴说道:“这么可爱的小动物你也舍得吃?人家只喝点汤就行了,肉你自己吃吧。”

    陈默听了觉得好笑,女人有时候就是这么没有逻辑,好像光喝汤就可以洗清谋杀鸽子的嫌疑似的,殊不知汤才是肉的精华呢。好在是自己的女朋友,要是别的女人说这话早就嘲讽她矫情了。

    徐萍小口地喝了一口鸽子汤,觉得味道还不错,当初在同学家里第一次见到陈默的时候,就是因为他炒的两个菜味道挺好,这才引起了她的好感。

    因为她自己从小就没下过厨房,连最简单的菜也不会做,有一次她母亲就唠叨说,将来一定要嫁给一个会做饭的男孩,结果她就把这句话记在了心里。

    陈默此刻却没有一点食欲,秀色可餐,他的两只眼睛尽在女友身上打转,看着她殷红的小嘴一点点喝汤的样子说不出的诱 人,再看看那一头飘逸的秀发、拿着汤勺的纤纤玉指、白皙娇媚的脸庞以及雪白的鹅颈下面胀鼓鼓的饱满,心里忽上忽下的,一会儿感叹自己好运气,居然摊上了这么漂亮的一个女朋友,一会儿又患得患失,总有一种不安全的感觉。

    徐萍自然感觉到了男友那炙热的目光,一颗心也是小鹿般乱跳,喝进肚子里的汤马上就变成了热量,不但脸上热辣辣的,就是整个身子也有种燥热的

    感觉。

    “对了……我们行长的电脑密码解开了吗?”

    “哪有这么容易?不过已经有点眉目了……”

    “这么复杂吗?该不会是你的技术水平不行吧,你要是解不开人家多没面子呀。”

    “这有什么?她又不知道我是你老公。”

    “可毕竟是我找的人啊,我可不想让她觉得人家办事不牢靠……”

    “问题是根本就不像你当初说的那样只是破解开机密码……其实你们行长根本就不是什么忘记了密码,那台电脑也不是她的……”

    “不是她的电脑?”徐萍放下手里的汤匙略感意外地说道。

    陈默凑近女友神秘地说道:“你们行长和她老公是不是感情不和?”

    徐萍一愣,不明白男友怎么会问这种不着边际的问题。“什么意思?”

    “我觉得她是在偷窥她老公的隐私……她老公是不是叫汪峰?”

    汪峰?徐萍在感到可笑的同时,心里没来由地一阵紧张,他怎么会把汪峰和刘行长扯到一起去呢?“你怎么知道的?”( 绝对秘密:行长日记 http://www.qishuwx.com/6_6159/ 移动版阅读m.qishu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