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其他小说 > 绝对秘密:行长日记 > 46.暗恋
    [第1章第1卷 心血来潮]

    第46节暗恋

    汽车很快就摆脱了市中心拥堵的车流驶向了环城公路,其实对这座城市来说,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城区郊区的分别了,韵真记得自己小的时候,和妹妹骑上十几分钟的自行车就能看见麦田,在麦田边上的水沟里还能抓到小鱼。

    而现在,汽车行驶半个小时也看不见庄稼地了,到处都是基建项目,就连山上都不放过,真不明白,也就短短十几年的时间,人们对住房的需求怎么突然变得如此迅猛呢,过去也没听说谁露宿野外啊。这种对土地资源的恶性利用迟早会受到惩罚,而为这些过度开发提供资金的银行就是罪魁祸首之一。

    不过,这些事情属于国家政策范畴,自己一个小行长何必去操这个闲心,别的不说,秦笑愚从开发区到银行上班,每天在路上几个小时,自己连这点小事都替他解决不了,当然,银行职员中有这种情况的人也不止秦笑愚一个。

    “小李,咱们行有个叫秦笑愚的保安你知道吗?”韵真觉得无聊,想和司机聊聊天。

    “知道啊。”

    “他被开除的事情你听说了吧。”

    “听说了。”

    “哦,因为什么事你知道吗?”

    “知道。好像是为一台电脑。我不信。”

    “哦?为什么呢?你觉得是冤枉他?可是他自己承认的……”韵真奇怪地坐直身子问道。

    “反正我不信,我了解他。”

    “你们很熟吗?”

    “说不上很熟。接触过几次,我们都是当兵出身。”

    “原来你也是退伍军人啊。”韵真觉得自己真是有点官僚,作为副行长对普通员工缺少关爱。

    “是呀。”

    “你觉得……秦笑愚这个人……他给你什么印象?”

    李军奇怪地从后视镜里看了女行长一眼,似乎没想到一向对自己不闻不问的上司今天居然一下说了这么多的话。

    “还不错。”

    韵真觉得自己都有点问不下去了,这年轻人也不知道是腼腆还是本身就不善于说话,总是这么三言两语,引不起别人一点谈性,和自己的秘书徐萍一比简直就是判若两人。

    “说具体点,怎么个不错法?”

    “军人出身嘛,就是耿直,没那么多心眼,和他在一起不用防备什么?”

    这几句话倒是说得还不错,韵真笑道:“这么说你身上也有这些品质了?你不也是军人出身嘛……”

    李军有点不好意思了,扭捏地说道:“我是说秦笑愚……”

    韵真被勾起了好奇心,本来准备问李明熙的一些事情干脆就先问问李军,看样子他们好像走的挺近。

    “我知道秦笑愚不是本市人,你知不知道他家里还有什么人?”

    李军一阵犹豫,好像不愿意多说似的,不过,最终还是说道:“他是个孤儿,家里没什么人了……”

    孤儿?这倒是第一次听说。怪不得性格有点孤僻,可能和他的身世有关,怪不得他说走就走,原来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他没成家吗……我的意思是在本市有没有……女朋友之类的……”

    李军再次从后视镜里看了女行长一眼,不明白她为什么突然对秦笑愚这么关心。

    “好像单身……女朋友……不太清楚,没见过。”

    韵真点点头。一个城市里的孤独者,没有亲人,没有工作,没有房子,甚至没有朋友,也许部队才是他的家,像他这样的人待在部队里可能会更好一点,一旦走上社会很快就会被边缘化。

    韵真忽然想起了自己的房客,在某些方面,这两个人倒是有点共同之处,可区别也很明显,柳中原给人的感觉不是太实在,并且能言善辩,和他在一起不会寂寞,而秦笑愚虽然不善言辞,可却给人一种更加厚实的感觉,只是人没有什么情趣。

    真奇怪,自己怎么会把这两个毫不相干的人放在一起对比呢?房客?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秦笑愚也是房客,不过是别人的房客。如果把秦笑愚换成柳中原来租自己的房子,将会有什么结果呢?

    “刘行长,前面就是木材厂家属院,要进去吗?”

    “等一会儿,我看看……”韵真把具体地址忘记了,只好拿出手机看李明熙发来的那条短信。“对了,东区10栋三单元602室……”

    李军听完韵真报出的地址,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不过,他没有出声,而是慢慢地把车开进了大门。心里一边琢磨着行长今天来找秦笑愚究竟为了什么?难道她和秦笑愚之间……不可能呀,刘行长是什么人?怎么能看得上秦笑愚呢?

    如果他和刘行长真有什么关系的话,谁还敢开除他?说不定早就提拔他当保安部长了,也许那个电脑的事情还没完呢,说不定是来找他麻烦的。

    这栋五层建筑起码已经有二十多年的历史了,斑驳的墙面,开裂的台阶,只剩下钢架的楼梯扶手,一切都显示这是一栋年久失修的建筑。

    秦笑愚怎么能和柳中原比呢,即便不要钱,柳中原也不会住到这种地方,这就是贫富悬殊,这就是贵贱之分,不管两个人的性格有多少相似之处,只要身份这一点不同,那么他们就根本没有可比性。

    韵真一口气爬上六楼有点气喘吁吁,真是年龄不饶人啊,养尊处优的生活已经让自己变得娇弱无力了,看来要向自己的房客学习学习,早上早点起来锻炼一下,看看人家那副强健的体魄,肯定是和长期的运动有关……

    韵真稍稍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气息,这才在那扇破旧的木门上敲了几下,过了好一阵,屋子里一点动静都没有,接着又敲了几下,可是仍然没有一点反应。白跑一趟,看来已经走了。

    韵真一阵失望,倒不是觉得自己跑了冤枉路,而是心中的好奇心再也得不到满足了,这未免让她感到有点遗憾。

    可是,就在韵真准备转身下楼的时候,那扇门却意外地打开了,门里面站着的正是秦笑愚,身上只穿着一条短裤,裸着肌肉发达的上半身,吃惊地看着面前的女人,显然,韵真的意外到来出乎他的预料。

    也许秦笑愚出现的太突然,并且光着膀子,韵真没有思想准备,一双眼睛不知道往哪里看好,甚至脸上有种火辣辣的感觉,不过,毕竟是当领导的人,很快就调整了自己,大胆地盯着他说道:“我刚刚才听说你的事情,马上就赶来

    了……我能进去吗?”

    秦笑愚仿佛这时才清醒过来,慌乱地退回屋子里,红着脸连声道:“当然……等等……我穿上衣服……”说着就把韵真扔在门口,自顾跑进了卧室。

    韵真有个癖好,喜欢看着男人在自己面前惊慌失措的神情,记得上次碰见李明熙和他在一起的时候,还觉得他看自己的眼神笃定,并没有一般男人的那种表现,原来是装出来的,今天算是露馅了。于是,微微一笑走进了客厅,还顺手关上了门。

    韵真把屋子扫了一眼,不用去别的房间,光是通过客厅的面积就基本判断出这套房子也就是六十来平米,不过,收拾的倒是挺干净,作为单身汉的居所已经很难得了,在这一点上倒是和自己房客相似,柳中原也挺喜欢收拾屋子。

    秦笑愚穿了一件白衬衫走了出来,一穿上衣服,人也镇定多了,指着靠墙的一张旧沙发说道:“刘行长,你坐吧,我去烧点开水……”

    韵真忙制止道:“别忙活了,你也坐吧……怎么,一不上班就没有白天黑夜了?”

    “哦,我又找了一份工作,还是干保安……昨天上夜班,所以……”

    看来他并没有离开这里的打算,这么快就找到工作了,对他来说,没有工作就意味着交不出房租,就没有基本的生活保障,所以,这辈子都将不停地找工作。

    “哦?待遇怎么样?”

    “一般吧,先干着……以后有机会再……”

    “开宇,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就走了……”韵真转到了正题,并且是一副责备的口气,好像秦笑愚是个不听话的孩子似的。

    “这个……已经都决定了,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再说你那么忙……”秦笑愚低头看着地面,好像真的做错了什么事似的。

    “为什么?”韵真盯着他问道:“你为什么……不告诉他们电脑在我手里?”这是韵真最想知道答案的一个问题。

    秦笑愚抬头看了韵真一眼,这次目光再没有躲闪,恢复了以往的坚定,他基本上已经猜到了她的来意,只是想不到会找上门来。

    不过,他确实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总不能说自己喜欢她吧,其实他自己都说不清为什么会自愿背这个罪名,那张条子一直装在他的衬衫口袋里,就是舍不得交出去,仿佛交出这张纸条就意味着一种背叛似的。

    “刘行长,我……也就是一时冲动……也说不上为什么?”秦笑愚最终还是躲开了韵真的目光,脸上感到微微发热。

    冲动?韵真一双美目紧盯着秦笑愚,似乎隐隐看穿了这个男人想隐藏而又无处可遁的那一份英雄主义情怀,也许动机就这么简单,甚至根本就没必要去分析,说白了就是一个男人深埋在内心的一个浪漫故事,这个故事本来永远只能深埋在心底,没想到机缘巧合让他借助这台电脑得到了完美的演绎机会。

    只是他的表现看起来那么无私,那么富有自我牺牲精神,在成全自己的同时也让他的内心获得了某种满足感。

    韵真忽然感到自己很愚蠢,竟然会问他为什么,作为一个自负的女人,应该很容易猜透男人的这种暧昧心理,看起来像爱情,听起来像梦呓,很纯很无聊。也许自己今天不该来,就让他一直沉浸在自我献身的这种英雄主义情怀中慢慢陶醉,自己的到来反而破坏了那种浪漫的氛围,使这件事情蒙上了世俗的阴影。

    “开宇,行里哪个领导找你谈过这件事?”韵真不想再纠缠秦笑愚的动机,只想了解一点实际问题。

    “办公室的张主任。”

    “哦?她怎么说?”

    “她先问我是不是收到过酒店送来的一台笔记本电脑,开始我没承认……后来他们把那个服务生叫来指认……我就说卖掉了……”秦笑愚似乎也为自己背负的罪名感到羞耻,说着就脸红了。

    “他们相信了?”

    “开始也不信,用开除威胁我,反正我一口咬定卖掉了……前几天张主任还给我打电话,她说,只要我能把电脑找回来,随时都可以回银行上班……”

    “那你现在后悔了吗?我可以把电脑给你……”韵真还没说完就后悔了,觉得这话有点侮辱他。

    果然,秦笑愚脸上露出愤愤不平的神情,沉声道:“我做事从不后悔……你也不必往心里去,其实,我这样做还有一个原因……”

    “哦?还有什么原因?”韵真惊讶地问道。

    秦笑愚犹豫了一下说道:“汪处长的这台电脑我也不是第一次见,以前,他外出的时候把电脑在我那里寄存过两次,当时我就觉得奇怪,问他为什么不放在办公室里,他说办公室人多手杂,怕有人乱动,并且开玩笑说电脑里有好多日本A片……

    那天汪处长出事我提前就听说了,后来周行长匆匆忙忙来行里,我从监控里看见他没有去自己的办公室,而是直接去了汪处长的办公室,我悄悄跟上去,他连门都没有关严,就开始在柜子里抽屉乱翻,明显就是在找什么东西……本来,我确实想过等他下来的时候把电脑交给他,没想到这个时候你就来了……”

    韵真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随即似笑非笑地盯着秦笑愚问道:“那天你说叫了他几遍都没理你,原来是在撒谎?”

    秦笑愚不好意思地点点头,没有出声。( 绝对秘密:行长日记 http://www.qishuwx.com/6_6159/ 移动版阅读m.qishu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