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其他小说 > 绝对秘密:行长日记 > 37.浓郁的芬芳
    [第1章第1卷 心血来潮]

    第37节浓郁的芬芳

    汪峰的老婆和儿子留下来守夜,其他的亲属相继离去。韵真和汪峰的老婆苏丽没有见过面,往日银行举办的一些活动也从来没有见汪峰带着老婆参加过,彼此可以说是个陌生人。

    “大嫂,人已经这样了,你也别太难过,自己的身体要紧,我看还是找个地方睡一会吧,明后天还有很多事情等着你呢。”

    苏丽显然已经筋疲力尽了,一双无神的眼睛看着韵真,露出一丝疑惑的神情。韵真赶紧解释道:“我是汪峰的同事,我叫刘韵真……”

    苏丽似乎这才反应过来,低声道:“啊,原来是刘行长……经常听他提起你……”

    “今天下午下班以后汪峰回家去过吗?”韵真想趁着张淼忙着办理手续的时候抓紧时间问几个问题。

    苏丽摇摇头。“这些年他哪天不是深更半夜才回家……”

    “那你知道他的病情吗?我的意思是他去医院检查过没有?他知不知道自己得了肝癌?”

    苏丽又摇摇头。“只是听他说过身体不舒服……我劝过他,谁知道他去过医院没有?”

    看来这两口子也就是凑合着住在一个屋檐底下的道义夫妻,也谈不上什么感情,说不定还比不上自己的房客呢,他倒是天天惦着自己呢。

    “他最近有没有向你提起过银行的什么事情?比如账号啊、存款啊什么的……”

    苏丽一听,一双眼睛马上警觉起来,本能地抵触道:“你问这些干什么?难道他做了什么违法的事情?”

    韵真赶紧摇摇手说道:“我可没这个意思,我只是觉得他走得这么突然,会不会还有什么事情没有来得及向你交代……如果今后在银行有什么事情要帮忙,你就尽管来找我……”

    正说着,就见张淼走了过来,韵真也就结束了自己的问话,折腾了一晚上,她已经感到非常疲倦了,这个时候才忽然想起楼下汽车里的柳中原。

    怎么把他给忘了?这家伙可能在汽车里睡着了,活该,叫他别来,自己非要来,这就是无事献殷勤的代价。

    “刘行长,你也回去吧,我把他们母子安排个地方睡觉,然后我也回去了……”张淼见韵真一脸倦色,就劝道。

    “好吧,你再辛苦一下,明天上午公司开会,你干脆就趁机在家里多休息一下算了。”韵真说道。

    “我倒是挺想这样做的,可吴行长已经给我安排活了,不但不能晚来,反而要比别人早去一点呢。”张淼不满地抱怨道。

    韵真也懒得去问吴世兵给张淼布置了什么任务,笑道:“谁让你这么能干呢,这一次老潘退休之后,你应该有希望出任行政副行长的职务,那个时候可就有得你忙活了。”

    张淼一听,本来满脸的倦意瞬间就没有了,脸上泛起一片潮红,睁大眼睛低声道:“刘行长,你就别取笑我了,干活少不了我,这种好事我可不敢想。”

    韵真心想,你就得了吧,别装了,说不定每天晚上做梦都在想,也许正在琢磨着着给自己设计一张什么样的名片呢。

    “你谦虚什么?我说的可是真心话,如果吴行长征求我的意见的话,第一个就推荐你,咱们行这一摊子家务事,我看也就你有能力理清。”

    张淼顿时感动的差点眼泪流出来,闹了半天,陪着吴世兵睡了几年,没想到这个被自己平时当对手的女人才是自己的之音呢。

    “哎呀,刘行长,你也太高看我了……我也就是个操劳的命……”

    韵真见差不多了,就留下欣喜若狂的张淼离开了医院。一边想到:给张淼点把火,一方面让她找吴世兵闹去,反正他们在床上应该无话不谈。另一方面也算是间接给吴世兵传达一个信息,这个主管行政的副行长自己没有兴趣。

    柳中原并没有像韵真猜测的那样在车里睡觉,而是听着音乐眯着眼睛,一边抽烟一边想着心事,韵真拉开车门的时候才清醒过来。

    “哎呀,讨厌死了,你就不能少抽几根烟……呛死人了……”韵真坐进车里面,一只手扇着烟雾抱怨道。

    柳中原见女人虽然是在抱怨,可没有一点生气的样子,反而多了几分娇嗔,一时连骨头都酥了,赶紧把烟把扔到车窗外面,发动了汽车问道:“你同事的病情怎么样,这么晚了医生也该睡觉了吧……”

    “怎么?是不是等的不耐烦了?”韵真斜睨着男人问道。

    “是有点不耐烦,什么病人把人折腾到深更半夜?我明天倒是可以睡懒觉,可你还要早早上班呢?”柳中原的口气听上去好像他和韵真已经是一家人了似的。

    韵真听着很受用,知道他这是在说反话,实际上是心疼自己呢。就不知道他说的是不是心里话,这家伙可会装蒜了。

    不过,一想到汪峰都病得快要死了,可家里人竟然毫不知情,顿时就觉得男人这种转弯抹角的关心让人感到格外的温馨。

    想想自己和王子同几年的婚姻生活与汪峰夫妇又有什么本质的不同吗?名义上是夫妻,其实根本就不知道对方的心里在想些什么,不知道对方需要什么,这种精神上的漠视比不了解对方的健康情况更可怕。如果这辈子命中注定还有一次婚姻的话,这种情况绝对不能让他出现,否则就把单身进行到底。

    “我可是真心替你着想……你看看都几点了,熬夜可是女人衰老的最大杀手……”柳中原见韵真不出声,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话有点交浅言深了,于是干脆把话说得客观一点。

    “我老不老和你有什么关系……”韵真扭头看着窗外低声说道。

    柳中原一时语塞,如果是热恋中的情人,这个问题是再好回答不过了,并且当女人提出这种问题的时候,往往是男人表现自己,表明心迹的最佳时机。

    可柳中原清醒地意识到,自己和她的关系别说是热恋中的情人,就是普通朋友都算不上,即使做个普通朋友也是战战兢兢的如履薄冰,随时都有破裂的危险。

    “就算我没说……要不咱们就在街上转转?反正你也睡不着……”

    韵真转过脸来,紧盯着盯着柳中原看,看的他心里直发毛,心想,刚上车的时候还挺正常的,怎么一会儿功夫就用这种精神分析一般凝重的目光审视自己了?

    “我那个同事……他死了……”

    韵真仿佛是用最后一点力气说完了这句话,随即一个脑袋就慢慢地倒在了柳中原宽厚的肩膀上,并且闭上了眼睛。

    柳中原震惊的神经有点短路,韵真倒向他肩膀的瞬间被延续成了一个慢动作,一个蒙太奇。随即他肩膀上的每一块肌肉都在颤抖,就像犯了严重的肩周炎一

    般,整个身子僵在那里,除了踩油门的一只脚,握着方向盘的一只手,全身一动都不敢动,生怕动一下就惊会跑了自己的幸福人生似的。

    哦,天呐!这一刻终于来临了,只是来得有点惊心动魄,还好街上已经没有多少车了,否则她这轻轻一歪脑袋的瞬间,肯定是一场惨烈无比的车祸。

    她的同事死了。

    柳中原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心里不免有点沮丧。原来是受刺激了,根本就不是出于对自己的爱意,也就这一会儿功夫,悲伤或者伤感马上就会过去,等那个脑袋离开自己肩膀的时候,一切还是照旧。

    让她一点点的接近你。

    刘蔓冬的声音在这寂静的夜晚显得格外的清晰。即便她只是暂时借自己的肩膀伤感一会儿,也算是一个不小的进步,要不,医院的男人这么多,为什么单单就靠在了自己的肩膀上呢?

    这样想着,柳中原心里又高兴起来,并且开始嗅到女人头发上传过来的缕缕清香,感觉到她的发梢轻轻触碰着自己脸上的肌肤,柔柔的,痒痒的,很舒服。

    只要自己侧过脸,马上就可以一亲芳泽,那娇艳的小嘴就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像夜晚绽放的昙花一样倾吐着浓郁的芬芳……( 绝对秘密:行长日记 http://www.qishuwx.com/6_6159/ 移动版阅读m.qishu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