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其他小说 > 绝对秘密:行长日记 > 36.他是喝死的
    [第1章第1卷 心血来潮]

    第36节他是喝死的

    李继薇虽然并不惧怕韵真,作为主管具体业务的副行长也管不了她,可她酒醉心明,知道韵真可不是省油的灯,这婆娘表面上看起来一副知书达理的知识分子模样,可内心却是一个标准的家庭妇女,不但心高气傲,不把人放在眼里,而且斤斤计较,锱铢必报,背后又有人撑腰,就连吴世兵也让着她三分。眼下自己闯了祸,暂且躲她一躲,省的给自己找麻烦。

    “刘行长,你放心,明天一早我就送过去……”说完看了一眼吴世兵,心里琢磨着今晚一定要和他单独谈谈,在汪峰突然死亡的善后事宜中,有几件事情比处理他的尸体来得更加紧急。

    这时,汪峰的家属已经进入了病房,趁着这个机会,吴世兵把几个人叫到一起,对接下来的事项做了全面的布置。

    根据他的安排,汪峰定在后天出殡,丧失尽量低调。明天上午召开行长会议,通报这件事情,并作出定性,另外他以潘行长年纪大了,身体又不好,提议让韵真暂时负责汪峰的善后事宜。结果遭到了韵真的坚决反对,理由是自己从来没有做过这项工作,没有经验,再说,手头的工作都在议事日程上,也抽不出时间。

    宁世兵虽然一肚子火,可这个时候还是以顾全大局为重,最后这件事自然就落到了行政办的主任张淼的身上。

    等到诸事商议已定,已经是夜里一点钟了,毕竟是自己的下属,所以韵真主动留下来陪同张淼继续做家属的安抚工作,吴世兵和李继薇、潘旭东就先回去休息了。

    “李继薇怎么也走掉了?都是她惹出来的事,跑得倒挺快……”

    杭淼看着李继薇和吴世兵一边窃窃私语一边走进电梯的身影,愤愤地说道。韵真注意到她不仅是愤怒,眼神中流露出的分明是一个女人对另一个女人的妒火,就知道她心里在想些什么?

    “也许她要连夜向行长汇报今晚的事情吧?”韵真不无煽风点火地说道。

    “哼,这边刚刚死了人……亏他们还有心思……”张淼忽然意识到自己的话说过了头,韵真可不是吴世兵的心腹。

    “好了,别发牢骚了,过去问问汪峰的爱人都有什么要求,今晚最好把事情都敲定,免得他们明天闹起来……我去找医生问问情况……”韵真说完就去了医生办公室。

    办公室里只有两名医生,其中一名就是刚才参与抢救汪峰的大夫,看见韵真进来,不由眼睛一亮,没想到深更半夜进来一个美人。

    “你好,我是死者的领导,我想了解一点基本情况。”韵真直截了当地说道。

    美女总是比较容易被人接受,那名大夫一听美女还是领导,就表现出了十二分的热情,赶忙拉过一把椅子让她坐下,然后说道:“我知道你想了解什么,如果他不喝酒的话,可能还有几个月的时间,喝酒只是诱因,他的肝脏几乎已经失去了大部分机能……我很奇怪,这种病人为什么没有住院治疗呢?”

    “是呀……他隐瞒了自己的病,或者他自己也不知道,如果他曾经来医院检查过,我是不是能查到相关的信息?”韵真问道。

    “我认为他自己不知情的可能性很小,因为这种病并不是突发性的,有一个比较长的演变过程,至于他是不是来医院检查过,查起来恐怕要费点功夫,说实在的,有些医院对患者的病情保密,所以你可能得不到他就诊的信息。”

    韵真其实也就随便问问,并不是真的想搞清楚这个问题,她想知道的是另一个更加敏感的消息。“请问,死者今晚喝了多少酒,是不是饮酒过量是直接导致死亡的根本原因?”

    医生盯着韵真说道:“你说的没错,如果不是因为刚送来的时候他说的那句话,我还以为他是诚心不想活了呢,他今晚起码喝了一斤白酒……这种量对一个健康人来说也远远过量了。”

    “哦,他刚送来的时候还能说话?”韵真吃惊地问道。

    医生微微笑道:“这没什么奇怪的,有些这样的病人喝完酒之后还能自己走回家,然后突然就死在自己家里的沙发上……”

    “他说了什么?”韵真追问道。

    医生犹豫着,刚才因为忙着抢救,并没有在意患者那句话的含义,现在听韵真问起,似乎这个时候才意识到病人的最后呓语仿佛有着什么实质性的含义,心里琢磨着是不是要告诉她病人的最后遗嘱。

    “他是我的下属,并且由我负责处理他的善后事宜,他有什么遗言你就直接告诉我吧。”韵真见医生犹豫,便催促道。

    “其实我也不明白他这句话的意思,他好像说……当时他应该有点感觉到自己不行了,所以这句话听上去更像是遗嘱,不过断断续续,很零碎,他先说了一个名字……苏丽,好像是个女人的名字,然后又提到他的笔记本电脑,后来说的话听不太清楚,反正是些和银行有关的事情,还有人的名字……其实对他来说,当时处于两种情况,一方面是个病人,同时也是个醉鬼,也许只是一些醉话,并没有什么实际意义……”

    韵真听了医生的话半天没有出声,她倒不认为汪峰说的是醉话,那个苏丽肯定是他老婆,那个笔记本电脑她也见过,不管走到哪里总是看见他背着那个笔记本。

    医生也说了,他在说这些话的时候明显已经意识到自己已经不行了,这个时候即便醉酒,心里惦记着的肯定是一些最重要的事情,考虑到汪峰担任信贷处长长达八年之久,韵真本能地感到,那个笔记本里面也许存着什么重大的秘密。

    “他还提到了谁的名字?”韵真举得自己有点喘不过气来。

    医生摇摇头,说道:“听不清楚,反正是人名,不过我可以确定姓刘……是个女人的名字……”

    姓刘?女人的名字?韵真不自觉地哆嗦了一下,忽然意识到这个姓刘的女人会不会是指自己呀。难道他临死之前有什么话要告诉自己?不可能呀,虽然自己和他是上下级关系,可平常并没有什么亲密的接触,如果有什么话活着的时候不能说,非要等到咽气前才想起来呢?

    “你没事吧?”医生见美女脸色苍白,担心地问道。

    韵真醒悟过来,问道:“这些话你告诉过别人没有?”

    医生笑道:“我哪里顾得上这个?今天连轴转,身子都快散架了。”

    韵真站起身来说道:“那你赶紧休息一下吧,我就不打搅你了。”说完匆匆离开了医生的办公室。( 绝对秘密:行长日记 http://www.qishuwx.com/6_6159/ 移动版阅读m.qishu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