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其他小说 > 绝对秘密:行长日记 > 35.共同利益
    [第1章第1卷 心血来潮]

    第35节共同利益

    刘韵真刚来到二楼的急救室,就看见行长吴世兵,主管行政的副行长潘旭东,以及解放北路支行行长李继薇,行政办主任张淼都已经等在那里。距离他们稍远一点的一把长椅上坐着几个男女和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应该是汪峰的亲属。

    “情况怎么样?”韵真一脸焦急地问道。

    吴世兵看了几个家属一眼,拉着韵真的手臂走到一个拐角处,才低声说道:“正在抢救,医生说是肝癌晚期,可我从来都没有听说过,你是他的所直属领导,你了解不了解他的病情?”

    韵真一听,有点蒙,她闻到吴世兵身上有股浓烈的酒精味儿。

    “没有啊,连病假都很少,怎么突然就……”

    “情况不太妙,我们要提前做点准备……他家里人情绪很不稳定,刚才还和张主任吵起来了。”吴世兵显然还有一点醉意,一双手有意无意地放在韵真的肩膀上抚摸着。

    韵真倒没有觉得吴世兵有吃豆腐的嫌疑,只是觉得被他这样摸着很不舒服,往后退了一步避开了那只手,奇怪道:“生老病死,天灾人祸,和银行应该没什么责任吧?”

    吴世兵摇摇头,似乎想让自己清醒一点,然后把脑袋凑近韵真低声道:“问题是他倒在了酒桌上……”

    韵真这下什么都明白了,原来是喝酒喝出来的,她知道,作为信贷处长,汪峰一年三百六十天大部分时间都在酒桌上,并且酒量在行里面也是数一数二的,在职员中间有汪一瓶、汪不倒等荣誉称号。

    她记得前不久在办公室看见他脸色不正常的时候还劝他在酒桌子上悠着点,没想到这么快就……难道他对自己的病情一点都不知道?如果知道自己患了肝癌还这么喝酒的话,岂不是等于自杀?

    “你们今晚在一起喝的酒?”韵真意味深长地盯着吴世兵问道。

    “没有没有……”吴世兵双手乱摇,极力否认道:“我……刚好来了几个朋友,在一起小聚一下,也是半中间接到李继薇的电话才赶过来的……好像他是个李继薇今天考察一家企业,晚上一起喝了点……难道不是你给他安排的任务?”

    刘韵真见吴世兵好像总有点往她身上泼脏水的意思,心里就有点不太高兴,心想,即便是我给他安排的差事,总不会安排他去喝酒吧。

    况且他肯定是晚上喝的酒,那可是八小时之外,和自己怎么也扯不上关系,行里酒风盛行倒是和你这个嗜酒如命的行长有很大的关系呢。

    不过,看着吴世兵满脸酒意的样子,韵真也不打算在这个地方和他计较,现在重要的是看汪峰的一条命是不是能够留下来。

    “既然潘行长也来了,这些事情还是交给他去处理吧,行里面生老病死的事情他处理的多了,也有经验……”

    吴世兵又把脑袋凑过来说道:“我的意思是,万一他有个三长两短,我们行里面必须统一口径,对外界要有一个说法,这个说法要把负面影响减到最小……作为他的直属上司,你有什么意见?”

    韵真当然明白吴世兵的意思,汪峰今天如果真的救不过来,明天在银行界起码是个不大不小的新闻,一旦被别人知道他是倒在了酒桌上,那么一些人很可能就会抓住这个点进行炒作,这样势必会产生不良的社会影响,同时也会引起高层的主意,吴世兵显然不愿意看到这种情况出现,难道他想隐瞒喝酒这个环节?

    “问题是他的家属很清楚他喝了酒……”韵真心里很清楚,这件事上面一旦追究起来,她作为主管信贷的副行长肯定是首当其冲,因为汪峰可是她的人,就算提不到责任的层面,起码也是没有做好工作。在这一点上,她和吴世兵是一根绳子上的两个蚂蚱,利害关系上不但没有分歧,不过,她可不会愚蠢到替吴世兵出谋划策,她没有反对,就算是默认了吴世兵的想法。

    吴世兵一看韵真很配合,满意地点点头说道:“这不要紧,一方面医生已经确诊他是肝癌晚期,基本上可以说不分时间地点,随时都可以死……当然,作为领导,居然不知道自己的员工得了肝癌,我们还是要好好反省,我的意见,从明天开始,行里面的每个员工全部去医院做个体检,这事我已经安排张主任去做了……至于他的家里人嘛……”

    吴世兵摸着下巴犹豫了一下,继续说道:“除了按照规定给予必要的补助之外,可以作为一个先进典型予以嘉奖,具体奖励数目你考虑一下,我让老潘和他的家属也商量一下,总之把这事稳稳妥妥的办好为目的……起码要给个因公殉职吧,明天你们部门就搞个材料……”

    韵真搞不明白吴世兵到底是处于半醉半醒之间,还是根本就不清醒,忍不住提醒道:“行长,你说这些是不是早了一点,医生还在抢救呢……”

    韵真话音未落,忽然,过道那边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声。

    韵真和吴世兵忍不住对望了一眼,吴世兵拍拍韵真的肩膀,像是安慰似地说道:“未雨绸缪总

    在医生一脸疲惫地走出手术室的时候,汪峰的家属一拥而上,看见主治医生无奈地摇摇头,一个中年女人就发出一声凄厉的哭声,然后昏倒在地上,慌的一群人又是掐人中又是灌水,最后才幽幽地醒转过来。

    韵真猜测这个中年妇女应该是汪峰的老婆,那个十几岁的男孩可能是他的儿子,看着孤儿寡母,她的鼻子禁不住阵阵发酸。

    好在有潘行长和张淼在那里劝慰,否则她都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她看了一眼身边的解放北路支行行长李继薇一眼,见她直到现在脸上的红晕还未退去,心里竟对这个女人产生了一丝怨恨。

    李继薇今年三十三岁,是行里面为数不多的几个中层女干部之一,韵真对她多少有点了解,如果单凭业务能力来说,李继薇下辈子也当不了支行的行长。

    可这个女人天生媚骨,颇有几分姿色,同时又会来事,有眼色,放得开,所以在总行的高管眼中也算是系统的一个宝贝。

    不用说,她被提拔为行长和吴世兵有着直接的关系,不过,到目前为止,倒是没有听说过他们之间有什么绯闻。这次汪峰的死虽然不能说和她有直接关系,可也逃不了责任。

    韵真知道,汪峰是分行的信贷处长,按照惯例,如果行里面有什么接待或者企业的招待,他总是事先向她打个招呼,不可能擅自行动。

    而今天晚上的这场饭局她根本就没有听汪峰提起过,很显然是李继薇支的台子,叫上汪峰无非是给自己撑面子,说不定她又是在给自己哪个关系户跑贷款呢。没想到竟然让汪峰喝死在酒桌上。如果上面一定要拿这件事开刀的话,首当其冲的应该是李继薇。

    可刚才吴世兵开口闭口称她是汪峰的直属领导,分明是把责任在往她的头上推,李继薇的名字连提都没有提,这不是明显打击她而偏袒李继薇吗?说不定她来这里之前他们已经把对策都商量好了。

    想到这,韵真已经打定主意抓住李继薇不放,如果吴世兵公开袒护,那么这件事也别想往自己头上扯。

    “今天你们一起喝酒的还有谁?你把今晚在桌子上的每个人的名字写在这张纸上,再写一个详

    细经过,明天上午我就要……”韵真冷着脸冲李继薇低声说道。

    李继薇一听说汪峰死了,心里也开始紧张起来,虽然吴世兵已经决定不向外界透露汪峰死在酒桌子上的消息,可毕竟内部的人都知道真相,纸包不住火,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世,如果不小心应付,搞不好自己这个行长都有可能当不成。

    眼下还是要在这场饭局上多做文章,第一件事就是赶紧去酒店把企业买单的钱退回去,然后用银行的钱补上,就说是银行出面做客户的安抚工作,这样一来,汪峰作为行里面的领导参加支行的活动也就名正言顺了,至于他的死,医生已经给出了最好的证明,肝癌晚期。

    李继薇正在琢磨着对策,猛然之间没有听明白韵真的话,迷迷糊糊地反问道:“刘行长,你什么意思?”

    韵真一愣,随即怒火中烧,真是胆大包天,竟然问自己什么意思?难道有吴世兵护着就可以如此放肆?

    “你说什么意思?马上把今晚的经过写个详细的报告,包括所有今晚在场的人员名单,明天一大早送到我的办公室,你听明白了吗?”韵真气急败坏地又把自己的要求说了一遍,声音难免就没有压住,一边的吴世兵也听见了。( 绝对秘密:行长日记 http://www.qishuwx.com/6_6159/ 移动版阅读m.qishu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