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其他小说 > 绝对秘密:行长日记 > 24.小道消息
    [第1章第1卷 心血来潮]

    第24节小道消息

    韵真马上就快步走进了银行的大门,不过一想起家里的那个英俊的男人,脚步就轻松起来,差点哼出小曲来,马上把秦笑愚撇在脑后。可是刚走到办公室的门口,手机又响起了一阵短信铃音,

    韵真缩回推门的手,就站在门口拿出手机,正如她猜测的那样,这条短信仍然是柳中原发过来的。

    “你对猫和水仙花的关心让我嫉妒,难道你就不能关心一下在暴风雨中为你看家护院的仆人?”

    韵真啪地一声合上手机的盖子,鼻子里哼了一声。她不喜欢这条短信,她觉得这个男人也并不像自己想象的那样聪明。一个聪明的男人知道适可而止,什么事情都留有余地。

    其实第一条短信已经让韵真的心里产生了一丝温柔的感觉,对柳中原来说已经达到了目的,所以他后面的这条短信就显得有点画蛇添足。

    虽然语言看似谦卑恭敬,可仍然无法掩饰自以为是的味道,剥夺了女人唯一的一点想象空间,其结果是适得其反。

    所以,韵真觉得柳中原良好的自我感觉错误地估计了自己对他的好感,在男女关系上,只有热恋中的男女才能不用顾忌技巧,自己和他之间完全还没有达到那个地步。

    “刘行长早。”韵真一进门,她的秘书徐萍马上站起身来问候道。

    “小徐,你和吴行长的秘书约一下,如果他有时间的话我想和他谈谈……另外,我今天下午在会上发言的稿子打好了吧……”韵真一边往里间的办公室走一边说道。

    韵真一走进自己的办公室,第一件事情就是到最里面的一个小休息室换上银行的工装,这是她长期以来养成的习惯,在单位绝对不穿便装,出了银行的门绝不穿工装。

    在她还是银行一名普通员工的时候,即使在卫生间里她也一直坚持通过换衣服让自己完成这种角色的转换。

    “怎么?你还有事吗?”韵真换好衣服走出来,见自己的秘书跟进了办公室,就知道她一定有什么事要向自己汇报。

    “行长,刚才潘行长来过了,他说下午业务学习内容换了,改成学习总行的最新文件精神了。”

    刘韵真端起秘书给她冲好的茶正准备润润嗓子,一听这话就停下了。

    本来几天前就已经决定今天下午各分行行长集中学习刘韵真发表在国家《金融》杂志上的一篇有关信贷的论文。

    这篇论文曾经受到过总行领导的高度好评,认为在新的经济形势下,这篇论文的一些观点对开拓思路、探索新的信贷模式具有积极的意义,并指示各行要组织相关信贷负责人进行学习。

    为了这次业务学习,韵真花了不少时间,在原论文的基础上又查了不少案例,还和父亲讨论过好几次,最终结合本行的实际情况准备了一份补充材料,想在会上和各分行的行长进行讨论。没想到突然就被取消了。

    韵真心里忽然一阵恼火,一路上培养起来的好心情一下就没了。不用说,这肯定是吴世兵的主意,他这是嫉妒、是在打击报复,是怕自己的学术成就损害了他的一把手的权威。真是小肚鸡肠!

    韵真尽管心里很不舒服,可还是决定按照父亲的意思亲自和吴世兵谈谈,虽然自己是女流之辈,可也不想把工作和个人情绪纠缠在一起,反正自己的论文已经名声在外,有本事他吴世兵也写一篇出来让大家看看?

    想到这里,韵真的气消了一点,甚至还有点幸灾乐祸的感觉。

    “我知道了,你去和他的秘书约个时间……”韵真朝秘书挥挥手,在自己的办公桌前坐下来。

    “行长,还有一件事……”

    韵真抬头看看徐萍,见她吞吞吐吐的好像很为难似的,于是有点不耐烦地说道:“有什么事你就说吧。”

    徐萍向韵真靠近了一点,一脸神秘地低声说道:“这事我也是刚听说……”

    韵真的秘书徐萍进行还不到一年,毕业于本市的财大,她之所以能顺利进入银行系统工作是因为她的家里有点门路。她本来在营业厅的柜台上当出纳,偏偏这个徐萍心灵机巧,在一次偶然的机会获得了韵真的欢心。

    韵真不仅喜欢英俊的男人,对漂亮的小姑娘也有偏好。她见徐萍外表娇媚,嗓音柔和而富有磁性,再加上写得一手好字,又会来事,所以就把她调到总行当了自己的秘书。

    不过,在私心里她也有找个干净的女孩在身边工作的意思,当然,所谓的干净并不是指她的身体清白,而是在银行里系统中没有什么瓜葛,好好培养将来也算是一个自己人。

    对此,徐萍包括她的家人都对韵真感激涕零,她那个在派出所工作的父亲几次让女儿给韵真带话,要请她吃饭,结果都被她拒绝了。徐萍只好用忠诚来表达自己对行长的感激之情。

    韵真见徐萍一脸神秘的样子,就知道她又有内部消息要向自己汇报了。别看徐萍只是个小秘书,有时候消息比她这个行长还要灵通,毕竟她待在银行的时间并不多,况且,在当上分管信贷的副行长之后,也很少再和普通职员接触,所以,行里面的一些小道消息从来传不到她的耳朵里。

    徐萍则不同,作为副行长的秘书,和各个部门都有接触,并且和其他的行长秘书们打成一片,有些事情还没有在会上宣布,她都已经知道了。

    虽然韵真不鼓励自己的秘书传播小道消息,可她也不反对,还乐得通过徐萍了解一些行里的各种动态,以及员工们对她私下的一些议论。

    “今天早上我在上厕所的时候行政办的张主任莫名其妙地问起你的一些琐事……”

    “什么琐事?”韵真警惕地问道。她知道行政办的主任张淼是吴世兵的亲信,她曾经私下听说吴世兵和张淼两人有点不清不白,她向徐萍打听自己显然不会是无病呻吟。

    “她说经常在银行看不见你,问我你最近都在忙些什么?又说周行长昨天把会计李薇骂哭了,问你脾气大不大,骂过我没有……

    反正就是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最后她悄悄告诉我说,主管行政的潘行长就要退休了,有可能让你接他的位置呢……”

    韵真愣在那里半天没说话,她不知道徐萍得到的这个消息是不是准确,但是主管行政的副行长潘旭东马上要退休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但是,谁来接替他却一直没有定论。( 绝对秘密:行长日记 http://www.qishuwx.com/6_6159/ 移动版阅读m.qishu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