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其他小说 > 绝对秘密:行长日记 > 9.泄密
    [第1章第1卷 心血来潮]

    第9节泄密

    刘源在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之后,决定先和吴世兵谈谈,试探一下他到底有多少把握,从个人感情来说他当然希望吴世兵能够胜出,但也不能把赌注都押在他身上,万一刘韵真把吴世兵排挤出局,就没有退路了。

    没想到吴世兵信誓旦旦地向刘源保证,他有能力有信心摆平刘韵真,并且许诺给他一笔比上次申请的数额多三倍的贷款,也就是说给他十个亿,不过,必须要用一家新公司的名义提出申请。

    刘源本来就和吴世兵合作多年,对他很信任,现在见他说的有把握,就当真了,回去之后就风风火火地上了一个新项目。

    没想到等他与合作方把合同签好,就等着钱的时候,却传来了这笔贷款再次被刘韵真否决的消息,结果让他白白损失了几百万。

    这下,刘源不但埋怨吴世兵,把刘韵真也恨上了,原本他还准备和刘韵真接触一下,看看有没有回旋的余地,大不了烧烧香,只要她开口,他就准备满足她。

    结果吴世兵给他泼了一头冷水。刘源没想到刘韵真竟是本市有名的商人王子同的前妻,他和王子同虽然没有直接打过交道,可也听说过他的大名,他手里的资产并不比自己少,只是后来去了美国发展。既然刘韵真是他的前妻,自然就不是一个缺钱的主,一点小恩小惠根本就没法打动她的心。

    而此时的吴世兵已经被逼到了绝境,他觉得自己对这个女人已经仁至义尽了,刚开始的时候,他还幼稚地认为,刘韵真不过是新官上任三把火,等她过足了瘾自然就会慢慢凉下来,没想到她竟然一而再再而三地蹲在自己头上拉屎拉尿,根本就没有收手的意思。

    吴世兵在银行系统摸爬滚打几十年,怎么能受这种窝囊气,更不能容忍一个女人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

    他劝住了刘源妄图贿赂刘韵真的念头,决定拿出点颜色给她看看,如果她还执迷不悟,那就只有鱼死网破了。

    刘源听从了吴世兵的劝告,他本来就对刘韵真没有信心,再说,他也不可能同时养两个人,算来算去最终还是把赌注压在了吴世兵的身上,毕竟他们互相之间知根知底,谁知道刘韵真那婆娘到时候会不会倒打一耙。

    离开了吴世兵,刘源就接到了明玉的电话,说是有事想和他谈谈,约他在海滨度假村见面。

    刘源一肚子气,原本没有心思搞女人,可一听见明玉在电话里娇滴滴的声音,忽然就觉得有点上火,左右没什么大事,于是就想着先泄泄火,慢慢考虑一下刘韵真的事情。

    “看你这样子是被哪个女人抛弃了吧?你把人家当谁了……”一番云雨之后,明玉转过身来趴在男人身上低声问道。

    刘源不理会明玉,闭着眼睛只管喘气,脑子里还想着照片里的那个女人,只觉得心里又爱又恨。嘴里似自言自语地嘟囔着三个字:“刘韵真……”

    刘韵真?明玉吓了一跳,抬起头盯着男人的脸,只见他闭着眼睛好像是在说梦话。难道他认识韵真?

    不会这么巧吧,一直以来自己之所以挖空心思避免他们两个见面,就怕两个人搞到一起去。两个人都不是省油的灯,一旦互相认识了,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虽然韵真是自己的好朋友,但这种引狼入室的事情绝对不能干。

    尽管男人刚才那声梦呓一般的三个字听得并不是太清楚,就算说得是刘韵真三个字,也有可能是同名同姓,可明玉怎么也忍不住心里的好奇心。

    “刘韵真是谁呀,我有个同学也叫刘韵真……”明玉把头枕在刘源的胸口就像是随意聊天似的问道。

    果然,刘源的身子动了一下,睁开眼睛疑惑地问道。

    “你那同学是干什么的?”

    “银行副行长。”明玉的语气似乎为自己有这样的同学感到骄傲。

    刘源放在女人胸前的手停下来,可也就是一小会功夫,接着又慢慢揉起来,不过显得有点心神不属。

    “你还有一个当行长的同学?怎么从来没听你说过……”刘源一副漫不经心的语气。

    “你那个刘韵真是干什么的……”明玉撑起身子盯着男人的脸问道。

    “哦……一个客户,老来找我麻烦……”

    明玉搞清楚刘源嘴里的刘韵真和自己的闺蜜不是一个人,一颗心就松弛下来。

    “跟我说说你那个同学,你和她关系怎么样?”刘源无精打采地说道。

    “老公……”明玉不愿意和刘源谈论韵真,尤其是这个时候更不愿意谈起她,她一翻身整个身子趴在男人身上,嘴里娇媚地嚷道:“现在别说她嘛……今天保证不求饶……”

    刘源被女人惹得火烧火燎,爽的嘴里哼哼几声,随即就在明玉的娇臀上狠狠地打了一巴掌,痛得她尖叫一声,身体里的那股欲 火就减弱了不少。

    “好嘛好嘛……”

    明玉眼泪汪汪的盯着男人,那一副娇滴滴的可怜样让刘源狠不下心来,于是低声道:“我正想贷点款,说不定你能给牵个线呢,这里面自然也有你的好处。”

    明玉好像早就有先见之明似的,怕得就是两个人搞到一起,她太了解这个男人了,一旦被另一个女人迷上,就是结发夫妻都能抛弃,更可况是已经玩弄一年多的女人呢。更何况,韵真现在正处于青黄不接的状态。

    虽然明玉对自己的相貌也很自负,但是站在刘韵真面前往往让她自惭形秽,这倒不是刘韵真有怎么样的美貌,而是那一份书卷气和贵妇人的品位让她感到望尘莫及,而这种品质并不是她能学习模仿,简直就是与生俱来的吸引男人的本钱。

    明玉本想轻描淡写地找个借口回绝掉男人的要求,比如十几年没来往了,或者两人之间有嫌隙等等。可是,男人的后半句话对她更有吸引力,那就是他说的好处。她现在太需要钱了,简直就是等米下锅呢。

    “我们的关系还可以,不过,她只是副行长……她的心思都在别的地方,对银行的事情根本就没兴趣。”

    “她有什么兴趣?”刘源一只手轻轻地安抚着女人,两只耳朵竖了起来。

    明玉犹豫着,想起韵真那近似荒唐的招租启示,一种奇怪的心态占据了上风,似乎肯定男人会不耻这种行为似的。

    “她太可笑了,堂堂行长居然要通过租房子的办法来找男人,你说可笑不可笑,我劝也劝不住……”

    “你说什么?你这个同学是哪个银行的……”刘源一把将女人推下身来,觉得什么地方搞错了。

    肯定不是一个人,虽然他没有见过刘韵真,可给他的印象是年轻有为,野心勃勃,甚至不苟言笑,应该是个不讲情面的刻板冷美人。一定是搞错了,一个行长怎么会用出租房子的办法找男

    人呢?( 绝对秘密:行长日记 http://www.qishuwx.com/6_6159/ 移动版阅读m.qishu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