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其他小说 > 木叶养猫人 > 第一百六十二章 沸遁【求订阅、月票】
    舍人并未在训练场待太多的时间。

    听说根部的地下基地中,有一个非常多卷宗的藏书室,对于这一点,倒是非常感兴趣,离开训练场后就一头钻了进去。

    一晚上的时间,在里面翻阅了很多,其中大部分是一些比较老的任务卷宗,主要时间都是集中在三四年前。

    也就是第二次忍界大战时期。

    那个时候,木叶还算是比较团结的,团藏和根部也发挥出了他们应有的作用,比如说策反雨之国的首领半神半藏,让他同意和木叶成为盟友,一起对抗风之国以及土之国。

    而为了达成这个目的,根部做了不知道多少的前置任务,其中就有一些记录在这藏书室的卷宗里内。

    虽然只记录了很少的一部分,不过知道结局的舍人能从这些中能看出一些蛛丝马迹。

    除了这些,还看到了不少根部曾经做过的任务,其中就不乏一些血腥的任务,这才是根部真正的模样。

    第二天晚上。

    舍人带着面具再次来到昨天去过的房间。

    里面,赤栾、夜狐以及鬃犬已经全都已经在里面,好像已经在这里等待了很长的时间。

    “看来我是最晚到。”舍人摊摊手。

    “时间刚刚好,很准时,这一点很好,现在出发。”赤栾领头,走出房间,直接离开根部离开木叶。

    劲装带有一定的夜行衣的功能。

    一行人在夜间穿梭,速度很快,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力,同时根部有着自己专属的离村通道。

    感觉着前进的方向,差不多是泷之国和铁之国的方向。

    看着另外三个人一副极其冷漠的模样,舍人知道自己有什么疑惑,也只能自己憋在心里,就算问,也不会得到什么答案。

    虽然这种云里雾里不知道真正任务的事情让他觉得有点难受。

    不过不得不说,根部忍者的基本素养还是相当出色的,这种不该说话的时候,就绝对一句话都不会说。

    舍人必须要承认的是,如果可以,估计谁都想要根部成员这样的手下吧。

    因为都是上忍实力的忍者,再加上全速赶路,在天亮之前,就成功地抵达了火之国的边境。

    当达到边境处后,舍人发现自己估算的位置略微有些偏移,目标并不是泷之国也不是铁之国,更不是再之后的土之国,而是处于一个边缘夹缝中的田之国。

    在忍者世界这个到处都是忍者,并且以忍者作为主要战力的世界,像田之国这样的小国,在很多人眼里,是一只待在的羔羊,只要愿意,随时都能将其宰杀。

    因为田之国内并没有成型的隐村,甚至就连一点点的雏形都没有。

    可能就仅仅只有田之国的大名,自己掏腰包,雇佣了一些流浪忍者作为自己的保镖。

    田之国就在火之国的正北面,西面是武士的国度铁之国,而东面则是汤之国的部分领土。

    真要说的话,其实田之国的领土也不算小,至少是比那些波之国这样的弹丸小国,要大不少。

    而且背面靠海,可以从事渔业,国家经济虽然不能说特别优秀吧,但是在没有隐村消耗大量国库财力的情况下,田之国的经济还算是不错的,能够做到自给自足。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都是建立在,田之国以火之国为尊的情况下,每年都会给火之国的大名上交一大笔钱财,算是“保护费”。

    而且舍人还听说,田之国的大名和火之国的大名好像存在着一定的血缘关系,并且这个关系还不算远。

    其实忍者世界中,很多国家的大名,都是有一定血缘关系的。

    他们为了让后代的血统更纯正,彼此之间也经常会相互联姻。

    所以说,整个忍者世界中的国家大名,其实都算是源自于一个祖宗,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天下是我家吧...

    总之,田之国的大名和火之国的大名关系非凡,所以田之国算是火之国的一个坚定的盟友。

    有人会问,既然有这么一层关系,为什么田之国的大名不建立属于自己的隐村,让自身拥有一定的自保能力,反而去雇佣一些看起来实力并不是很强的流浪忍者呢?

    首先,有一点要说明,那就是并非所有国家的大名,对于自己国家的隐村都是支持态度的,甚至其中就有不少国家的大名,在他们看来忍者就是工具,隐村就是工具库,他们并不是一定就需要这样的工具库。

    每年往隐村中投入的大量财政拨款,用来吃喝享乐难道不束缚吗?

    至于说,忍者对身为大名的自己动手?

    在他们看来,忍者这个职业是低贱的,就和刽子手一样,哪来胆子动身为大名的他们?

    正是因为这种自视甚高的高贵理念,所以才让不少大名看不惯自己的隐村。

    其中最典型的,就是风之国的大名。

    每年都不断削减砂隐村的财政拨款,如果不是砂隐村自己争气,出现了像三代风影、四代风影这样能够使用磁遁的忍者,估计等到第三次忍界大战结束,砂隐村就要从忍者世界的版图上抹去。

    与之相反的,则是土之国大名,每年的拨款就没有少过。

    但像风之国这样的大名并不少,田之国的大名就是其中之一。

    在他看来,与其每年投入大量的金钱来建设属于自己的隐村,不容用这些钱来享乐,反正有火之国这样的盟友,要是有什么困难,完全就可以到木叶去发布任务,建设隐村完全就是在浪费钱。

    并且田之国大名还是出了名的见钱眼开,让他出钱难如登天,但给他送钱,就会成为他的朋友。

    “这次的任务在田之国?”

    直接穿过木叶边境进入田之国,舍人心中默默地想道。

    田之国连基本的隐村都没有,就更别说有什么边境的守卫忍者了,进入田之国简直就比进入自己家还要简单。

    进入田之国后,他们的行动速度终于是慢了下来,而此刻远处的天空也终于是露出了一抹鱼肚白。

    “修整一个小时,恢复状态,接下来随时都有可能会发生战斗。”

    身为队长的赤栾说了一句,就开始布置基本的警戒线和防护措施,舍人三人直接盘膝坐下恢复状态。

    这么赶路,不管怎么说,肯定是消耗巨大的。

    他已经渐渐地开始熟悉根部的任务模式了,就是一切行动听指挥,让你坐就坐,让你站就站,这估计就是他们被洗脑后,一直所灌注的思想吧。

    所谓“根”之人,没有名字、亦无感情,没有过去,无未来,心中只有任务,在背后支撑起木叶村这棵大树的是深扎于大地之中的根,这就是“根”的意志。

    建立之初,就是为了木叶,只不过慢慢变成了团藏手中的工具。

    腐朽的并不是木叶这棵大树下一点点细小的根须,而是连接根须与木叶主干的那一节,那主要的一部分。

    一个小时的时间过得很快。

    不知道别人的状态怎么样,舍人差不多是恢复到最佳状态。

    “随时都有可能会发生的战斗吗?看来田之国内应该是发生了一些什么事情。”舍人心中默默地想道。

    在赤栾的带领下,一行人隐蔽地穿过茂密的丛林,各种普通人难以行走的地方,不论是峭壁还是悬崖。

    没有人知道他们行踪的情况下,抵达了田之国国都不远处的高山树林中。

    “夜狐,侦查周围环境,收集城镇内的情报。”

    赤栾挥手让众人停止,对专门负责感知和情报收集的夜狐命令道。

    夜狐没有应话,只是张开手臂,两团黝黑好似迷雾一样浓郁的黑色“烟气”从他的手中涌现,并且迅速四散在了树林中。

    看到这些“烟雾”,隐藏在面觉下的舍人眼睛微微一眯。

    寄坏虫。

    油女一族!

    这个代号为夜狐的根部忍者是油女一族的成员虽然令舍人略微觉得有些惊讶,不过也算是情理之中。

    根部成员中,绝大多数都是一些孤儿,从小就被招募进入根部进行洗脑,进行残酷的训练,从中挑选出一些资质上佳的人培养成忍者,培养成根部的杀人工具。

    而那些没能通过训练的,有些就直接死在了训练过程中,这些都被无情抛弃。

    至于那些没有通过,但又侥幸活了下来的“幸运儿”,就全都被团藏派人送出火之国,送到各个国家中,任由他们自己生存,如果能活下来就最好,如果不能活下来,根部也没有什么损失。

    忍者世界随时都在爆发大小规模不同的战争,突然出现一些年纪小的孤儿,根本就没人重视。

    存活下来的人,只要根部愿意,随时都能激活他们,成为团藏遍布整个忍界的情报网中非常渺小的一部分。

    曾经的舍人,就是这些“幸运儿”之一。

    不过根部除了会招募这些孤儿外,团藏有时候也会看中木叶一些潜力相当不错的年轻人,将他们招募筋根部,洗脑后为自己所用。

    其中就有一些家族的弟子。

    油女一族内敛的性格,不张扬的存在,正是团藏最喜欢的一部分人。

    他们平时伪装得和普通人没有什么两样,只要一戴上面具,就成为了团藏手中最有利的武器。

    “这个名叫夜狐的根部忍者是油女一族的成员,就是不知道身为队长的赤栾以及名叫鬃犬的忍者,又是哪个家族的忍者?又或者干脆就是普通的平民、孤儿...”舍人心中默默地想着。

    为了收集情报,夜狐以及他的寄坏虫一起离开了。

    赤栾和鬃犬好似对这种模式相当熟悉,也不担心他会遇到什么危险,只是默默地在原地等待着。

    舍人盘膝坐到地上,两条蛇慢慢地从他的袖子中爬出。

    只是刚刚接触到地面,赤栾就转过头看向舍人,或者说是看向从他袖子中爬出的蛇。

    仅仅只是蛇腹部的鳞片与地上的枯树叶摩擦发出了一点点的声音,就成功地引起了赤栾的注意,这个听觉和警觉性是真的没的说。

    难怪他之前就和舍人说过,哪怕只是呼吸声、心跳声,都有可能会暴露一个人位置。

    这一点,如今实力还算弱的舍人自认是无法做到的,以后能不能做到暂时不清楚,不过想要做到,肯定是需要经过很长一段时间非常严酷的训练才行。

    确定声响是舍人发出的,赤栾只是看了他一眼,没有说什么话。

    三人就这样默默地等待着,等待着夜狐带回情报。

    时间很快,一晃又是三个小时。

    三个小时后。

    一只只略微有些摇曳的寄坏虫出现在他们的视线中,看到这几只寄坏虫,赤栾以及从昨天晚上开始就从未讲过一句话的鬃犬都立刻从地上站起来,身体摆出随时都能的移动的姿势。

    不管是进攻、防守还是直接撤离,都能够做到。

    三分钟后,摇摇晃晃好似站立都有些困难的人影出现在视线中。

    几个人就这么默默地看着他再次回到这里,随着靠近,可以很明显地感觉到一股淡淡的血腥味,以及他身上肉眼可见的血迹,只是不知道这个血迹是他自己的,还是别人的,亦或是两者都有。

    踉跄着坐下,赤栾蹲下身,双眼透过面具直直地看着他。

    “走...”

    夜狐只是讲出一个字,一口鲜血就猛地从他的嘴巴里喷出,顺着面具流淌儿下。

    舍人的脸色变得凝重起来,究竟是什么人,居然让这名根部忍者受这么重的伤。

    仅仅只是一个字,就说明了问题的严重性。

    “冥猫,背上它,鬃犬,抹除痕迹。”赤栾沉声道。

    舍人毫不犹豫地背上他,纵身一跃跳上树梢,朝着他们之前就规划好的一个隐藏的据点飞奔而去。

    在他离开的瞬间,背后扬起一团巨大的火焰,直接将刚才他们所站立处的树林给焚烧殆尽。

    不久,一左一右两道身影出现在两旁距离间隔不到五米的范围内。

    背上而夜狐已经完全昏迷。

    四人来到之前就准备好的隐蔽处。

    “治好他,如果不行,先叫醒他,我们需要情报。”

    赤栾冷漠的声音响起,在他眼中,此刻的夜狐仿佛就不是一个人,只是记录情报的工具而已,而他们所需要的,也仅仅只是他所收集到的情报。

    舍人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开始使用医疗忍术。

    夜狐受的伤,比他想象中的要严重不少,不只是身体表面的一些伤,更多的还是来自于他的五脏六腑,多多少少都有一些破裂,甚至还有一些产生了移位,就跟不要说胸前的肋骨,基本上都呈现出不同幅度的断裂。

    这是明显胸腔遭受重击的表现,能够意识清醒地回来,就已经让舍人感觉有些意外了。

    一名上忍实力的忍者,居然被重创成这样,就算是擅长感知和情报收集的上忍,那也是上忍,难以想象将他重伤的人究竟有多强的实力。

    估计这是赤栾一定要让舍人快点唤醒他的原因吧。

    舍人眼睛一眯,“伤得很重。”

    伤的重不重都不用舍人多说,他们自己就能看出来,这胸腔塌陷成这样,不重才怪。

    舍人估计应该是一直隐藏在他身体内的海量寄坏虫帮他分担了一部分的冲击力,然后装死才能躲过一劫,否则一个能将他重伤成这样的对手,怎么可能就这样逃跑?

    从忍具包中拿出一枚药丸给他吃下,掌仙术持续发动。

    待到内脏的位置都恢复正常,舍人也顾不得会不会再次给他带来新的床上,右手的五根手指尖,冒起点点电火花,开始刺激他的心脏,加快血液流动,加速他体内细胞的增殖。

    这么做毫无疑问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他的整体寿命,不过医疗忍术中,有很多,本身就是用透支身体来进行治疗的,对于这一点,每个人都会选择坦然接受。

    反正本来就就不知道自己能活多久,不知道有多少的天才,在他们还未完全成长起来的时候,就夭折了。

    天才都是如此,留着那么久的寿命做什么?大多数人都活不到自己自然死亡,一旦度过巅峰期,实力开始下滑,死亡也就越来越近。

    与其这样,还不如在自己还处于巅峰期的时候就死亡。

    这是很多人心中的真实想法。

    “哼——”

    在舍人努力下,躺在地上的夜狐轻哼一声,缓缓睁开眼睛。

    感受着胸膛处的温热,以及那好似已经被他习惯了的剧痛。

    看到夜狐睁开眼睛,赤栾立刻蹲下身说道:“情报。”

    没有任何一点点的人情味。

    “咳咳...”

    夜狐剧烈地咳嗽一下,从他的面具底部再次流淌出大量暗红色的血液。

    舍人眉头忍不住一皱。

    这次的任务中要是没有他这样一个医疗忍者,除非马上赶回木叶,否则死定了。

    吐出一口淤血后的夜狐终于能开口说话了,声音略微有些沙哑,有些虚弱。

    “岩隐村的忍者,领头之人的实力很强,感知能力也很强,我的寄坏虫刚刚靠近,就被发现,然后很快找到了我。”

    岩隐村?

    舍人紧皱的眉头,中间的川字变得更加深。

    “知道对方的情报吗?”

    夜狐略微犹豫了一下,吐出两个字,“沸遁。”

    ——————————

    ps:今天是父亲节,大家和爸爸说节日快乐了吗?( 木叶养猫人 http://www.qishuwx.com/3_3672/ 移动版阅读m.qishu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