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其他小说 > 木叶养猫人 > 第一百五十六 就这?【求订阅、月票】
    轰轰轰...

    接二连三额的剧烈爆炸瞬间将整个内院的一角全都笼罩。

    如此大的动静,吸引了国都内的很多巡逻的士兵。

    原本夜晚寂静的国都,一下子就变得沸腾起来。

    “敌袭!!!”

    负责守夜的士兵们,纷纷以最快的速度朝着爆炸声响起的方位赶去,一脸惊恐,这可是财务大臣的府邸,要是财务大臣受到了什么损伤,他们这些守夜的士兵就别想着有好果子吃。

    而比他们更紧张的,是那些一直在财务大臣府邸外巡逻的士兵们,感受着内院中传来的爆炸声,脸都绿了。

    内院。

    阁楼上,原本正在安睡中的财务大臣瞬间被爆炸声惊醒,立刻从雪白的温柔乡中爬起来,挺着个大肚子,手忙脚乱地穿上衣服,同时嘴巴里还不停地喊着,“来人!!快来人!!”

    很快,两道人影就出现在房间。

    看着一身油腻的财务大臣,眼底深处闪过一丝厌恶,不过却还是说道:“不用紧张,只是两个忍者潜伏了进来,已经被我们的人发现,就不用担心了。”

    两人中的其中一个全身穿着雪白色服装,头上戴着雾隐村忍者护额的人眼神淡漠,“两个伪装起来的忍者,年龄都不大,实力不会太强。”

    “你们能对付的吧?我花了大代价请你们,这种事情应该是你们能给我解决的吧。”

    财务大臣看着面前的两个人,这是他私自掏腰包从雾隐村颁布任务请来的两位上忍,价钱很高。

    雪降就是那个全身雪白的忍者。

    两人都是上忍,却隐隐以这个名叫雪降的人为首。

    “放心,不过就是两个小鬼,就算是天才少年,实力也不会很强,七海,你去解决吧,我在这里照看着。”雪降开口道。

    “好。”

    同样是额头带着雾隐村的护额,身上穿黑色紧身战斗服,头上带着黑色的面罩。

    话音落下,名叫七海的忍者瞬间消失在房间内。

    看到雪降说得那么轻松,财务大臣的压力就消失了一大半。

    这钱花的就很值,反正作为财务大臣,每年水之国的财政收入那么多钱,他随便从中抠出来一点,就能让他把这里给报销了。

    水之国虽然坐落在海上,不过每年的财务收入却不算少,至少海上渔业和水产非常丰富,至少是比全都是沙子的风之国要富裕得多。

    而作为管理整个水之国财务的财务大臣,每年过手的钱也不是别人能够想象的。

    像水之国的大名,以及一种贵族大臣,每天都没什么事,不过就是吃喝玩乐,他想要从中捞一点钱太简单。

    这也是雪降这样的雾隐村上忍,不太看得起是水之国这些大臣的主要原因。

    杀人都不行,吃喝铺张第一名。

    也就是雾隐村高层明确规定不能对这些大臣动手,否则估计都不用他,别的雾隐村的忍者们也都会立刻动手。

    庭院中,爆炸余威所产生的浓烟逐渐散去。

    守护在庭院中的两名中忍以及众多精英士兵,聚精会神地盯着院子的角落。

    没有半具尸体,也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地上水渍与泥土和成稀泥,爆炸的余波留下一地焦土。

    伏击失败?

    两名中忍神色凝重,本来以为这样出其不意的攻击,能够直接将两个潜入者全部击毙,没想到事情远美誉他们想得那么简单。

    内院外。

    舍人和水门倒是没有受伤,只是这突然的袭击将他们两人准备的暗杀计划给破坏了。

    两人对视一眼,现在摆在他们面前的就只有两个选择,一是直接撤退,因为想不到接下去会有什么陷阱,什么埋伏。

    二就是正面突袭,既然暗杀不成,那直接强攻。

    深入敌后腹部的刺杀任务的,最严峻的情况便是如此,被重重包围。

    一般而言,这种情况下,战略性撤退,再重新商定计划,绝对是最合适的,。

    嗖嗖嗖——

    再次飞出数只手里剑。

    对方的中忍发现了舍人和水门的踪迹。

    “土遁-土阵壁!”

    一道土墙再次竖起,成功将所有的手里剑全部挡下。

    再次迎上水门投过来疑惑的眼神,舍人知道该做决定了,这个时候是走是留,都不过是他一句话的意思。

    不过还没来得及等到舍人的答复,保护在他们面前的土墙轰然发出一声巨响,剧烈一震后豁然裂成两半。

    舍人和水门的注意力瞬间被来人吸引,看向正前方一步步走过来的忍者,淡淡道:

    “上忍...”

    “两个小鬼,不知道你们是从什么地方接到的任务,但你们今天一个也别想走!”千海双眼冰冷,淡漠地注视面前的两个人。

    “呵——”

    不自觉的,舍人轻笑一声。

    滋滋滋——

    突兀的,犹如千雀齐鸣般的声音在庭院内响起。

    锵——

    腰间的短刀缓缓从腰间从抽出,遥指千海,“水门,杀!”

    作出决定!

    “杀”音刚刚落下,缠绕在他短刀上的雷光瞬间暴涨,瞬间将周围最近的那群精英士兵全都电晕。

    得到了舍人的答案,水门也不犹豫,一齐出手。

    “风遁-真空大玉”上百道风刃裹挟着凌厉的寒芒,席卷整个庭院,那些精英士兵,面对这些风刃,无一例外换来的全都是皮开肉绽。

    “舍人,这里交给我,你去解决目标。”

    水门手中掏出一把苦无,紧紧地攥在手中,脸上挂着极其自信的笑容。

    上忍而已,他有什么可害怕的?

    舍人看到水门脸上的表情,知道他有着绝对的自信。

    “好!”

    没有任何犹豫,纵身一跃,朝着内院冲去。

    不过雾隐上忍怎么也没想到,这两个小鬼知道有埋伏有守卫,非但不逃跑,反倒是再发起攻击。

    这是什么意思?

    看不起他这个上忍?

    迎着舍人跳跃的轨迹就冲了上去,“不要无视一名上忍的存在啊!”

    但就算是他距离再怎么近,舍人就是无视了他的存在,此时他眼中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龟缩在这座宅院中的财务大臣!

    锵!!

    火星四射,名叫千海的上忍,并没能如他所愿地阻挡住舍人前进的脚步,因为后发先至的水门以更快地速度追上了他。

    “上忍?很了不起吗?”

    “这么快的速度?!”

    千海的脸色终于出现了变化,也是打从心底第一次对这两个年纪不怎么大的小鬼,产生了忌惮。

    单单就这速度,就不是普通忍者所能达到的。

    “拦下他!”千海架住波风水门的攻击,高喝出声。

    “是!”

    两名守护在内院的中忍听到指示,立刻行动起来。

    恰巧这时,舍人正要从他们面前跃过。

    “水遁-水乱波!”

    声音几乎同时响起,两道水流从两个雾隐中忍口中吐出,便化作两道小型的瀑布突破空气冲向舍人。

    舍人反手收刀,冷静结印。

    轰!!

    两道瀑布几乎是同时命中舍人落地时所应该站立的方位。

    “击中了吗?”

    其中一名雾隐中忍面色的凝重地开口,死死地盯着此时还飘散着大量雨滴的泥泞处,话音刚刚落下,他的耳测响清脆的“滋滋”声。

    “小心!”

    另一名忍者惊呼出声,眼看着雷光在同伴的身旁不远处肆虐着,只来得及喊出一声小心。

    唰——

    随后就看见,见血封喉。

    同伴捂着喷涌出鲜血的喉咙,眼睛瞪大着,嘴巴开开合合,想要说什么,却是再也无法发声。

    另一名忍者眼看着同伴就这样毫无反抗能力地死在自己的面前,他终于明白了他们与舍人之间的差距。

    额头密布着细密的汗珠,背上的衣衫已经湿透,不知是因为雨水冲刷,还是因为背后冒冷汗,亦或是两者都有。

    紧握着苦无迅速后退,不再有敢靠近舍人的意思和想法。

    舍人轻轻地瞥了他一眼,放弃了顺手将他斩杀在这里的想法。

    还是任务目标最重要!

    再次朝着内院的阁楼冲去,直觉告诉他,任务目标就在那里,只不过与任务目标在一起的,还有未知的危险。

    看着两个阻拦舍人前进的中忍,一个那么快就失去了生命,另一个甚至因为害怕都不敢阻拦。

    “废物。”

    与水门交战的千海低骂一声。

    水门眉头一皱,“这就是你对待同伴的态度?”

    “呵——同伴?弱者没有成为同伴的资格,他们只是工具而已。

    倒是你,张口同伴闭口同伴,你根本不知道就这么让你口中‘所谓’的同伴冲进去,他需要面对什么。”

    千海脸上挂着淡漠的冷笑。

    “你以为进去之后就能完成你们的任务吗?里面的那个人,可是非常恐怖的。”

    闻言水门眉头一皱,紧接着也露出笑容,“是吗?那不好意思地告诉你,刚刚进去的那位,也非常恐怖的。”

    山丸千海眉头一挑。

    在他看来,水门这就是在说大话。

    另一边,杀出一条血路而滴血不沾的舍人也已经冲到了阁楼的正前方。

    “水遁秘术-千杀水翔!”

    正当舍人准备突入阁楼时,一声冰冷低沉的喝声响起。

    嗖嗖嗖——

    伴随着一道道破空的声音响起,由水变成的大量千本,穿过木质的房门直射到舍人的面前。

    舍人眼睛一眯,立刻跃起,瞬间抽出腰间的短刀,不再是包裹雷电,而是裹上一层赤色的火焰。

    盘旋式的旋转,将所有水流千本全都击落。

    不过就在舍人准备松一口气的时候,从左边和右边又再次射出数枚千本。

    呲——

    千本的数量太多,舍人尽管是躲开了大部分出其不意的千本,却在一个不经意的角度,让千本划破衣服,同时划破了肩膀上的一丝皮肤。

    仅仅只是一丝,因为千本在完全落在舍人身体上之前,雷遁查克拉模式成功启动。

    “嗯?雷遁查克拉模式?云忍?”阁楼内,低沉的声音再次响起。

    对于雷遁查克拉模式,就算是闭关锁国的雾隐村,也是非常熟悉的,毕竟曾经还一起合作过对付涡潮村。

    这是云忍们最喜欢的一种术,舍人和水门两人在他的心中,毫无意外就是云隐村的忍者。

    这一点别人下意识的怀疑,舍人就更加不想作出任何的解释。

    云忍就云忍吧。

    看到舍人没有反驳,雪降心中对于舍人的身份也就越发肯定。

    雷遁查克拉模式不算是有多高难度的术,但能够其提升到舍人这样的程度,就不是普通人能够达到的。

    不过被别人攻击了两轮,现在却连面都没有见到,这显然是让他心中觉得有些不爽。

    紧接着,舍人发现了一些异常,从刚才的千本中,他发现了几粒冰晶。

    “嗯?”

    轰——

    一脚把门直接踹破,展露了里面的画面。

    几块好似巨大板岩一样的冰块就矗立在大厅中,而在大厅中间,站立着一个全身穿着雪白服装的人。

    看到这些冰块,舍人瞳孔下意识地收缩。

    脱口而出道:“冰遁!”

    雪降眼睛一眯,略带意外地看着舍人:“哦?居然还知道冰遁的存在?”

    冰遁,是水遁与风遁结合后,所产生的一种特殊的血继限界,和舍人之前研究过的,熔遁、沸遁、灼遁甚至是木遁等等一样,都是由两种不同的查克拉,通过特殊的方式融合后,所产生的血继限界。

    而对于冰遁印象最深的,当然就是将来与鬼人桃地再不斩难舍难分的白,那个能够使用冰遁的少年。

    “所以说,雾隐村不来一次血腥的血雾之里,这些喜欢用血继限界的忍者,还是比较麻烦的。”

    舍人心中默默地吐槽一句。

    其实雾隐村不是还未开始血雾之里,而是已经开始了,只不过此时的目标并不是那些个的血继限界的忍者家族而已。

    雾隐村的血雾之里政策,真正将其展开的,是此时的第三代水影,因为第三次忍界大战时,出现在战场中的雾隐村忍者,都会略带骄骄傲地自称为自己是血雾忍者。

    因为这个时候的血雾之里,并没有夸张到人人闻之色变的程度。

    血雾的名号也只是让别人知道,每一个从雾隐村脱颖而出的忍者都不是一般人。

    而等到第四代水影重启血雾之里时,才是这些雾隐村血继限界忍者们的噩梦。

    现在这个时间段,雾隐村大部分的权利还是都掌控在这些血继限界家族的手中。

    “冰遁秘术-魔镜冰晶!”

    在舍人的入口处,原本宽敞的入口,此时一块块锃亮的冰墙立起,将舍人团团围住,只留下了中间极少一部分的间隙。

    看到这些冰墙,忍不住眉头一皱。

    冰遁处理起来,比较麻烦。

    “今天只要有我在这里,就不用想着能够走出我这冰墙的包围圈。”说话间,雪降的身体缓缓变淡,慢慢地融入到冰墙中。

    对于冰遁的特殊利用,他能随意地在这些冰墙中移动,速度会非常快。

    “水遁秘术-灭杀水翔!”

    双手一搓,雪降的手中再次出现数十枚千本,并且与之前不同的是,这些千本全都冰遁所冻结,其破坏力绝对远超普通的千本。

    舍人面色沉着,冷静结印。

    “火遁-豪火灭却!”

    摆出姿势,一股带着毁灭般气息的火焰从口中喷涌而出,将射过来的千本全都包裹进去。

    同时火焰威势不减,冲击在冰墙上。

    只是这几道冰墙像是特殊制造而成,火焰刚刚在上面灼烧融化出一些缺口,一眨眼的功夫就全都恢复。

    不过那几道千本却是全都被这汹涌的火焰所融化、蒸发。

    但雪降却好似对这种情况视而不见,身影移动到另一块冰墙上。

    “水遁秘术-灭杀水翔!”

    在舍人的背后,再次射出数枚冰晶千本。

    不过这次,舍人却再也没有使用出任何的忍术,只是运转气全身的雷遁查克拉,以及雷戒中的查克拉。

    雷戒经过舍人的数次改造后,其中能够被调用起来的查克拉也就越来越多。

    虽然本身的雷遁查克拉相比于别的属性的查克拉有所欠缺,但通过雷戒的辅助,也相差无几。

    厚重的雷电瞬间在舍人身上编织出一件铠甲披在身上。

    细密的雷纹勾勒出了铠甲的纹理。

    一根根冰晶千本射在舍人背上的雷遁铠甲上。

    滋滋滋——

    刺耳的摩擦声,以及雷遁铠甲那凹陷处,旋转着的冰晶千本和成型后的雷遁铠甲摩擦着。

    明明千本距离舍人的皮肤不过就是几毫米的距离,却怎么也无法突破。

    这几毫米的距离,仿佛成为了天堑。

    片刻后,冰晶千本因为摩擦,因为雷遁铠甲上摩擦产生的高温,将冰晶全都融化,

    “怎么可能?!”

    原本淡定的雪降,在这一刻心中莫名地突了一下,有种不好的感觉袭上心头。

    舍人缓缓转过半身,包裹着的雷遁铠甲,雷光闪烁,可以看见,他正面的雷遁铠甲看起来比较稀薄,而背上的雷遁铠甲,相比于正面就要明显浓郁得多。

    毫无疑问,舍人使用特殊的手段,削弱自身面前的雷遁查克拉,强化了背后雷遁铠甲的防御力,所以才成功地顶住了雪降的冰晶千本。

    脸上露出极其嘲讽的表情。

    “就这?”

    ————————————

    ps:求订阅!月票!推荐票!!

    618诶,大家有没有买买买?( 木叶养猫人 http://www.qishuwx.com/3_3672/ 移动版阅读m.qishu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