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玄幻小说 > 我的召唤物可以学技能 > 第四百三十八章 天书四卷,拜见师父(大章)
    狐岐山,鬼王宗总部。

    “道友,此次多亏你出手救下碧瑶,万某感激不尽!”

    鬼王看似一位中年文士,细眉方脸,眉目看着儒雅,但双目炯炯,额角丰满,文雅中自有不怒而威的气势。

    “以她和小凡的关系,我救她乃是理所应当,何况她是为救小凡才施展的痴情咒。”

    陈勾淡笑回道,目光却看着前方的石室内。

    苗族大巫师正在用巫道秘法,为碧瑶招魂。

    强势击败道玄,拿走诛仙剑后,陈勾就带着张小凡和碧瑶直奔此地,而大巫师则已先一步过来等候。

    其实说“招魂”并不太准确,应该用“修魂”或“还魂”更为恰当。

    被献祭的那一部分魂魄已经彻底崩溃消失,而不是去了地府或其它地方,不可能再召回来。

    但由于还剩下最关键的一魄,承载了所有记忆和神志,所以可以用其当作种子,而后修复孕养出完整的魂魄。

    和身体的断肢重生之类道理相通,只不过具体到实践,要困难得多。

    若非源自上古巫道的神妙巫法,这个世界几乎不可能有人能做到。

    当然,长生神丹服下也可以直接原地满血复活,但陈勾显然不可能把自己关键时候保命的底牌用在这里。

    尤其是在还有其它选择的时候。

    苗族大巫师原本掌握的巫法颇为繁杂,妖蛊、御魂、禳命一脉的都有涉猎,只不过由于传承不完整,所以大多杂而不精。

    不过陈勾带来禳命、御魂、祝由三脉的传承巫骨后,他便开始专精御魂巫术。

    经过这几个月的修炼,厚积薄发之下,已然今非昔比。

    所以,原著中的大巫师究竟能不能帮辟谣还魂是个未知之秘,因为最后一刻心力耗尽而功亏一篑,没有结果。

    但如今,掌握了御魂巫道最正统、上乘的传承秘术后,他的把握至少在八成以上。

    此时,大巫师手中握着一支式样古怪的红笔,尾端乃是一狗头形状,红色的笔身上也不知道什么做成的,刻着各种稀奇古怪的符咒。

    大巫师以笔尖沾染人血,而后走到碧瑶所躺的寒冰石台旁边,从石台与地面接壤的一处,慢慢地画出了一道接一道的血符。

    四周寂静无声,但不知怎么,气氛却仿佛渐渐紧张起来……

    张小凡目不转瞬,额头上的青筋都凸起,就连鬼王也悄然握紧了拳头。

    只有陈勾依然云淡风轻,目光更多的落在站在大巫师不远处凝视的徐晚娘身上,丰腴曼妙的身姿哪怕只是静静站在那里,都赏心悦目。

    她是在学习大巫师的画阵之法,现在任何与画图有关的技巧她都感兴趣,甚至还向陈勾学习素描。

    鬼王终究是一代宗师,心思深沉不是张小凡可比,很快就平复下来。

    至少表面已经古井无波,沉吟少许,忽然话锋一转的说道:“听说死亡沼泽内,道兄抓了一只黄鸟?”

    果然还是忍不住了!

    鬼王想要激活伏龙鼎的四灵血阵,就需要凑齐烛龙、夔牛、黄鸟和饕餮四大上古异兽。

    如今他手中已经有烛龙和夔牛,但剩下的黄鸟和饕餮却全都在陈勾手中。

    “是这样,鬼王何故问起此事?”陈勾装模作样的好奇道。

    鬼王显然早就准备好了说辞,不假思索的笑道:“我修炼一门神通,需要用到黄鸟,不知道兄可否割爱,若有条件尽管提,万某能做到的必定竭尽所能。”

    陈勾瞥了他一眼,似笑非笑道:“如果我要鬼王宗的天书第二卷呢?”

    鬼王目光一凝,身体明显僵硬了一下。

    但很快就掩饰过去,而后笑道:“道兄于小女有救命之恩,别说用黄鸟交换,直接送予道兄又何方。”

    不愧是深不可测,雄才大略的鬼王!

    陈勾心中暗自赞叹,一卷天书秘诀对陈勾来说或许不算什么,毕竟他能得到秘法的办法太多了。

    即使是天书这等理论品阶达到钻石的无上秘法也一样。

    但对鬼王而言,这一卷天书是整个鬼王宗的根基,正常情况下绝不可能会给外人。

    可他却毫不犹豫地答应了,魄力之大可见一斑。

    “如此,就等碧瑶醒过来交换吧。”陈勾含笑点头,依然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然后转头看向碧瑶那里,只见这片刻间,以寒冰石台为中心,一座诡异而带着血腥气息的法阵赫然被大巫师画了出来。

    诡异的图案,有的看上去像飞禽大鸟,有的像家畜猛兽,有的还像是邪神凶灵。

    更有些完全看不出像什么的怪异图案,一个接一个的出现,没有任何一个相同,全部都互相连接在一起。

    空气中的血腥味也越来越浓烈。

    说实话,那些阵图陈勾看不太懂,巫道自古神神鬼鬼,不是专精此道的人,也就只能看个“热闹”。

    不过可以确定的是,随着巫阵完成,真正的“招魂”也即将开始……

    “听说上古异兽饕餮,曾在南疆出没,道兄可知其踪迹?”

    鬼王好似比陈勾还不担心失败,忽然半眯着眼问道。

    “饕餮?”

    陈勾笑了笑,说道:“饕餮也在我手中,鬼王修炼神通也要吗?”

    “不错。”鬼王面无表情的点头。

    “既然如此……”

    陈勾微微沉吟,然后看向张小凡和碧瑶道:“张小凡算我半个弟子,他与碧瑶情投意合,我意成全这段难得的情缘,饕餮就当是提亲的聘礼,鬼王意下如何?”

    “甚好!”

    鬼王也笑容满面,显然对这门亲事十分赞同。

    其一,碧瑶的确喜欢张小凡,而从张小凡的表现来看,这一生也绝不可能会负她。

    其二,张小凡现在虽然被逐出青云门,但有陈勾和南疆巫宫这个更大的靠山,将来的成就绝不会低。

    这两点加起来,足以保证对碧瑶而言,这是一个好归宿。

    “不过我有一个要求,不管鬼王修炼什么神通,都不能要了饕餮的性命!”陈勾突然神情一凛,沉声道。

    鬼王神色不变,坦然从容回道:“可以,我只需封印它们汲取部分修为即可,不会伤它们根本。”

    陈勾点了点头,四灵血阵是将四大异兽全部封印在伏龙鼎中,然后以其作为力量之源来开启修罗之门,并不是杀鸡取卵。

    蓦然,大巫师口中发出低沉的颂咒之声,开始在石室中回荡起来。

    石室里的呼啸声音越来越响,地面上,那座法阵中的血河此刻依然是波涛汹涌,一浪高过一浪的疯狂流动,阵阵鬼力从这鲜血河间呼啸而来。

    陈勾和鬼王也连忙看了过去,招魂已然到了最关键的时候!

    张小凡的心跳和呼吸不由自主加快,双眼死死盯着巫阵,暗自祈祷大巫师一定要成功。

    须臾……

    合欢铃铮然而鸣!

    清脆铃音中,金色铃铛从碧瑶手中离开,缓缓升到半空,淡淡金光,从铃身上发出。

    顿时,巫阵中的所有血气与巫力,全都如潮水般升到空中,向着合欢铃灌去。

    转瞬,一声铃响,合欢铃上方赫然缓缓生出一道轻烟,若隐若现,若断若续,飘摇在合欢铃上。

    隐约可见,赫然竟是碧瑶的身影……

    紧接着,更多的青烟在合欢铃上凝聚,一道接着一道。

    不知过了多久,数量便达到了九道之多。

    三魂七魄,合计为十。

    加上合欢铃内的那一道魄种,意味着魂魄已全!

    一炷香的时间后,合欢铃带着金光飘落到碧瑶身体额头上方,那些所有青烟状的魂魄随之从眉心一涌而入。

    石室内寂然无声,落针可闻。

    所有人的眼睛都一瞬不眨的盯着碧瑶……

    成功了吗?

    一秒!

    两秒!

    ……

    五秒!

    十五秒!

    就在所有人的心都渐渐沉了下去的时候,碧瑶的眼皮突然抖动了一下,而后缓缓睁开,看到映入眼帘的第一个人后,口中发出一声轻柔的呼唤。

    “小凡……”

    这一声轻吟,对张小凡和鬼王而言,比九天仙子的仙音还要动听。

    此刻,虚弱躺在冰床上的碧瑶,成为世间最动人的色彩。

    张小凡、鬼王、幽姬等人,无不喜极而泣。

    这时,幽姬看着十指紧扣的张小凡和碧瑶,轻声道:“宗主,我们先离开,让他们两个单独说说话吧。”

    “也好。”

    鬼王沉吟少许,便请陈勾来到洞府深处的一个空旷而巨大的山洞中,直接将一卷卷起的古老皮卷递给陈勾。

    不知道是用什么材质制作而成,摸起来有种阴凉刺骨之感,打开后便可见里面记载的正是天书第二卷的内容。

    本着小心无大错的原则,陈勾开启照因烛眼查看了一翻,确定没有问题后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将秘卷收起的同时,从阴阳师铜镜里将黄鸟和饕餮放了出来。

    黄鸟也就罢了,饕餮看着陈勾的眼神可怜兮兮的,好像陈勾是个兽贩子……

    但为了陈勾的计划,也只能暂时委屈他了。

    半个小时后。

    狐岐山外的洞口,陈勾和徐晚娘携手而立,正满脸笑容地说着什么。

    张小凡带精神恢复了一些的碧瑶从洞内走出,来到面前后,两人直接双双跪下,而后连磕三个响头。

    “小凡拜见师父、师娘!”

    “碧瑶拜见师父、师娘!”

    陈勾和徐晚娘都满含笑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各自伸手将二人分别扶起。

    对陈勾来说,这声“师父”,也算是如愿所偿,徐晚娘也被这两声“师娘”喊得芳心喜悦。

    现在的张小凡容貌依旧,模样没什么变化,但神情气质却明显更成熟、稳重,而且隐约中透着一股狠厉。

    经过这场剧变式的磨砺后,他洗去了少年的浮华,已然更接近陈勾心目中的鬼厉了。

    虽然还没有完全达到那种状态,但剩下的就是时间的淬炼,不可能一蹴而就。

    “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张小凡张了张嘴,讷讷道:“师父说怎样就……”

    “你不会说话我来吧。”

    碧瑶温柔的看了张小凡一眼,而后对陈勾笑道:“您对我和小凡都有再造之恩,我们无以为报,只能以后跟在您和师娘身边,鞍前马后的侍奉啦。不过……您得把最厉害的本事都交给小凡,不然被人说才疏学浅,不是丢您的颜面吗?”

    “你可真是个贤惠的好妻子,这还没成亲呢。”

    陈勾笑眯眯的看着碧瑶,而后说道:“那就这几天准备一下,和鬼王道别后随我去一趟天音寺。”

    “去天音寺做什么?”碧瑶好奇问道。

    张小凡也露出不解之色,当日在玉虚殿,普泓并没有说出关于草庙村惨案的真相。

    陈勾轻声一叹,看向张小凡:“经过我多年调查,可以确认当年制造草庙村灭门惨案,杀你父母之人,便是天音寺四大神僧之一的普空。”

    “普空大师……是他?”

    张小凡立刻想到了当年传他“大梵般若”,并曾在雨夜和神秘人血战的慈祥老僧,登时连连摇头:“不可能,不可能是他……”

    “是与不是,等到了天音寺自然会有答案。”

    陈勾知道他一时间很难接受,也不想多说,挥了挥手与二人暂时告别后,就和徐晚娘飘然而去。

    但也没走远,而是去了狐岐山深处的另外一个隐秘山洞,这里蓝凤凰已经带着一部分巫师等候。

    陈勾来此处,除了等张小凡和碧瑶外,更重要的目的是窥探诛仙剑里的天书第五卷!

    加上刚刚从鬼王那里换来的第二卷,他就可以在识海中将“鬼道天祖”和“道门天祖”也构筑出来。

    如此,五卷天书他已得其四,只剩下天音寺的第四卷,便可五道合一。

    那时,若真能构筑出天道元门,那么距离他升华出惊艳万古的未知元神,也就只剩下一步之遥了。

    陈勾沉思时,徐晚娘已经让蓝凤凰等人退到外面,只留自己亲自守候。

    她自然清楚,陈勾接下来要做的事,对他而言有多重要。

    “铮!”

    诛仙剑被陈勾从储物空间取出,神剑竟自己发出清啸,陈勾竟有种神魂被刺痛的感觉。

    不愧是神剑,果真锋芒惊世!

    陈勾双眼内浮现青火,幽然开启照因烛眼看了过去。

    立刻,一副副画面浮现,最后追溯到这口诛仙剑被炼制的因果源头时,一道人影一闪而逝。

    “竟然是……他?”

    只是一眼,却让陈勾目瞪口呆,心神剧震!( 我的召唤物可以学技能 http://www.qishuwx.com/3_3670/ 移动版阅读m.qishu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