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穿越小说 > 三国之最风流 > 5 秦项建言取济南(上)
    荀成现下不在琅琊,而在泰山。

    考虑到琅琊、泰山两郡的北边皆与青州接壤,而泰山郡也是新得未久,其郡内多贼寇,此两郡都需要有一定的兵马留守,荀成能带去历城的部曲算来算去,也只有三四千人,相对较少,荀贞便命负责东海治安的东海都尉凌操引本部兵七百、从兖州回来的太史慈领本部兵五百,合计千余,与送去给荀成的檄令一道,赶去泰山郡,暂归荀成指挥。

    和凌操、太史慈同赴泰山的,还有州府的儒林从事、北海人孙乾,两个督军从事、俱为泰山人的羊琮与高堂隆;此外,刘谦也从在其中。

    在给荀成的檄令中,荀贞委任时也在泰山郡的华歆做荀成此次援助平原的副手。

    华歆家在平原,是平原郡的高唐县人。早在四五年前,荀贞尚在冀州为官之时,那时的冀州刺史王芬,与汝南许攸、平原陶丘洪等人密议,打算废除灵帝,另立新君,询问华歆、曹操的意见,两人都对之加以制止。荀贞闻此事后,亦觉王芬的念头实在荒唐。华歆此人,是个明智之士。灵帝死后,何进辅政,华歆与郑泰等一批在各地拥有高名的士人被何进召辟入都,他被任为尚书郎。初平元年,董卓挟持天子,迁到了长安,华歆求为下邽令。下邽是左冯翊的一个县,离长安不远,大约百里上下。以此为名义,从长安出来以后,华歆托辞有病,遂不赴任,经蓝田县,一路向东,逃去了南阳。去年,陈群写信给华歆,把华歆请到了徐州。

    华歆虽然有智谋,有才干,但他初来乍到,尚无功劳,而荀贞帐下的那些文臣,又无不是一时之选,论名气、论才略,莫说与华歆旗鼓相当,便是胜过他的也是颇有,因暂无适合的实权职位给他,荀贞便先把他辟为了州府的师友从事,——却与刘谦的现任职一样。

    打下泰山后,荀贞当时有意进兵青州,遣了荀成出任泰山,同时把家在平原的华歆也派了去。

    正好这回田楷求救,华歆对平原郡的地头、人物皆熟,荀贞於是就任他为了荀成的副手。

    凌操、太史慈领兵到了泰山,与荀成会合。

    不久,驻在琅琊郡临沂的右军校尉陈到、开阳的左军校尉陈午也各领部曲千人赶到。陈到、陈午两人,亦是奉荀贞的檄令而来,来参与此战,听受荀成调度、指挥的。荀成的官衔里边有督琅琊军事一条,陈到、陈午本就属在他的督下。陈到、陈午二部的兵力总共约有四千,他俩没有全部带来,各留在琅琊了半数,加上琅琊北部都尉黄迁现有的近千部曲,琅琊郡目前尚有驻兵三千余,在琅琊太守陈登的统一协调下,虽是不足以外扩,用来守境却也够了。

    从荀贞的檄令发出之日,到各路兵马汇聚於荀成帐下,前后用时,计小半个月。

    兵马既已到齐,田楷求援的檄文一道接一道,平原外围的乐陵、般县、鬲国现在俱已被袁谭、张郃攻破,郡治平原县也已被袁谭围困,其郡的局势已是岌岌可危,驰援的事情不能再拖了,荀成便就召集帐下的文武部曲,准备明日出兵的事宜,顺便安排下留守泰山的人员和部队。

    华歆、刘谦、孙乾、羊琮、高堂隆和荀成军府中的长史秦项、主簿刘忠、司马张文等等文属坐於帐右。——秦项、刘忠、张文三人的年纪都不很大,他们三个的父亲分别是现任东海丞的秦干、下邳丞的刘儒和已经去世的故颍川郡五官掾张仲。秦干、刘儒、张仲都是荀贞在颍阴、颍川为吏时的上官或同僚,现今荀贞今非昔比,除掉已去世的张仲,秦干、刘儒亦因之贵重,连带着他们的儿子,也都得到了合适的任用。

    孙观、吴敦、尹礼、陈到、陈午、王融、凌操、太史慈和荀成帐下的军正夏侯封等等将校坐於帐左。——夏侯封,是赵云的老乡、现为明威中郎将,掌徐州全军军法事的夏侯兰之族弟。

    荀成久掌军权,所谓“居移气,养移体”,与初日在颍阴郡那个,总是跟在荀贞的屁股后头,喜好收集瓦当的少年,不管是形貌上,还是性格上,都已有了天壤之别的变化。

    他沉稳地坐在席上,抚摸着胡须,顾视帐中的文武群僚,说道:“袁谭对平原郡的攻势甚猛,东郡曹孟德亦遣偏师,呼应袁谭,掠平原郡南,田楷困守孤城,已是难支。他在求援的檄文中说,平原县内的存粮已几近空乏,其部下兵卒的伤亡很大,如果再无援兵,迟则旬月,短则十日,平原县就会失守。子龙虽是已派部往援,然历城的兵马只有两千,子龙也没办法派出太多的部队,只能起到一点牵制袁谭、张郃部的作用。援救平原此事,已是刻不容缓了。”

    华歆身为荀贞亲命的“援平原此战”之副手,得以参与军机,知道一些孙乾、孙观等文武不知的事,他补充说道:“按平原郡危急的情势而言之,我部本是该早一点去驰援它,大可不必等到各部聚齐之后,才做动兵的计划的。唯是袁谭、张郃部有万余之众,且西有袁本初为后援,南有曹孟德为羽翼,历城的驻兵不多,我部的兵马就是齐聚以后,也不算多,如果贸然就去援平原郡的话,敌众我寡,可能非但无功,还会失利,故此才等到现下。

    “为何要等到现下?

    “原因有二。一个是於今右军、左军两部已到,我部的兵力得到了增强;二来嘛,是在等青州那边的动态。”

    孙乾、孙观等人有的听闻到了点此事,有的不知。

    华歆也不管帐中他们的窃窃私语,继续说道:“君等中有些人,大概已经听到了风声,明公於十余日前,因刘从事的建议,上表朝中,举荐了齐国相陈买为青州刺史。”

    说到这里,华歆礼敬地指了下刘谦,与众人说道,“表陈买为青州刺史之策,便是刘从事献给明公的建议。此策上佳,诚然妙计!”

    刘谦名如其人,谦虚地说道:“岂敢,岂敢。”

    华歆往下说道:“陈买得讯之后,果如刘从事所料,并无推脱,当即应表。他於这十来天中,分别传檄给济南、乐安、北海、东莱等青州的各个郡国,请各郡遣兵,与他汇合,将欲西入济南郡,以阻袁谭、张郃的兵马侵犯。现下,北海等郡都接到了他的檄文,并都奉其檄文,皆派出了一些郡兵,给其统带。算上齐国本郡的部队,陈买目下计已有兵万余。今天早上刚收到的情报,他大约在三两日内,就会提兵离齐,赶赴济南郡了。

    “有了陈买的这万余青州兵为我部张声势,我部与袁谭、张郃部就可一战了。是以,将军召集君等,准备明天就拔营出师,先到历城,然后再战袁谭!”

    孙观等将闻言,俱现振奋之色。

    孙观大声说道:“袁本初已是巧取豪夺,占了冀州,今无缘无故的,又犯青州!真是可恶至极!观早就义愤难平了!但请明将军下令,观敢请为明将军先锋!”

    孙观是孙康的弟弟。昌豨去年搞了场叛乱,荀贞的爱将陈容为救刘备,甘愿断后,结果为昌豨所害。昌豨叛乱时,曾想拉着与他驻营不远的孙康一起起兵,孙康顾虑在荀成帐下的弟弟孙观之安危,没有跟昌豨一起干,但他那会儿的态度是比较暧昧的。虽是在平息了这场叛乱后,荀贞没有迁怒於孙康,可孙康、孙观兄弟不免会因此而自生不安。

    是以,华歆的话刚一说完,孙观就头一个表露忠心。

    陈到沉稳,陈午寡言语,两人没开口,等着荀成下命令。

    凌操轻侠出身,性子剽勇,他眉飞色舞,说道:“兖州诸战,主公神机妙算,战无不克,一举当下了兖州五郡!参战的各部将校俱皆立下了大功!不瞒明将军说,操早就看得眼热了!这回援救平原,在泰山郡待了这么些日,终於等到了明将军出兵!操部兵马虽少,悉勇健士也!皆一挡百!孙校尉部的兵卒,无有操部精锐,操请为明将军先锋!”

    却是争抢先锋。

    要说起来,他说的“操部兵马虽少,悉勇健士也!皆一挡百”,“孙校尉部的兵卒,无有操部精锐”,这两句话倒是不假。他是东海都尉,负责东海的治安。东海乃是州治所在之地,荀贞拨给他的部曲,自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因而人数虽少,战力却的确可称头等。

    孙观瞥了他眼,心道:“南蛮子!你当老子真是想做先锋么?你若抢,就给你!”

    孙观等泰山诸将,除掉叛乱被杀的昌豨不说,余下的那些现被荀贞分别调任,臧霸屯阴平,孙康改属乐进,屯兖州,可以说,原先那个人多势众的泰山军事集团,早已无有当年之势了。乱世年间,既非主君的嫡系,那唯一能够依仗存身的就是手下的部队了,孙观而今是很生了点“危机意识”的,总是担忧有朝一日,当自己的部曲被损耗得差不多时,会被荀贞夺去军职。适才的请为先锋,其实不过是他的表忠之言罢了,凌操愿抢先锋,他自是十分乐意让贤。

    荀成心道:“袁本初两次大败公孙瓒,声威正盛,今援平原,我部兵少,我方忧士气或会不高,而孙观、凌操争相求为先锋。孙观倒也罢了,凌操斗志昂扬;我观陈午、陈到,亦神色如常,如有畏惧。这是军心可用啊!”不复再有士气方面的忧虑,笑道,“我部还没拔营,选任先锋为时尚早。等到了历城,待与袁谭接战时,孙校尉、凌都尉再来抢先锋不迟!”

    孙观、吴敦、尹礼、陈到、陈午、凌操、太史慈几将,都是要跟着去历城的。华歆、刘谦、孙乾,都是青州人,也是要跟着从军的。

    便在帐中的此回战前军议中,荀成定下留羊琮、高堂隆两人,及王融,领兵两千,留戍泰山郡。王融是王匡的从弟,荀贞攻泰山时,他为了给王匡报仇,主动给荀贞做内应,荀贞任他为慕义都尉。

    次日,荀成领各部步骑,共五千余,拔营起寨,西向而行,往历城去。

    ……

    平原郡,平原县外。

    袁谭接到军报,展开略看,神色微变,马上召见辛评、郭图、张郃等文武商议。( 三国之最风流 http://www.qishuwx.com/3_3498/ 移动版阅读m.qishu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