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玄幻小说 > 这个刺客有毛病 > 第二十九章 初入汴梁
    商九歌一时间就很委屈。

    明明宝宝什么都没有做,最后为啥一切都要宝宝来承担?

    真的就是组织已经研究决定了,就让你来杀这些匪徒,反正你一个华山小师姑,江湖大女侠,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杀黄河十七盗也是杀,杀赤霞山群盗不也是杀吗?

    “我也不是谦虚。”商九歌试图争辩道:“我一个华山……”

    “等等,等等!”方别感觉不妙当即打断商九歌的施法吟唱行为,“你别说了,你再说可能要有大祸降临了。”

    “总之,这里你最适合背锅就够了。”方别看着商九歌认真说道:“不是你杀的,难道是盛君千杀的?”

    盛君千提起来黑刀无辜地看了商九歌一眼。

    嗯,刀口上还在淌血。

    “或者说是黑无杀的?”

    黑无面无表情地在一旁闭目养神,似听非听的样子。

    “以及难不成是林雪杀的?”

    薛铃就很气方别这么欺负商九歌,但是自己一时间想想,还真的没有什么能够帮忙的。

    然后就有一些微妙的悲伤。

    啊。自己也不想杀这么多人啊,解释起来好麻烦。

    商九歌在官府,在六扇门应该有备案了,杀再多的人,都是行侠仗义,应该大丈夫的。

    商九歌侧头想了想:“好的,我承认,都是我杀的行了吧。”

    “都是你杀的那就简单了。”方别伸手拍了拍商九歌的肩膀。

    也就是方别能拍商九歌的肩膀了,别的男孩子可能连爪子都没了。

    “我们这就去汴梁报官,顺便把功劳安在你头上,你意下如何?”

    商九歌面无表情:“只要你开心。”

    ……

    ……

    虽然说这些匪徒都是死有余辜的赤霞山群盗,但是打扫战场也是必须的。

    毕竟大路上这么多尸首,砸到花花草草,吓到小朋友就不好了。

    不过血迹是很难搞了,恐怕只有下一场暴雨,才能够有所缓解。

    掩埋谈不上,只是将这些尸首拉到路边,然后姑且用灌木丛之类的掩盖一下,以及将那些明显是乌合之众的赤霞山群盗和那些隐藏在后面用弓弩偷袭但也穿着普通人衣服的家伙分开摆放。

    尸体总计有五十四具。

    不得不说,这个数字还是挺高的。

    毕竟杀人不是绣花,不是请客吃饭,顷刻间杀了五十四个人,除了黑无,就连盛君千都没有这样的经历。

    老实说,有种被血洗礼壮行的味道。

    将尸体搬运出官道,然后一行人继续前行,因为应对得体的缘故,无论是马车还是马,都没有受到任何的损伤,所以可以直接就扬鞭启程。

    接下来的一路无话,很快就到了汴梁城下。

    时间刚刚来到了下午过半,毕竟之所以一大早起程,就是为了天黑之前进入汴梁,光明正大地交了入城费进城,也没有收到什么特别的刁难,进城之后,原本流程应该是先找一个客栈,把车马停下,把行李搬运下来,顺便也让马匹恢复一点马力。

    但是方别却带着其余人等再一路赶着马车来到了郭府的门前。

    郭府,便是郭盛的府邸。

    下车,叩门,开门的还是上次的那个青衣的管家,上次来汴梁不过是一个月前的事情,所以说对方对于方别这个可以和自家少爷谈笑风生的角色印象深刻。

    “诸位请进,府中自然有客房供诸位歇息。”青衣管家如是说道:“不过少爷暂时不在府中,所以说不能够出来迎接,在此在下向诸位表示歉意。”

    “不在府中?”方别挑了挑眉:“那他在哪里?”

    别人不在府中或许很正常,郭盛不在府中就有点奇怪了。

    或者说不是有点奇怪,而是很奇怪。

    毕竟他是郭盛,能躺着就不坐着的郭盛。

    青衣管家不由有些面有难色:“不太方便说。”

    方别噗嗤笑出声来:“难道说大白天就去了百花楼?不是吧,他去百花楼有什么不方便说的。”

    百花楼同红袖招一样,是这汴梁城最大的秦楼楚馆,此时的人们不以狎妓为耻,反而算是一种流行的风尚,郭盛又不是官员,而是豪商世家,更算是无所顾忌,和盛君千一样,也是这种场所的常客。

    “倒不是百花楼。”青衣管家叹了口气:“而比百花楼凶险数倍。”

    这样说着,他看着方别:“几位别在门口,先进来说吧。”

    等九人连同车马都进了郭家的宅子,郭府果然是深门大院的宅落,有的是屋子马厩来安置方别这一行人,待将几间客房都给方别这边安置妥当,方别再问起关于郭盛的事情,青衣管家才摇头说道:“说出来不怕笑话,我家少爷是去按察使衙门吵架去了。”

    “按察使衙门?”听这么一说,方别也吓了一跳。

    大周朝官制,按察使乃是掌管一省刑名弹劾之地,也就是说这个省的最高执法机关,自古言曰民不与官斗,郭盛一个商人,就算富可敌国,手眼通天,没事也不要去官府那边凑热闹,毕竟士农工商真的不是说着玩的。

    别想不开啊弟弟。

    “是的,按察使衙门。”青衣管家点了点头,这确实要比去百花楼这样的秦楼楚馆难开口地多。

    “究竟是怎么回事?”方别继续问道。

    “还是不因为我家近来好几批要紧的货物都莫名其妙地被人截胡了,这些货物中有送给宫里要紧的宝物,如今货物连同随行人员一起都下落不明,怎么能不让少爷怒火攻心?”

    “但是根本一点音讯都没有,最近少爷没有办法,闲了就去按察使衙门那里住着,要求对方给他一个说法。”

    “否则自己这边难过,也不让对方有丝毫的好受。”

    货物被劫?

    连郭家这种豪门皇商的货都敢劫?

    这是吃了什么熊心豹子胆了?

    方别心中暗自思忖,然后再联系起来今天自己所经历的那番离奇遭遇,不由叹了口气:“郭盛他平常什么时候回来?”

    “还要些时候。”青衣管家说道:“他带了厨子歌女一套班子去的,到了就在里面赖着一整天,天黑才回来。”

    “那就好。”

    方别点了点头。

    “我过去看看情况。”( 这个刺客有毛病 http://www.qishuwx.com/3_3297/ 移动版阅读m.qishu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