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穿越小说 > 正道潜龙 > 第四九九章 黑夜中的微型社会
    雯雯家中。

    老猫看着眼前的付志松,曾几次咬牙举起手中的片.刀,但又几次在空中把抬起来的刀放下。

    他来是为了要钱,不是为了杀人的。

    他恨付志松,但同样懦弱的怕弄出大事儿,给自己招来无法抹平的惩罚。

    “艹你妈的,你砍不砍我?”付志松非常光棍的看着老猫,瞪着眼珠子吼了一句。

    老猫咬着牙,手掌气的直哆嗦,但又不敢真的砍下去。一怕自己失手整死眼前这个混蛋,二怕付志松挨了一刀后,直接急眼整死自己。

    “你不砍是吧?艹你妈,那你给我站好了,我可砍你了昂!”付志松一点没惯着,嘴里的话刚说完,抬刀就要冲老猫剁下去。

    老猫害怕,顿时缩脖子往后一躲,拿刀就要挡一下。

    “扑咚!”

    雯雯闪电般从屋内冲出来,一把就抱住了付志松的后腰,张嘴喊了一句:“你还想进去啊,还想蹲监狱?别作了,行不行?”

    话音刚落,老猫扔掉刀,咕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眼泪在眼圈的说道:“艹你妈付志松!我是没有你光棍,也没有你敢整,你敢拿二十万假钱上局耍,我他妈不敢。但你今天可怜可怜我行不?夏勇抓住我了,我他妈的借了五万高利贷先还的他,这钱我要是给不上……那帮高利贷的能上我家,祸害我爸妈去。”

    付志松听到这话一愣。

    “你就当可怜可怜我了,给我拿五万,利息我自己想办法,我求你了,给你磕头行不行?”老猫说着就咣咣的在地上给付志松磕头。

    付志松一看老猫这样,莫名又心软了,没有刚才那个虎劲儿了。

    “你给我五万吧,就当给要饭的了,行不行?”老猫流着眼泪商量着。

    付志松闻声放下菜刀,斜眼冲老猫骂了一句:“你说你不是贱吗?你要钱过来好好说,找我女人麻烦干个jb?!”

    “我给你打电话,你不接啊!”

    “……我他妈欠一屁股饥荒,敢接吗?”付志松好像还挺有理似的回了一句。

    “志松,你把五万块钱给我吧,求你了。”

    付志松闻声沉默半晌,随即扔了菜刀回应道:“别jb在这儿闹,走,咱们出去说。”

    “不能出去!”雯雯怕出事儿,依旧阻拦着。

    “没事儿啊,我们出去说两句话,一会就回来了。”付志松大咧咧的回了一句。

    ……

    两个小时后,雯雯依旧没有等回来付志松。

    小区外面,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烧烤摊上,刚下班的坐.台小.姐,社会闲散人员,加夜班的司机,还有零星几个,只吃着三五串羊肉串,喝一瓶啤酒的扫大街老头,就组成了当前这个社会最底层人士的夜晚生活状态。

    一张脏兮兮的桌子上,摆放着十几瓶啤酒,老猫一边擦着眼泪,一边说道:“艹他妈的,这日子我是真过不下去了。媳妇跑了,父母都有病,我他妈的还这么作……那早晚这个家就没了……这回我算是想好了,不耍钱了,以后就是扫大街,当保安,一个月挣一千块钱,我也认了……!”

    付志松斜眼看着老猫,醉眼惺忪的骂道:“你瞅你那个怂样,你配耍钱吗?心里有点鬼,桌还没等上去呢,腿儿就软了,你能吃了这碗饭吗?!赶紧好好jb干点正事儿,比啥都强!”

    “对,你说的对,我确实没这个胆儿,从今以后也不吃这碗饭了。”老猫知道付志松是为了自己好,所以频频点头。

    “我再说一遍,咱俩合作上局的事儿,都是为了钱。你不是为了帮我付志松过难关,也不是拿我当朋友,就他妈的是为了人民币,所以现在出事儿了,我没义务管你……对不对?”付志松脸色特认真的问道。

    “对!”老猫咬牙点头。

    “……我不跟你撒谎,我还夏勇的十五万,是我一个哥们帮我拿的,现在我还欠他钱呢。”付志松再次摆手说道:“咱俩现在都不好过,所以你也别jb跟我磨叽了,懂吗?”

    “懂,我他妈不要钱了还不行吗?明天就把我家农村的祖房卖了,从今以后挣一分,我就给我爸妈一分……咱俩喝完这顿酒,就谁也不认识谁了,行不行?!”老猫一边哭着,一边拍桌子冲付志松喊道。

    “对,那就喝酒吧!”

    “来喝!”

    凌晨,老猫一个人里倒歪斜的走了,但走的时候,兜里揣着付志松前段时间刚买的金项链,还有那块手表。

    付志松嘴硬,但心软了。

    老猫走的时候趴在地上哭的已经不成人形了,付志松一急眼,对着他脑袋就是一脚:“你他妈的也玩不起啊!老子身上背了几十万块钱的帐,也没掉过一滴眼泪,你瞅你哭的,多jb磕碜啊?!”

    话音落,付志松伸手拽下脖子上的链子,还有腕子上的手表,扔在老猫脚边就说了一句:“……走走,赶紧走吧!”

    “付志松,我给你磕头,你没让我卖家里的祖房。”

    “滚滚,走了,走了……!”

    夜色中,付志松一边摆手,一边就向雯雯家的小区走去。而他的背影,让人看着竟完美的与这形形*的人群,还有那灯光暗淡的街边烧烤摊相契合。

    ……

    十几天的时间过去,付志松拉着老胡一共去了六次赌局,前后输了得有十七八万,而其中有十一二万,都是输给了东家的局上。

    什么是东家的局?其实就是赌博场上没有赌徒愿意当庄了,然后局长为了让赌徒别散,自己坐庄,零星推的几把。但这样的机会不多,因为局长自己就搞赌博,他知道这玩应就是个无底洞,谁要真玩进去,那就是倾家荡产。所以他只是在没人推的时候,零星玩上几把,拢住一些要走的赌徒,然后一有人愿意推,他马上就会下来。

    老胡就是把钱输在了这样的局上。

    十七八万撒进去后,老胡找到沈天泽问道:“差不多了吧?”

    “其他的事儿,我已经安排好了,明天晚上你别玩了,按之前说好的办,”沈天泽轻声回应道:“把事儿弄的越大越好!”

    “我知道。”老胡这时的脸上,已经没有了往日的笑容,表情也变得凝重了很多。

    沈天泽看着老胡,轻声再次问道:“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来不及了,你十几万都花了,这时候我怎么撤?!”老胡咬牙应道:“我干了!”

    ……

    第二天下午,付志松跟往常一样,开车就拉上了老胡,但同时他也注意到,老胡今天穿了一件特别宽松的衣服,而且右手一直在兜里插着。

    与此同时,沈天泽拨通了顾柏顺的电话。

    “喂?”

    “你的朋友把人安排好了吗?”沈天泽问。

    “好了,已经过去了。”

    “不要一出事儿就过去,那样显得太假。等派出所接警到现场的时候,再让人过去。”沈天泽嘱咐了一句。( 正道潜龙 http://www.qishuwx.com/1_1390/ 移动版阅读m.qishu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