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玄幻小说 > 王国血脉 > 第588章 我的辖区
    眼见打的是第三人,打着架的两人回过神来之后,都愣了一下。

    “操,不是让你退后吗!”这是气急败坏的哥洛佛。

    “你们看上去不咋样啊。”这是幸灾乐祸的斗篷嫖客。

    他们两人的目光再次相遇,越发怒上心头。

    不等泰尔斯发话,哥洛佛再次扑上!

    “操你!”

    斗篷嫖客不甘示弱,同样回敬一记拳头:

    “也操你!”

    咚地一声,两条大汉的身影再次搅合在一起,分分合合,打得不亦乐乎。

    “你听好了,你的脏手要是再敢碰莉莉安一根汗毛嘶!”

    “痛吧?嘿嘿,你要是再来骚扰她,这就是嗷!”

    “老子从小打架就没输额!”

    “老子没打过架,因为没人敢跟我唉哟!”

    “老子杀过的人比你睡过的姑娘都多哇呜!”

    “老子睡过的姑娘比你日,不对哎!”

    望着躺在地上人事不省的孔穆托,以及拳脚相加不亦乐乎的两人,泰尔斯头疼地搓着自己的脸,不晓得如何是好。

    走廊两侧的门缝里发出更大的议论声。

    就在此时,高亢严厉的女声从远处传来:

    “够了!”

    “这里是莱雅会所!”

    不知为何,听见这道嗓音,正扑在地上角力的两人齐齐一颤!

    泰尔斯回过头去:一位美人持灯而来,身材有致,眉眼柔媚,身后还跟着一个无精打采病恹恹的男人,以及一脸乖巧无辜样的茜茜。

    这位美人一出场,不但哥洛佛和他的对手停手罢斗,就连走廊两侧的私语声都小了。

    美人步履轻盈,腰身款款,偏偏此刻面如寒霜,她走到泰尔斯身侧(王子连忙低头),望着打架的两人。

    “你,起开!”

    美人疾言厉色,怒视斗篷下的大汉。

    但她一颦一笑自有魅力,就连嗔怒都带着令人心醉的气息

    大汉抬起头,讪讪道:

    “莉莉安小姐……”

    名为莉莉安的美人蛾眉倒蹙,怒道:

    “起开!”

    大汉连忙放开哥洛佛,连滚带爬,狼狈起身。

    原来这就是正主,莱雅会所的头牌,莉莉安小姐?

    泰尔斯忖道。

    哥洛佛喘息着,愣愣地盯着莉莉安。

    “你。”

    莉莉安盯了哥洛佛很久,清冷地开口:

    “退后。”

    哥洛佛表情复杂,那一瞬间似有激动,又似有羞愧:

    “莉莉安……”

    莉莉安凤目圆睁:

    “退后!”

    哥洛佛仿佛听见了军令,三下五除二起身退后,泰尔斯怀疑他执行马略斯的命令都没有这么到位。

    莉莉安随即转过头,看向走廊里四处打开的门缝。

    “都没事干吗?”

    莉莉安环视一圈,高声厉喝:

    “那就去找个男人干!”

    “实在不行就女人!”

    不等她再开口,门缝后的姑娘们纷纷动作,关门声此起彼伏。

    昏暗暧昧的走廊再次变得肃静沉寂。

    哥洛佛和嫖客重新把(鼻青脸肿的)面孔藏在斗篷下,背着手立在走廊两侧,就像两个做错事的孩子。

    莉莉安举起灯火,照亮地上痛苦得连连哼声的孔穆托,皱起眉头。

    她扭过头,吩咐身后那个无精打采的男人:

    “廷克,把他扶起来。”

    男人叹了一口气,上前扶起孔穆托:

    “振作点,哥们儿,会所里不能死人。”

    哥洛佛也走上前去,帮助汉子把孔穆托扶住,同时喊出对方的名字:

    “嘿,廷克。”

    廷克瞥了哥洛佛一眼,扯了扯嘴角:

    “你来的真不巧,胖墩儿。”

    胖墩儿?

    泰尔斯怔了一下,望着哥洛佛,怎么都想不到“胖墩儿”这个外号。

    只听廷克叹息道:

    “莱雅嬷嬷气病了黑绸子们才刚走不久。”

    哥洛佛皱眉道:

    “黑绸子……你是说兄弟会?他们来找麻烦了?”

    廷克摇了摇头,不愿多说,望着哥洛佛的眼神疏离而复杂。

    收拾完这边几个人,莉莉安回过头,望向第三个低头而立的人茜茜。

    “好玩儿吗?”美人冷冷地问。

    “啊?”茜茜抬起头,一脸的讶异和无辜:“我,我只是在努力拉客,你知道,业绩……”

    “拉你妈妈个大头鬼!”

    莉莉安情绪爆发,怒喝道:

    “我就不该让你个没卵蛋的去迎客!”

    茜茜猛地一颤,委屈巴巴,泫然欲泣:

    “莉莉安姐姐,我,我……”

    莉莉安看见茜茜可怜的样子,心情一软,叹息挥手:

    “算了,赶紧该干嘛干嘛去”

    茜茜顿时破涕为笑:

    “嘻嘻,姐姐……”

    莉莉安柳眉倒竖:

    “还不快滚蛋!”

    “再皮下去,嬷嬷早晚把你卖到荒漠去!卖给荒骨人当饭吃!”

    茜茜不敢再拖延,连忙转身下楼,走时还不忘向泰尔斯做个可爱的鬼脸。

    泰尔斯看着局势的发展,心道情况复杂,自己还不能暴露身份,最好还是低调闭嘴。

    哥洛佛和廷克把孔穆托扶到泰尔斯身边,让他靠墙休息,再走向莉莉安。

    哥洛佛深吸一口气,犹豫道:

    “莉莉安,我只是……”

    但下一刻,莉莉安反手就给了他一巴掌!

    啪!

    “滚,滚出去!”

    莉莉安指着楼梯厉声开口,嗓音都有些变形了。

    “这里不欢迎你!”

    泰尔斯吓了一跳。

    廷克看着被打的哥洛佛,想说点什么,却还是闭上了嘴巴。

    哥洛佛摸着被打的半边脸,恍惚地看着莉莉安,却没有发怒。

    “莉莉安,我……”

    哥洛佛有些不敢看莉莉安,他深吸一口气,把焦点转移到穿着斗篷的嫖客身上:

    “这家伙,他是不是来……”

    莉莉安横眉竖目,嗔怒十足:

    “他是我男人!”

    哥洛佛顿时一哑。

    而斗篷下的大汉猛地一颤,机械地扭头望向莉莉安。

    “什么?他,他?”哥洛佛怔怔地看着莉莉安,又看看大汉,大受打击。

    “对啊,你还不知道吧,他可是常客……”

    只见会所的头牌,莉莉安小姐抱住大汉的手臂,一边温柔抚摸,一边刻意对着哥洛佛轻嗤:

    “他可长了,可硬了,可持久了,我可喜欢了,每晚都整得人家舒舒服服……”

    但泰尔斯感觉得到,在莉莉安的抚摸下,大汉变得有些僵硬。

    “咳咳,对!我就是她男人!”

    在莉莉安的眼神威胁之下,嫖客机械地任由女人把他的手臂环上自己的肩膀,

    哥洛佛低下头,捏紧了拳头,在斗篷下微微颤抖。

    他深吸一口气:

    “我不是来惹麻烦的。”

    廷克在一旁叹了口气:

    “哼,最好是你带来的麻烦已经够多了。”

    哥洛佛身形一僵,他下意识向前走去,目光热切而愧疚:

    “莉莉安,廷克,我只是来……”

    “她说了!”

    莉莉安身旁的斗篷嫖客不动声色地挣脱头牌小姐,按住哥洛佛的肩膀,把他向后一推:

    “这里不欢迎你!”

    但这一次,哥洛佛神情恍惚,没有刻意较劲的他毫无防备,在对方一推之下后背撞墙。

    牵动后背的鞭伤,哥洛佛倒吸一口凉气,咬牙嘶声。

    莉莉安面色一变。

    廷克也注意到这一点,疑惑道:

    “胖墩儿,你受伤了?”

    哥洛佛深呼吸一口,摇摇头。

    斗篷下的嫖客得意地搓搓拳头:

    “哼,不自量力。下次你最好找个对得上的假名……”

    但他还没说完,莉莉安就愤而回头,反手一掌!

    啪!

    嫖客愣在原地,无辜地摸着自己的脸蛋。

    啊?

    泰尔斯皱起眉头。

    “你下这么重的手?”

    莉莉安指着喘息的哥洛佛,愤怒地看着大汉:

    “你?”

    斗篷大汉看了看哥洛佛,顿时委屈又懵懂:

    “我”

    “不是他,”哥洛佛喘了一口气,忍痛出声道:

    “是今天早上,我被上司抽了鞭子。”

    莉莉安明白过来。

    这姑娘复杂地看着哥洛佛,半晌过后,才狠狠道:

    “活该!”

    她转身推开一道房门,走了进去:

    “你们进来!”

    “廷克,去拿医药箱。”

    无精打采的汉子皱眉道:

    “可他……”

    莉莉安催促道:“快去!”

    哥洛佛摇摇头:

    “我已经包扎好了……”

    莉莉安回过头,怒目而嗔:

    “闭嘴!”

    “赶紧进来!”

    哥洛佛霎时住口。

    泰尔斯躲在一旁,难以想象哥洛佛这样的人,还有这铁汉柔情的一面。

    “还有那个倒下的,一起扶进来。”

    泰尔斯连忙赶上,跟哥洛佛一起把孔穆托扶进房间,让他躺下休息。

    莉莉安拉开一张椅子,不由分说地把哥洛佛按坐下,熟练地扒开他的衣服,露出上身的绷带上面已经渗出斑斑血迹。

    莉莉安看到这副场面,怒哼道:

    “你……只会惹麻烦!”

    哥洛佛羞愧低头,并不答话。

    就像听话的小猫。

    虽然严厉斥责,但莉莉安却手上不停,揭下哥洛佛的绷带,熟练地给他上药。

    “该死,”斗篷下的嫖客也进了房间,他一边搓着红肿的下巴,一边看着哥洛佛身上的血迹,讶异道:

    “你刚刚是带伤跟我打的架?”

    “不重要,”顶着乌青眼眶的哥洛佛看见是他,怒哼一声不肯示弱:

    “就算头被砍了,我也能把你打出花来。”

    嫖客轻嗤一声:

    “我倒要看看你能嘴硬到”

    “废话够了没有!”

    两人齐齐闭嘴。

    “至于你……”

    莉莉安回头瞥了一眼穿着斗篷的嫖客:

    “你还在这儿做什么,难不成,真想做我的生意?”

    哥洛佛警惕地抬头。

    斗篷下的嫖客则生生一抖。

    “没有没有,”他伸手摇头,嘿嘿直笑:“好好,那我这就走了……”

    嫖客蹑手蹑脚地溜出房间,带上房门。

    真是倒霉。

    他摇头想道,不经意间牵动脸上的淤伤,疼得龇牙咧嘴。

    就在这时。

    “喂,你等等。”

    嫖客低下头,发现那个最矮的家伙不知何时也溜了出来,站在他身侧。

    泰尔斯皱起眉头,端详着这个斗篷大汉。

    大汉连忙肃起表情,脸上的痛苦不翼而飞:

    “怎么?小子,想帮你兄弟找回场子?”

    他举起拳头,凶狠地道。

    泰尔斯斜眼瞥着对方的斗篷,抱起手臂:

    “如果是?”

    大汉扑哧一笑:

    “别想了,就你这身板,再练个十年都不成!”

    斗篷大汉不屑地挥手,转身离去。

    泰尔斯面色不动,望着对方的背影,幽幽开口:

    “科恩。”

    下一秒,泰尔斯满意地看见,披着斗篷的背影生生一抖!

    大汉僵了一秒,若无其事地直起腰,继续向前走。

    但是泰尔斯的声音再次响起:

    “科恩卡拉比扬?”

    果然,泰尔斯看见眼前的大汉脚下一绊,死死撑住墙壁才不至于摔成狗吃屎。

    整整三秒,斗篷下的嫖客西城警戒厅的一级警戒官,科恩·傻大个·卡拉比扬阁下才颤巍巍地回过头来。

    “你……你怎么看出来的?”

    “没看出来,”泰尔斯鄙视地看着他:

    “我就是看着眼熟……”

    “随口问问。”

    然后你就招了。

    科恩愣了好几秒。

    他一把掀开兜帽,换上一副恶狠狠的神情,向他走来:

    “你,你是哪家贵族的小屁孩?”

    泰尔斯退后一步,把脸庞隐藏在阴影之下:

    “你不用管我是谁,你只需要知道……”

    可是不等他说完,泰尔斯的狱河之罪就感应到危机,自发涌起!

    砰!

    科恩的手臂如火山爆发般袭来,泰尔斯只能堪堪抬手,封挡这一击!

    “哟,”警戒官哼声道:

    “反应还挺快。”

    但下一秒,科恩的攻势就连绵而来,拳肘交加!

    “等等”

    泰尔斯话未出口,就不得不跟上节奏,接二连三守住警戒官毫不客气的进攻!

    拳、肘、腿,肌肉的碰撞和令人窒息的拳风中,泰尔斯算是体会了哥洛佛方才的感觉科恩的进攻如洪潮般不断汹涌,一波强于一波,他只能勉力防守,无暇还击。

    而狱河之罪疯狂咆哮,映衬给他科恩体内那星星点点,却似无穷无尽毫不停歇的终结之力。

    几秒之内,泰尔斯与科恩交手数轮,暗道不妙。

    这是泰尔斯第一次与科恩动手对决,也是他第一次正面感受到对方那磅礴浩荡的终结之力。

    源源不断,生生不息。

    硬实而刚劲,迅猛而急促,难以抵挡。

    压得泰尔斯喘不过气来。

    “哼,以为看出了我的身份,就能要挟我?要挟王国的警戒官?”

    科恩冷笑道:

    “想多了!”

    泰尔斯的防守动作根本不能有丝毫停顿,简直要窒息了。

    明明看着又傻又楞,但是科恩的动作娴熟,力量惊人,把他压得毫无还手之力,只能在每一次交击之后痛苦呻吟……

    换了进大荒漠之前的他,大概一两个回合就要败下阵来。

    奇怪泰尔斯一边痛苦地防御,一边想道据怀亚所说,这傻大个在埃克斯特不是一直很弱,遇见谁都被揍得很惨的那个吗?

    怎么交起手来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怀亚,你骗我!

    “我告诉你,”科恩看着对方在自己的手下狼狈挣扎,不由自得道:

    “当你大爷我在北地叱咤风云,打得北方佬屁滚尿流嗷嗷乱叫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儿呢!”

    承接了一记毫无花俏的直拳,泰尔斯终于耐受不住,脚步不稳,撞上墙壁。

    “小小年纪就来这种地方?哼,我就知道,你们这些纨绔,不学好的,脑子里全是女人……”

    科恩猿臂一舒,将泰尔斯死死压住。

    “我要是你爸爸,就狠狠打你的小屁股……”

    科恩冷哼着,一把掀开泰尔斯的兜帽!

    那一瞬间,空气安静了下来。

    两人四目相对。

    科恩睁着大眼,少年满面尴尬。

    过了好几秒。

    “科恩,”泰尔斯深吸一口气:“你听我解释……”

    但是……

    “小子,你,嗯,”科恩的语气先是茫然,后是疑惑:

    “好像……有点脸熟?”

    这倒轮到泰尔斯愣了一下。

    但他随即反应过来:走廊里的灯光太昏暗,科恩没认出来。

    太好了!

    泰尔斯挣脱科恩的手,准备重新披上斗篷。

    但正在此时,房间的们啪地打开,露出阳光,照亮了走廊里的两人。

    看清少年长相的刹那,科恩的眼眶倏然睁大!

    “喂,我去上个厕所,胖墩儿让你进去”廷克的脑袋出现在门口。

    但他看清了两人搂在一块儿的姿势,眉毛一挑,立刻改口:

    “哦,打扰了。”

    “你们继续。”

    廷克似乎对这种事情相当习惯,他熟练地一句道歉,啪地一声关上房门。

    把抱在一块压上墙壁,正面面相觑的两人,再次留在昏暗暧昧的走廊里。

    “你是……”借着方才的片刻灯光,科恩终于认出了眼前的少年,难以置信。

    “殿”

    泰尔斯一惊,立刻阻止他喊出自己的名字:“怀亚!”

    “我叫怀亚。”

    他警惕地看看四处,不断地给科恩打眼色。

    科恩顿时一愣。

    但也许是科恩认识真正的怀亚,也许是同样乔装打扮的他脑子总算好使了一回,警戒官连忙松开泰尔斯,嘿嘿直笑。

    “噢噢喔,怀亚!原来是你啊,怀亚大兄弟!”

    科恩拍打着泰尔斯的肩膀,作亲热兄弟状。

    挣脱束缚,泰尔斯好歹松了一口气,他看了看走廊里的无数房门,同样堆起假笑:

    “哈哈哈,是啊,好巧啊,科”

    “洛比克!”科恩连忙开口,同样阻止王子喊自己的名字。

    “我是洛比克,洛比克·迪拉。”

    警戒官讪笑着指了指自己。

    泰尔斯脑子一转,也嘿嘿一笑。

    “噢噢喔,洛比克大兄弟!”

    他捶了捶着科恩的胸膛,两人一起警惕四顾。

    外人看去,就像两个久未谋面的好友在双双激动。

    该死。

    怎么就遇上了这个傻大个。

    该死。

    怎么就遇上了这个麻烦精。

    眼神交换间,两人激情拍打着对方的肩膀和胸膛,还加上一点暗中较劲的意味。

    啪地一声,房门再次打开,泄出光芒照亮走廊。

    “现在我可以去厕所了吗”

    在门缝处露出脑袋的廷克看见两人的手放在彼此的身上,顿时再次住口。

    “我日,这么久了,”廷克的面色紧了一些,他不耐烦地缩回头,把门关上:

    “还在整前戏?”

    房门关闭,泰尔斯和科恩这才回过神来,不无尴尬地放开彼此。

    “科恩,啊,不,洛比克大兄弟。”

    “这里是红坊街,你在这里做什么?”

    科恩一噎。

    “巡,巡视?”

    泰尔斯挑挑眉毛:

    “嗯?”

    科恩咳嗽一声,义正词严:

    “咳!你知道,我是西城警戒厅的警戒官,红坊街嘛……”

    “是我的辖区。”

    泰尔斯一脸狐疑地看着他。

    但是科恩灵机一动。

    “等等,”警戒官正气凛然,一副思政课老师抓到学生旷课的精明样子:

    “殿怀亚大兄弟,你又在这里做什么?”

    这下轮到泰尔斯一噎。

    王子停顿了几秒,同样理直气壮地回望科恩:

    “巡视。”

    科恩脸颊一抽:

    “啊?”

    泰尔斯竖起拳头,在拳眼里咳了一声:

    “咳!你知道,我是星辰王国的第二王子,整个王都……”

    泰尔斯抬头严肃道:

    “都是我的辖区。”

    科恩怔了一秒,随后眯起眼睛,一脸不信地瞥视。

    泰尔斯假笑一声,同样瞪起眼睛,毫不示弱地回望。

    一秒,两秒,三秒……

    昏暗的走廊里,王子和警戒官死死逼视着对方,表达对彼此说辞和借口的不屑与不满。

    就在两边彼此凝视,想要在压力满满的对视中逼对手露怯就范的时候……

    啪地一声,房门再次打开。

    “那个你们到底要多”廷克的脸出现在门口,表情越发不耐。

    但他看到两人面对面站着,含情脉脉地对视,登时又是一窒。

    “卧槽,”廷克看着无暇他顾的两人,终究还是把牢骚憋了回去,嘟囔着关上房门:

    “还走心了……”

    泰尔斯和科恩这才清醒过来,错开眼神,双双咳嗽。

    但咳嗽声落,两人又同时抬头,分别解释道:

    “你知道的,警戒厅偶尔要收集情报……”

    “嗯,那个,王子偶尔也要视察民间……”

    两人各说各话,声音混杂一处,基本上都没注意对方在说什么,只能通过彼此的表情来判断对话的进展。

    但幸好,他们在这方面格外地合拍,在同一个节点上停下来。

    “那我们这次碰面……”科恩试探着开口。

    泰尔斯闻言知意:

    “就没必要外传了?”

    空气安静了一会儿。

    一秒后,他们对视一眼,板起脸重重点头。

    两人双双伸手交握,达成罕见的共识:

    “嗯!”

    砰!

    这一次,房门被粗暴无情地挤开。

    “我说,又不是没有空房,”廷克的脑袋再次出现在门口:“能不能别老杵在这儿!”

    这一次,面色焦急的他握着拳头,愤慨莫名:

    “我是真的尿急啊!”( 王国血脉 http://www.qishuwx.com/1_1302/ 移动版阅读m.qishu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