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穿越小说 > 重生宋末之山河动 > 第1247章 再加点儿
    “钦察卫及汉军右、中、后三卫在增援符离途中遇伏,突围遇阻,遭南朝十万大军围困。符离守将汉军前卫都指挥使玉哇失见死不救,怯敌不战北逃,以致土土哈部进退失据,不得不冒险向应天府突围。撤至永城再遭南军大队其必阻截,土土哈率众军力战不敌,死于乱军之中,汉军右卫都指挥使床兀儿阵亡、中卫都指挥使康里人断后重伤被俘、后卫都指挥使拔都儿生死不明……”

    “不要啰嗦了,直说尚有多少可战之兵,归德府怎么样?”真金脸色铁青地打断听月赤察儿的禀告,摆手喝问道。

    “是,大汗!”月赤察儿连连点头道。

    “经两日激战,众军退往应天府,南军紧追不舍,而城中仅有数千镇抚军据守,接应不及被南军赶上夺取了城门,只能穿城而过,城池就此失守。只能继续向北退到开封,收拢各部残军得兵八千,暂由汉军卫中军副都指挥使郑温统领,其又紧急征调周围州县镇抚军驰援,准备固守,请大汗速发兵救援……大汗!”

    “只剩八千人,归德府也丢了!”真金听报喃喃的嘟囔了一句,眼睛一翻,身子一仰,倒在了御榻之上。

    “……”月赤察儿知道大汗这阵子身体一直不好,眼睛一直偷瞄着其,眼见其翻倒惊呼一声,急忙上前扶住,又招呼内侍赶紧去叫御医诊治。

    好一阵子,真金悠悠转醒,眼睛转了转,看看周围发现已经到了寝宫之中,皇后阔阔坐在塌边低首垂泪,见其醒来惊喜的擦擦眼泪,露出丝微笑。他略微扭扭头,又见三子铁穆耳伫立在床边侍奉,脸上又露出欣慰之色,才问道:“朕睡了多长时间了!”

    “大汗已经睡了多半日,现在已经是酉时了!”皇后阔阔真扭脸看看宫外的天色回答道。

    “扶朕起来,召右相、左相、平章进宫议事!”真金要挣扎着起身,刚刚撑起身子却又颓然倒下。

    “大汗,身体要紧,再休息几日再议吧!”阔阔真用丝帕擦擦其额头上渗出的汗水道。

    “敌军已经快打到城下了,朕怎能安心榻上,传命吧!”真金拍拍阔阔真的手柔声道。

    “父汗安心静养,我愿领兵前往开封,将敌军逐出两淮,重蹈江南!”铁穆耳上前一步施礼道。

    “王儿有心了,但是此次南军势大,汝还年轻!”真金看向铁穆耳摆手轻笑道。

    “父汗,我……”铁穆耳明白父亲话虽说的婉转,但是其中意思不外乎是说自己非是南朝小皇帝的对手,而其岁数比之自己还要小上几岁,这让他有些不服气,还想要争辩,却被母后摆手制止了。

    “几位重臣得知大汗突发疾病,已经进宫在殿外守了一日,将他们召进寝宫觐见吧!”阔阔真劝道。

    “扶朕起来更衣,让他们在殿中觐见!”真金摇摇头言道,拒绝了皇后的好意。

    “唉,好吧!”阔阔真轻叹口气,暗自向铁穆耳使了个眼色,让他扶大汗起身,自己则亲手侍奉大汗洗漱更衣。她冰雪聪明,明白在这国难当头,内外交困之时,大汗强自接见众臣是不希望让人认为他被打倒,更不想让人知道自己不能亲自理事……

    “参见大汗!”在殿中等候多时的众臣见真金在铁穆耳搀扶下进殿落座,立刻齐齐上前施礼道。

    “坐吧!”真金压压手让众人坐下道。

    “大汗无恙,真是我朝之幸!”右相伯颜首先问候道。他前时接到旨意命其立刻返回大都,但是刚刚入京不久就获知前线战事失利的消息,而今日更是得到钦察卫和汉军卫被击败,归德府失守的战报,随后宫中有旨令他速速进攻,才又获知大汗急怒攻心当场昏厥的事情。

    伯颜深知在这多事之秋,人心惶恐的时候,若是大汗出现不测,而储君未立,定然又会掀起场腥风血雨。届时内外交困,大元朝也许会真的走向灭亡,好在大汗缓了过来。可心情也只是略微好转,他已经看出大汗走出来时脚步虚浮,面色潮红,此刻不过是强撑着而已,危机并没有随之解除。

    “朕只是偶发微恙,服了药便没事了,却让诸位受惊了!”真金故作轻松地道。

    “皆是我等无能,让大汗过于操劳,臣惶恐!”平章李谦再施礼道。

    “皆是玉昔帖木儿之过,其执意私自渡江进犯江东大败,若是遵大汗旨意与南朝议和,怎生会导致两淮精锐尽失,使敌得以侵入中原,又怎能让大汗操劳过度!”桑哥却是愤然道。

    “是啊,若是其遵循右相之策,在沿江要地修筑城池,构筑严加防线,再与南朝修好,开榷场,通有无,又怎会有今日之祸!”铁穆耳看看伯颜才咬牙切齿地道。

    “玉昔帖木儿骄旨兵败江东,诿过于其却也不公平!”平章李谦皱皱眉言道。其实谁都知道没有大汗的授意,玉昔帖木儿有天大的胆子不敢,也不可能调动两个都万户府十几万大军,但总要有人负责,其不过是替大汗背锅罢了。而铁穆耳如此说不过是讨好伯颜而已,其中原因不言自明。

    “唉,当下南军已经攻陷归德府,剑指开封,就不要争论前事了。”伯颜轻叹口气道。他同样明白众人的心思。

    真金自禅位之事受到忽必烈的叱责后,惊惧之下染上重病,此后身体一直虚弱。而自去岁连战失利后,愈加虚弱,这也惹得有些人蠢蠢欲动,开始为争夺汗位做准备。真金共有三子,长子甘麻剌和三子铁穆耳皆为皇后阔阔真所生,次子答剌麻八剌为妃子弘吉剌·伯蓝也怯赤所生。

    甘麻剌作为嫡长孙,自然是皇位最佳的继承人,也为汉臣们所认同,他自幼由忽必烈皇后察必抚养长大,忽必烈似乎也是倾向把这个孙子当接班人来培养,长大后封晋王,镇漠北“祖宗根本之地”,守太祖大斡耳朵,长期在漠北任方面主帅。

    但是皇后阔阔真对长子甘麻剌并没有多少感情,她更喜欢幼子铁穆耳。便在真金继位后,怂恿大汗将甘麻剌召回,改封梁王,而让铁穆耳前往西北抚军,并让伯颜辅佐。显然是想让其交好西北诸王,为争夺汗位做准备。真金激怒之下昏厥,她也是只召铁穆耳入宫侍奉,其心思更是昭然若揭。

    眼下李谦似是在为玉昔帖木儿辩护,其实是意在摘指铁穆耳处事不公,当然也是表明自己的立场,其并不支持立铁穆耳为储君;而桑哥显然是站在皇后这一边的,他代表的正是旧宗王一派,支持铁穆耳上位。伯颜也明白铁穆耳的心思,但他也知道若是此事处理不当,就又是一场朝争,所以他并不想表态,岔开了这个话题。

    “右相所言正是,现下徐州和归德府失守,南军随时可以渡过黄河,兵进京畿,诸位有何良策御敌?”真金显然也不想继续这个话题,斜了铁穆耳一眼肃然道。

    “大汗,当下侍卫亲军损失惨重,朝廷已经无兵可调,只能速调草原诸部王军勤王,巩固京畿!”李谦建议道。

    “平章说的轻巧,如今国库空虚,仓廪无粮,调军入京粮草如何解决?”桑哥一摊手言道。

    “这……”李谦被桑哥的话噎得一滞,他也知道为了增援淮北,侍卫亲军离京时已经将京中储存的粮食带走大半,现在积存的粮食也只够京中半年所食。而为了支付军费,朝廷只能增印纸钞,导致物价飞涨,麦子已经涨到每斗十贯纸钞,盐价十锭钞一石,百姓连盐都吃不起了。

    “那也不能束手待毙!”月赤察儿插言道,“我们可以向民间粜买粮食,签征十六岁以上男丁编入各军,并以盐铁之税作为军费,沿黄河设防,阻敌进入河北。”

    “我以为当下已经难阻南朝大军,不若遣使议和,与南朝划界而治,待来日兵强马壮之时再征江南。”桑哥言道。

    “嗯,朕倒以为议和不失为一计,我们可以答应他们先前提出的以淮河为界,在沿边开设榷场的条件!”真金点点头道。

    “大汗,如今南军以兵过淮河,夺取徐州、符离和归德等重镇,以淮河划界只怕南朝不肯答应。”月赤察儿苦笑着道。

    “嗯……我们还可以答应他们可以兄弟之国相称,如此便宜他们岂会放过!”铁穆耳突然插言道。

    “唉!”众人听了齐声叹气,心道这孩子是不是脑子不够使。想当年本朝兵威临安,南朝提出以父子相称,奉大汗为父,但是为大汗断然拒绝,坚持灭国。而如今形势已然逆转,你还似对南朝施以恩德以兄弟相称,南朝怎么会答应。

    “那我们还可再加点儿,仿宋辽之例,岁赐其牛羊,马匹!”铁穆耳见众人神态,便知自己的主意有多臭了,赶紧又加码道……( 重生宋末之山河动 http://www.qishuwx.com/1_1279/ 移动版阅读m.qishuwx.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