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网游小说 > 次元法典 > 第2114章 雇佣童工是犯法的(封城待到家里进化中)
    从宫野明美那里,方正也多少得知了一些关于黑衣组织的情况。虽然宫野明美是底层人员,方正也不指望她知道组织的内部机密,但是从一些细节上,方正还是能够察觉到不少问题的。

    首先是组织的主要结构有点儿类似于那种传说中的圣殿骑士团之类的组织,几乎所有人在表面上都不会表明身份,像宫野明美自己就是如此,她平日里也有自己的生活,自己的工作,组织成员这个身份对于她来说更像是类似同好会一样,除非有活动,否则基本不会有所交际。

    而一旦组织有所“活动”,那么宫野明美这类底层成员就会派上用场了。可是事实上,他们能够做的事情其实并不多,而且组织也不会给他们解释理由。比如说这次组织让宫野明美去抢银行,也没说要那十亿日元干嘛,就是告诉宫野明美,成功了再谈,失败了就不用谈了。

    说白了就是给宫野明美派个任务,你要做的就是完成这个任务,别的什么都不用管。至于如何完成任务,就是你自己的事情了,组织也不会关心。你是想要找人呢,还是自己动手呢,还是搞什么名堂,那都是你自己的问题。

    其实这次银行劫案里剩下那两个嫌犯,都是宫野明美自己找来的,也和组织毫无关系,他们也不知道组织的事情,就是亡命徒,又缺钱,于是在宫野明美的教唆下决定玩一把大的。

    俗话说的好,搏一搏,单车变摩托嘛。

    所以即便出现了意外,他们也不会供述出任何和组织有关系的事情。而就算被人杀死,警察也不会在他们那边发现和组织有关系的任何线索。

    接下来只要处理掉宫野明美,那么这十亿元的去向就彻底查不清了。

    至于她的妹妹宫野志保的所在地,宫野明美也同样说不清楚,组织内部的保密机制是相当严格的。特别是她妹妹这种有代号的更是如此,事实上在和宫野明美的通话之中,她的妹妹甚至连自己在哪里,在做什么研究都不能够告诉宫野明美。

    从这点儿来说黑衣组织倒是很像保密单位,你可以打电话和家人报个平安,聊聊近况,但是你要是想要透露自己位置或者研究内容,那就有泄露机密的嫌疑了。

    搞不好就会有琴酒出来收拾你。

    至于黑衣组织的目标究竟是什么,宫野明美表示———自己也看不出来。

    根据她的说法,黑衣组织经常会通过一些公益基金去资助那些有才华的年轻人,她的妹妹也是其中的受益者之一。只不过黑衣组织和怪盗基德不一样,对于艺术品和古董之类的玩意儿好像不感兴趣,就她几次经手的部分大多都是生物科技和电子领域。

    看来这黑衣组织还和金融家不一样,人家是搞实业的。

    从这点儿来说黑衣组织比华尔街好多了。

    但是除此之外的事情,宫野明美就不知道了,作为外围成员,她干的最多的就是为组织提供情报,就好像这次的十亿元抢劫事件一样,以一个假身份去应聘银行职员,然后搞清楚里面的各种布局和情报资料,如果不是宫野明美要求带自己的妹妹脱离组织的话,其实在查清楚资料提交组织之后她就可以找个借口辞职撤走,接下来组织要用这些资料如何行动,就不是宫野明美需要关心的范围了。

    所以调查了一圈下来,就像方正吐槽的,宫野明美自己………也实在对组织的情况知道的不多。

    因此还是省省心,把目标放在寻找宫野志保上吧。

    之前就说过,方正并不喜欢利用证据和线索来进行推理,他更喜欢直接面对犯罪嫌疑人,扫一眼就能够看穿对方,利用语言直接击溃对方的心理防线,让他主动承认。而不是像柯南那样,指出嫌疑人之后,还要提交证据才能够让对方心服口服………

    光靠宫野明美提供的线索,方正估计是很难找到宫野志保的,哪怕柯南来一样,但是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

    因为………他可以反推啊!

    灰原哀出场的这一集方正可是记得相当清楚的,所以他完全可以反推锁定目标。根据灰原哀提供的线索,她是被组织的人关了起来,然后服用了药物自杀未遂,结果变成小孩子,于是通过垃圾口逃出了组织的据点,接着想要寻找工藤新一,来到了阿笠博士的家门前之后晕倒。

    虽然动画里没有说明具体地点,但是还是有几个镜头可以参考。

    首先,其中一个镜头是离开了据点的灰原哀穿着白大褂独自一人走在街道上,然后当时街道还在下雨。

    而当灰原哀倒在阿笠博士家门口时,雨还在下。

    当时宫野志保变成了灰原哀,一个小孩子是不可能走太远的,更不要提当时宫野志保是刚刚服完药物,身体非常虚弱,速度只会更慢。

    从这两点来考虑,那么等于灰原哀是徒步从组织据点跑到阿笠博士家门口的,因此只要以阿笠博士家为中心,搜索四周最近的医药公司和会社,应该没多久就会有所收获了。

    事实也正是如此。

    没花多少时间,方正就找到了几家位于米花町的制药公司,于是他便带着宫野明美上街,打算一家家的查个清楚。

    为了保险起见,方正已经放弃用枪械了,他现在也发现,这个世界意志是不可能直接针对自己的,所以才会针对他身边的东西。不然的话,当时他收拾琴酒的时候,也不至于让枪械卡壳,直接干脆让他当场发个什么病不就完了?

    仔细一想这也很正常,毕竟方正也是拥有秩序刻印的秩序一族,同样是拥有gm权限的,这个世界意志再怎么也影响不到他自己身上,所以只好通过干涉他手边的东西来曲线救国。

    这也就意味着如果方正直接上去揍琴酒的话,那么世界意志就拿他没办法了。

    不过这也就意味着日后方正对付琴酒时没办法用手枪,狙击枪或者炸弹一类………不然的话,世界意志搞不好会给他来个炸膛,或者狙击枪坏了,或者子弹受潮,或者定时装置出现问题………

    这么看小兰学空手道还是蛮正确的选择。

    “那个…………”

    坐在车上,化了个易容妆的宫野明美有些不安的望着身边握着方向盘的方正,她实在是感觉有点儿不真实,因为就在宫野明美说希望方正救自己的妹妹之后,方正就立刻打开地图,然后很快决定从四周的制药公司开始查起,这让宫野明美实在有些意外,更重要的是………

    “什么事?”

    听到宫野明美的声音,方正扫了她一眼。

    “那个………我想说,你一点儿都不怀疑我吗?也许我是故意想要把你引诱到组织的圈套里呢?”

    没错,宫野明美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方正会如此热心,要说他是看上了自己,似乎也不是这么回事,相反,他似乎对于组织的一切都相当感兴趣似的……

    “无所谓。”

    然而方正却是给出了宫野明美一个出乎她意料之外的回答。

    “我说了,我一直在追踪你们组织,如果你们敢主动在我面前现身,那就再好不过了。”

    “可,可是………你有可能会死啊?!”

    没错,这才是宫野明美怎么也无法理解的地方,她在组织里曾经遇到过一个叫诸星大的男子,对方似乎是某个秘密机关派来黑衣组织的卧底,那个男人很厉害,也很聪明,但即便是他,也一直都相当谨慎小心。

    宫野明美可以确定,如果是他的话,断然不会因为这么一个暧昧不清的情报就这么行动,然而眼下的方正却似乎完全不把这些放在心上?

    “呵呵,这一点儿你不用担心。”

    听到这里,方正嘴角微翘。

    “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这个世界上不存在能够杀死我的东西,这也是为什么我敢追逐你们组织的另外一个原因………你们组织根本无法阻止我,如果他们想要来杀我的话,反而是给了我一个消灭组织的机会。嗯,我倒是希望他们会真的这么蠢………给我这个机会,而不是像老鼠一样躲着我跑。”

    “…………………”

    听到方正这口气无比自大的发言,宫野明美倒吸了口冷气,说实话,理智告诉她这完全就是夸大其词的狂傲,她想要提醒方正,告诉他黑衣组织有多么强大。他仅仅只是一个人,他不可能对抗一整个黑衣组织。

    可是本能却告诉她方正说的才是真相,而且宫野明美并不蠢笨,也有证据证明她的感觉———要知道当时她被琴酒枪击时,宫野明美明确感觉到自己是受了致命伤,命不久矣。而事实却是方正现在出现在这里,把她救了下来。

    这也就代表当时方正很快赶到了现场,并且与琴酒他们发生了一场战斗,甚至还击败了琴酒他们,不然的话,自己是不可能获救的。

    只不过………还是无法想象,他究竟是什么人啊!

    “啪嗒………啪嗒。”

    就在与此同时,一滴滴雨点打在了车窗的玻璃上,方正抬起头来,看了一眼眼前的车窗。

    嗯………下雨了,那么也就代表………就是今天?

    不会吧,这剧情这么赶的吗?

    “下雨了,我们要回去吗?”

    看着外面逐渐变大的雨势,宫野明美也有些不安起来。

    “雨天不太适合行动吧………”

    “不,这才好………我们走。”

    方正说着,一脚油门踩下,接着就开着车一路飞快的向前冲去。

    不过可惜的是,他们还是晚了一步。

    “着火啦,着火啦!”

    当方正刚刚开车转过街口,就听见了远处传来了叫喊声以及隐隐约约的火光………不会这么巧吧。

    看到这一幕,方正皱了下眉头,接着他再次驾车向前驶去。

    此刻前面已经是堵得水泄不通,方正抬起头,向着前方望去,可以清楚的看见制药公司已经是火光冲天………也就是说,灰原哀已经跑了?

    看到这里,方正总算是把动画里的这个情节彻底连了起来———宫野志保被组织成员监禁,然后为了自杀吞服了毒药,缩小变成了小孩子,接着通过垃圾通道离开。而组织成员发现了宫野志保不见了踪影,于是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立刻销毁关于这间制药公司的一切情报,毕竟如果宫野志保跑去报警的话,组织情报机密肯定就保不住了。

    所以干脆一烧了之。

    不得不说黑衣组织就是干脆,一般人的逻辑肯定是发现人跑了先去抓人才对,但是黑衣组织这边显然更关心别让自己的秘密泄露,至于宫野志保———现在找不到,以后总有一天抓到你算总账不是?

    想到这里,方正默默的打了个方向盘,然后转移了方向。宫野明美也看见了这一幕,只不过她不知道剧情,只是有些担心,紧张和不安的看着着火的建筑,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而方正则驾驶着自己的车重新顺着道路向着来时的方向驶去,按照他的想法,既然宫野志保会去找工藤新一,那么她一定会选择最短的路线,自己也就容易堵住她……嗯?

    就在这个时候,方正看见了远处小巷里一闪而过的白色身影,随后他眉头一挑。

    找到了!

    “哈啊………哈啊………”

    与此同时,在大雨之中,穿着白色大褂,已经变成了小孩子的宫野志保正茫然的向前行走着,她赤着双脚,两眼无神,有那么好几次,宫野志保甚至就想要这么倒在地上彻底闭上眼睛。

    但是………她还不能死!

    她要找到工藤新一!

    她要向杀了姐姐的组织报仇!

    就在宫野志保咬着牙,走出小巷时,忽然一道耀眼的车光浮现,让宫野志保不由自主的伸出手去挡住了眼睛。随后她眯起眼睛,不安的向前望去,紧接着宫野志保就看见一辆漆黑的轿车停在了自己身前的道口,随后车门打开,一个戴着黑色宽檐帽,穿着黑色风衣的男子就这样从驾驶座上走下,向着她缓缓的走了过来。

    果然………最终,还是逃不过组织吗?

    看到这一幕,宫野志保内心顿时产生了一股绝望的愤慨,随后她两眼一翻,就这么昏倒在地。

    “…………………”

    看着昏倒在自己面前的宫野志保,方正也是无语。

    拜托,自己这么帅,你干嘛像是见鬼了一样?不是黑衣组织的人就不能穿黑衣服吗?

    mmp,以后老子天天穿黑的!

    一面在内心吐槽着,方正一面来到宫野志保的身边,把她抱了起来,这时候宫野明美也匆忙的跑下了车,来到了方正身边。

    “方正先生,出了什么事吗?这个小女孩是……………哎?”

    在看见方正怀中昏迷不醒的小女孩时,宫野明美顿时也是目瞪口呆。

    “这不是………志保吗?!”

    “你确定?”

    方正默默的扫了一眼宫野明美。

    “雇佣童工可是犯法的哦。”( 次元法典 http://www.qishuwx.com/0_449/ 移动版阅读m.qishuwx.com )